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z90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萬族之劫 ptt-第703章 定居混沌山(求訂閱)鑒賞-2jlox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上界。
明月花谷。
苏宇这群人,开始朝混沌山前进,而明月花谷,此刻也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强者。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魔族这边,断血侯赶来了,跋掘也回来了。
仙、魔、龙、冥各族都来了强者。
此刻,众人都在推演发生了什么事。
死了两尊合道,而且还不知道是谁杀的,这才是极为可怕的一件事,能轻易击杀合道,对方可能是顶级合道甚至是天王级强者。。
当然,在上界,天王也,准王也,都算是准王这个领域的。
代表都达到了合道巅峰,朝规则之主这个地步进发。
此刻,一尊身影虚幻的强者,正对着一处低谷探查,回溯时光,找寻残留印记。
许久,这身影虚幻的强者,轻声道:“不止一人!对方是先在这擒拿或者击杀了魔什箕,虚空中有布阵的痕迹,首先肯定一点,对方擅长阵法一道,或者有一位擅长阵法之道的强者!”
众人点点头,这位判断应该不会出错。
虚幻的人影,继续道:“另外,对方可能拥有屏蔽天机之能,或者封锁静默之能,魔什箕被杀,附近的强者,直到他死去,才感应到了一些动静,几乎毫无察觉!”
众人再次记在心中。
“还有,定军侯未必是对方一伙的。”
众人这次露出了意外之色,此刻,断血侯也没那么暴躁了,沉声道:“寻息侯ꓹ 你这话什么意思?”
寻息侯没多说,而是飞到了原本定军侯他们所在的区域ꓹ 感应了一番,开口道:“刚刚我就察觉不太对劲,此地ꓹ 其实还有一抹微弱的气息你们没感受到!定军侯的枪气!定军侯曾出过枪!”
“而魔什箕并非定军侯所杀,他在外面的峡谷就被擒拿了或者击杀了ꓹ 那定军侯没必要再出枪!”
“若是如此,定军侯出枪的目标ꓹ 另有其人!”
“除了魔什箕ꓹ 定军侯还会对谁出手?”
此话一出,众人眼神异样。
定军侯和对方并非一伙的,而是也有可能被擒拿了!
这个推测,和他们之前的想法可不一样。
他们还以为,是定军侯配合那神秘人杀了魔什箕的。
断血侯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定军侯可能是被擒拿,而非主动配合离开的?”
“是!”
寻息侯微微点头:“还有ꓹ 对方擅长空间一道,是通过空间传送离开的ꓹ 此地有个空间薄弱点ꓹ 应该是被撕裂过一次ꓹ 后来平复了下来。”
“薄弱点很小ꓹ 说明不是通过强大的实力,强行撕裂的。”
“……”
这位寻息侯ꓹ 不断找寻线索ꓹ 最后ꓹ 得出结论道:“对方应该不止一人,按照我的推测ꓹ 可能有四到五人,都具备合道战力,其中,顶级合道起码两位!都是不同的大道之力,各有擅长。定军侯没死,那大概率是被抓了……”
断血侯脸色阴沉:“不同的大道之力?空间、阵法、静默、封印这些不同的力量?”
“是!”
寻息侯再次点头:“起码在我看来,目前便是如此。”
断血侯阴森道:“这么说,未必是人族了!人族自从上古破灭,九成九的强者,都是走肉身之道!除了一些上古老家伙,当年走了不同的道,后来的人族就算晋级合道,几乎也都是肉身道。”
这一点,是万界都知的一件事。
人族自从文王他们消失,文明断开,他道已经无法让人族晋级,就算有,也极少,一个潮汐能出一个他道强者就算是意外。
这么多年来,人族都未必出了四五个走他道的强者。
现在,忽然出现这么多擅长他道的强者,而且定军侯可能是被抓走的……
那这么一来,来的是人族,几乎可以被推翻了。
来的,并非人族。
这伙神秘人,也许是他族强者。
其实,其他人都是这心思。
不是他们没去想这是人族的援军,可是……人族哪来的这么多他道强者?
这时候,神族一尊强者轻声道:“会不会是人族一些躲起来的老家伙做的?目前所知的人族上古强者,没剩下几位了,但是有些老家伙,可能一直都没出现过,是否在此刻出现了?”
断血侯冷笑一声,“还真巧!早不出,晚不出,现在出来了!”
