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8eh6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起點-第462章 前進哥特蘭軍展示-vihaq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这不像是一支军队,更像是一支武装流民,他们人数极多,正陆续通过土丘间的谷地,或是直接翻越丘陵。
他们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自己的家,带上各自的武器,将大部分财物留在家中。
普通的哥特兰人可有多少财产?他们的牛羊牲畜、储备的鱼获尽数安置在港区,少数的战士与一批老人留守维斯比,防备近海的罗斯船只突然登陆袭击。
整个哥特兰岛的战斗力量几乎调动殆尽,那些富裕的大商人,将极少数佣兵和妻妾留在家中,也披上锁子甲带领自己的子嗣拿起武器迎战。
六千名形形色色的人构建起这支庞大的军队,驱使大家发疯迎战的源动力,就是来自于对罗斯人的愤怒、仇恨。
但他们不能算作真正的军队!
哥特兰大王哈肯以及他的大商人同行所豢养的一批精悍佣兵,可谓这支队伍的主力。
岛民中的健壮男人构成的武装队伍则是实力第二梯队。
第三梯队,便是大量的妇女、少年和年老体弱者。
只有最精悍的丹麦佣兵才大规模披着锁子甲,至少这些人做到了人手一套牛皮甲。
至于其他战士,他们非但缺乏任何形式的甲,有一件没有补丁的的皮衣、布衣就是极好的。
许多人并没有铁皮、铜皮盔,他们披散着头发或是扎起来,他们袒露着上身的肌肉以及纹身。他们很符合自己的历史形象,即“一群从船上跳下来的光着背的野蛮人”。
这支大军倘若是突然进攻法兰克王国,必会带来非常巨大的破坏了,从帝国的领地中啃下一大片区域封邦建国也是完全可以的。
然而他们所面对的罗斯军队,已经完全不符合维京系军队当有的样貌。
毒手鬼醫:腹黑世子寵狂妃 沖霄一鶴
哈肯带着锐气奔向战场,话说开战之前哥特兰军的各个掌权者当聚在一起,将作战时的战术研究一番。然哈肯并没有这么做,他们倒是也议事庭里做了一番缺乏意义的争吵,除此外得出的最大结论,便是决议让岛民大军先冲锋,精悍的佣兵则是后方压阵的力量。
哈肯能说什么?他实则并不反对这种故意保存商人实力的手段,然而那些武装岛民真能击垮罗斯人吗?他们必须依靠自己的人数优势消磨掉敌人的锐气,届时精悍的丹麦佣兵再冲上去,罗斯人也就战败了。
商人们都觉得这一套招数非常实用,也都虚与委蛇掩盖自己对平凡人生命的蔑视。毕竟要不是罗斯人动作太快,再给他们十天的准备时间,各家族把钱财、货物统统打包,大家直接南下移居的丹麦人的领地、重要的南方集市海泽比就安全了,至于哥特兰岛民的死活和他们何干?
