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hdf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愛下-537約架-99zlo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毒手摩什见乙休一阵大笑,也是一愣,随即心中就有些发虚,不过再想到自家师父就在山上,又是一阵怒火上涌,大喝一声:‘兀那驼子,你待如何?’
话音未落,就看到乙休勃然喝到:“魔崽子,敢叫老夫驼子,凭你也配!”只见金光一闪,人已经贴到了毒手摩什近前,接着一只白嫩嫩的手掌就变得越来越大,将毒手摩什的视线都遮挡住了。
这也是所谓“近朱者赤”,跟随林晓时间长了,不管是弟子还是记名弟子,甚至就连乙休这等徒孙的老公,都被林晓带坏了,要不是那些女弟子觉得打人耳光行为不雅,还有李玄霸这等莽汉更是直接往死里打,几乎所有的二代、三代弟子都习惯了这一手,就连峨眉三代弟子里,都有不少人觉得这种做法更是提气,也学会了这个做法,嗯,就是交手之前,先打敌人一两个、三四个大嘴巴,不仅能激怒敌人,乱其分寸,还能提振己方士气,压制对方气焰,绝对是致胜的不二法门。
毒手摩什也不能免俗,虽说乙休话一出口就然毒手摩什意识到乙休必然是前辈,但是一个耳光也是毒手摩什所不能忍受的!忍住面皮的疼痛和一片通红的五指手印,毒手摩什大吼一声,右手虚虚一握,黑红色的罡气烈焰熊熊而起,先是一涨,随后急剧收缩,在毒手摩什手中化作了一柄长刀。
长刀在手,毒手摩什想也不想对着眼前的驼子,就是拦腰一刀。长刀通体燃烧这黑红色的火焰,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黑红色的瘢痕,久久不能散去。
乙休只是后退一步,就让开了毒手摩什的一刀,手一扬,一只白嫩的真元大手脱手而出,对着毒手摩什的面门就拍了过去。毒手摩什大吼一声,奋力扭腰一刀斜斩,硬生生从横劈转为了斜上一撩,与乙休的真元大手装了个正好,“嘭”的一声闷响,黑红罡气所化长刀被白嫩的真元大手拍了个粉碎,而大手也小了一半,继续向毒手摩什扑来。
这回毒手摩什要想再重新凝聚一把罡气所化的长刀,可是来不及了,只能厉喝一声,整个人向后就退,眨眼间就退出去足有百丈,接着脚下遁光一闪,向着大咎山山巅就闪了回去——那只白嫩的真元小手可是一点没停,而且速度不减地追着毒手摩什飞来,仅仅相距数丈,让毒手摩什祭起强力法宝的机会都没有,只剩下快速回宫报请师父救命了。
乙休出手当然不是要将毒手摩什打死,教训一下是必要的,激轩辕老怪出来才是真实目的,毕竟现在是替林晓祖师下帖子,而不是自己上门与老怪斗法,乙休总不能误了林晓的安排吧,不过这也得看轩辕老怪舍得不舍得这个徒弟啦。
果然,轩辕老怪没有让乙休失望,说来也是乙休是在老怪面前给其弟子难堪,就算是修养高深,也难以忍受,何况老怪从来都是容不得忤逆的人,再说了毒手摩什不认识乙休,可是乙休的形象毕竟老怪自己也见过,一时没有想起来而已,这会儿也一样是头疼——怪毒手摩什不晓事?也不对。可是乙休就是那种惹事的性子脾气,当年乙休是人见人厌可是包括了众多的正道修士在内呢!
就在毒手摩什逃上半山腰,身后就突然出现了一道黑红色的火焰高墙,正正地挡在了乙休真元小手的前方,随即火墙和真元小手轰然相撞,火墙顿时出现了一个三丈方圆的空洞,久久不能填补,而白嫩的真元小手也随之消灭。
農門小辣妃
山顶上魔宫里传来如同金属摩擦一般的声音:“乙休,不要以大欺小!既然来找麻某,你就上来吧!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啊!哈哈哈!”
“嗛,麻老怪,贫道有何不敢,就你那些个弟子,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也就是你麻老怪还算个人物。”乙休一边说话,一边驾起遁光向山顶疾飞,“今日贫道是替一位前辈前来送信,倒也不愿和你开战,不过你要是愿意动手,贫道自然奉陪到底!”
