fn7hr熱門小說 諸天普渡 愛下-第770章 劫輪 (二合一章)熱推-g947e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一个长相极美的男子,缓缓分开云烟,走了出来。
一袭白衣,三千青丝如雪飘舞,竟比周围的白云都要皎白。
这人大概可以算是上他所见过的人中,相貌最出众的一个。
这长相,快比得上佛爷我了……
虽然陈亦打死不愿承认,但对方那长相气度,却已经令他生起几分不爽。
男子看着陈亦,扫了一眼他座下白虎,便收回目光。
缓步走来,口中缓声说道:“能无声无息,来到本司主身前,你也确算个人物。”
陈亦收起对于竟然有人比自己都帅的几分不爽,笑道:“传闻,司守第九重云霄的,是九司之首,司灾仙官,是九司中最强的一位,”
“想来,施主便是那位劫轮天王了?”
劫轮天王如星辰般的双目中似乎永远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闻言也没有任何异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是我。”
陈亦骑在嗷嗷嗷背上,单手竖起,笑意吟吟地点头作礼道:“小僧三藏,有礼了。”
“你很有意思,”
劫轮天王目中透出几分意兴,旋即又摇摇头:“本司主很不解,你并非愚人,却又为何会有如此愚行?”
“莫非你以为,下面那些人,靠着那些奇怪的物事,便能对付天帝?”
陈亦摇头一笑道:“不能。”
劫轮天王也不意外,反而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听闻你是那位地藏王佛的弟子,看来,确是那位让你来的了。”
这位相貌极美的天王露出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让陈亦隐约有种画风不对的感觉。
“让本司主来猜猜,那位阁下想必是要让你来为他探路,找出天帝破绽,”
劫轮天王一边叹息一边摇头:“只是那位阁下还是太过小看天帝,也太高看你了,”
“莫说试探天帝,便是本司主这关,你也过不去。”
“……”
陈亦脸皮微微抽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行加戏?
大哥,虽然你顶个超级爱豆的脸,但你还是个死跑龙套的,自己强行加戏会死得很惨的……
这位天王却没有强行加戏的自觉,正摩挲着下巴,煞有介事地继续做着分析。
究竟在分析着什么,陈亦也不知道。
“罢了,如此看来,你也终究只是个愚人,”
“可惜了,本以为有这般相貌之人,不会是愚人,看来本司主终究是没有参透,”
“唉,现在看来,本司主看你也是面目可憎,实不堪与论,三界之大竟无一人能与本司主坐而论道……”
“……”
陈亦看着对方眼中隐去的笑意,转而透出的浓浓嫌弃和哀叹,额头青筋都冒了出来。
老子长相碍你事了?
还有你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长相什么时候和脑子勾搭上了?
你是想坐而论道,还是想坐而论脸啊!?
这小子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陈亦算是看出来了,这什么劫轮天王,就是个脑子瓦特的家伙。
白瞎了这长相!
陈亦懒得再听这家伙毁灭画风“分析”,张口道:“劫轮施主,不如,你炒了周紫薇那厮,跟小僧混怎么样?”
蜜戀甜妻:撲倒絕色男神
“……”
劫轮天王俊面一滞,“高速”转动的脑子差点没刹住车。
“你……说什么?”
一双星目圆睁,竟让陈亦还觉得有几分萌……
“周紫薇那厮,论长相,当然远远不如我,而且一天到晚都崩着张死人脸,看着都无趣,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受他千年万看的,”
“论势力,他也不如我,他的天兵虽众,却也不过是一群被剥夺了七情六欲的傀儡罢了,早晚玩完,”
“论实力……这大概是他唯一的优点了,但和我比嘛,也得打过才知道,”
“还有啊,你知道的,我的靠山很多很硬的,怎么样?”
