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07v優秀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913、潛龍會上的大手子們相伴-ejro3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化镜为牢中,宝镜安静的守护在鲲鹏翼左右。
直到白光闪烁,郑拓自其中带着小鲲鹏归来。
小鲲鹏虽为先天灵宝,但年纪尚小,看上去带着一抹害羞,躲在郑拓背后,怕怕的望着远处宝镜。
“出来吧,这是你大姐宝镜。”
郑拓如此介绍到。
宝镜是他手中第一件法宝,也是第一件先天灵宝。
可以说。
他手中所有法宝都归宝镜管理。
盛寵邪妃 歐小元
“大大……大大……大姐好!”
小鲲鹏出现,小模样颇为可爱。
“过来,让姐姐看看。”
宝镜经过这么多年的修行与历练,已渐渐成熟,不在如当年小女孩般怯场。
此刻的宝镜,从小鲲鹏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当年自己跟随主人时,也是这般害羞,生怕自己说错话。
有宝镜教导鲲鹏翼,郑拓还是比较放心的。
在二者简单交流过后,鲲鹏翼本体便化为一对纹身翅膀,附着于郑拓背后。
若想使用鲲鹏翼,仅需他心念一动。
郑拓心念一动。
哗啦啦……
背后瞬间出现两尊巨大无比的黑色翅膀。
黑色鲲鹏翼比之前更加巨大一些,气息上也更加强大一些。
郑拓尝试催动鲲鹏翼。
刷!
他如能够穿越空间般,瞬间消失在原地。
他背后鲲鹏翼在一动,瞬间又消失在原地。
如此反复。
化镜为牢中,郑拓身影飘忽闪躲不定,属实叫人难以捕捉。
使用许久,郑拓对鲲鹏翼多有了解。
这鲲鹏翼竟然拥有掌控时空的能力,催动之下,他根本不是飞行,而是借助周围虚空施展神通。
怪不得鲲鹏祖师能将自己葬在时间长河之中。
原来这鲲鹏神族天生便掌控有时空的力量。
虽不知道这时空之力究竟有多强,但从阅读的书籍与经历过的阅历看,掌控时空之力的家伙都不会太弱。
何况他曾与鲲鹏祖师有过交手,对方天赋之强不在自己之下。
天下有敌。
郑拓内心之中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战意。
在这诺大修仙界,终于遇到与自己天赋相当,实力相当的家伙了。
稍加思考后,继续试验鲲鹏翼。
鲲鹏翼作为自己手中先天灵宝,他肯定要百分之百掌控。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其中知己非常重要。
随着他对鲲鹏翼的修行,潜龙会开启的日期逐渐临近。
帝都之中,热闹非凡。
各路强者,已经早早汇聚于帝都之中。
官場茶壺風暴全揭密:女市長 中原聽雨
可以明显看到。
如今帝都之中,有许多穿着奇装异服之人出现。
他们皆为人族,但与人族又大有不同。
这群人来自东域外个个大域。
最著名的便是南域北域还有灵海。
这三个地方属于绝对大势力的栖息地。
而当今东域排名前四之人,皆来自这三个地方。
热闹非凡的街道之上。
轰隆隆……
一辆彩凤撵车轰隆隆驶来。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
赶车的车夫为一中年男子。
此刻其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叫声。
周围无论是修仙者还是凡人,皆被震退的七荤八素,全部摔倒。
如此嚣张,敢在帝都之内行如此之事者,定然非等闲之辈。
“以龙马为角力,以出窍期强者为车夫,应该是南域凤凰一族圣女,凤凰圣女?”
九石剑站在某酒楼之上,看到那撵车模样后,忍不住低吟出声。
“听说这凤凰圣女体内孕育有真凤血脉,乃是足以媲美真龙血脉的存在,想来,凤凰一族将会在这一代崛起,甚至有一统修仙界之威!”
刀雪梅在一旁回应,望着那轰隆隆,毫无顾忌在人群之中狂奔的撵车。
“哼!”
