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lk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第154章 樑曉燕媽找上門推薦-t0oa5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水闸成了。”
石块和水泥建造的水闸完工了,工程虽然不大,可那也是韩庄近十年最大的工程了,两条水道一左一右,落差一米以上,水闸入水口宽一米左右。
軍婚誘寵 滄浪水水
水闸是人工手动操作,闸门设计简单方便,一块木板搞定,不过加了一个辅助的绳子,水大的时候可以多人操作。
“太好了。”
韩国富看了一圈试了试水闸,操作十分方便,造价更是低廉,虽说小工程可有着大作用,按着梁晓燕规划,水闸闸口关闭,韩庄三分之二的水田可以直接引水入田。
只有一小部分高地水田需要水车,水桶灌溉,光是这一条就令韩国富兴奋一整夜没睡着啊,省下多少劳力啊。
“国富叔,咱们是不是开始建水磨,水碾了?”
李栋笑说道。
“这个要听梁技术员的。”
“哈哈哈。”
梁晓燕脸微微一红,不过慢慢习惯了,一挥手。“水磨,水碾可以上了。”
“太好了。”
“梁技术员快说,咱们先干啥?”
“对对对,先干啥?”
梁晓燕这里有规划,第一步打木材做水轮,这可是关键一步。“打木材,这个简单。”
“水轮需要木材有规格的。”
梁晓燕自己做的数据说给大家伙听,好一些人听不懂,李栋多少算一文化人大概懂点。“大家只管往大了打,到时候让梁技术员挑。”
“那还等什么啊,进山啊。”
“李栋你家锯子扛上。”
韩卫军不忘喊话李栋。
“卫军哥,你就放心吧。”
李栋笑说道。“我这就去拿锯子。”
十多个年轻小伙子,背着绳子,锯子,斧头,杆子,浩浩荡荡进山了,梁晓燕紧跟着队伍。
大木材要进老山,外边木材都不够格,索性大家伙连着锅都背上了,不定晚上还要在山里过一夜呢。
“梁技术员,要不你就别去了。”
神武鬥聖 坐雲望月
“是啊,晓燕,要不你回去吧,我帮你看着点。”
李栋说道,这天气挺冷的,一女孩子跟着进山是有些说不过去。
“我没事,我也需要采集一些数据。”
好吧,梁晓燕坚持进山,韩卫军给李栋分派了一任务照顾好梁晓燕,这倒是不需要韩卫军吩咐的。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雲煙夢兒
十多个人一直走了十来里地,来到一处林子,这里杉木高大挺拔,大的合抱粗。
“梁技术员,你看这里木头行不?”
梁晓燕用尺子测量一下,一喜。
“这几根都行。”
“那太好了。”
“那咱们就开始吧。”
韩卫军把绳子递给韩卫东,这小子爬树高手,三两下就上了树,拴好绳子,大家就开工了。
李栋和韩卫国一组,拉锯子也是体力活,半个小时一换,好在杉木不算大。
“要倒了。”
“快拉。”
砰地一声一棵合抱山木倒了下来,一上午功夫打了三课大树,梁晓燕计算一下足够用个两个水轮了。“咋弄回去啊。”
“梁技术员你就放心吧,俺们在呢。”
这年月可没有好的办法,抬下山,十多里地,一点点抬下去,好在都是棒小伙子,捆木头,上杆子,四人一组,走一段歇一段,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
“得。”
“明天一早再过去吧。”
还得一趟,不过好在不用在山里耽搁,不得不说有了大锯子就是好啊,节省了大半天功夫。
回到家里李栋挺累没搞啥吃的,下了一个海鲜面条,混了赌饱,第二天上午大家进山抬木头,闹腾了一天总算木材够了。
“国栋叔的家具不知道打好没?”
韩国栋这些天为着韩卫国打结婚用的家具,不知道打好了没有,没办法,制作水轮还是挺复杂即使有了梁晓燕的设计图,可具体制作还是需要木匠来操作。
“俺去说。”
韩卫国说道。“没打好就先停几天。”
“这咋行啊。”
太白紀略
李栋摆手。“不行不能耽误你的婚期,咱们花点钱请外边的木匠。”
“先等等,我让卫东去看了。”
韩卫军摆手,水轮还是庄子里人打好了,这以后要是出啥问题,更换也方便,韩国栋还真打好了家具。得知水磨,水碾工程需要水轮,二话不说背着工具就来了。
“国栋叔,这又要辛苦你嘞。”
“好事,辛苦啥,总不能啥事都让你们年轻人干了吧。”
好家伙,不光光韩国栋,韩国强几个也过来帮忙,别说速度真快了不少,李栋跟着学习一下,制作水轮说简单也简单,按着图纸设计,可说难却挺难。
水轮越是精确,转动需要的水量越少,这点梁晓燕说的,打着水轮用的时间比大家预计要少,不到三天功夫水轮就打好了。
“太好了,明天咱们就调试一下。”
这些天水闸关的死死的,总算有些水量了,明天可以试试水轮,水轮除却一轮子还有一根中轴木柱子,水轮转动带动木轴,木轴带动上面的碾子,磨。
第二天李栋起了大早,这些天太忙了,没好好的吃一顿子早饭,今个是周末,小娟不用上学,李栋打算做点好东西。
“达达你做啥啊?”
