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wyf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565章 難道我是來搞個寂寞的?(第2更)-9vlps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次日是10月23日,周六,霜降。
气候逐渐变冷,从秋入冬。
看着窗外阳光明媚的样子,方年嘴角细微上扬了下。
嘴上道:“闽南这边天气真不错,现在还是阳光明媚。”
说着,方年望向对面:“初次见面,请马董、刘董多多关照。”
“方总客气,是比申城要暖和一点。”一旁的刘得建笑着附和。
马杰克笑着道:“久闻方总大名,没想到会在刘董这里见面。”
“呵呵~”方年斜对角坐着的李罗宾也露出了笑容。
天气晴朗,一般心情都会好一点。
只是李罗宾真的没想到,在申城几乎白等一天才于昨天下午见到方年,今天就来到了福州。
更没想到的是,马杰克坐在了他边上。
显然……
这是方年的手笔。
关键原因是方年在跟李罗宾告别之前接到的那通马杰克打过来的电话。
实际根本是10月12号下午,方年给雷軍拨的那通电话。
10月12号下午,在先后视察完女娲系统实验室、前沿实习部之后,方年终于决定搞个专门针对91无线的操作。
于是给远在京城的雷軍拨了个电话。
让雷軍帮忙投资了在京城的豌豆实验室所在公司:卓易讯畅。
3月底,豌豆荚1.0测试版发布。
9月初,豌豆荚1.0正式版发布。
9月底,卓易讯畅成立。
从这个过程中不难看出,在91助手几乎算是垄断国内手机应用助手市场的今天,豌豆荚的发展不算顺利。
很有可能因为方年投资扶持出了91无线,而受到了影响。
至少暂时没能得到资本青睐。
且很艰难才发布正式版,并艰辛成立公司。
所以,卓易讯畅CEO忽然见到雷軍,并了解雷軍是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商谈投资后,那叫一个喜出望外。
该说不说的,在这种草创型互联网科技企业创始人眼里,雷軍的排面不知道要比方年比前沿天使高到哪里去!
即便雷軍现在已经从金山离职,并且小米尚处于低调期;
但依然不影响雷軍在很多人眼里的神话形象。
即便是没有小米的雷軍,这40年以来依旧是一部开挂人生奋斗史。
而且是……
山村少年的开挂人生奋斗史。
要知道……
雷軍大佬出生于一个县级小城市。
比桐凤要差远了的那种。
当然,肯定比棠梨上属的县城要好不少。
子母星辰 紅棕楓葉
真龍
所以……
当天就完成了投资。
这次采用的是稍显霸道的形式。
一口气占了40%的股份。
不过综合评估给了个相当优越的估值,投前人民币320万。
要知道现在豌豆荚总用户不过3万多。
太子妃重生
在这个阶段,每个用户的价值一般不会超过20元,更严格一点说,一般不到10元。
以320万的估值,投资215万,占股约40%,投后估值535万。
这还没完,接着用了方年跟雷軍一贯以来的天使投方式——
私人借给卓易讯畅一笔不太多的款子:200万。
用这些钱,以软文的形式,全方位推广了豌豆荚这个软件。
得到雷軍青睐的豌豆荚,立马在圈子里冒了头。
从12号到李罗宾忍不住来申城的21号,不到10天的时间里,用户数量从原先的5万涨到了80万。
豌豆荚基于安卓系统,并没有用户受众的局限性。
顺便,昨天下午豌豆荚以“手机助手”为起点,在电脑上做了豌豆荚Windows版,让用户可以通过电脑带宽不费手机流量的把内容下载到手机上。
一劍星河 指間沙漏
就方年特地拖沓的一天时间,豌豆荚用户便破了百万。
圈内大热。
有91无线珠玉在前,有投资人预言豌豆荚估值数千万美元。
当然,另一方面,如日中天的91助手也因此受益。
这是方年在通盘分析后,判断了李罗宾的倾向性搞的操作。
豌豆荚的忽然爆火,会让熊厂有更多的危机感。
结果证明,他判断的方向是对的。
另一边,在方年的授意下,关秋荷频频跟91无线的胡总联系,那边厢早就跟阿里眉来眼去了。
然后……
才有的马杰克这通电话。
昨下午,出了环球金融中心,方年先联系了刘得建,简单说服了刘得建接受多一个选择的方案。
一起碰个面。
九尾狐神之妻主威武 向略影
