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qpc超棒的都市小说 紅樓春 ptt-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讀書-jkxuq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大明宫,养心殿。
白天发了雷霆震怒,可事情不会因为发怒而解决。
入夜后,隆安帝召集武英殿所有军机,连赵国公姜铎都未漏下,商议山东之事。
“山东官场已经烂透了,朕又看了遍林如海的密折,罗士宽、曹祥云、李嵩他们胆大包天,林如海以军机大学士之尊为钦差,他们居然也敢暗中行监视软禁之事!”
“山东为北直隶所属,屯着五万大军,山东大营提督张梁这次也卷入其中,还是吃大头的!此獠若是起了歹心,破罐子破摔,便是一桩大祸事!”
“百万灾民的赈济粮食从何而来,此事到底该拿个怎样的章程……罗荣,罗士宽是你亲叔父,你且说说看,罗家到底想干甚么!”
罗荣堂堂军机大学士,此刻被点名,一张老脸一会儿青一会儿黑,咬牙道:“皇上,臣没有这个叔父!罗家世受君恩,养不出这样迷了心的逆贼!皇上,臣非为推诿责任,罗士宽贪赃枉法,该杀的杀,该剐的剐!若是……若是罗士宽果真狗急跳墙,起了不忍言之心,臣虽受两代君父信重,位列军机宰辅,也绝不愿苟活!论国法,该抄家的抄家,该夷族的夷族!臣……绝无狡辩之辞!”
胡生遇鬼 耳哥
甚么叫老官僚?
无过于此!
隆安帝看的心里恨的咬牙,可又能怎样?
就算知道了这老表使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伎俩,可他一个君王,若连“劳苦功高”的当朝大学士,礼绝百僚的宰辅都不能安抚住,这般凉薄,又怎能让百官卖命?
但想让他说出安抚的话来,以今时今日的皇权地位,隆安帝还真张不开这个口!
所以,罗荣堂堂大学士之尊,说出这番以死求生的话后,竟被撂在地上了……
罗荣心里那份羞愧,简直快将他烧着了,可到了这个地步,他连半点退缩的余地都没有了。
今日若不能求一份生机,那么别说一个罗士宽,整个淮西罗氏都有覆灭之忧!
罗荣以宰辅的身份,大跪拜下去,叩首泣道:“皇上,臣自景初二十四年入军机,辅佐两任圣天子,却无寸功,实在有愧于朝廷,有愧于天地,更有愧于皇上!今臣再无颜位列军机,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臣仍有最后一言,以谏君父!皇上,山东之事,万万不可传扬出去。否则,山东乱一县之地,传到京城,传到大燕十八省,就成了整个山东糜烂沦陷!山东出了几个贪官,传到四面八方,就成了整个北直隶官场没一个好人!到那时,天下百姓骂的就不只是几个贪官,而是整个官场,整个朝廷,甚至还会牵连到皇上要推行的大政!”
将山东之祸压下去,至少他罗荣一族,不会被牵扯到抄家灭族,即便罗士宽果真失心疯了,想要造反。
隆安帝闻言,心里对罗荣的厌弃恶心达到了极点,依旧不愿和他说一个字,就让他跪在那。
隆安帝转头看向坐在那像是已经睡着了的赵国公姜铎,却是刻意的压低声音,尽量温和些道:“老国公,可是已经困了?”
本来眼睛都睁不开的姜铎,闻言却立刻睁眼,浑浊的眸眼中,目光居然还很明亮,他咂摸了下早已没牙瘪起的嘴,自嘲笑道:“实在太老了,原不该再占着这个位置喽!”
隆安帝叹息一声道:“若无老国公在,朕一刻不得心安啊……戴权!”
一旁的总管太监忙应声道:“奴婢在。”
隆安帝道:“让李暄将才供奉进来入内库的十株上等长白老参,选三株极上等的,送去赵国公府。”
戴权应道:“遵旨!”
她本無情
庶色傾城:天才俏萌妃 荷菱
邪王盛寵:霸上金牌狂妃
姜铎忙道:“皇上,皇上,老臣实在太老了,何必再浪费这些珍贵药材?不必了,不必了!”
隆安帝摆手道:“若能以这些宝药,换老国公长命两百岁,朕愿拿整个辽东所有老参来换!”