“肉夹馍。”
猪肉还有不少,李栋打算卤些肉做肉夹馍,一早起来就把肉炖上,开始打饼子烙饼子。
“小娟帮爸烧火。”
李栋烙饼子之前,先把洗好的海鲜剁碎了,加上虾米准备做海鲜粥,肉夹馍配上海鲜粥绝对好吃,再煮上几个鸡蛋,营养足够了。
“嗯。”
小娟和李栋配合越来越默契,海鲜粥煮上,李栋开始打饼子,烙饼子,这手货李栋干的还算顺溜。
“好香啊。”
梁晓燕昨天晚上熬夜做磨坊设计图,这会肚子饿了,闻着香味起来了。“晓燕你咋不多睡一会,今天不忙就测试一下水轮。”
“睡不着。”
梁晓燕不好意思说,自己饿了,再有一股股肉香实在太馋人了。
“那先洗漱吧,一会就好。”
李栋笑说道,饼子烙的差不多了,只等着肉炖烂乎,一股股肉香,别说梁晓燕了,李栋都有点忍不住了,这些天太忙了,没做几顿好的。
这想法要是被韩国富知道铁定要敲李栋,一天三顿不说顿顿吃肉,至少吃一顿,这还不好,还想咋样啊,真是造孽了。
“我去给小娟打个下手。”
洗漱好的梁晓燕跑去给小娟帮忙,海鲜粥要搅动几次,要不熬煮不出来味道,米要熬煮碎了,海鲜要熟透了才好吃。
“咚咚咚。”
“谁啊?”
李栋心里嘀咕,脑海里跳出一个屁孩来,不会是小黑这小子吧,李栋有点怕,云豹崽子的事还没解决了,再给自己送一炸弹,李栋怕自己撑不住啊。
这些天晚上大门关的死死的,深怕云豹爸妈找上门来,还想着得空是不是送云豹回山里。
“叔,是俺。”
李栋一哆嗦,说曹操曹操到,我的妈啊,这小子又干啥啊,周末还让不让人安生了,真是闹的那一出啊。
无奈站起来,打开门,韩小浩站在门口。“叔,俺爷说今个晚一点过去。”
“还好。”
李栋松了一口气,原来韩国富不知道找了谁搞了黄道吉时,李栋哭笑不得,不过也好,肉可以多炖一会。
“瞅啥呢?”
鹿死誰手
“叔,你家烧的啥好香啊。”
韩小浩咽了咽口水,真香,肯定是肉,叔家一大早就吃肉,真羡慕小娟。
“没啥,炖了点肉。”
“炖肉啊?”
韩小浩舔舔嘴角,肯定好吃。“叔,俺一会去下套子,套了大鸟送来,你能给俺换肉票不?”
李栋一哆嗦,这小子,又来。“小浩啊,想吃肉是吧,不用套大鸟,这样回头给叔摘点野果子就行。”
“真的?”
“真的。”
李栋心说我那敢不真不怕你给我弄个王字头,到时候自己真要哭了。“小浩,这会肉还没炖好,等炖好了,叔肯定给你留一块。”
“叔,你真太好了。”
韩小浩抹了一把口水。“那叔,俺一会再来。”
送走韩小浩,李栋抹了一把冷汗,还好,还好,总算打消了这小子套大鸟想法,要不这小子运气,不定套住什么,那天送来一黑眼圈的,李栋真要歇逼了。
活着还好,套死了,你说说算谁的,不是坑自己嘛。
李栋回去继续烙饼子,多烙几个,韩小浩这个小坑货,还有韩国富这个蹭吃蹭喝的队长,李栋真是无奈啊。
肉炖的越来越香,李栋用筷子捅了几下,烂乎了,再炖一会就能吃了,饼子烙了不少,还热乎呢。
“海鲜粥香味也出来了。”
李栋煮好的鸡蛋捞出来,又给小娟和梁晓燕,自己一人弄了一杯牛奶,要注意营养搭配嘛。
“好嘞,可以吃饭了。”
大肉块捞出来,那香味,梁晓燕和小娟一大一小两个口水妹,擦擦口水。“好香啊。”
“炖了快二个半小时了。”
这会都快八点了,炖的时间可不短,要不然入不了味道,肉不烂乎。
“咚咚咚。”
“这又是谁啊。”
“叔,俺。”
这小子李栋心说赶的倒是及时啊,正好吃肉。
“闻到香味来的吧,快进来。”
“叔,不是啊,是有人找……。”
韩小浩让开些,身后站着一中年妇女,一身深蓝色衣服,干干净净,头发整洁,一看就不是农村人啊。“阿姨,你找谁啊?”
“梁晓燕在这里住吗?”
“妈?”
梁晓燕以为自己听错了,跑出来一看果然是自己妈妈高英。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