不管怎么说,心怀鬼探的各路人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无论是衣着华丽的商人、锁甲反光的精悍战士,亦或是袒露白花花上身的男人们,他们陆续抵达了桥村的战场。
先抵达的人纷纷停下来脚步,不约而同地看到远处如墙的敌人倒吸一口凉气。
那些没见过世面、觉得战场上击杀几个罗斯人并非难事的自视甚高的年轻岛民,他们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认识。
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他们滞留下来。随着聚集而来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形成了庞然大物。
视角转向罗斯人这里。
各旗队已经布设完成。
两支罗斯部族本土人构成的勇士旗队分在两翼,梅拉伦旗队拆分人员,加强勇士旗队的兵力。
持矛的诺夫哥罗德人构成的斯拉夫旗队成了中军,在其后则是压阵、护卫指挥核心的公爵佣兵部队。
廚娘皇後
射手旗队被分成了两拨人,操纵扭力弹弓的人立于土墙上,其余射手暂时全部分散排布在阵前。
罗斯军的预备队和所有的辎重车辆、拉车的驯鹿全在营地之内,他们的身影为土墙多遮盖。那些预备队的战士已经披上了他们的银鳞胸甲,每个战士的胳膊、小腿也有铁片加护,特制的铁皮头盔还增加了一个粗略打制的铁皮护面,只有眼睛的位置留下来一条缝隙。他们不需要任何的盾牌,有的武器是一把钢剑和一只钢斧头。他们就是罗斯军的狂战士,接到公爵直接命令后方会突然杀出。
倒是有一批可怜的战士,他们全都站在罗斯军阵之前,面对着远处的庞然大物不停地发抖。
近三百名白沙港的投降男人,瞧瞧这阵势,他们没有死在保卫白沙港的战场,现在也必将死于这场与维斯比人的决战。都是一个岛上居住的人,非得要刀兵相向?他们主观上没有恶意,可惜他们身不由己。
超級玩具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战死,留里克倒是给了他们一点活着的念想。
“你们必须和维斯比军队激战证明自己的臣服,当听到号角声后,你们就立刻跑回来。倘若没有听到号角擅自返回,将作为敌人被杀死。”
至少,他们在绝望中发觉了一丝非常渺茫的希望,可现在看到了来自维斯比的庞大军队,他们如何不犯怵?
留里克和奥托目前都站在土墙之上,眼望着敌人的大军。两人并不知道敌人的实际兵力,只是觉察敌人人数占优,殊不知桥村的战场上的双方战士总兵力,已经接近一万人。
奥托深邃的眼眸藏不住双眼的颤抖,他感觉到一丝畏惧,因为敌人兵力实在太多了。他的眼角瞧瞧笔直站立着的儿子,只见这小子站得如同一棵松树。
奥托的大手盖在儿子肩头:“很快就是大战,你……”
“你在担心我?还是担心我军受挫?”
“不!我没在担心,只是……我的一生还没有见识过如此多的敌人。这竟是哥特兰人的力量?我们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说实话留里克有一点担心,但眼角瞧瞧准备就绪的扭力弹弓,还有土墙上堆放的大量后备箭矢,他的担心直接消失。
“爸爸,你也低估了我们自己的实力!还有我们的军队,只有当战斗打起来,他们才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强大!”
这话听得提气,奥托使劲掐一把儿子的肩:“接下来,我们先攻?”
“完全可以。反正我和大家说好了,敌人若是现派人来交涉,那就斩了来使。他们若是没动静,我就让白沙港的家伙们先冲击,我倒是要看看敌人的实力。”
奥托嘿嘿一笑,“也好。先看看大祭司她们吧!你小子真有想法,居然让你的露米娅在阵线颂则祈祷词走一圈。”
留里克目光如炬,眼神定在那些素服的女孩身上:“这样大家会觉得奥丁与我们同在。露米娅不会作战,至于那些女孩,开战之后她们全都要给我拉弓。”
小神父怀抱着圣象在军前行走,大神父背诵经文之际,不停地以桦木枝将圣水洒在战士的盔甲上。
單親媽咪試試愛
留里克也不知这套用到十九世纪的阵前仪式从何时开始,他就是要效仿之,希望通过祭司的临阵祈祷激发一线战士的气势。
事实是,罗斯人一线部队衣着极为统一,整体趋于蓝白色调的“墙壁”可是给了他们的对手很大的精神震撼。
反观哥特兰军这里,他们的衣着可谓五花八门,六千人单纯聚成一团罢了,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队形。第一线的哥特兰战士至少配备了盾牌,他们懂得的唯一战术就是构成盾墙,缓速走近敌人的阵线后竭力保持己方阵线并疯狂戳刺劈砍,直到最后的胜利。
他们所知道的战斗就是这样的。倘若盾墙阵线瓦解,那就是大家一拥而上后的凭本事群殴。
战斗与打群架的最大区别,恐怕仅限于战斗的结果必是一方投降做奴隶和战死。
现在唯一能让哥特兰军保持士气的,就是自己庞大的兵力。
十名富贵的商人聚集在阵前,哈肯见得大家面色如铁,便知商人们对决战的前景并不乐观,即便哥特兰军兵力占优。
“果然,就像传说的那样,罗斯人至少有三千人!”