尽管姜铎已经是老狐狸了,可听到这样的话,尤其是出自一个对臣子向来以苛刻著称的帝王口中,姜铎还是感动的老泪纵横,要跪下谢恩。
隆安帝哪里肯让他跪,忙打发内侍搀扶好了,好好的搀在铺了狼皮褥子的大椅上坐稳。
相比于罗荣的冷漠,隆安帝对姜铎的礼遇,简直不像一个人……
等姜铎安稳下来后,都不用隆安帝开口问,就像一只老鸹一样嘎嘎笑道:“皇上,其实不必担忧山东会大乱……”
隆安帝闻言却放心不下,道:“老国公,朕旁的倒不担心,只那山东大营数万兵马,若是张梁起了豺狼之心,那……”
姜铎笑道:“皇上哪,自太祖高皇帝始,再到世祖皇帝,二代帝王皆雄才大略之千古一帝啊!军制,是我大燕立国之本,又怎会轻易让外省驻军的大将军造反起事?山东大营张梁虽是提督大将军,总掌全营,但他想调动兵马起事,却需要经过三大鹰击司马的同意。
实际上,提督大将军原是不能直接调动大军的,他只有将朝廷的调兵旨意,还有完整的虎符给鹰击司马验证后,才能传令诸军!可张梁若敢给三大鹰击司马下造反的命令,顷刻间,他就得掉脑袋!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些别的措施,层层防备武将作乱……皇上,老臣早先已经让人分五路入山东,传令山东大营副提督王夫之,拘押张梁,与三大鹰击司马一起接管大营。
且莫说一个张梁,便是连三大鹰击司马都被他收买了,可没皇上的旨意,没有军机处的鈞令,胆敢妄动一兵一卒者,老臣也必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军略方面,皇上尽管放心就是。”
隆安帝闻言,果然心中大安,高兴道:“老国公不愧为国之柱石,有老国公在,朕心不复忧矣!”
另一旁,苍老许多的荆朝云,数度以目示窦现。
一个罗荣倒下不要紧,可当朝宰辅的体面若彻底扫地,那……
他们这些人还不被清流喷死?
他们就是为人臣之罪人哪,也会被刻在相权沦丧的耻辱柱上。
窦现虽和荆朝云等人不是一路人,却也赞同其心意。
宰辅的体面一定要维护,相权也不能沦为皇权的附庸。
这绝对不是无聊虚无的面子之争,而是涉及到国本!
历朝历代,当皇权失去相权制约的时候,就是帝国开始衰败,走向灭亡的时刻,从无例外!!
因此,窦现站出来道:“皇上,罗大人方才之言,虽藏了不少私心,但也有公道之处。既然赵老国公能安定山东大营,那此事的确不宜声张。罗士宽等人,当即刻派绣衣卫前往山东押解回京。该如何定罪,自有国法公论。真正麻烦的,是让这些丧心病狂之辈贪去的粮食。没有粮食,山东之局就解不开。相比这个,那起子硕鼠之流,连小患都不算!”
隆安帝闻言,脸色愈发难看。
粮食,今年江南大半粮食都被买了,一半运往甘肃,一半运往山东。
谁能想到,竟会出现这等胆大包天恶劣之极的混帐事?
眼下别说没那么多银子了,就算有银子,又能从哪里去买那么多的饮食?
即便能凑出一部分来,待送往山东,又需要多久?
重生之洪荒魔猿 書塞
念及此,隆安帝看向罗荣的目光愈发暴虐,杀意几乎无法忍耐!
罗士宽乃是罗荣的亲叔叔,虽然比罗荣还要小一岁,要不是走了罗荣的门路,彼辈又岂能成为封疆大吏?
“朝廷即刻筹银筹粮,再等等看罢,朕就不信,那起子畜生,能将那么多粮食,全部祸祸完!有林爱卿在山东,一定会想办法,暂解此难!”
……
布政坊,林府。
梅姨娘院。
外间,黛玉和尹子瑜分坐主座两边。
宝钗坐在右手上座,挨向尹子瑜,毕竟,她是尹子瑜的女官。
贾蔷进门时,最先入目的,是主座正中几案上,摞着的那一摞纸笺,厚的让他心颤。
其实黛玉和尹子瑜又不是没见过,按理说不该如此紧张。
可从前见面,那都不过是点到为止。
一把二胡闖天涯
且守孝这半年多,每回尹子瑜过来请教西洋医理时,黛玉或在西府待着,或回布政坊这边来,两人很少见面。
再者,贾蔷对二人也都有了解,二女看着都好相处,但也都是个性十足主见十足的女孩子。
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女孩子,真不多见。
大多数都如王夫人、邢夫人那样,事事趋奉贾政、贾赦。
再没出息些的,如尤氏,从不敢忤逆贾珍。
还有更没底线的,譬如赵姨娘,为讨爷们儿欢心,真是甚么姿势都摆的出来……
黛玉和尹子瑜不同,二人亦遵守礼教。
暗黑流放世界 青銅深淵
但在礼教范围内,她们也有极强的自尊心,需要尊重。
若只一个人,那好办了,贾蔷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真情实意的甜言蜜语有的是,能把她们尊重的舒坦到天上去!
可两个人……
贾蔷自己也好办,无非吃些力,多费些脑汁和口水,就怕她二人之间起了甚么矛盾。
女孩子都是敏感的,果真两人闹起来,那才真要人亲命了!
当然,两人若是太好了……感觉也有些怪。
腹黑狂妃:王爺別亂來
那日后甚么事两位姑奶奶只要一合计,估计也就没他插嘴的余地了。
不过,好总比不好强。
神秘老公不離婚 天使變巫婆
你的世界 我的明天
因此看到二人都站了起来迎他,贾蔷忙赔出最灿烂的笑脸,道:“哟!二位都在呢!快坐快坐,不必起来!当不起,实在当不起……”
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尹子瑜清明的眸眼中也带着浅浅笑意,似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贾蔷,觉得有趣。
倒是宝钗,也不知被戳中了哪里,“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
PS:总觉得章说有点污,不符合作者和作品阳春白雪的清纯气质,你们还是要向我学习才好……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