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794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國重生馬孟起 愛下-第四七七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六八)鑒賞-65nk5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关于秘密方面的事儿,一直就是如此了。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是那样儿的想法、态度。而三方的将领、谋士,更多的是其他的想法、态度了,没错。不过不管如何,至少他们看来,那自己想法,可是没错呢,是啊。这个不管说就怎么怎么对、怎么怎么正确,但是确实,绝对是最适合自己的、最合适的,那没错。如果不是的话,确实也就不是那样儿的想法
了,不错。在他们那儿来说,可不都是那样儿,那确实是啊,所以说这个也都不错,是……适合的,那就算是最好的,可以这么讲,没错。毕竟哪怕就是他们那些将领、谋士,其实也都没什么奢求,是啊。对秘密的态度,哪怕就算是再能让他们得到好处,其实也没多大,没
多大的好处、多少的利益,是啊。可将领、谋士,他们却都有自己的想法,没错。可以说最后到底什么样儿,其实不重要,肯定不是最重要的。而那对那些将领、谋士来说,只要能得到好处、利益,就够了。而自己都什么看法,真心也都没什么了,是啊。重视结果嘛,那
都很正常,确实也是。让他们什么都重视,那还不可能,毕竟没那么大好处、那么多利益,是啊。因此,就那么个好结果,其实就不错了。想要大的好处、更多的利益,确实是要看其他的,没错。而不是说就这个,那还不行、不过啊。看别的吧,那肯定有大的好处、多利益的,反正不是这个事儿了。其他的,是有,不过确实也不会有很多了,所以说这个其实也是,
他们心里清楚,自然也都是知道、了解了,确实。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是啊,因此……好处小、利益少,他们也并非看不上,但是显然,那还是更看得上大的好处、多的利益,没错。他们和曹操、孙策有那么点儿不同,正常。当然了,其实和马超的话,也一样儿不同啊,
是。后者的话,那是真心就看不上小的好处、少的利益,真心没错。不像曹操和孙策,他们不是那样儿。可以说两人是都能看得上啊,没错。小的好处、少的利益,那没什么,只要说自己做了利大于弊的事儿,其实就够了,哪怕是少的利益呢。可说实话,小好处、少的利
益,那也挺好啊。可不就是,多少是多啊,哪怕就那么点儿,其实也是好的,确实。毕竟都不是马超那么想的,是啊。和他的想法一样儿的,那绝对有,没错。可显然,那必然就是少,肯定不错。多了不可能,那不是。哪怕就曹操和孙策,他们都不那样儿是吧,所以……那样儿的,只能说是少数而已,没错。不过都想着自己、己方,那能得到更大的好处、更多
的利益,要利大于弊,那肯定好。这个倒是每个人想法,那么说,其实不为过,是啊。至少马超也好、是曹操还有孙策他们也罢,都那样儿想法,是啊。谁不想着得到更大好处、更多利益?可确实是,这个不一定啊,没错。想法是不错、那也都挺好,但是却没那么简单、
容易。就从马超那儿来说,不就是那样儿?当然了,在曹操和孙策,他们那儿来讲,和前者自然是有不同了。前者就看不上一点儿利益,也没办法。就现在还那样儿呢,是啊。而和他比较起来,曹操和孙策,他们显然不是那样儿了。和马超就是不同了,没错。不过仔细一看,三人是那样儿一个情况,也是都可以理解。马超那样儿、而曹操和孙策,他们是另一样
儿。一直都是,那不错。不同的地方,那怎么都是有所不同,确实。相同的地方,那自然怎么都是有相似的,不假。尤其三人都是当主公做老大的,要说没有,那才奇了怪了,是啊。有相似、甚至就相同的,其实不奇怪,没错。那都是很正常啊,确实。都不一样儿,那倒是不正常了,是啊。不过就是多少罢了,那也是。从如今来看,相似、相同的地方少,肯定更
多都是不同、不一样儿的,那是。一想也都正常,确实,那可不就一直那样儿了,是啊。几人也是想着,不同的地方更多,那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马超,还是那话那样儿,真心都认为,这个一样儿地方更多的话,可就没意思了,是啊。所以说这个不同的地方多,那其实挺
好,没错。当然了,这个也得说,肯定是也不光就只是马超一个,就在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那儿,也都没太大区别啊,是。都想着,不一样儿的地方多,那怎么都是好事儿。一样儿地方少,可却也有,这个其实真心就够了,那不错。因此,这个事儿也是,一直都那样儿了。
是啊,三人三方,那样儿,正常。不那么想,不太正常啊,是。所以说这个也确实,他们自然是觉得不同、不一样儿的多好了,那是。反而一样儿、相同的多,那就不好了。马超、曹操、孙策,他们可都那样儿啊,是。一想也并非就不能理解,没错。也别说是他们了,就凉州军众人、兖州军众人也包括江东军众人,基本上,反正绝大多数,那都是那么样儿的想
法,可不就是那样儿吗,没错。那么所想,那可不就是。反而要不那样儿,那倒是不太正常了。所以说这个也是,那还得说那么样儿啊,不错。想着自己和己方得到的好处、利益。还得说是不同、不一样儿多了。那样儿的话,怎么都是好。如果说不那样儿,反而是不好了,
确实。因此,这个到底说都如何,那真是,不用说更多了,都知道、了解。三人的想法,应该说一直都那样儿。哪怕就是他们属下,其实也都差不多那样儿了,是啊。所以说都是如此,那可没错。所想就那样儿,一样儿地方更少、不同地方多,那确实,真心可都是不错。