“接下来该怎样?让岛民冲上去和他们杀成一片?”
“对!让他们冲,我们的人在后面压阵。我们逼他们去厮杀,敢有退却的直接杀死。”
……
商人们各抒己见无不是在教哈肯做事,当然作为国王的哈肯自己也缺乏主见。公平的说,整个北欧世界能一口气统帅六千人参与决战,也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
巾幗嬌 恕恕
萌妃乖乖:邪王猛追小嫡妃 西歡語
哈肯脑子很混乱,真的到了战场上他之前的暴怒与傲气,还有献祭子嗣、砸毁弗雷神像的果决,都让位给了理性的审慎。
“要不,先派人去谈谈他们的口风?如果他们愿意退走……也许他们见到我们人多势众也很畏惧?”
“荒唐!”赫罗雷夫家族的哈拉尔真想给哈肯一个耳光,这便叫骂:“都到这个节骨眼,你怎么突然幻想罗斯人还会撤走?你的大儿子、小儿子难道白死了?你砸毁了弗雷神像崇拜起了奥丁,今天要是不打仗,你!你亵渎了一个神,就不能亵渎第二个。你敢亵渎奥丁,民众都要杀了你。”
“即便是这样……算了,你们都回去准备吧!”
哈肯态度很坚决,他摆着一副臭脸显然是不想和同行们多聊。
在路上弄丟了青春 手中的煙
衣着华丽的商人们纷纷回到了军队后方,现在,数以千计的哥特兰战士,眼神聚焦在他们的王。
哈肯转过身,张开双臂以怒吼,他成功调动起民众的士气,男女战士全在呐喊。
这吼声直接刺激到了罗斯军队,现在罗斯军自发地回以猛烈的战吼。
趁着这股气势,哈肯派遣了五名大胆的战士走近罗斯人的军阵。
这些家伙一看便是来说废话的,阵前的阿里克一甩脖子,带着十多名战士脱离军阵走了过去。
对方刚欲开口,阿里克便以眼神指示手下动手。
派出去的人突然被罗斯人给杀了!罗斯人根本不接受任何的条件!根本没有除决战外的任何想法!
阿里克做得跟过分!他斩掉被杀者的头颅,掀掉头盔拽着死者的头发将头颅高高举起。
这还不算完,他是部下全部当着哥特兰军的面撩起麻布长衣,暴露裆部吼着粗鄙的脏话嘲讽敌人。
“这群该死的罗斯人!”哈肯气得脸皮在颤抖,他同时也听到了自己人的叫骂!
阿里克的嘲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哥特兰军已经气急败坏。
趁着手下人的愤怒,哈肯剑峰直指罗斯军阵:“哥特兰的勇士们!进攻!”
哥特兰军第一线,到处是盾牌堆叠的噼啪声。
第一线的战士可谓岛民中的精兵强将,他们首先都是壮汉,就是整体的装备有些差强人意。
哥特兰军自发组建起三堵盾墙,有组成了和罗斯人相当的长达三百余米的人墙。在其后面,哥特兰军就无法保障大军的秩序,那些形形色色的武装者被同族所裹挟,带着武器向前走去。
哥特兰军开始运动,阿里克见状直接扔了敌人的脑袋。
“兄弟们我们撤!看看留里克有什么计谋。”
阿里克回到了自己的旗队后立刻约束自己急不可耐的手下保持冷静。
就在罗斯军阵之前,留里克的小战士们,那二百名趴卧着的男孩女孩,纷纷端起自己的木头弩做好了射击准备。首次实战,他们情不自禁的发抖,好在他们被命令只发射一次,之后立刻顺着军阵的缝隙撤退,最后在土墙的所谓安全区回合,开启不停歇的火力输出。
射手旗队的战士都在等候射箭的命令,但罗斯人的首轮进攻,来自于白沙港的变节者们。
进攻的指令发出了!
