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yb8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高維尋道者-第四百四十二章 全知全能之戰(十六)熱推-4v1cp

高維尋道者
小說推薦高維尋道者
所有的生命都死了。
劍傲天地
神死了,英雄死了,巨人死了,就连怪物也统统死了,群尸躺在原本群星的所在,有的残缺不全,有的面目狰狞,有的神色空洞……祂们密密麻麻填满了昏暗天空中的每一处,污秽或神圣的血液滚滚横流,如同混沌的彩虹池。
在这无限的世界里没有光明,只有同样是无限深沉的黑暗。
甚至那黑暗也是不完整的,它被另一股更强大力的所吮吸、代替,与其说是黑暗的具象,倒不如说是深渊……空空如也、无知无想,吞噬万物,连黑暗本身也吞噬的幽邃深渊。
“空的啊……”
黑暗世界短暂响起了一个声音,像是梦呓般飘忽和短暂。穿着古典长袍的俊美神灵叹息捡起了一根恒星大小的金色镫骨,在祂身后,一半面容姣好,一半好似骷髅的冥国之主注视这一幕,眼神苍白。
是空的。
在所有巨人、所有神灵、所有的英雄怪物都死去后,这个混乱的世界是彻底空的。
曾经惨烈的战场已经沦为空空如也的黑暗世界,它在一直朝下坠落,被某种伟大的力量所波及然后摧毁。这就如同原本完整蛛网上的一根丝突然崩断,然后整张网,就空出来了一块。
没有上下左右前后,更没有过去现在未来,在这极度空虚的黑暗世界里,即便是神灵也会本能的感到不适和厌烦……待在这种空空如也的黑暗世界,简直像把活人生生塞进了真空,伴随着窒息、变形之外的,还有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赛特、布拉基、玛蒙、特里同、帕里派里卡、鲁格……”
并不需要刻意的看,只要低下或抬起头,便能看见那些庞大尸骸漂浮着,共同组成了这个黑暗世界的所谓天幕。
狼情暖意 溫暖言
洛基扔掉手中的金色镫骨,继续朝黑暗世界的中心走去。插翎的头盔、石花、青铜战车、火焰剑、盾牌和金色的鞍鞯……这些宝物和祂们那强大的主人同样死去了,如同尘埃默默躺在此处,任人践踏。
布瑞斯、巨人苏东、青、玛查、伊尔马尔斯、惠比寿、毗婆尸佛……
越过一具又一具的尸骸,在埋葬了不计其数生命的黑暗世界中,即便是最庞大的宇宙天体,也渺小的像是微不足道的芥子。
而在这一片荒芜中,洛基和海拉游走在这个已经死掉的世界,最终,当祂走到某一处地方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停止了。
“父亲,我找到南纳了……”嘶哑的语调缓缓响起。半生半死的冥国之主抬起手,在祂指尖指向的遥远方向,蹲坐着一个穿着金色战裙,赤裸上身的年轻神祇。
霸道爹地:媽咪好不乖 貓上靜
苏美尔世界的月之神——南纳。
肌肉如山丘般隆起,高大伟岸的身躯充斥绝对的力量,象征着最原始的兽性和最原始的纯洁之美……死去的月神与其他尸骸一样无声无息,可出乎所有意料的,在祂的手臂,一团黑色淤泥状的苍蝇正在缓缓蠕动,用触须和牙齿一点点,艰难蚕食着月神死去的身躯。
那是这黑暗世界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的,还可思考的活物……
“是你?”察觉到目光投来,大快朵颐的苍蝇楞了楞,旋即警惕嗡嗡飞了起来。
“是我,真是令人意外啊。”
執掌神權 伏醉
我的王妃是殺手
九天神王
洛基冰冷的双目注视着淤泥状的腐臭苍蝇,语气依旧平静如常,却像暴怒如风暴将临时的漆黑海面:
“别西卜,你居然还活着?”
嫩草好吃 任與自然
————
————
象征着疾病和疫病的黑泥弥散出难以言喻的恶臭味,正如同泔水在阴沟里再经过了千百次发酵,所呈现出的极致酸恶之味……在这无光的黑暗世界里,两位神灵的交谈也窸窸窣窣,像一个隐藏的秘密。
“也就是说,白在摧毁你们之后就消失了,找不到去向?”
洛基俯视着身下的腐烂苍蝇,漠然开口:“我本以为你们会死得更彻底一点,现在看来,还真遗憾啊……”
“我们是真正的不死之物,巨人!除了有数的那几位之外,没有人能否认我们的神性!”黑暗深处的地狱宰相嗤笑不已:“巨人,你的来意是什么,你想得到什么,又为了什么?”
“我知道白在驱逐你们之后也受伤了,祂本是不完整的,又如何能掌握超原始神的力量?我也知道,南纳的眼睛预见了白的未来。”
洛基瞥了眼月神空洞的眼眶——黑黝黝的,那是被别西卜吃空的造物……
沉默片刻后,祂俊美面容陡然阴沉了下去,瞳孔一片冰冷:“可该死的。”
“你居然敢吃空了南纳的眼睛?!!!”
这个黑暗世界本就不该存在任何的活物,它死去了,就连所有的神灵或巨人一样死去了……可在这死亡世界里,却有一头食腐的神灵顽强挣扎着,居然慢慢活了下来。
这位暴食的领袖以一切为食,甚至连死亡概念本身,都是祂漫长食谱中的其中之一。
“月神南纳的眼睛?”黑暗深处的地狱宰相懵懂反问:“真的吗?可我吃了祂的眼睛,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
哭泣的駱駝 三毛
“该死!”
