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9a1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第897章 幫,還是不幫?-6kkem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王梓博被陈汉升不客气的拒绝后,他也没有意外,因为发小就是这个脾气。
其实以王梓博的性格,如果是结婚买房这些事情,他反而不会和陈汉升开口,身上有多少存款,那就买多大的房子,超过承受能力的,王梓博也不会贪心的考虑。
只是这种涉及生死的问题,如果不清楚那就算了,可是别人已经求到自己面前,这样还能假装不知道,那他就不是王梓博了。
现实里就是有这样一种人,他们和别人发生矛盾,或者被别人欺骗时,心里也恨过,眼泪也流过,说不定还会发誓一定要报仇。
可是时间久了,他们就渐渐的淡忘,这时那个曾经欺骗自己的人突然出现,还哭哭啼啼的求助,他们很可能会忘记以前那些不好的遭遇,脑海里记起的都是美好回忆。
王梓博就是这类人,其实绝大部分也都是这类人,陈汉升那样心肠硬邦邦的反而是少数。
“嘟嘟嘟······”
听着话筒里的盲音,王梓博也叹息着挂掉电话,转而来到建邺理工大学创业园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是学校对王梓博这种创业学生给予的扶持和帮助,“智博网络软件公司”在外面没啥影响,不过在建邺理工大学的内部,王梓博还是有一点名气的。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明媚秋天
毕竟他以前做过火箭101的代理,现在又成立一个公司,还接了学校里计算机设备维护的项目,据说身价也有好几万呢。
“王师兄,早上好。”
有个光电专业的大三师弟过来打个招呼,王梓博也礼貌的点点头。
梓博为人敦厚,家境一般的师兄弟过来兼职,王梓博一般都会收下。
所以也正如陈汉升之前的评价,王梓博根本没有当大老板的天赋,他既没有给下属灌鸡汤的能力,也没有向上钻研巴结的厚脸皮,当个小公司老板已经是天花板了。
“师兄,你手怎么了?”
兼职师弟发现王梓博手背上掉了一块皮,露出一些红红的嫩肉。
“没事,昨天我帮家里人搬家,不小心被蹭了一下。”
重生之錦繡商途 夜戀凝
王梓博无所谓的说道:“你去忙吧,记得去微机室装一下系统。”
昨天王梓博帮忙搬家时,虽然陈汉升给他的任务是“监督”,不过王梓博还是去搭把手帮忙了。
因为这样能加快速度,小阿宁晚上能够在新房那里按时吃晚饭。
在这个过程中,他手被蹭掉了一块皮,不过王梓博没和陈兆军说,也没有和陈汉升说。
掉块皮而已,这有什么好讲的。
“师兄在建邺还有家人啊,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呢。”
大三的师弟一边闲聊,一边拿起光碟去了微机室,王梓博咧嘴笑了笑,小陈就是自己的亲人啊,阿宁也是,沈幼楚也是。
胡林语不是,她太凶了。
······
在办公室里忙到中午,王梓博拿起手机刷了刷果壳社区。
陈汉升以前说过,果壳社区需要热度和流量,所以王梓博再也没去过其他网站,把每个月的包月流量都用在果壳社区上面了。
虽然现在果壳社区已经不缺王梓博的点击了,不过他还是会浏览和发言,为发小的事业增加一点点、一点点的贡献。
仙河圖
社区上面都是关于“果壳二代手机”的讨论,“白月光和宝藏”这个主题对网友来说,可能会脑补出几百种含义,有些网友居然开始用“量子力学”来分析何为“白月光”,何为“宝藏”。
“真是沙雕欢乐多。”
王梓博摇摇头,他一眼就看穿了真实含义,小陈这是“摊牌”了啊,以爱为名只是表面上的含义,实际上他就是赤裸裸的表达一种“我全都要”的意思。
“也不知道小鱼儿和沈幼楚能不能读得懂,抽空可以和边诗诗打听一下。”
王梓博正嘀咕的时候,女朋友边诗诗也打来了电话。
“你在做什么呢?”
边诗诗问道。
王梓博听陈汉升分析过,“你在做什么呢”≈“我想你了”,这是一种比较含蓄的思念。
以前小鱼儿这样问陈汉升的时候,他都是直接回道“我在想你啊”,小鱼儿嘴里说着“我不信”,不过语气里都是甜甜的欢喜。
不过,王梓博就算心里知道,他也不好意思这样回应,规规矩矩的回道:“我正在创业园的办公室,刚才把维护报告书写好。”
“噢。”
边诗诗自然了解男朋友,所以也没有觉得王梓博不解风情,她只是想和王梓博说说话,听听这个呆子的声音。
两人聊的话题大多数都是关于小鱼儿,边诗诗昨天才知道所有的真相,如果那时陈汉升就在眼前,边诗诗肯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过去。
“我警告你啊。”
穿到古代裝可愛 小瑞
边诗诗语气严肃:“陈汉升的所作所为让我非常愤怒,我知道你们之间的感情,让你们不许联系肯定不现实,但是你不能在我面前提到他,也不能在小鱼儿面前提到他,就当他是个透明人!”
“知道了。”
王梓博应了下来,诗诗同学没有那么霸道,毕竟陈汉升和王梓博二十年的发小感情,这基本上就是亲人了。
“那我去陪着小鱼儿吃饭了。”
边诗诗心疼的说道:“她前两天都瘦了,还有梁姨也是辛苦,今天又煲了汤送过来,陈叔和梁姨那么好的人,为什么陈汉升那样坏啊。”
王梓博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边诗诗也只是吐槽而已,吐槽完了正要挂断的时候,手机突然又传来王梓博的声音:“那个······等一下。”
“怎么了?”
边诗诗问道。
“嗯······啊······额······”
王梓博嘟囔了一会,最后含含糊糊的说道:“过几天果壳第二代手机就要出来了,我,我可以去发布会现场吧。”
“这个啊。”
边诗诗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原来王梓博想请示一下能不能去手机发布会现场啊。
“去吧去吧。”
边诗诗很大方的批准了,当然她也不屑的加上一句:“那两款手机我在网上也看到了,陈汉升的心思还真是赤裸裸的明显啊,所以你也不妨转告他,别做梦了!”
遠山傳 陳顧青藍
“好,我会转告他的。”
遠親,近鄰 雲雨瑤
王梓博很老实的回道。
其实,王梓博刚才想说的,并不是能否去果壳二代手机的发布会现场,而是想和边诗诗商量一下,要不要帮助黄慧。
不过话到嘴边,他又犹豫了。
这也是人之常情,王梓博只是心软,并非不知道轻重,这样说了以后边诗诗肯定会生气的。
就这样过了几天,所有的事情仿佛都进入了平静期。
沈幼楚和小鱼儿各自在修养身体,梁太后忙着“时间管理”,王梓博心事重重,陈汉升专注于工作······
5月4日青年节的时候,在粉丝瞩目和期待中,果壳召开了第二代手机发布会。
······
(今晚12点前还一章,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local_offerevent_note 24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