那神族强者淡淡道:“不是巧,而是这个时代,人族撑不下去了,若是人族的老家伙知道了,此刻站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那我问你,上古时期,哪些人族强者,擅长这些大道?”
断血侯阴冷道:“据我所知,擅长这些大道之力的人族,不是没有,但是……应该都死了吧!”
这话,倒是不接了。
神族那位强者也没再说。
断血侯阴冷地笑着,“上界,看样子余孽真不少!也未必是余孽,难不成是觉得,胜利在望,准备暗中做点什么?”
不得不怀疑!
何止断血侯,在场的,其实都有些想法。
先推翻是人族援军的可能!
起码,大概率不可能是人族。
这是其一,第二,这些人强行抓走了定军侯,也许是混淆视听,若不是寻息侯探查出了一些微弱波动,大家只会觉得,定军侯是对方一伙的。
这一刻,众人都有些想法。
既然不是人族,那会是谁?
一次性出动四五位顶级强者,哪一族有这样的魄力。
魔族死了两位合道,是魔族的可能性不高。
就为了混淆视听,把自家两位合道弄死了?
不是魔族,要说擅长各种道法的,那就是仙族了,仙族其实也擅长各种道法。
此刻,场中也有仙族强者,其实这位强者见大家都不吭声,大体上就猜到这些人的一些心思,此刻,也是平静道:“诸位不要去想我族,我族最近主要在商量对付下界人族之事!陨星侯和兵王相继陨落,下界人族反而占据了优势,这时候仙族不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他看向断血侯,平静道:“可能是有人想要制造混乱,浑水摸鱼,断血侯还是稍微冷静一些,不要中了计!”
断血侯冷冷道:“放心,我还没那么愚蠢!不过……希望不要被我抓到任何把柄!”
他心中很恼火。
是不是仙族?
他不判断,但是他想了,盯死了仙族!
很快,他看向寻息侯,问道:“寻息侯,可以找到那伙人的行踪吗?”
“难!”
寻息侯摇摇头,“对方很谨慎,几乎什么都没留下,临走的时候,还清扫了战场,而且一场爆炸,也摧毁了一切残留!”
断血侯皱眉,寻息侯很快笑道:“当然,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
“怎么办?”
断血侯急忙追问,其他人也纷纷看来。
“这伙人神秘,可是,有些人未必神秘!”
寻息侯笑道:“可以主查定军侯!神秘人是谁,我们不清楚,但是定军侯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大家都熟悉,他的气息、大道之力、血脉之力我们都清楚。只是不太追查罢了,不代表一点查不到。”
断血侯皱眉:“定军侯这些人也不查!”
寻息侯点头,又轻笑道:“是不太查,终归还是有个目标的!另外一点,对方这次擒拿了定军侯,那他的目的呢?就是单纯的为了杀两位魔族合道?都是初入合道不久的那种,杀了,有意义吗?”
“人族这边,除了定军侯,还有几位也活着,藏身各大险地之中。有些,我们甚至知道在哪个险地当中,只是不找寻罢了……”
寻息侯笑道:“诸位觉得,这些人,下一次还会继续出手吗?若是出手,是直接对我们动手,还是通过人族,混淆视听,擒拿人族的同时,也杀一些各族的人,让我们将目光一直放在人族身上?”
断血侯微微点头,不过,很快冷笑一声:“这话,不该敞开了说,在场的……就怕有人会通风报信!”
其他人都不动声色。
通风报信?
这话,不接。
那伙人是谁,是哪一族的,现在还不说呢。
魔族贼喊捉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仙族那位强者,也懒得多说,淡淡道:“起码有一点还不错,定军侯的老巢被抄了,明月花谷被摧毁,这个险地不复存在了!人族在上界的巢穴,又少了一个!”
算是安慰吧。
少了一个人族据点了。
断血侯嗤笑一声,也不和他说什么,你这么觉得,那就这么觉得吧。
众人又说了一阵,很快,断血侯就道:“其他的废话不要说了,加快定位其他几位人族侯的地点,寻找一处据点围剿,将消息传开,本侯也想看看,这伙人族的‘援军’会不会去救援!”
他带着冷笑,意味深长道:“既然是人族援军,我们围杀人族强者,不来援助,可不合适!对方实力强大,四五位顶级强者,多少也要意思一下,是吧?”
“目前据我所知,藏身神火山的火云侯,所在的具体位置,快要被锁定了!”
