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x12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兩千零六章 陣法 三推薦-z21xx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来到了魔族的血祭大阵外,易天施展隐蔽身法悄悄从设置法阵的山谷外缓缓混入其中。而后在山谷的一边找到一座临时洞府进入其中发现有个魔族阵法师正盘坐在内闭关修养。
易天也不啰嗦直接出手将其灭杀,同时非常幸运的找到了血祭大阵的阵图。细细查看之下发现这副阵图之中表明了整座大阵设置了六个节点,只要破坏其中的两个便可以致其完全无法运作。
转身出门易天装扮成阵法师的模样走了不多久便找到了第一个节点,出手将破阵法锥悄无声息的刺入其中。如此一来只要大阵启动便可以直接激活这破阵法锥将节点破坏掉。
出门之后当易天朝着第二个位于半山腰的节点走去之时突然发现迎面走来了老熟人炎佟。当年自己在奎煞窟内救了他一次,此时见面三言两语便和对方接上头了。
稍迟和炎佟来到附近的临时洞府内,打开了隔音结界炎佟便将此地的情形到了出来,让易天大吃一惊的是没想到炎佟已经看出了这座大阵的问题所在,哭丧着脸开口求救了。
獨占星光
霸愛小妻 夏沫微然
醫見鐘情,老婆如此多嬌!
闻言之后易天也是面如沉水,虽然心中也是万分着急但脸上却还是镇定自若的开口问道:“炎佟道友上次我在奎煞窟内就已经催促你速速远离这是非之地,最好伺机潜回魔界去,为何你还会停留在此呢?”
炎佟却是一脸耷拉下拉无奈的回道:“其实我等也是不能自主,焰狱魔族大军都是听从焰狱皇叔焱磊的指派,没他的命令我即便是逃回魔界也得背上个叛逃的罪名。”
“那你怎么知道这座血祭大阵会将内中的生灵都悉数灭杀的?”易天不解的问道。
炎佟却是面色凝重的道:“易宗主你有所不知,负责这里的修士都是从各大魔族和散修之中抽调出来的。这些人看似都是随意调遣的,但经过我的仔细观察都是属于那些无关紧要的边缘人士。”
“那也不能证明阵法会血祭你们啊?”易天问道。
“问题在于来到这里后便是许进不许出,据我所知自十年前进入这座山谷后就没有再外出的修士了,而且这里的阵法师似乎也都有所察觉出上面的意思,所以将工期一拖再拖,否则早就可以激活阵法了,”炎佟说道。
“哦,竟有此事?”易天也是惊讶地说道:“我手中有一份阵法图谱玉简,查询过后倒是发现内中确实需要大量的血祭之物才能将阵法驱动了去,而且血祭的越多召唤出来的上古魔兽实力越强。”
炎佟则是痛心疾首的说道:“正是基于此我才会有如此推断的,如果布置大阵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虽然在山谷内的阵法师一拖再拖,可如此这般总有个限度。虽然我们面上不说可分神期修士心中都有数,只是身上被下了禁制如果有临阵逃脱的念头,上头便会第一时间知晓了。”
易天面色一凝问道:“你身上也被下了禁制?”