“咦,你个驼子怎么还有替人跑腿的活计?”很显然轩辕老怪很惊奇,毕竟当年乙休也是战绩赫赫,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邪道,可都有大量的修士在乙休手下吃亏,与韩仙子夫妻二人,可算是修行界最不好招惹的行列中人,论朋友,还真没有几个,难怪轩辕老怪惊奇了。
“闲话少说,”乙休眨眼间就飞到了山顶魔宫外,“就说你敢不敢接这封柬帖吧,据那位前辈说,当年与你个老怪而已略有交集,只是悭缘一面,未得相见,故而派贫道特来相邀,你要是不接,也不过就是落了贫道的面子,却不知道那位前辈是何想法,会不会拆了你这泥窝?啊?哈哈哈哈……”
重生歸來:邪王寵妻上天 姐兒
“你是在恫吓某家么?”轩辕老怪话音中明显带上了怒气,魔宫上方的天空中也随之有乌云汇聚,化作了一团不断旋转的云涡,一时间山顶上压抑至极,魔宫中的徒子魔孙人人色变,毒手摩什也是双腿打颤,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轩辕老怪有怒火烧透九重天的时候。
“这是哪里话来?”乙休故作姿态,“贫道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对了,老怪物,这柬帖你是接还是不接?痛快点,贫道还有别的去处呢!”
“好!某家到时要看看到底是哪位未曾见过面的老朋友!”说话间,乙休一抬手,淡金色的柬帖就急如流星一般向着魔宫中飞去,飞到近前,却突然变得极为缓慢,仿佛带着万钧之力,所过之处,空气都有些扭曲了。
“哗啦!”激流撞击一般的声音响彻天地,一圈圈透明的波纹向着两侧喷涌,毒手摩什大惊失色,急忙一个纵跃跳入了魔宫门后,随即波纹扩散开来,魔宫外两侧的山石就在波纹过处,飞舞到了空中,随即变成了细细的石粉,化作了一天的烟雾。
魔宫内外同时响起一声闷哼,乙休高大的驼背也是一阵剧烈的晃动,身上也有五彩光芒乍现乍隐,甚至左脚向后退了半步。
再見及再愛 慕波
“呵呵”一声怪笑,乙休对着魔宫一抱拳,脚下金光一闪,化作了一道金光,转瞬间就飞出了不知道多远。
乙休的身影消失不久,魔宫中踏出一个九尺壮汉,一头火焰般的白发根根发丝都不受束缚的肆意张扬,双眼中似乎有两团黑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望着乙休离去的方向,只是默默点了一个头,却是一言不发。
毒手摩什紧随其后,见壮汉不发一言,急忙打了一个躬,小声说道:“师父,既然那乙休已经受伤,为何不让弟子们一拥齐上,将他留下来?”
壮汉冷笑一声:“小四儿,别以为那厮受了伤,尔等就能怎样,到了为师这等地步,只是负了伤不好恢复而已,但是对上你们,就是为师负伤再重,一只手也就够了。”
毒手摩什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什么,只有默默退到一边侍立。说实话,一开始遇到乙休的时候,毒手摩什还不在意,总觉得乙休就算是前辈,也就是那么回事,虚名而已,以自己的本事,有多少邪魔前辈不对自己俯首帖耳呢,可是真的与乙休动了手,那种被碾压的滋味,着实令毒手摩什有些心灰意冷——就连被轩辕老怪救下之后,本想仗着老怪的靠山,看着乙休吃瘪,也没有看到,甚至就连追杀都不敢,一腔的狂妄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小四儿。”
紅塵仙緣 蝶戀草
“弟子在。”毒手摩什急忙正立躬身,脸上神色郑重,一点也不敢有半点疏忽。
獨許深情
“似某家这等人物,这世间所余不多了啊。”轩辕老怪似乎很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触,“如你这般弟子,也应当是此界翘楚了吧。”虽说这话有些言不由衷的打气的味道,但还是让毒手摩什感到精神一振。