断血侯幽冷笑道:“大概也快了,若是近期确定了具体位置,封锁了退路,各族联手,再围剿一次!若是对方是人族援军,可能会出现。若是有人暗中捣鬼,倒也能确定一下,是不是和推测的那样!”
各族强者也没说什么,仙族这边,那仙族侯懒得看他的目光,不是仙族做的,当然,具体是不是,他也不清楚,有些事,也许只有一些顶级存在才知道。
他很快道:“我会上禀仙族议会,仙族应该会参与围剿!”
“那最不过!”
众人都没再说什么,也没查到什么线索,此刻,纷纷身影消散,离开了此地。
等人走光了,此地只剩下了断血侯和跋掘,断血侯脸色阴冷:“十有八九是仙族干的!四五位顶级合道,哼!”
除了仙族,还有谁能暗中抽调这么多强者出来?
“神族呢?”
跋掘低沉道:“有没有可能是神族?神族这些年低调的很,没太出手……”
“神族……”
断血侯沉默一会,点头:“也有可能!总之,这次的事,更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做的,人族若是有这样的实力反击,早就在几千年前开始反击了,何必等到现在!”
“四五位顶级合道,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
断血侯冷笑一声:“还什么沉眠的人族老古董,笑话,真要有,既然一直没出来,那现在也不会出来,百战不解封,那些家伙岂会出现?”
他对这样的推论,嗤之以鼻,更是不屑道:“说出这话,还不如说是下界上来的,一样的可笑!”
跋掘也笑了一声,“下界……下界人族倒也出了几位强者,不过据说,更多的还是人族出现了一些盟友,食铁各族,像正在帮衬人族……”
“算了!”
断血侯打断道:“现在不要节外生枝,食铁各族的事,我们也有些耳闻,但是不要着急,先把人族余孽清理掉,以免这些家伙和人族余孽站在了一起。”
“明白!”
跋掘回了一句,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道:“断血大人,这次大人可要为我美言几句。不是我大意了,而是有混蛋,想故意坑我魔族……”
他得为自己甩脱责任才行!
死了两尊合道,还有一位三身被毁两身,这样的罪责可不小,他迅速道:“大人,若是我被议会惩处,那魔族一下子就少了4位合道战力……这恐怕也是幕后之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死了两个,重伤一个,他再被惩罚,或者关押,的确是少了四位合道战力。
断血侯微微凝眉,很快冷哼一声,骂道:“你就是个白痴,废物!被惩罚,那也是应该的!”
骂了一阵,很快又道:“放心,就算惩罚,也只是名义上的,不会对你如何!这个时候,议会不会自损战力!”
有了这话,跋掘倒是放心了。
断血侯,也是议会话事人之一,有他的话,这次大概率可以逃过惩罚了。
议会,这也是仿上古建立的。
各族都有自己的议会。
像魔族议会,设议事长和议员两个层级,一般合道都是议员,而议事长,按照苏宇的划分,那就是天王级的存在。
断血侯,就具备这个层次的力量,所以在魔族议会中话语权不低。
断血侯也没再骂,心中还在想着别的事,飞行了一阵,开口道:“这次你毕竟犯了错,我会争取让议会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围剿火云侯,你要去,立下功劳,这次的事便罢休了!”
跋掘倒是没意见,只是有些担心道:“那若是对方出现了……”
“我们自有安排!”
“明白。”
……
这一日,上界各大道场,都有一些议论。
明月花谷被毁,魔族死了两位合道,定军侯消失,疑似有四五位顶级合道出现。
这些讯息,都让一些强者警惕。
这上界,也要开始乱了吗?
临近上界之门开启,难道说,有人想在这时候闹点事出来?
……
与此同时。
一处小族强者道场中,人倒是不少,一座大城伫立,这座城便是一尊小族合道的道场,此刻还算热闹。
宽阔的石头大道上,一尊头戴黑斗笠的强者,耳朵微微抖动了一阵。
定军侯消失,魔族死了两位合道。
定军侯……
戴着斗篷的强者,微微凝眉,行走在街道上,却也无人能看见他。
“定军侯失踪了……是被救走了,还是陷阱?”
此人,正是暗影侯。
向来是独来独往,不过,和人族其他几位强者,也有一些联系,有时候会为他们提供一些情报。
此刻,心中也是忧虑。
他不知道,这是陷阱还是什么。
救援,谁会去救援定军侯?