好事儿,那是。毕竟在曹操和孙策他们那儿、哪怕就是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也都知道,这个己方的实力,是怎么都最不上马超凉州军了,是。那么既然这个不行,其他方面呢,不说就很多地方超过,可别说就比对方差距很大啊,可不是吗。所以说两人双方,那都有自己的想法,确实。就得说实力不如对方了,那也没办法。只能说是一直增加己方实力就好,当
然了,对方也是那样儿啊,没错。那么其他方面呢,己方是有超过凉州军的地方,那都不假。可再其他的呢,那么就像这个,曹操和孙策、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一样儿都觉得这个和马超的不同的地方多,那是好,一直都是如此想法啊。当然了,他们更清楚,其实后者也
是那样儿的想法。马超也都那么想的,那都不错。不过不管如何,只要说是己方有好处、利益,其实就够了。而严格说起李,这个对三方来说,其实都算是好事儿,那没错。至少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都觉得那不同的地方多,怎么都是对自己对己方有好处、有利益,那是。妥妥的利大于弊,就够了,确实。当然,要是能有更大的好处、更多的利益,那是
更好……所以说他们其实都是那样儿想法了,是啊。都想着不一样儿,对自己对己方来说,那好处更大、利益更多。一样儿的多了,那绝对是没意思,马超就一直觉得如此。而曹操孙策呢,他们自然是觉得没什么好处、利益了,是啊。因此,那样儿的事儿,还就别有,如今可不就挺好?不一样儿的地方多啊,那是好处大了、利益多了,是。不是相反的,所以他们
是觉得挺好、满意了。马超哪怕说没想那么太多的好处、利益,可这个是好事儿对吧,因此……不光说是好事儿,而且没那么没意思,他是知足了,确实。至于说曹操和孙策,对他们利大于弊,关键还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那么还有什么更多的要求?是啊,那确实就没有
了。因此,也是这么一个情况,能让三人三方都满意的事儿,其实没有多少。或者应该说是少数,没错。所以说这个绝对也是不容易,那是。不过不管是怎么样儿,至少就是这样儿了,那其实就够了,是啊。可以说如此一来,他们都觉得可以,一直都是不错,那确实也是。
所以说这个事儿也是,就那样儿,肯定谁都不想着改变,就如此挺好啊,是。既然是有好处、有利益的事儿,那就可以了,确实。马超是想没那么没意思,相似、相同的少,而不一样儿的多。曹操和孙策,他们所想的那自然就是好处和利益了,一点儿不错。最后利大于弊,其实就是足够了,那可是没错。除非说是相反,来个弊大于利,那可就真是要完,三人都不
想那样儿啊,不错。马超别看想着没意思什么的,可一旦说有弊大于利的事儿,他可不会主动去碰。那可不就是,这点其人还就一直都那样儿、那么做。一想也都正常,毕竟马超可以说他看不上一点儿的好处、利益,可不代表其人就会主动去做那弊大于利的事儿,那真不
会。所以说这个也是没有,曹操和孙策他们更不会了,那是。因此,可不就得说如此,那都没错。都想着自己和己方好啊,那是。好处大、利益多,最后利大于弊,那样儿。一切还就都够了,两人都是那么个想法,确实也都没错。他们和马超,还有很大不同,那可是呢。
不一样儿多了,那就是好事儿。后者看不上一点儿点儿的好处和利益,可前二者,那可并非那样儿啊,确实。因此,这个也还是那话那样儿,他们做事儿还是有所不同,那是。肯定都是不一样儿了,没错。并且一直都是曹操更没底线、孙策比他强、而马超最有底线,这样儿。反正在三人看来,如此不是挺好?反正对自己对己方来说,确实是都不错,那可不就是,
所以……自己那样儿,那可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说起来,其实也有好几个原因造成了那样儿。是啊,这个也确实不错,是因为好几个原因,最后让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成了那样儿。可哪怕如此,三人还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是。曹操知道,看多少人,那都认为
自己没底线,确实,那也是事实。除了说大是大非之外,其他方面,自己可不都是没底线。但是曹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更没有后悔的,是啊。就说当年的事儿,如果说自己有底线的话,不下令屠戮徐州的百姓,那么最后己方兖州军士卒,就得崩溃,还能剩下多少人马,
那确实不好说了。一半的话,也许都没有,是。而当初自己那么做了,那可真是,利大于弊啊,绝对的。解决了问题,哪怕是有不好的,都影响到了现在,那都不假。可自己却都没后悔过,当初就得说那样儿,不那么做都不行,是啊。哪怕说再来一次,还是当初那样儿的事儿、那个时候,自己依旧会那么做,没错。所以对曹操来说,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不对
的。现在的话,己方是遇不到那样儿的情况了,所以说自己怎么都不会那么做了。可当时的情况,那自己就得那么做,无怨无悔啊,可不是吗。这点的话,那是一点儿都没错。可以说当初没那么做的话,这个己方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那真是太多了。绝对都是弊大于利,那
不好的,一堆一堆的,是。曹操没一点儿后悔的,再来一次都那样儿,没说的。对自己对己方有好处、有利益,不是大是大非,他就会做!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