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y1m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討論-第三百五十九章 對陣閲讀-zd1vl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不错!”
“大帅,我等愿为前驱!”
“老帅,天下既乱,我等虽是老迈,也愿收拾山河,再拒妖魔!”
“我等虽老,可手中的刀剑能杀得妖魔,也照样屠的了贼匪。”
“哥舒老帅——”
……
轰——
尉迟一番话落,本以安静下去的宁西军再次轰然炸开。
有激越的已经忍不住附和着大喊出声。
亦有未曾开口的,双目灼灼地望向站在帅府前拄刀而立的哥舒。
还有些反应略微迟钝的,举目望向四周众人。
那摇曳的火光里,每一张苍老的面孔、每一个佝偻的身躯、每一幅残破的甲胄,似都
尉迟的这番话实实在在说到了许多老卒的心坎之中,生死无常,见惯了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许多人内心早已麻木。
战阵厮杀,能活到至今的,许多人老卒都明白,人生有时不过是看运气。不知多少武艺更高,厮杀勇猛的兄弟袍泽,饮恨在了这茫茫荒漠里。
之所以能活下来,还站在这里,其实多半依靠的不过是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运气。
但,没有人能够保证下一场厮杀里,这运气还会不会关照,是否真的就轮到了自己。
死其实算不得可怕,可若是死得悄然无声,如昔年那些兄弟袍泽一般,除了他们这些人在惦念,世间再无人知晓。
往后百年、千年,又有谁人知道,这方小小天地,曾有他们这么一群人。
人老忽求身后名呐!
众多老卒对于此刻尉迟所言,心潮不自觉的澎湃,这番话不比哥舒方才所说的大义,苍生,天下,这等事情更让他们难以自抑。
他们这些年在哥舒麾下,久受这位老帅悲天悯人的情怀侵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许多老卒也以人妖对立,守护天下为己任。
生而为人,有些事,自是责无旁贷。
可说到底,有些东西太大了,哪怕他们知晓其中道理,但人谁无私,尤其到了这般年龄,在最深处谁能没有想过成就一番功业的想法。
在这宁西城,在这宁西军,不知多少袍泽死了,死得毫无声息。
大丈夫来此一世,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诩。
如今老迈,看透生死,自也想留个姓名。
如今大周国祚崩塌,天下渐乱,各方势力据地称王,混乱厮杀,少说也要数十年才能平定。
以宁西军的战力,哪怕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天命花甲之年,可半生行伍与妖魔妖蛮厮杀,东进中土,还真是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挡的了。
若能平复天下,再整合诸多势力,对抗妖魔,毫无疑问,要比他们此时这么一支孤军立在此处有作用得多。
“哥舒!!”
站在人群前方的老将尉迟,宛如咆哮的狮虎,又再次大吼了一声,伸手指着周遭的诸多宁西军老卒,一字一句道,“你看到了么?这边是我宁西军最渴求的,男儿建功立业,如今天下既乱,你哥舒又有天大魄力,那就去将这天下平定了,积攒起足够的力量来对抗妖魔。不然,就我们这些老迈之躯,能挡多久,三年?一年?还是半年?我等终究是要死的,如能在死前搏得一个功名前程,搏一个光宗耀祖,那又有何不可?”
老将尉迟说着,虎目之中仿佛闪烁着泪光,蓦然大步朝着哥舒走近,噗地一声,单膝跪地,诚恳无比道,“大帅,这天下你不取,谁取?”
挺直腰背的哥舒站在帅府前方,双目遥遥望向远处,仿若不知此刻不知多少期待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夜风中,在这片刻寂静了下去。
唯有火焰烧灼的哔啵之声。
许久,哥舒才缓缓收回了视线,朝着单膝跪地的尉迟走了过去。
正当在场众多宁西军士卒以为哥舒大帅会将尉迟搀扶而起,突然,单膝跪伏在地的尉迟猛然一下抬头,黑黢黢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杀!”
一声暴喝如雷炸响。
尉迟手中的握着的一双熟铜锏,忽然飞出,朝着哥舒当头狠狠就砸了过去。
这一瞬间的爆发,快如电光火石,两根熟铜锏沉重异常,瞬间爆发的威力,携带着强横无匹的力道,哪怕是以哥舒之能,这一刹那也只来得及用手中的直刀堪堪抵挡。
叮!
刺耳的金属交击声响起。
火星四射。
熟铜锏狠狠撞击直刀之上。
呼——
单膝跪地的尉迟在双锏扔出后,人跟着猛然一下暴起,在哥舒以直刀抵住飞来的双锏后,一手并握成拳,轰地一拳朝着哥舒的胸口捣了过去。
哥舒应变极快,在尉迟撒手扔锏的刹那就已变招后退,但可惜依旧慢了一拍,胸口被尉迟一拳击中,整个人呼啦一下倒退了七八步远。
“大胆!”