大家都自顾不暇了,哪有时间和实力去救他。
难道说,是大族的陷阱?
带着一些忧虑,他继续前行,很快消失在街道上,岷山一死,人族其他几位侯的行踪,可能都要暴露了,现在定军侯不见了,接下来又是谁?
自己也许可以去暗中调查一下,哪怕是陷阱,也得踩一下,要不然,定军侯一旦被策反,或者投降,可能会出大事。
……
“大的山!”
这一刻的苏宇,可不管别人如何,他正带人朝混沌山飞,飞了很久,他看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山脉,隔着老远,就能看到一些轮廓。
看着看着,苏宇像有些眼熟,下一刻,意外道:“这山……开天时期的山,都差不多吗?”
他也曾看到过一座山。
老乌龟的大道上!
像就是一座山,那是老乌龟的媳妇开的道,攻击性的大道,据说也是在太古时期,看到了一座山之后,开道而成。
难道便是这混沌山?
还是说,其他类似的山?
总之,隔着老远,苏宇都能隐约感受到那大山传来的压迫感,以及蛮荒气息。
此地,大道浑浊。
甚至辐射到了这边。
若是说,万界的规则之力是网格,都是有头有尾的,整整齐齐的。
那上界的规则之力,就是喷涌的水,有些散乱,但是源头大体上在一个方向。
可这混沌山附近的规则之力,那就有趣了,这就是一个大杂烩,混杂在了一起,各种规则之力都有,又都很浑浊,很杂乱无比。
苏宇天门开启,看了一会,杂乱无比的规则之力,让这地方,仿佛重回了天地初开的时期。
“越往内,越浑浊!”
“也许不是浑浊,而是本身就是如此,未开天的时候,初开天的时候,可能大道就是如此!”
“万道汇聚,或者就没有所谓的道,开道,也只是为了理顺这团杂乱的毛线头。”
苏宇发现,这一次来上界,最大的收获其实不是杀了谁,救了谁,收服了谁。
而是让他见识到了更多不曾见识的东西!
比如,这天地初开的景象。
在下界,一辈子你都看不到,因为下界发展了太多年,早就被理顺了。
死灵界域也一样,也许当年是混沌的,现在也变了样了。
唯独上界,他才可以看到这些了。
随着他们靠近混沌山,大周王他们其实有些不太适应,大周王开口道:“这里大道之力混乱,对大道有些干扰,不是个修炼的地方。”
“错了!”
苏宇摇头:“这地方,是寻源的一个地方!”
“寻源?”
大周王默默体会着这两个字的含义,片刻后若有所思道:“也许你是对的,若是谁在这,能一点点剥离出自己修炼所需的规则之力,对大道之力应该会有更多的感悟。”
苏宇点头:“不错!当然,你们看不清楚,看不明白,修炼起来的确很难!但是,若是能在千头万绪之中,寻到自己的大道之源,对你们悟道的处很大!”
苏宇感慨道:“是个地方,但是,也只适合一些悟性绝佳的人,寻常修者,在这修炼的话,那得小心了,可能会被冲击的爆炸。”
蓝天笑嘻嘻道:“我为苍生,苍生爱我,无道不可修!”
苏宇也笑道:“苍生道虽强,但是苍生道,也是理顺了的道,这地方,杂乱的很,你也得一点点地去理顺,还是有难度的,别小看了这地方!”
他看的比大家多,知道的也多。
蓝天的道是不错,可想在这理顺万道,难度也很大。
蓝天笑嘻嘻道:“那就是机缘,这地方,是机缘地!”
“也不算错!”
谈话间,一群人已经抵达了山脉之前,一靠近,一股蛮荒之气,扑面而来!
这不是一座山,而是一整条巨大无比的山脉,蔓延到了天地尽头。
此刻,定军侯也是深吸一口气,迅速道:“这混沌山脉,蔓延不知尽头,不可深入,只能在外围的一些小山头开辟一个暂居点!还要避开一些强大的古兽,这些古兽,对我们都有敌意……”
苏宇笑道:“不是有敌意!是大道之力的影响……”
定军侯看向苏宇,你又知道了?
你像无所不知一样!
你不是才来这地方吗?
苏宇见其他人看来,笑道:“这地方,大道混杂,就是一个污水坑,而我们,大道之力单一,就是一滴清水!当这滴清水进入这个污水坑,或者说墨水坑,那周边的墨水,可能要来污染你,同化你!”