“是的,”炎佟急切的回道。
霸王魔女
“下禁制的是谁”易天追问道。
“是焰狱皇叔焱磊,”炎佟说到此脸上也尽是落寞之色。
易天闻言却是松了口气道:“还好是他,如果是大天魔分身独孤寂寞只怕我这里一动手他就知晓了。”
“易宗主此话怎讲?”炎佟不解的问道。
“焱磊的神识强度较为差了不少,所以想要瞒过他也不是什么难事,”易天说罢取出块五尺长的一段灵木和一张空白灵符。随后飞快的在灵符上书写了起来,十息后当最后一笔落下灵符之上闪过一丝灵光。
易天见罢满意的点头道:“炎佟道友你点上一滴真血便可。”
炎佟则是伸出手来从食指尖挤出一滴灵血至灵符上,随后易天便将灵符贴在灵木之上。随后口中念念有词道了声:“变”。
那段灵木上泛出黑色的魔光,十息后便化作炎佟的模样,看上去五官分明神色也都一样只是少了一分灵韵。易天转而沉声道:“炎佟道友静坐下来放开心神待我为你将那禁制取出。”
炎佟听罢略一犹豫,稍后一咬牙在面前地上坐了下来,嘴里说道:“我与易宗主相似千年对你的为人自然是佩服至极,虽然你我份属两个阵营,但魔灾大战之后多番的你照料,今天我这条命就交予你了。”
说完则是双眼一闭将所有戒备都放开,易天知道这也是炎佟的肺腑之言。在魔灾战场上被上层屡次抛弃,而自己却是接二连三出手相助。现如今炎佟也是骑虎难下,如果照他所料继续下去血祭大阵发动后他们这些修士也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主动与自己合作觅得一丝生机。
如今放开心神完全不设方便,可以说自己要是有所心思便可分分钟取他性命了。而且祛除禁制后也可重新在他的神魂之中设下禁制,炎佟这是在赌自己不会想焰狱皇叔焱磊那般一样。
想罢易天则是嘴角露出不屑之色,随后伸手结印将一丝神念伸入其神魂之中开始探查内中设下的禁制。
半刻后炎佟才从入定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替身眉间闪耀着丝丝黑红色的光芒。站在一边的易天却是开口说道:“炎佟道友你醒了,现在禁制已经被我引出落在这具分身之上,焱磊再也无法左右你的命运了。”
炎佟闻言则是将神念內视检索其他的神魂来,十息过后嘴里才叹了口气道:“易宗主果然是非常之人,在下真是三生有幸能够遇见你,今日之恩犹如再造请受炎佟一拜。”
易天伸手一指炎佟稍稍弯曲的膝盖就无法再跪下去了,嘴里却说道:“炎佟道友此言差矣,你我当年相交虽然立场不同可大家都还是相处甚欢,我也是个念旧情的人自然不会坐视你往火坑里跳了。”
“多谢易宗主,”炎佟说罢面露失望之色道:“现如今我是对焰狱皇朝毫无顾念了,今次脱困便会返回魔界,今后不会再里这些琐事了。”
“只怕炎佟道友这般想法却未必能够自主,”易天说道:“整个魔界都是在魔圣暴锊的统治之中,你再跑还能去哪里呢?”
说到这里炎佟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色道:“我可以去别的位面,到地狱界或是黄泉界都可以,下三界混乱之治在那里只要运筹得当自然可以觅得一丝栖息之地。”
“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强你,”易天说道:“只是现如今你想要从此大阵内脱出也不是件容易之事。”
裝甲咆哮
说起来这座血祭大阵日趋完善恐怕竣工之日迫在眉睫,而且灵修联盟选在这般节点全线反攻势必要逼着魔族这边加快工期,甚至于强行催动大阵也在所不惜。
大BOSS才是真絕色
意识到此炎佟却是开口说道:“据我这些年来的观察好似有合体期修士驻守在山谷之外,如果我想独自潜逃出去那是绝无可能成功的。”
“那驻守的修士是何人?”易天问道。
“这个我却不知了,只知道负责此处的阵法大师会隔三差五的出去复命,”炎佟说道:“还有此地其余的阵法师也都或多或少意识到危机了,所以其中很多人都开始消极怠工。正如易宗主所乔装的阵法师郝大人一样躲在洞府内闭关修整了。”
“是么,如此说来这些人也都是可以稍加策反便可收为己用了,”易天嘴里念叨了几句后脸上却是露出些许笑容来。
聚光燈下,請微笑 茹若
稍迟易天再次开口道:“我查过这个血祭召唤大阵有六个节点,其中只需要破除两个就能将大阵瓦解了去。”