毒手摩什在为轩辕老怪的话而振奋的同时,却没有看到轩辕老怪在同时还摇了摇头——轩辕老怪也在感慨,自家门下怎么不像峨眉一样后辈弟子各个出色,而是熊了一窝呢!想当年麻轩辕也曾凶焰高炽,所过之处,正道回避,邪魔景从,虽说后来为长眉真人击败,但不像丌南公等人不是被封印就是远走海外,而是依旧盘踞在大咎山山上,魔宫更是雄伟恢弘,道佛两脉中的所谓真仙大德也不过只是遥遥监视而已。
賊船,等我一下! 藍六少
妖嬈外交官
最強修仙高手
轩辕老怪身经百战,一切凶名都是通过争斗而来,对于乙休虽然也是有心较量一番,可是乙休在轩辕老怪眼里,还是被视为后辈,有了能让乙休都为之驱使的所谓前辈,轩辕老怪自然更加神往——道行到了轩辕老怪这等程度,对于所谓的正邪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同的认识,道不同而已,再加上老怪本身功法玄武乌煞罗睺血焰神罡本就是出自兵家,最是铁血,杀气最重,同样也是极为阳刚的一种功法,只不过自古以来兵家就不是一个能长盛不衰的道统,虽然也有无数前贤位立庙堂之高,可更多时候却是被敌视和防备的对象。
所以到了轩辕老怪的祖师一代开始,兵家功法就开始从至极的铁血阳刚向着奇诡毒辣转变,无坚不摧的铁血罡气没有了,代指而已的是兵家的另一面,无孔不入,粘之即如跗骨之蛆,搜魂炼魄、刮骨吸髓,不能不说是兵家存世的一种悲哀。
林晓早年就曾得了同属轩辕老怪一脉的功法传承,虽说那人修为着实不咋样,但功力的高低,很多时候看得并不是功法,就比如同属峨眉一脉二代弟子中的风火道人吴元智、醉道人,顽石大师等等,都是修炼的一样的功法,可惜却一直不能得到最核心的《紫青宝箓》的下册,是这些人不努力吗?更多的恐怕还是悟性、福缘稍差,能入门,却无法登堂罢了。
西餐小情人 四月風
其实林晓也很期待真正的面对轩辕老怪,当年因为自知实力不如人,所以提前退走,还用五行阵法戏弄了一次,也算是隔空交手,但毕竟是林晓退缩了,也算是遗憾,这一次林晓的本尊打算晋升大罗金仙,这种遗憾如果不解决的话,说不定就会变成心灵上的破绽,导致功亏一篑的可能。
林晓和轩辕老怪约定的地点正是大海之上,广袤无涯的沧溟洋正是最适合林晓与轩辕老怪这种地星最顶级的高手对垒,同时也隔断了几乎所有除了二人之外的视线——不管是林晓还是轩辕老怪对此都十分清楚,现如今这个时候,可不是二人这种顶级大佬介入劫数的时机,任何一个人的一个微小的举动,都可能导致天机的剧烈波动,而这种波动虽是会引来灵空仙界的干涉!
千万不要不把仙界天庭当个摆设!
就在乙休前往下一个目标铁城山魔宫的同时,轩辕老怪也化作了一道黑红色的细线,从大咎山绝顶上的魔宫中冲天而起,转眼就没入了山顶上的重重阴云中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林晓也安排好了芷仙和彩霞两个,同样身体一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了两个少女满心的感激和依恋。
沧溟洋上,黑云浪卷,低霾欲摧,无数高达百丈的巨浪咆哮着翻滚向前,偶尔遇到一处崖岸高峻的礁石孤岛,就撞碎了一天的浪花。不时就能看到有长达数十丈、数百丈的吞舟、翻车大鱼,从洋面上跳跃而起,更能看到长达数百丈的狰狞巨腕忽如其来的缠住一头百丈大鱼,翻翻滚滚地泛起无数的血沫,更引来千百头利齿恶鲨围拢了进食。
穿越網王之公主的復仇遊戲 princess殿下
一处怪石嶙峋的高耸礁石上,林晓孤身立在上面,青色衣袂烈烈阵响,不多时,远处爆出一团黑红色的焰光,随之而来的就是甚嚣尘上,千百万金铁撞击的嘈杂声,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轩辕老怪,到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