“等等,巨人!现在该你回答我了!”别西卜呆滞了片刻,旋即笨拙煽动蝇翅,朝洛基大吼:
“现在离外面过去多久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为什么我一直出不去?”
这个黑暗世界中一切都是死去的,连死亡本身都已死去,也故而没有时空的概念。依靠食腐而艰难生存的神灵也仅仅只是生存而已,无时无刻,祂都被这无处不在的死亡而同化、侵蚀。
即便死亡也是食物的一种,但对于现下孱弱的祂而言,这份食物也坚涩的太过于难以下咽了。
“在这里已经被吃掉的东西,就算是如尼文字,也找不回了。”
海拉遗憾从月神南纳眼眶伸回手:“这里的一切都在被死亡同化,在朝下坠落,南纳的已知未来彻底消失,或许早就失去了。”
“还以为能领先一步啊,真是可惜了。”
对于别西卜的吼问声不理不睬,洛基凝重摇了摇头,眼底难免露出一丝遗憾:“但没关系,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我们总会找到祂的,不是吗?”
“走吧。”
“等等!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过去多久了?该死的巨人,回答我!”
人蛻
“最先死去的巴比已经在河水里重生。别西卜,既然你问我时间的流逝,那么在我的世界里,已经快要迎来第一个芬布尔之冬了。”
“怎么可能?!”
“现在闭嘴吧,腐臭的小蛆虫,你已经得到回答了……那么作为暴食的代价,你要加入我的游戏吗?”
冷笑声打断了海拉和别西卜的交谈,黑暗深处的地狱宰相本能感到了危险。祂骤然之间消失在原地,可身后的咒语依旧紧跟着而来:
“安斯兹(ANSUZ)!”
腐臭苍蝇的身躯极剧膨胀了起来,祂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这头恶魔在意识到已经退无可退的时候,朝洛基狠狠反扑了过去!
————
黑暗世界深处。
在别西卜终于被如尼文字囚禁、束缚同时,陡然!一股莫名的律动像水波般传彻了虚海,以一种嘹亮而古怪的方式向所有世界彰显了它的存在,宛若向整个时空宣告着,一个新的造物的诞生。
“【网道】诞生了?”
黑暗世界中,漠然把玩着手中僵硬苍蝇的洛基神色一变。祂抬起头,在遥远的,诸神们欣喜的吟啸声中,一张无形的大网此刻终于被编制而成。
它由所有最具智慧的神提出构想,擅长锻造和冶炼的神打磨出形状,所有大力和勇气神都拉动风箱,雷霆与风暴的神为它淬火,生命神赋予它灵性,知识神赋予它察觉,众神之神们纷纷赐福于它,予它以无与伦比的权与能。
那即是网道。
所有宇宙的智者都赞美它,所有世界的能皆为它所洞察,它是由诸神齐心协力创造的宝物,是绝对真实的第一知者,是次于万事万物又先于万事万物的大掌控。
“在网道的封锁下,白要想再藏下去,也没那么容易了。”
冥婚孕事
此刻,一个平静的声音在洛基耳中淡淡响起:“现在,你要怎么做呢?”
“我会抢先的。”
“哦?”
“永远都有下一步的。”洛基沉默片刻,咧嘴笑了起来:“也永远……都还有余地!”
“是吗?”伴随着耳中平淡的笑声,洛基和海拉两位神灵的身躯在黑暗世界散去,空空如也的世界再一次回归到空空如也。
……
不存在的莲花中,端坐在光焰里阖目冥想的四面神灵摊开了一只手掌。
祂的身体太巨大了,大到整个宇宙、甚至无穷虚海都无法容纳祂的躯干,以至于当祂真正显化时,所有的神灵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无知无觉、无察无想。
在四面神摊开的掌心,黑暗世界沉寂如常,如同一枚轻巧的精致鸽卵。
无数个崩坏的时空被收缩,共同组成了黑暗世界……别西卜无数次的尝试却仍无法离开,是因黑暗世界本就被握在了掌心,任祂千次、万次、千万万次,在未被允许之下,纵使是祂亿万万次的重复,也依旧无法逃离。
“自大、自夸为最聪明的邪神啊,来,允许你向我展示你的智慧。”
光焰中阖目冥想的四面神一动不动:“是祂的座,你最终登上的座,注定的结局里,你是否清楚自己的角色呢?”
……
北欧世界,冰雪皑皑的万丈群山中。
洛基和海拉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一座雪山顶峰,无数交配或战斗中的霜巨人被这场雪崩惊动,待它们注意到峰顶那两位神灵时,都发出了咆哮和怒吼声。
“这是……尼福尔海姆?”注意到那群体态庞大,狂吼乱叫冲来的霜巨人,海拉脸上露出迟疑之色:“父亲……”
“不是我。”
洛基仿佛一时哑火了,只是沉默看着冲过来的霜巨人们,然后过了很久之后,才轻声笑了起来:“但总会是我的……”
存在了无数年的冻土在霜巨人的脚步下粉碎,一座座高山、一颗颗古树被它们连根拔起,当成了武器,目之尽头,到处都是这些咆哮连绵、行走如山的霜巨人。
在遮天蔽日,震耳欲聋的恐怖动静中,洛基的笑声越来越大,从低沉的呢喃到放声大笑,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网道会是我的,白是我的,我的座,要一直、一直平祂们的座!一直、一直到天上!!!”
“现在……”
成群霜巨人炸开、被撕裂,无数的血雨和成吨成吨的肉块浇落下云层,洛基轻轻收回手指,其姿态之优雅难以言喻:
“先杀光这群大虫子吧。”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