“计将安出,还请易宗主示下该如何出手,”炎佟闻言眼神闪过一丝激动地神色急忙问道。
事关生死连得魔族修士都无法自已,易天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布置了。伸手一番取出了八支破阵法锥递了过去道:“两两一对,只要将其激活刺入那阵法节点的薄弱之处便可。”
“就凭这东西?”炎佟面露讶色道。
“怎么道友对我的手段没有信心么?”易天笑道。
“非是没信心,只是这血祭大阵耗时十多年才布置而成,内中还花费了无数修士的血灵祭炼布置而成,要说破除非一朝一夕可成,”炎佟说道:“而且事关重大,稍有差池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要知道我们面对的可能是合体后期修士,他们的神念时不时会扫过阵法如果我们有过分的举动他们第一时间就会获悉。”
“这倒无妨,”易天却是笑道:“原本我来此就想过了必定会和他们对上,只是不知何人会留守在这打阵外。”
“经过我这些年来感觉到的神念至少有两个合体期修士在,”炎佟说道。
“好吧,你先将手中的破阵法锥拿去,找上几个志同道合的阵法师一起出手,”易天说罢将手中的阵图玉简取出后伸手指了下其中的四个节点后又道:“这些地点你们都应该很熟悉吧,你自己选定一个,然后找些志同道合的道友合力破除便可,剩下的两个交给我吧。”
救贖:靈魂契約
永生摯愛tf
炎佟接过八支破阵法锥仔细的用神念来回扫了数遍,而后叹了口气赞叹道:“看来此物应该是出自易宗主之手了,我自己破解一处节点没问题。但那些阵法师不知道有几人愿意出手,毕竟这样做无异于与上头对着干,他们即便是心有不甘可也不愿意把上面彻底得罪了去,否则将来也没有容身之地了。”
“如此瞻前顾后岂不是坏了大事,”易天却是不屑的道:“我破除节点之后便会引合体期修士现身,届时你们速速出手,趁乱取势只要将此地的阵法破除后便往回赶。炎道友生死存亡仅仅在一念之间我想是个正常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抉择。”
面色一沉炎佟听罢点了点头道易道友说的不错,如此我们便分头行事吧。只要你这边一动我那里便会尽快呼应争取破除大阵后能够顺利逃脱而去。
十息后二人分别从临时洞府内走出,炎佟转身追上之前的队伍而后带着人马朝山谷的另外一侧走去。估摸着时间他至少也要半个时辰以上才能进入那大阵节点操控区域。趁着这段时间易天知道自己还可以再下一城,如果能够将第二个阵法节点也破坏掉那自然是万无一失了。
装扮成郝大师的样子,易天一路往上沿着弯曲的山路径直行到半山腰区域。此处面前的山岩之上开凿了个阵法节点的洞府,从阵谱玉简上可以得知那处节点正设置在山洞之中。
门前站着的两个分神期修士见到自己后却伸出手来将路拦住,随后开口问道:“郝大师您不是负责布置下方阵法的么,何故来此呢?”
此言一出易天心中微愣,没想到这次魔族设置血祭大阵还分工明确。不过面前区区小事怎么会难倒自己,随后开口呵斥道:“本座身为阵法师统领来此检查下阵法布置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们二人凭什么拦我。”
明显这番呵斥还暗暗运功施展了神魂威压的功法,将面前的二人都震慑住了。只见二人互相对视了眼便直接将路让开,嘴里也不敢再多言了。
制霸綠茵 風雪城
易天心中一喜脸上却是装作微怒之色后迈开步子大步走向前去。突然耳边却是响起道浑厚的叫声道:“道友不请自来倒真是太不把我魔族修士放在眼里了,左右还不出手将他给我拦下。”
说话之人远在千里之外可声音却实实在在响彻在三人的耳中,那两个守卫听罢面色微微一惊,转眼朝着易天所在的位置看去。下一刻两道黑色的魔光在二人瞳孔之中无限放大起来。
瞬息之间两个分神初期魔修就被瞬间扼杀了去。而易天则是头也不回的往前急闪而去,手中取出了两支破阵法锥照着面前石室内的阵盘节点上刺去。
此时在外‘当当当’的警鸣之声大作,整个山谷都为之沸腾了起来,接着山谷内四周的阵纹节点开始逐一亮起,明显是有人在急促的催动起阵法。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