白沙港的男人们无所谓阵型,他们高举着手斧冲向进击的哥特兰军。
很快,厮杀开始!
白沙港人冲撞哥特兰人的盾墙旋即打成一片。
剑在乱戳,斧在乱砍,哥特兰人的长柄斧与短矛协助第一线制造更大的伤害。
白沙港军与哥特兰军互有伤亡,随着激战的持续,哈肯见到战局如此,处在阵型中的他立刻下令队伍将这股敌人包围并尽数杀死。
哥特兰军的包围圈开始形成,悲观的白沙港男人多么希望听到罗斯人的撤兵号角,可是耳畔只有剑与斧的碰撞声,以及战士的怒吼。
此刻,留里克依旧木着脸与父亲作壁上观。
罗斯军的战士都看到了,因为白沙港变节者们的努力,哥特兰军暂没有继续推进,虽说敌人的一线部队已经处于罗斯箭矢的覆盖范围内。
奥托屏息凝神,看到战局突然有了重大进展,特别发问:“现在白沙港的男人已经于敌人杀成一片,他们的阵线破了口子。你需要时机到了!”
“对!到了!”
留里克使劲一跺脚,给予扭力弹弓射手发射的命令!
一声令下,十座弹弓发射的重标枪,带着旋羽的剧烈呼呼声,以45°角飞向天空,然后急剧下落。
鏖战中的人们遭遇到这突然打击,胸膛被刺穿,整个人被扎在地上。
伤害是不分敌我的,当然留里克也没把那些变节者当做敌人,至于吹号角让变节者撤退,留里克从一开始就是诓骗他们的。何况现在就是改了主意,即便吹响牛角号,那些白沙港的变节者也无力突围。
十支标枪扎入敌人的阵线,由于敌人站得非常密集,便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甚至有两人为同一根标枪戳穿被钉在地上。
扭力弹弓的发射是一个信号,罗斯军的射手旗队全面进攻了!
所有的远程武器全在发射,天空中很快出现第一波有近五百支箭构成的箭雨,如冰雹般砸了哥特兰军一记重大伤亡。
不少哥特兰战士,在接触到罗斯军之前就已经死了!
箭矢的杀戮部分对象,哥特兰军的少年战士、女战士都有中箭,他们一旦倒下可是可悲的无人救治。更糟糕的是,哥特兰军的军心顷刻间出现动乱,因为那五百支大大小小的箭矢至少全都是铁质箭簇,无论是击中盾牌、锁甲披甲亦或是布衣,结果都是相似的!有多达三百人实质中箭了,其中一大半人当场失去战斗能力而倒地。
哥特兰军开始慌乱,倒地者捂着伤口哀嚎又被友军踩踏。
但他们岂会因为忍受了一场箭雨就全军崩溃呢?
罗斯人仍在射箭,只是新的箭矢已经不再密集。
“这就是你们的秘密武器?留里克!屠夫阿里克!罗斯人!”哈肯几乎咬碎了牙齿暗骂,接着扔掉插了两支铁箭的盾牌。
哈肯在乱军之中怒吼:“兄弟们!和他们打在一起!给我们冲!”
哈肯首先带领自己的拥有渡鸦图案盾牌的佣兵部队发动冲锋,被箭雨吓到的哥特兰军战士纷纷缓过神来,他们都看到了自己的王看打了一面被人高举着的渡鸦盾牌,迎着箭矢攻击,便整顿好阵型继续推进。
与此同时,位于罗斯军阵第一线的弓弩手,已经陆续撤到军阵后方,那些孩子已经在攀登土墙,即将继续射箭。而扭力弹弓和科文弓手们,他们可没有停止射箭。
仅凭射箭当然不能遏制、击垮敌人的冲锋,打碎对手攻势的仍是剑与斧的厮杀。
“盾墙!准备刺击!”阿里克咆哮道。
“他们来了,准备杀敌!”哈罗左森冷静地命令。
梅德维特则用古斯拉夫语言命令:“不要怕。长矛阵,给我戳死这群瓦良格人!”
随着双方盾牌的碰撞,全面厮杀开始。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