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ug2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635章 出閣閲讀-mc77s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贴地平飞,离开了两个熊孩子的视线,至于在空中的歪歪斜斜,不过是凑个童趣而已。
八卦修真界
哪怕是任务,他也希望自己有个放松的心态,娱乐自己,也娱乐别人。
一无所获,就是他这次夜探云顶的结果,这也意料之中,毕竟这不是传记,自己恰巧摸上来,就正好有两个人在鬼鬼祟祟的商量李家子的下落,如果有,这两人一个肯定是天道扮演的,另一个可能就是小说家假装的……
他有点不确定,自己在夜探中暴露了踪迹没有?不过是两个雏龄孩子的耍闹,这不应该成为大人们判断的依据;但在修真界,修士的敏锐和凡间完全不一样!
融獸至尊 沈寂兒
而且,散修们的演法结束的匆忙,他眼光犀利,能看出散修们是在忌惮着什么,有些魂不守舍。
終極筆記 洛溪筆談
娄小乙知道,最起码在这个精舍区,再来窥探已经没有意义,如果散修们真的很抱团,也许明日就会传出有人夜探云顶的风声。
想凭自己找出李家子,希望开始变的渺茫起来。
第二日一早,娄小乙大摇大摆的晃到了精舍旁,就像每一个流连云顶风光的新手筑基一样,就在他想继续往精舍靠近时,一名散修拦住了他的去路,
青春明媚半憂傷 落落薇安
“道友且慢!这里是私人居所,谢绝参观!云顶风光无数,又何必独恋于此?”
娄小乙笑的自然,“不瞒道友说,云顶确实风光无限,但能让在下停留的地方却不多;我观这里云海苍茫,又素静安详,不知可有空出的居所,能接纳飘泊新人?”
妖怪王爺 白沙煙
那修士语气坚决,“没有空闲,你不用问,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
娄小乙掏出一小袋灵石,塞了过去,“不求定论,只求解惑引见!如果在下想来这里定居,需要什么条件?何时到访比较合适?”
官場法則 古德白
那修士接过灵石待神识一扫,虽有犹豫,却还是没顶住诱惑,又不是擅自作主,只不过指条路而已,
“多了我不能说,所谓条件,各依群落,各不相同!但你现在来的不是时候,不如三月之后再来尝试?也不独精舍这里,其他地方也是一样,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娄小乙礼貌致谢,也不纠缠,直接下山!
云顶散修有防备了!
他之前也曾打听过散修若想入驻云顶的基本条件,两个条件,一为需要有一名金丹修士作保,二为必须邻居首肯,就这两条,听起来容易,要做到就很难;来这里定居的基本都是穷光蛋,也没法做到资源开路,有这身家还来这里做甚?
但今日开始,一夜之间,云顶接纳新人的风向已变,他连续问了数处所在,灵石开路,得到的答复都是让他数月后再来,所以,这地方没必要在停留下去,云顶之上,地域宽广,幽深曲折,一名金丹如果拿定了主意不冒头,是谁也没辙!
不能再这么傻等下去,指望水月庵那里提供准确的消息也是强人所难,这个庵堂存世的手法不是争,而是忍,这就让人徒呼奈何了。
……水月庵内,喜气洋洋,虽然没有张灯结彩,但是众人来来往往的脚步,脸上的轻松,都在昭示着一切。
一般人只知道水月庵收容孤苦修行女子,但知道水月庵也給女修们找归宿的却不多;有出有进才是正常,否则不大的庵堂,迟早成为云湖列岛的女修收容所。
在水月庵,也有自己的传承体系,基本上都是师徒单线,师傅是矢志不渝的终身事佛事道者,徒弟也都是好人家,当然也包括一些看破红尘的外来女修。
但像李家子那两个女伴那样,因为家族和个人的经历来水月庵寻求庇护的,一般都很难立刻列入水月庵门墙,需要在庵里观察,以确定她们是不是真的对外界的繁华无恋,这个过程,少则十数年,多则数十年,在庵中长老的确定下,最后才能定下归属。
这个过程中,她们有随时离开的权利,水月庵不会阻拦,毕竟,庵堂提供的就只是个安静的环境,也不存在例奉资源之类的东西。
在水月庵待的久了,朋友多了,自然就有了感情,如果有姐妹有了好的归宿,大家都是祝福的;尤其对筑基来说,心态也不可能完全就是那种不得长生不罢休的坚定不移,越是对这修真界了解的越多,就越是知晓所谓长生的虚无缥缈,至死不渝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只是极少数!
大部分人,还是倾向于建立个家庭,有个好的环境,子子孙孙,儿孙绕膝,这是人类的天性,筑基还是人类,她们还不是仙!
所以水月庵内,走的不一定就比来的少,形成一个动态的平衡;水月庵的战斗实力平平,也能在混乱如云湖列岛这样的地方牢牢的占据一个位置,和她们的人脉有很大的关系,这些散出去的女修都会记得水月庵的好,在未来自己的家族,朋友之间慢慢的让这种印象发酵,以至于在现在的千岛域,有很多的门派和修真家族,仔细往上捣饬的话,或多或少的总能捣到水月庵这里来,是祖奶奶般的存在。
这不,就在近几日,又有两个姐妹找到了好归宿,将前往外海一个岛屿安居;具体是水月庵牵的线,还是本人的机缘,谁也不清楚;反正那个主家境况不错,也是岛屿的岛主家族,看对了眼,需要两个外室来扩充子嗣。
虽然是外室,但正室却是普通凡人,早晚要扶正,也不急于一时。
修真家族的传承,并不像凡世间的那么简单;修士要想留下子嗣,往往要比凡人艰难,境界越高越是如此;一名修士和凡人的结合,就更难,因为凡胎不受修种,落不得位!
凈水紅蓮 狂言千笑
在修真界,阳盛阴衰是常态,境界相当的女修还是属于抢手货,本来就不多,再去除矢志修行的,出身门派的,有主儿的,可供选择的余地真的不大。
这一次的两女同嫁一人,是很罕见的情况,也由此可见男方的优秀,不仅本人要有些实力,家族的支撑也很重要。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