陈亦有诱惑的语气,说着不要脸的话语。
“……”
劫轮天王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原来是个疯子。”
满脸的嫌弃和意兴阑珊。
“看在那位地藏王佛的份上,本司主不杀你,退去吧。”
在他淡然的语声中,陈亦感觉到了天地间某种炁机的流动。
他已经出手了。
但陈亦却没有看到任何异象出现。
先天之上的存在,举手投足,都可摧山断海,七等之上,更是可以摘星拿月,颠倒乾坤。
像劫轮天王这般存在,已经几近先天仙的顶峰。
若是出手,必然有天地异象伴随。
不说天塌地陷,也不该毫无动静。
超越狂暴升級 五十七五七
昆侖邪仙
事实上,陈亦已经知道了他到底做了什么。
不是没有异象,而是这异象十分不起眼。
陈亦的肉身,经过涅槃重生,早已成就万法心体,罗汉金身。
无垢无漏,智慧通明。
世间万法难沾,也俯拾皆可,
但是现在,这个万法不沾、无垢无漏的金身,却沾染上了污秽。
对于陈亦来说,这是比举手投足间,颠倒乾坤,移星换斗更可怕的手段。
在他的僧衣之下,原本光滑得连一个毛孔都看不到,洁净得如同无暇的白玉般的肌肤,此刻却蒙了尘。
尘埃片片,仅得肌肤晦暗。
甚至蔓延到了僧衣、袈裟上,出下了一片片污渍、霉斑。
渐渐变得腐朽。
要知道,他这袈裟可是西游世界唐皇所送的宝贝。
虽然品级不高,但其材质和加持的佛法,都令得这件袈裟非同一般。
他穿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染上过半点尘埃。
不仅如此,陈亦还感觉到体内生机在快速消逝,气力在减退,连腰背都有些不堪重负地微微躬起。
“咳、咳……”
他忽然感到喉咙有些发痒,难以自抑地发出两声咳嗽。
这对于陈亦来说,是极不可思议的。
污秽、疾病、衰老……
似乎在无声无息之间,缠上了他。
眼睛忽然又有此发痒,陈亦顶着无力的感觉,抬起手,在眼角抹了抹。
看着手指上抹下的一坨黏浊眼屎,嘴角微微一抽。
“想不到你不仅是脑袋不好使,手段也这么恶心人……”
陈亦一张口,发现原本清亮的声音,变得沙哑无力。
“天地改易,谓之大劫,我掌劫轮,成住坏空。”
劫轮天王满头白发飞舞,目如星晨,高远冰冷:“今日,非吾杀你,乃你命中之劫。”
“……”
陈亦现在很确实,这家伙就是脑子有病!
又中又二的那种病!
皱着眉,看着自己手上露出的肌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污秽、黯淡,甚至如年迈老人一般的干枯、褶皱,还慢慢浮现出一块块暗斑,散发着隐隐的恶臭。
翻了个白眼,用沙哑无力,甚至已经变得苍老的声音道:“我曾闻人间有一法脉,名为无始劫气,不知你可知道?”
“无始者,亦无终,无始无终,方为轮,”
劫轮天王悠悠念道:“本司主倒是确曾在人间留下一丝劫轮之炁,如你所说,想必是人间还真有人参悟出了那一丝炁机,倒是令本司主颇为意外。”
陈亦叹道:“天地劫炁,成住坏空,往复为轮,无始无终,”
“如此天地源炁,能得其一,已是邀天之幸,一人之身,绝无第二之选,”
“换言之,这劫炁并非天帝赐与你的神司,”
陈亦颤巍巍地抬起已经变得皱巴巴,满是老人斑,再不见半点俊美,反令人望之生畏的脸:“你能参悟如此源炁,古往今来,先圣贤人,能与你相提并论者,也不过寥寥,”
“若说有朝一日,能得超脱者,你不说是那唯一一人,也必定是能与众仙圣者争锋的那一个,”
“又为何屈居于周紫薇之下,自断道途?”
“不如你过来帮我,我保你百年之内得大解脱,登临太乙,得享不朽,如何?”
“呵呵。”
陈亦说了一堆,在劫炁的侵袭下,腰都变得佝偻了,整个人就如同风烛残年了一般,阵阵恶臭发散,随时嗝屁的模样,劫轮天王却只简洁无比地还了他深得精髓的两个字。
陈亦很不开心:“你不信?我可是有大靠山的,还不止一个哦。”
“区区愚人,又岂能知天地浩瀚,天帝之伟?”
劫轮天王的不屑一顾之中,也带着一种近乎狂热的痴迷。
话音刚落,又忽然皱起眉头。
“唉……”
陈亦轻叹了一声:“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玩完?”