街道之上,有人冷哼出声。
“凤凰圣女,此地为东域帝都,不是你的凤凰山,劝你收敛一些,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有男子身穿白衣,相貌堂堂,站立街道中央,挡住凤凰圣女撵车前路。
“滚开,滚开……”
凤凰圣女没有回应,反倒是车夫怒吼出声。
声波震动四方,周围修仙者被全部轰飞。
若非帝都的建筑有特殊力量加持,怕是单单就这一嗓子,便会被摧毁大半。
反观那拦路的白衣男子,此刻面色发白,不住后退,整个人竟遭受重创,差点身死。
“废物!”
凤凰撵车轰隆隆驶过同时,车夫瞪了一眼白衣男子,张口咒骂出声。
白衣男子面色男子,却不敢反驳。
他实力有出窍初期,在这一代中,堪称天才。
但在这车夫面前,脆弱与婴儿,被一嗓子差点吼死。
不敢说话,只能带着充满怒吼的眼睛,死死望着离去的凤凰撵车。
“唉……”
有人摇头,表示失望
“差距太大,人家一个车夫的实力便有出窍后期,想来那凤凰圣女的实力,定然超乎想象。”
“毕竟是排名第三的狠角色,没有点实力,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可惜,叶无敌不死神那几个家伙出门游历不在,他们若在东域,何故让凤凰女如此嚣张。”
有人愤恨出声,感觉到了无言的愤怒。
“小子,你说谁不在东域?”
突然有声音出现在男子背后。
那是一位半妖。
人形,熊头,解释的肌肉宛若健美先生一般,那硕大的熊都,带着一股难言的压迫之感。
刚刚说话男子面色大变。
“熊熊熊……熊王!”
当今东域年轻一代中排名第四者,熊王。
熊王被半妖,半人半妖。
既拥有人族万物之灵的身体,又拥有妖族天生强横的血脉。
半妖自称完美族群,乃是真正智慧与力量的结合。
“叶无敌?不死神?”
熊王低语,声音隆隆作响,仿佛在其喉咙中有一枚天鼓被擂动。
声音震动,周围人莫不是当场双膝跪地,无法抗拒此刻熊王威势。
“哼!”
熊王冷哼出声,当即所有人全部面色煞白,被熊王震慑。
“什么狗屁叶无敌,什么狗屁不死神,他们若敢来,我就会亲手教育他们死字该怎么写。”
熊王杀意涌动,藐视四方。
“对了,你们东域还未一位传奇叫无面是吧。”
熊王舔舔嘴唇,看向身边一位男子。
“我在问你话,说是,或不是。”
男子被熊王恐吓。
他想说话,但他说不出来话。
他的实力只有元婴期,在其他地方,元婴期实力足以称霸一方,甚至建立小型宗门。
但在帝都,在熊王面前,他屁都不是一个。
“废物!”
熊王看着身边男子,忍不住想出手,一巴掌将其拍个稀巴烂。
但想起这里是帝都,不准动手,他便没有动手。
帝都的规矩还是要讲究的。
几年前。
有几个家伙不长眼与帝都战斗,斩了几位凡人。
帝都当场震怒,直接派出王级强者将那几人格杀当场。
杀鸡儆猴,告诉所有人帝都不准闹事。
后期更是追着,不准那一族进入东域。
他自己到没有什么,就算是王级强者他也不惧,但会牵连半妖族,他便会有所收敛。
“听好了!”
熊王目光扫视全场,最后抬眼,看向刀雪梅与九石剑所在酒楼位置。
“告诉那无面,我熊王在擂台之上等着他,他若是个男人,便来与我一战。”
熊王说完,便大大咧咧,带着一群小弟离开。
熊王离开,场中气氛终于缓和许多。
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什么好颜色。
熊王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如今东域,其他大域的天才汇聚而来,让整个东域变得混乱无比。
且这群天才的实力极强,稳稳压制东域之中的天才人物。
人们敢怒不敢言,修仙界最终看的还是实力。
实力不行,说什么都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希望这一次潜龙会能有人出头,挫一挫外族之人的锋芒,告诉他们这里是东域,不要太过嚣张。”
“难,难,难,叶无敌不死神这群人外出历练,当今东域,高手已所剩无几,唯有魔小七算是能够撑住场面。”
“单凭一个魔小七,如何与那四人对战,难,难,难……”
“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这潜龙会,就是羞辱大会啊!”