“放肆!”
两侧的廖腾和方朝虎等人老卒齐齐怒吼出声。
远近的宁西军似都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搞得懵了,不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片刻前尉迟还在和朝哥舒请命,怎么眨眼间就发动了偷袭。
“哥舒,你既然不愿意带领兄弟们,那我来好了!”
尉迟似也感受到周遭的异动,神色张狂无比,放声大喊道,“诸位袍泽兄弟,我尉迟在此立誓,明日一早我便率尔等离开着边陲之地,先下瀚州,再进宛州,最后我等挥兵如中州玉京,平定这浑浊世道!”
“不!”
哥舒猛然挥退了两个想要上前搀扶他的老卒,从地上站起身,双目冷如刀光地盯在了尉迟身上,眼中闪烁的再不是先前那般平和,反而是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意,“你是何人?为何冒充我尉迟兄弟?”
尉迟顾盼之间,眸光凌冽,冷笑道:“哥舒,你莫非以为用这个理由,在场的袍泽弟兄就会听命于你,我等要的是功名富贵,要的是封妻荫子,要的是留名千古,而不是在这里宛如枯骨,行尸,一生一世,都未曾有人提及!”
“若是尉迟要杀我,我哥舒今日便认了又如何?”
老帅嘴角有淡淡的血迹流出,手中的直刀握在手中隐隐有嗡鸣之音,显然方才那一拳于他而言也绝不好受,只是一生征战,这点伤势仿佛没有影响一般,继续道,“撒手锏巧而无力,临阵迅而失了隐蔽,若是尉迟来用,哪怕是我也挡不住。还有那拳……”
老帅哥舒平静地望着面前的尉迟,“拳劲散乱,凝而不实!”
“哈哈哈……”
尉迟放声长啸,须发皆张,“哥舒,你真的老了,老糊涂了!今日你既不愿意带我等兄弟离开这不毛之地,那我等自去便是。”
场中无数宁西军,望着这一瞬息间的变故,全部都是默然无语。
谁也未曾想到,以往大帅哥舒最为倚重的尉迟将军,竟然会在今夜掀起营啸,更为关键的是,尉迟竟然敢对哥舒大帅出手,还伤了对方。
在场之中那些狂热渐渐退却,又或者理智浑噩的老卒,一时都有些莫名所以。
“走?!”
哥舒目光冷冽,手中的环首直刀嗡鸣之声越发清亮,“你既敢冒充我袍泽兄弟,挑起我宁西军内乱,你以为你还走得了?”
“嗯?”尉迟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哥舒,那你是要斩杀我等这些追随你数十年的兄弟?!”
“你不是尉迟,不是我兄弟。”
哥舒骤然朝前一步迈出,手中的环首直刀直直劈出,平和的面容上终于有了怒意,“我今日要斩的只有你!”
一刀落下,刀光漫天。
到了这一瞬,许多宁西军似乎才记起这位老帅昔年的功绩。
在最近的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帅深居浅出,大半的光阴都耗费在了各种算筹、粮秣里,看着蝇营狗苟,可昔年正是这个人,一手缔造了宁西军,宁西城。
宁西军哥舒大帅,不是生来为帅,而是与其他诸多士卒一般,二十岁至宁西城,一刀一枪,以难以挑剔的功绩走到这一步。
斩将夺旗,千里救援,一人断后,诛杀大妖……一桩桩,一件件,不论是妖蛮鬼兵,还是妖兵妖将,甚至那些大妖,这位老帅都是毫无畏惧。
宁西城之所以能立在这边陲之地,最初的最初,全赖的是这一人之力,斩杀无数妖魔,创下了赫赫威名。
众多骄兵悍将,市井游侠,流放罪囚,能心甘情愿为其驱策奔走,除了其身先士卒,与军兵别无两样之外,最强的手段便是其一身惊世骇俗的武艺。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一刀劈下,站在场中的尉迟几乎还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噗呲——
血肉皮革破开的声音响起。
尉迟的额头、鼻尖、下巴,乃至到了胸口,一条血线撕裂开。
“将军!”
“尉迟将军!”
数十名尉迟的亲兵,或是不少受其恩惠的宁西军,脸色齐齐大变。
哪怕方才不少人在尉迟动手后,知晓恐怕今夜难以善了,但突然之间主将在面前被杀,那种震撼感,依旧难以形容。
“妖魔!”
然而一刀之后,哥舒却丝毫没有停手,反而陡然发出了疯狂的怒吼,“给我死来啊!!”
吼——
蓦然间一声怒吼之声响起。
在哥舒被直刀划破的伤口下,突然发出了野兽的咆哮声。
刺啦——
皮肉碎裂开,一头体型过丈,全身长着黑毛,面容如狼如狗的狰狞妖魔,跃了出来。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