鉴于方总面子还可以,刘得建当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然后方年回拨了马杰克的电话。
提出了在福州碰面的建议。
马杰克欣然同意。
说起来,眼下这几年,马杰克的财富地位还不怎么炸裂。
尤其是今年财富排名暴跌,报道称还不到80亿。
或将远比不上明面上持有当康游戏相当大量股份的关秋荷。
额外的,现在阿里的营收也不咋太可观。
根据报道显示,阿里前三季度总营收才40亿冒尖儿,净利率更是只有25%上下。
方年当时脑子里还想了想,也不知道几年后,当康游戏能走到哪个位置,届时怕是该仰望阿里了。
敲定了刘得建、马杰克的意向之后,方年坦然邀请了人在申城的李罗宾。
李罗宾自然同意了。
于是……
才有现在,大好的周六,四人在福州品茗晒太阳的局面。
至于方年为什么这么主动,而且乐意跑到福州这么远的地方来。
很简单……
反正他夫人早就确定周六一大清早去庐州。
一个人也没啥事做,方年索性决定一口气解决91无线的事情,快刀斩乱麻,不再拖下去。
方年多少也是个目光敏锐的人,李罗宾乐意在申城等一天都要见到自己,这意思其实很明显了。
虽然方年煞有介事的找了借口。
“……”
茶香四溢,天南地北的四个人都很有养气水平,谁都没有提起正事。
就只是喝喝茶,唠唠嗑。
如果不是相对较为陌生,年龄差距又挺大,多少能沾点老友重逢的内味。
倒也不是比谁耐性更好。
而是才刚见面,马上又是午饭点。
说着闲话,时间过得也快。
刘得建面色和善,笑眯眯地道:“几位老总来得巧,馆子刚好来了点特色野味,还不错……”
接着风趣地补充:“放心,不是保护动物。”
“看来中午有口福了。”方年笑了起来。
“……”
…………
在刘得建的引领下,大家走进了预定的大饭店。
饭店大厅装潢考究,富丽堂皇,约莫是福州目前最好的那拨。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进了包厢。
与大厅的富丽堂皇截然相反,有种人造的古韵。
内里硬是搭建出一遭‘小桥流水人家’的场景。
涓涓流水叮咚悦耳。
方年目光一扫,心中了然,这间包厢的使用费怕是不便宜。
屏风后应是独立古乐演奏区。
譬如古筝之类的。
包厢里早有人等着了,一个是方年见过的刘路,另一个自我介绍是91无线的胡总。
圆桌上已摆满餐点。
可谓琳琅满目,又不失闽南风味。
“方总、李董、马董,喝点?”东道主刘得建笑眯眯地征询道。
李罗宾、马杰克都没有推辞。
方年心里也有数,不喜喝酒的他也未找借口推脱。
很显然,这顿饭是此行的重点。
算是不能免俗的将事情搬到了酒桌上来谈。
无论到了什么层面,在中国,酒桌文化一直有着特别的影响力。
用一些酒业宣传文案的口吻来说,酒是种情绪饮料。
方年特地攒的这个局,刚好需要一点点情绪来软化众人之间的某种交流‘隔阂’。
刘得建微笑着道:“方总,请,尝尝这例野味,难得一见。”
“几位先请。”方年礼貌道。
“……”
动了筷子,喝了酒,气氛与之前初见时稍有不同。
和谐、宽松了许多。
虽然饭桌上的酒是陈年上等茅台,但大家也没劝酒,多是意思意思。
开始还是宽松的说着些闲话。
谈一些不算八卦的八卦。
并不意外的提到了前沿院。
对于前沿在全国范围内的大动静,一直是一些人好奇的存在。
即便李罗宾昨天也谈过这个话题,今天再来一次,依旧兴致盎然。
因为……
他希望通过方年在不同场合的可能有所不同的说法来分析接近真相的。
对这些,方年当然心知肚明。
“其实不想特地要瞒着各位前辈。”
方年淡笑道。
“在前沿院之前,前沿最早开始投资的是前沿社团,目前已经基本扩散到了全国重要的本科院校;
下一步将在各地成立前沿校园俱乐部,跟李董、马董的公司组织成立校园部门的原因一样,也是提前筛选人才;
前沿院亦是如此;
并没有复杂的原因,因为光是今年内,当康、前沿的人才招聘缺口就高达五千。”
末了,方年感慨万千道:“招人容易,招人才难。”
方年是真没瞒着几人。
前沿社团、前沿院的目的都是为了聚拢人才,以一种最平和的方式筛选出合适的人才。
至于筛选出的人才是为了做什么。
方年就不会轻易跟外界说明了。
社团针对本科阶段的人才,前沿院针对所有研究生层次的人才。
就这么简单。
听方年这么一说,马杰克面色肃然了两分:“听方总一言,顿觉我与你天差地别。”
“虽说这些投资是为了聚拢人才,但因此一定能带动整体学术素养的革新,实在敬佩!”