一品封疆 獨坐池塘
人们对此并不看好。
“如果,我说如果,传奇无面出手,会不会一挑四,创造奇迹。”
有人想到了东域的传奇人物无面,如此说道。
“你想多了。”
另一人摇头,表示难以相信。
“无面是傀儡师,傀儡师这种职业开始很强,但越往后实力越弱,在出窍期这个阶段,恐怕就算是无面也无力回天。”
“何止无力回天,我看无面就算是来,也只有被羞辱的份儿。”
有男子对无面颇有微词。
“也不看看人家什么大人物,熊王,凤凰圣女,那在各自族中都是最顶级的存在,在没有来东域之前,已经是成名的强者,战绩辉煌,其能是无面那个连脸都不敢露的家伙能够比较的。”
有东域修仙者对外族之人十分崇拜。
特别是凤凰圣女。
传言中乃是一位奇女子,出生时便有凤凰降临赐福。
且从来没有人见过凤凰圣女的相貌。
据猜测,其容颜绝美,冠绝古今,已被天道阻隔,无法降世。
传言听上去皆有带夸大其词,但也足够说明凤凰圣女的传奇性。
“老张,你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东域天才妖孽,从不弱于任何人。”
有人不爽,当即回应。
“算了吧,算了吧,就说刚刚的熊王,看着只有出窍期,实际上人家曾与王级强者厮杀,最后的结果你猜怎么样……”
老张神秘兮兮,引来周围几人抬耳。
“结果怎样?”
老王忍不住出声询问。
“结果就是那王级强者根本无法奈何熊王,双方最后竟打成平手。”
老张一脸炫耀的说道,仿佛是他与王级强者交手,最后打成了平手。
“嘶嘶嘶……”
在场几人,皆倒吸一口凉气。
“熊王竟能与王级强者交战不死,甚至打成平手,这也太夸张了吧。”
老王摇头,难以相信。
“王级强者与出窍期强者的差距,就好像凡人与修仙者的差距,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但就算如此,熊王还是能与王级打成平手,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厉害吧。”
老李一副我很懂的模样,炫耀的与几人说道。
“厉害,厉害,真是厉害。”
老王点头,承认别人很厉害。
“想来,东域这群妖孽,算上传奇无面,恐怕也没有人敢说能与王级强者打成平手。”
老刘如此说道,言语中透漏着对一抹绝望。
几位老自辈的家伙谈论着此事。
同时。
这也是整个帝都如今人们谈论做多之事。
潜龙会如此盛会,自然是所有人讨论的焦点。
人们讨论的内容与刚刚几个老自辈谈论的内容差不多。
皆是对各路妖孽的评判,然后还有各路妖孽曾经的辉煌战绩。
无一例外,没有人看到东域妖孽。
实际上也不怪他们。
曾经那一批大闹东域之人,如叶无敌,不死神,霸道,长生子,皆已离开东域。
东域已没有他们所追求的东西,他们离开东域,通过人王壁垒去,去外界接受历练,提升自己。
修仙界不仅仅只有一个东域,修仙界地域广阔,界域众多。
有许多地方值得历练,值得他们去冒险。
离开东域,对他们来说是必然的一种选择。
而他们的离开,也导致了东域天才妖孽的断层。
不然。
今日或许不会出现如此被动局面。
魔小七站在某酒楼高层,望着下方人群,听着下方众人所言,面色十分难看。
面色难看的原因之一便是众人说的没有错。
当今东域,年轻一代,她为最强者。
不。
郑拓那个家伙是最强者。
对。
魔小七想起郑拓,顿时感觉安心许多。
“虽然是个笨蛋,但确实是一个能让人安心的家伙。”
“哎呦呦……魔小七妹妹,你在想谁,是我吗?”