苏宇是看到的。
他看到,这地方充斥的那些蛮荒之力,混沌之力,在侵蚀他们。
像在同化他们!
而大周王这些的人道,其实都是被提纯后的,自然也不愿意被侵袭,不由自主地去反击,反抗。
苏宇笑道:“暂时待一会没事,但是时间久了,你反抗的厉害,那四周的一些古兽,肯定也能察觉到异常,一定会来观察一下,到时候,自然会来找你麻烦!”
大周王他们这次倒是都听懂了,大周王轻声道:“那你的意思是,不要反抗?”
“不反抗是一个办法,但是不反抗,你容易被侵蚀大道,导致大道之力不再纯粹,不是任何人都能走混沌一道的路子,一旦大道不纯粹,你接下来想提升自己,那就没希望了。”
混沌之力,对苏宇而言,其实没太大关系,他想走万道合一的路子,万道重开的路子,被腐蚀了也没什么,当然,笔道最不要被腐蚀。
可又不是人人都在走这条路,那就很麻烦了。
这些混沌之力,那就是毒药!
天门的处,在这时候,那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不开天门的人,大概很难察觉到这些东西,只知道,他们不能在这地方待太久,否则必有危险和麻烦。
苏宇深吸一口气,天门彻底洞开!
只是刚进入山脉,他就感受到了无数危机存在。
他开天门,迅速朝四方看去。
前方,有很多小山头,每一座山头,看起来相隔不远,实际上隔着千万里,只是在这混沌山区域,感觉不太明显,感觉就在附近一样。
苏宇朝外围的一些小山头看去,顿时变色。
只见,那虚空中,有一座山,山顶上空,呈现出一尊凶猛的古兽,那不是本尊,而是大道之影,也是浑浊无比,力量混杂,但是却是极其凶悍!
像察觉到了有人在观察它,陡然,那大道巨兽,忽然一口朝苏宇方向咬来,明明隔着无数距离,苏宇却是仿佛被对方一口咬到了眼前,迅速转移视线,避开了那巨兽。
这边刚避开这位,又看到了一道大道虚影,那是一头鳄鱼般的巨兽,苏宇刚看去,一尾巴扫荡而来!
其实,只是大道虚影的一些本能罢了。
并非说,这些大道虚影的主人,就真的发现了苏宇的存在。
尽管如此,苏宇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之意。
苏宇深吸一口气,继续看。
外围山头无数,但是,很多山头上都有巨兽之影。
这代表,那些山头上,可能都有这些古兽存在。
一连扫过数百座山头,苏宇眼神微微一亮,陡然看向一处山头,那座山头上,不但没有古兽虚影,而且像还有一层屏障,挡住了一些浑浊之力的侵袭。
苏宇眼神微动,迅速道:“定军侯,你说当年安北侯,在这混沌山生存了上百年?”
“是。”
“知道他驻点在哪吗?”
“这个……”
定军侯摇头:“真不知道,万族都未必找到了,因为不敢深入,此地山头太多,哪知道安北侯躲在哪了。”
“安北侯擅长阵法吗?”
“这个……没听说啊。”
定军侯迟疑道:“不擅长吧,安北侯更擅长肉身战。”
苏宇皱眉:“他擅长肉身战,能在这地方生存百年?”
那自己看到的,那个有阵法屏蔽混沌之力的山头,难道不是安北侯的据点?
苏宇心中想着,迅速道:“跟我走,都收敛大道之力,撤回大道之力,先承受一些压力,问题不大!”
这就和死灵长河中的那些死灵,为了防止被苏宇发现,撤回自己的大道之力一样。
不用大道之力,会处于一种日月境,遭遇危机,需要片刻的时间再去连接大道。
盛寵男妃 水蜜桃吖
正常情况下,到了这混沌山,危险无比,谁会这么干?
反而会警惕无比,强烈的爆发自己的大道之力,然而越是如此,越容易被发现,被针对。
安北侯和万族大战,更是找死。
在这地方,几位合道大战,那动静绝对大,不被发现才怪了,古兽不杀你杀谁?
其他人也没多说,危险是危险,但是苏宇说了,他们也都照做。
定军侯再次看的一愣。
这是……把命交给苏宇了!
一群合道,收敛了自己的大道之力,包括永恒也是,这样一来,现在爆发,都需要一个时间。
而苏宇,可以轻易击杀他们!