劫轮天王眉头皱得更深:“劫炁入体,内外俱衰,为何会如此……”
“炁,乃天地之源,大道之机,”
陈亦摇头道:“你的劫炁虽然玄奥莫测,神鬼难敌,可也仍是天地之炁,”
“你妄图以天地之炁,加天地以劫,和叫人自己拿刀捅死自己没什么区别,而且那把刀还是别人自己铸造的,天王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陈亦啧啧称奇:“不得不说,劫轮天王,你的脑子确实不是那么好使啊。”
劫轮天王张口欲斥陈亦大言不惭,不识真妙,下一刻却已吞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了陈亦已经佝偻的身子在缓缓站直。
身上的霉斑、污秽,在慢慢的褪去。
枯皱的肌肤,也在慢慢抚平,重新涣发如玉的光泽。
就像是时间逆流一般,一切污秽、疾病、苍老,都在慢慢地离他远去。
便是身上的袈裟僧衣,也变得光彩熠熠。
陈亦再次变回俊逸绝尘的模样。
劫轮天王的劫炁,没能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你……你怎么做到的!?”
劫轮天王星目圆睁,满是不可置信。
跟你说了佛爷有很多靠山你不信。
陈亦暗自撇嘴。
佛门最厉害的手段是什么?
真以为就是大忽悠吗?
是降魔除妖,还是普度众生?
都不是。
其实就两个字,度厄!
度众生之厄,度己身之厄。
什么是厄?
天灾,人祸,疾病,生死……
一切灾劫困苦,都是厄。
无论是摩诃心经、地藏经、药师经,都有度厄之法。
尤其是摩诃心经与药师经。
虽说药师经他只是参悟了皮毛,但摩诃心经已经成就了观音法相。
仅凭四臂观音法相手中那颗摩尼宝珠,就能洁净世间一切污垢,驱除世间一切疾病灾劫。
劫轮天王的劫炁确实很强,如果只凭陈亦自身的能力,估计还真的会着了道。
却还无法抵挡摩尼宝珠的威力。
之前任由那劫炁侵入体内,虽是因其难防,又何尝不是陈亦仗着摩尼宝珠,有意为之?
因为他想偷师。
如今这劫炁在他眼中,已无秘密可言。
他可是还有个“如是我闻”的任务,解万种厄,识万种法,完成之日遥遥无期。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劫炁,直接给他增长了1000的识法进度。
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没遇上过。
比如以前看过的某部武学的总纲,往往涵盖了不止一种法。
但像这次这样,一下增长1000种法的,还是第一次。
看来,剩下那几个仙官也不应该放过了呀……
“天王的劫炁对小僧无用,可还有别的手段?”
超級仙俠時代 唐酒酒
陈亦有些期待地看着对方。
劫轮天王面皮抽动。
别看刚刚没有动静,实际上他的劫炁一动,无论是人还是物,只要沾染上了,就只有破灭一途。
哪怕是整个天地……
只要他想,乾坤崩灭,改天换地,也只是一念之间。
陈亦摇摇头,可惜道:“罢了,既然没有,那小僧只好将你镇压,看你何时愿放下屠刀,皈依我佛,何时便是你的出头之日。”
这个劫轮天王虽然有点二,路子也走偏了点,但是这本事却不是假的。
这劫运之道,可以说是他见过最为奥妙玄奇,也最有前途的法门之一。
必须收了,不肯降,那就关到他降。
话音才落,已经一手探出。
“哼!区区武道,也敢与吾争锋!”
虽然吃了大瘪,劫轮天王的傲气依旧。
见陈亦拿手来抓自己,不由又气又不屑。
无形劫炁流动。
这一次,却不再是无声无息。
官場迷情 橫刀一笑
本是光明纯净的云霄天界,赫然像染上了一层污秽。
天空变得晦暗如同末日降临。
白云变成了粘稠腥臭的黑液流淌。
一条条狰狞可怖,令人作呕的恶兽,扭动着如蛇一般的身躯,从黑液之中钻出。
褻瀆 煙雨江南
真以为劫轮之名仅止于此?
轮劫天王暗自冷笑。
“大胆妖僧!擅闯天庭,今日定要你于天规之下伏法!”
就在这时,一声威严大喝,一道仙光照落,如天威降临。
远处,还有一异兽拉着青铜战车,沿途留下道道青焰,向这边奔来。
战车之上,正是那位伏魔天王。
还有一人,随仙光降临,无边威严随身。
“来得正好,小僧有一座佛刹宝寺,座下正好还缺几个打理之人,尔等三人,最适合不过!”
陈亦不惊反喜,两臂齐出,大手一张,竟同时向三人抓去。
警情案戀
“狂妄!”
三人自是大怒。
“够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