充满轻佻的声音传来。
魔小七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男子。
男子面容俊朗,但极为苍白。
他穿一身黑袍,看上去便给人一种过度劳累之感。
姜鹏,南域姜家之人。
姜家在南域的势力极强,乃是堪比魔族的存在。
而这姜鹏,为姜家极为特殊的存在。
姜家之人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有自己的修行大路。
但这姜鹏另辟蹊径,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其以刀入魔,号称刀魔,在南域稍有敌手。
如今来到东域,在官方排名之中排名第二。
同时。
这个家伙也是魔小七的追求者。
魔小七是魔皇之子,对姜鹏来说,简直就是完美的道侣对象。
加上魔小七独有的人格魅力,第一次见面,姜鹏便被深深吸引。
他曾发誓,此生唯魔小七不娶。
魔小七见姜鹏出现,并未有任何表示。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出去。”
魔小七霸气非常。
恐怕其也就只有在郑拓面前,才会表现的特别中二。
其在对外人时,永远都把我这自己的高傲。
“哈哈哈……”
姜鹏被骂,不怒反笑。
那看上去特别开心的样子,让魔小七心中作呕。
“有性格,我喜欢。”
姜鹏喜欢征服比自己强势的女人。
魔小七为魔族,他修行魔刀。
若能与魔小七成为道侣,他便能顺理成章进入魔族。
他相信。
成为魔族,他的刀法还能继续精进。
当然。
他追求魔小七,并不是为了精进刀法,而是非常单纯的,就是想将魔小七征服。
“小七,你放心,我会亲手夺得潜龙会冠军,然后亲手将人王嫁衣给你披上。”
姜鹏眼望魔小七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魔小七如此奇女子,简直比征服凤凰圣女还要让他激动。
当然。
若能将二者全部拿下,那才是最好不过。
姜鹏性格就是如此。
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魔小七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姜鹏。
就这般看着,也不说话,就这般安静的看着。
“怎么,小七难道是看上我英俊的容颜了?”
姜鹏自恋非常,见魔小七望来,当即表现的格外勇猛。
反观魔小七,仍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姜鹏。
没有任何表示,我就安静的看着。
姜鹏在经历刚刚的自恋后,感觉到气氛的不对。
最高级别的鄙视,便是无声的注视。
魔小七没有任何言语,便让姜鹏感觉自己被彻底无视。
内心的自卑,让姜鹏的脸上渐渐变得没有表情
“魔小七,不用你瞧不起我,早晚有一天,你会臣服在我的面前,你给我记住了。”
姜鹏像是一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般。
刚刚还喜笑颜开,疯狂追求魔小七。
转过头来,立刻像是露出猿牙的厉鬼,恨不得将魔小七撕碎。
面对这般精神不正常之人,魔小七给予的回应继续是无视。
面对魔小七的无事,姜鹏愤恨离去。
望着离去的姜鹏,魔小七内心之中对这种人完全瞧不起。
姜鹏号称魔刀,却根本不像是一个魔。
魔不是疯子,魔是一种态度,一种对修行入魔的态度。
魔不是坏人。
在魔族之中,同样有好人存在。
後宮如懿傳5
而这姜鹏,根本不配拥有魔字。
其更像是一个疯子,一个自以为是的疯子。
对待疯子最好的方法便是无视。
实则。
她也有自己的无奈。
若自己实力够强,怕是这姜鹏也不敢与自己如此说话。
说到底,还是自己实力不够。
魔小七望着下方街道,好一阵出神。
咦!
忽然!
她在街道之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
顿时。
她原本不开心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身形变换,化为另一人模样,蹦蹦跳跳离开酒楼,冲向集市之中。
集市街道之上。
郑拓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人终究还是群居动物,落仙山的风景固然美丽。
但此时此刻,身处人海之中,他才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人。
听着各种叫卖之声入耳,感受着周围人生鼎沸的热闹。
看上去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毫不相干,但感觉上每一件事又都与自己息息相关。
很有趣,很新奇的体验。
忽然!
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
当即脚下抹油,便是跑路。
但那熟悉的气息已将他锁定,瞬间挡在他的身前。
“这么不想见我,见我就跑!”
