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q4z精彩都市异能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3473章 孤家寡人鑒賞-pb14e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杜威大师闻言,手指轻叩桌面,笑道:“西蒙斯·洛克一旦敢对达赛城和约克汉城联军动手,就势必也同样不会放过艾瑞城。”
“您觉得他会如何做呢?”我好奇道。
“依照我对他的了解,西蒙斯·洛克必定会在混战过程中,制造意外,将艾瑞城的军队屠杀殆尽。”
“这……为什么啊?”我不解道:“艾瑞城军队不是约克汉城军队的盟友吗?”
“盟友……呵呵,或许在外人看来,确实如此,但在西蒙斯·洛克来看,却并非如此”杜威大师道:“像西蒙斯·洛克这种真正的君主帝王,只会认同和他地位相同的人作为盟友,卡特·霍顿一直都被贵族集团和国家力量组织联手压制,如何会被西蒙斯·洛克视作盟友?”
“最多,不过是合作关系罢了。”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怪不得我在西蒙斯·洛克面前提及卡特·霍顿的时候,他会显露出不屑之色。”
“明白了吧”杜威大师微微颔首,端起茶杯,啜饮一口,而后缓缓道:“真正能被西蒙斯·洛克视作地位相同之人,只有三个,一个是妖精女皇,一个是我,还有一个,便是兽人王。”
“兽人王?”我更为不解:“他连自己的臣子都约束不了,如何会被西蒙斯·洛克视作地位相同之人?”
“你说兽人王约束不了臣子?未必如此吧”杜威大师放下茶杯,笑道:“你知道老公爵是如何成为摄政王的吗?”
“不是凭借军权,拘禁了兽人王,才成为的摄政王吗?”
“这些都只是表面”杜威大师道:“真正的事实是,兽人王让老公爵当摄政王,他才当上的摄政王,而非老公爵夺取的。”
“这怎么可能?”我震惊道:“不论是我听到的版本,还是我获得的情报,又或者我集结家人共同作出的分析,都是老公爵夺权……为什么兽人王要主动让老公爵夺权啊?这说不通啊!”
“我问你,小毅,当一个人的权利达到巅峰的时候,他会怎样?”
“权力达到巅峰吗……或者自此固步自封,享受果实,或者滋生更大的野心,更进一步。”
“没错”杜威大师道:“只要还有欲望,就没有人能够停下前进的脚步,这已经不再是你想或不想的问题,而是你必须这样做,只有继续前进,你才有继续存在的价值,这,就是政坛。”
闻言,我不敢置信道:“难道不前进,就会有人干掉老公爵全家吗?”
“如果真的选择步前进,老公爵家族至少还能再辉煌数代,十数代,甚至数十代。”
“那他为什么要选择更进一步啊?”我大为不解,追问道:“难道保守一些不好吗?”
“他倒是很想保守,但是他的家族却不愿如此”杜威大师冷笑道:“做了那么长时间达赛城的宰相,竟然连这点因果也没看出来吗?我问你,提到‘达赛城军方’这五个字,你第一个联想到的,是什么?”
“肯定是老公爵啊!”我脱口道。
“对,这就是问题”杜威大师道:“我再问你,达赛城的君主是谁?”
“兽人王……”陡然间,我止住了声音,呆滞起来,半晌之后:“竟然……是因为这个。”
“莫要小瞧了区区一个名头,许多人,为了一个名头,就敢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更何况,还是为了国家军队的名义归属。”
“可是,咱们维奇堡的军队不也归奥力会长总管吗,您不也是绝对信任他吗?”
“这不一样”杜威大师道:“我问你,提到奥力会长,谁会联想到维奇堡军队总管?”
我想了下,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有人会把维奇堡军队和奥力会长联系一起。”
“这就是奥力会长的聪明之处了”杜威大师笑道:“他虽然也世代深受皇恩,但从他的祖先,到他这一辈,都从未想过要在国家军队的名头前面加上私人的东西,军队,永远是皇家的东西,与他们这些统领无关。”
“但是,老公爵不同。”
“老公爵貌似也没有把自己的名头冠在军队之前吧?”
三國梟雄們的青春
“是没有”杜威大师冷笑道:“但是,他的子侄有,甚至于他的外戚也把自家的名头冠在军队之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道長來了 NO_32
惡魔校草專屬甜心:奪吻999次
闻言,我眉头紧锁,沉声道:“即便老公爵再忠心,也洗不脱有可能自立为君的嫌疑。”
“就是如此”杜威大师笑道:“兽人王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故意顺水推舟,将达赛城的最高权力交到老公爵手中,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老公爵及其家人明白,为君为王,治国安邦,可不是仅仅掌握了军队就能做得到的。”
釋蜃
“可是,兽人王这么做,难道没有想到过,有可能会给达赛城的民众带去灾难吗?”
我严词质问道。
火影木頭紀事 花羊
“呵呵,他当然能够想到,但这也是为什么西蒙斯·洛克会把兽人王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君主帝王看待的原因,虽然兽人王也同样心系人民,但为了国家稳定,他能够铁下心来,放弃一部分他所热爱的人民。”
“这,就是帝王之姿。”
说这话时,杜威大师周身散发出难以直视的凌人气势。
那不是强者的威压,纯粹是气魄上的压制。
“这样说来,待兽人王重掌大权以后,会赦免老公爵?”
“当然”杜威大师道:“老公爵虽然被怂恿滋生了叛国之心,可他毕竟没有做出真正的叛国之举,最多只是自封摄政王,但君主之位依旧是兽人王的,这种行径与叛国在本质上有所不同。”
“那他的子侄外戚呢?”我追问道。
“死定了”杜威大师冷笑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赦免,那些子侄外戚,对于国家,并无救世之功,却有叛国行为,又在老公爵掌权期间,胡作为非,肆意祸害百姓,不杀何以平民愤?”
“可是这样一来,老公爵不就成了孤家寡人?”
“成了孤家寡人又有什么办法?”杜威大师淡然道:“这是他种下的因,就必须承担相应的果。”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