包括大周王也是!
就算苏宇不杀他们,突然袭来一头古兽,这些人可能也会被瞬杀的。
苏宇,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这些合道如此?
苏宇没说话,其他人也没说话。
欲擒顧愛
什么魅力?
就凭苏宇百战百胜,带着他们,扫平了下界,还没出现损失,这就足够让大家去信任他。
相信苏宇,才能成功,才能赢。
这一点,大周王都笃信。
碧血江南 雲中嶽
和苏宇作对,反着干的,现在坟头都开始长草了。
而苏宇,不管太多,感应了一下,扭头,低喝道:“定军侯,收敛!”
定军侯一脸无辜:“我……大道被封印了,没办法动用。”
“哦!”
苏宇点点头,迅速撤回他大道上的一些神文封印。
片刻后,定军侯实力恢复了。
他一脸无语,我要是不说,你们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
无奈!
此刻,他见其他人都看着自己,没办法,也只很快收敛自己大道之力,还有些不太习惯,他习惯性的保持警惕,毕竟警惕了太多年了。
苏宇见他收敛了,没再看他,迅速带着人,朝那边飞去。
此刻的他,自己都没用笔道之力,单纯的靠肉身朝那边飞,当然,他也在看,看那些混沌之力,防止被古兽突然袭击。
有他在,突袭自己很难。
看起来距离很近,实际上,苏宇飞了一会,都快有一个小时了,这才抵达了自己之前看到的那地方。
此刻,一座三四千米高的小山头呈现在众人眼前。
在这混沌山脉,这真的只能算是小山头。
很小!
怪石嶙峋,山头上,都是石头,有些杂草,这地方的杂草也不简单,不过带着浑浊的规则之力,一般人也没办法当宝药来用。
他们没看到阵法的存在,苏宇再次细看,这次,看的更清晰了,这地方,的确有一层屏障之力。
未必是阵法,可能是什么宝物?
末世之巨獸時代
反正,这座山头上的混沌之力,是最弱的。
苏宇也不多说,带着人迅速在这山头四周盘旋。
到处探查。
大家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过了一会,苏宇在山峰中间,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小洞口,他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迅速观察一番,很快,带着一群人钻入洞口。
大周王想要提醒一句,太危险了,还没探查清楚。
还没等他提醒,众人都是一愣。
小小的洞口中,却是别有洞天!
巨大的空洞呈现在众人眼前,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些活人生存的痕迹,因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溶洞前方洞顶,悬挂着一颗巨大的明珠!
将这黑暗的溶洞,照射的有些明亮。
这地方……有人住过!
定军侯也是一怔,“这……难道是安北侯当年住过的地方?”
他迅速四处张望,很快,有些恍惚:“可能还真是他住过的地方!”
他指了指溶洞前方,那里摆设着一座石头打造的书架,有些怔神道:“我像看到了安北侯的一些绝版古书,当年战王说安北侯不爱读书,没文化,迟早会被淘汰……安北侯去找文王大人他们借了一些书,装门面,之后就一直携带,昔年还曾炫耀过几次……”
“在哪住,都会将这些书拿出来,都快成习惯了……这……这应该是他住过的地方!”
他带着一些震撼,苏宇这才刚来,就找到了安北侯住的地方!
要知道,对于安北侯能在混沌山生存百年都没事,万族奇,人族也奇,其实几次都想来找找看,结果死伤了不少人,这才放弃了。
苏宇倒,一来就给发现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苏宇懒得说什么,安北侯能在这住百年,靠的就是山头外围的那些屏障之力。
至于这股力量从何而来,目前苏宇还没探查到。
不是宝物就是阵法,就这么简单。
“大家暂且就在这生存!”
“这地方,现在就是我们的驻点了,在这,展露大道之力也没太大关系。”
苏宇叮嘱了几句,此刻的他,也很奇,恨不得马上去找找看,要是宝物,那就厉害了,能屏蔽一些混沌之力的干扰和影响,这宝贝,可不会太差。
苏宇迅速安排着,回头还得探查一下四周的邻居们!
小心无大错,哪怕这里相对比较安全,也得小心邻居来串门!
一群人,也是迅速开始清理溶洞,久不住人,也有些脏兮兮的。
大明王也没闲着,很快到洞口那边,布置遮掩大阵了。
一群人,在上界总算找到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混沌山,与古兽为伍。

local_offerevent_note 24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