李罗宾深以为然:“前沿在今年撒下种子,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因此受益,难怪方总不喜欢谈。”
“当浮一大白。”刘得建更直接一点。
从广义上来说,前沿的操作,确实会不断产生影响,不断有人因此受益。
虽然现在只是一个聚集作用。
但从某种程度上算是从根源上开始了改变。
一定会缓慢对整个教育大格局产生影响。
站在李罗宾、马杰克他们这种层次,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早有己见,也甚至中外教育在一些层面上的差距。
虽然方年没有深入介绍前沿院的运作模式,但他们依旧能看出一些东西。
也正因为这样的行为透着理想化,是他们现阶段根本不会选择的做法,所以才会很敬佩方年。
当然,方年要是知道马杰克他们心里这么想,绝对会忍不住哔哔赖赖:
马杰克你别以为你现在不是首富,没那么会装逼,就畏畏缩缩。
往后你可是自称乡村教师。
还自己搞大学!
hetui!
“……”
以前沿院为切口,话题一下就聊了开来。
不多时,便将话题转到了正事上。
刘得建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道:“这些年网龙的发展相对保守,那是我的风格,其实我希望91能够稍微激进一点。”
“我们对品牌推广不擅长,所以91的发展很快迎来了各种挑战……”
“如果不是方总出手,91现在还在收拾烂摊子……”
“……”
刘得建说得比较含蓄含糊,内里的意思还是比较清晰的。
他对91有自己的一些想法。
并没有多大的出售欲望。
同时,这也是91最近几个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堆砌乱七八糟功能的原因。
胡总接过了刘得建的话头:“刘董需求抓得非常准,虽然看起来91的产品系列混乱,但我更认为这是每个人对世界的认知不同。”
“发展初期,产品多样化,功能庞大,其实不是什么坏处,在一定的束缚作用下能组成相对良好的生态……”
听刘得建跟胡总先后说完,马杰克沉吟着开口:“91布局稍显混乱,应该不是很好收束。”
“我倒不这么认为。”李罗宾侃侃而谈,“产品多不意味着不能精。”
“尤其是当下完全可以称之为我国移动互联网元年,用户对手机上应用的需求将迎来暴增……”
“我想,这个时候反而最应该广撒网,刘董在需求方面的确先人一步。”
“……”
刘得建摆摆手:“没有没有,李董如果关注过报道就知道,其实媒体普遍不看好91,甚至更看好新出的豌豆荚。”
刘路抿抿嘴:“正如李董所说,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大爆发起点,真不好说为阿里的形势。”
“……”
方年几乎等于是旁观。
这张桌子上坐了六个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就连刘路跟刘得建都不是一个想法。
最主要的是,刘得建三番两次的意思其实比较清晰。
他认为……
91无线经过这几个月的迅猛发展蓄力,并不缺现金流,或许可以进一步发展。
对出售91无线的欲望不大。
胡总是希望被售卖的,无形中抬高着91的身价。
马杰克是习惯性的商业眼光,不动声色的压着价。
李罗宾的心思可以说是一往无前,有点子势在必得的意思。
他是真急了。
人越多,越影响他达成目标。
也越容易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熊厂现在的某种尴尬处境。
譬如……
熊厂对移动互联网的布局等于没有。
鹅厂有QQ手机版,继续PC时代的辉煌。
阿里已经推出了手机淘宝客户端和手机支付宝客户端等,在手机网购领域继续深耕。
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三极的熊厂,在移动互联网布局了个寂寞。
而今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变化可谓应接不暇。
才突然结束的红鹅大战……
‘女娲’系统……
米聊……
等等等等,这一切都让熊厂没反应过来。
尤其是红鹅大战的最后,马珀利忽然态度180°大转变,多少有点背刺了参与者熊厂。
在无数的因素下,熊厂急需要91无线这个市场运营成熟,团队磨合到位的公司收入囊中,补齐熊厂的短板……
至于方年,从头到尾他都没对外表现自己的倾向性。
只是被认为前沿缺少资金,所以会出售91无线的股份。
但前沿这个月一点都没闲着,至少李罗宾就知道庐州那个前沿院都已经开工建设了。
李罗宾更清楚的知道,9月30日自己那通电话的态度,方年不可能不知道。
偏偏方年什么都没做。
这一来,无形中破了那个他们认为的传言:方年想要出售91无线的股份。
听着大家说着稀松平常的话,方年分析着众人心思。
心里咕哝:
上赶着的不是买卖。
是大生意。
“……”
随着话题的深入,方年也不可避免的参与了进去。
“我就是希望大家坐下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无论合作与否,也不影响大家有个由头坐下来聊聊天喝喝酒,交交朋友。”
说着,方年微笑道。
“李董很有诚意,连续找了我几次。”
“如果能谈出大家都高兴的结果,我是乐见其成的。”
话里话外都没什么意思。
这搞得李罗宾眉头紧蹙。
有马杰克来凑热闹也就罢了,咋两个正主都没内意思了?
难道从京城到申城再到福州跑这么大一圈,是来搞寂寞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24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