魔小七拦住郑拓,一脸狐疑的看向郑拓,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哎呀……这不是那谁叫那小谁,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郑拓打着哈哈,心里一百二十个不爽。
我好不容易出来溜达溜达,怎么就又碰到魔小七个小七大魔王。
并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啊!
“少废话,陪我逛街!”
魔小七大大方方,当即指挥这郑拓说道。
反观郑拓,已经转身,跑到某个摊位前与老板正在砍价。
魔小七不爽,郑拓这个家伙竟然不听自己的话。
算了。
我原谅你了。
魔小七大方依旧,屁颠屁颠上前,帮着郑拓一起砍价。
“老板,你这月石在便宜一些,三百灵石我就要了!”
郑拓在淘宝。
购一些炼制傀儡与布置阵法所需要的特殊材料。
“小伙子,你看看咱这月石的成色,你看看咱这月石的品相,你就给三百,你这不是在骂人吗,在加点,在加点……”
老板和颜悦色,与郑拓讨价还价。
“十块灵石,不买我掀了你铺子。”
魔小七在一旁不怕事大,当场给予老板回价。
很显然。
有魔小七帮忙,这价格砍着砍着,便彻底黄掉。
“不卖了不卖了,你们两个快走,不要耽搁我做生意。”
老板怒斥二者,叫二者走开。
“不好意不好意!”
郑拓赶忙道歉。
虽然对方的实力仅仅只有筑基期,但问题的确是他们不对。
郑拓抬手,抓住魔小七手臂,将其抓到某个街角。
“大姐,砍价就砍价,你怎么跟要砍人一样。”
郑拓无语,对魔小七如此搞事表示头疼。
“无面,你好歹也是出窍期修仙者,与他们降价,不觉得掉身份吗?”
魔小七毕竟是魔族的掌声明珠,有点傲气,可以理解。
“你不懂,这叫食烟火气。”
郑拓神秘说道。
“修仙者,终究只是比较强大的凡人,既是凡人,便需食烟火气,这是我最近修行感悟到的真谛,好好看,好好学,你若在捣乱,我就不带你玩了,听到没有。”
郑拓耐心说道。
对于魔小七,他唯有耐心与其交谈,才能有想到要的效果。
他了解魔小七,你如跟她来硬的,她比你还硬。
你只有跟她来软的,其才会乖乖听话。
“好好好,我不打扰你。”
魔小七心情大好。
不知不觉,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竟已将郑拓当成自己的靠山。
狐假夫威
接下来二者如凡人般,于帝都集市之上游玩。
期间,郑拓购买各种看似没有用的灵物,期间更是有砍价出现。
甚至好几次因为砍价差点打起来。
场面上的确很有趣,也很世俗。
郑拓对此非常喜欢。
一日游玩作罢,明日便是潜龙会开启的日子。
郑拓与魔小七分道扬镳。
郑拓回到自己那不起眼的客栈。
他刚回到屋舍,便是看到一位男子出现在屋舍之中。
“你就是传奇无面?”
姜鹏面带笑意,起身望着郑拓。
“姜鹏?”
郑拓惊讶出声!
他没想到姜鹏这个家伙竟然找上门来。
至于姜鹏为何会找上门来,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因为魔小七。
姜鹏追求魔小七这件事,整个东域都知道。
今日自己与魔小七游玩一整天,估计姜鹏恨的压根儿都要咬碎。
“你认识我?”
姜鹏言语中满是高傲,很显然他并不意外。
“认识不认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找我做什么,我好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郑拓进入屋舍。
活动活动肩膀,自言自语道:“玩了一整天,还真是有些累了。”
如此言语,深深刺激到了姜鹏。
魔小七对他的态度只有鄙视与瞧不起。
但对这无面的态度却是那般开心快乐。
回想白天种种,他牙齿咬的嘎嘣脆响,整个人散发着阵阵杀气。
杀气涌动,压向郑拓,试图让郑拓出手。
反观郑拓。
其在活动完肩膀之后,自顾自取出热茶,美滋滋倒上一杯喝掉。
热茶下肚,当即露出幸福神色。
而姜鹏那强横的杀气,根本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仿佛那杀气根本不存在一样。
“姜鹏道友,我看你面色难看,印堂发黑,难道是……便秘了!”
郑拓言语中满是关心之色。
但这言语中的意思,却丝毫没有关系之色。
毕竟。
印堂发黑不是应该和血光之灾为组合,怎么在其口中,印堂发黑变成了与便秘有关。
“少呈口舌之利,今日我前来,便是要告诉你,明日潜龙会,我会让你好看。”
姜鹏感觉自己平日里嘴巴很厉害。
怎么今日面对这无面,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尴尬的说出这种不痛不痒的话语。
“嗯,我知道了。”
郑拓风轻云淡的答应一声后,继续品着热茶。
姜鹏气息一顿,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糖上,根本没有击中对面要害。
“姜鹏道友还有事,若无事,还请离开,我要修行了。”
郑拓直接开口赶人。
他与姜鹏没有什么可聊的。
虽然说这个姜鹏的实力很强,但那是对其他人。
根据他对姜鹏的了解,与姜鹏往日战绩的了解,只能说一般般,没有任何亮点,也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无面,你少在这里跟我装深沉,我不怕告诉你,魔小七我要定了,你若敢与我抢,明日潜龙会,便是你的死期。”
姜鹏灵压涌动,压向郑拓。
郑拓感觉到姜鹏的灵压袭来,没有任何表示。
他仍旧稳稳当当品着热茶,努力做出一副思考模样。
片刻后。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潜龙会上的战斗是可以出现伤亡的。你说修仙就修仙,打打杀杀,甚至闹出人们该有多不好。”
此话是郑拓的心里话。
修仙问道,大家都应该乐长生那群家伙。
从来不参与什么排名争斗,一心一意享受着修仙问道带个自己的宁静与快乐。
“哼!”
姜鹏冷哼出声,面容上皆是鄙视神色。
“现在知道怕了也不晚。”
姜鹏话音一转。
“无面,你明日若不想死,今日便成为的仆从,成为我的仆从帮我追求魔小七,待得我成功拿下魔小七,我便推荐你入我姜家,我姜家乃是上古大族,传承至今,绝非任何东域族群能够匹敌的超级仙朝,你只要加入我姜家,便能飞黄腾达,成就无上仙位。”
姜鹏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这货竟然是看郑拓与魔小七走的进,想让郑拓帮忙追求魔小七。
还真是会另辟蹊径啊!
郑拓看着一脸猥琐模样的姜鹏。
“姜鹏,你也是成名的修仙者,如此这般地位,还在乎一个女人?”
郑拓从收集到的信息得知。
这个姜鹏简直就是后宫之王般的存在。
其在南域的名声极差。
想来也是因为如此,这货才来到东域作威作福。
因为在南域,这货根本混不下去。
“无面,每个人都有爱好,就好像你爱好炼制傀儡一样,只不过我的爱好经常遭人嫉妒,所以有很多人诋毁我一样,你不懂,但我希望你能懂。”
姜鹏将自己围困在狭小的盒子内,然后告诉自己,盒子内的世界,便是全世界。
估计也是因为这种自欺欺人的手段,才叫其拥有如今这般实力吧。
“你的自卑,让我耳目一新。”
郑拓低语,直指姜鹏要害。
“你说什么?”
姜鹏的气息瞬间变得凌厉。
“我是说,你的自卑,让我耳目一新,听清楚了?”
郑拓重复此话,面对即将暴怒的姜鹏丝毫不慌。
“无面,你在找死!”
姜鹏牙牙切齿,近乎要将郑拓撕碎的模样叫郑拓知道,自己戳到了这个家伙的痛处。
“我找死,还是你在找死,明天自会见分晓,滚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郑拓摇头,对于如此姜鹏,没有任何好感。
本以为拥有魔刀之名的姜鹏会是一位狠角色。
如今看来,失望大于期望。
“无面!!!”
姜鹏用三个叹号表达自己的不爽后,留下一句明天给你给我等着便离开郑拓居所。
望着愤怒而去的姜鹏,郑拓摇了摇头。
又将是一场无聊的战斗,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啊!

local_offerevent_note 24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