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4c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 txt-第896章 覲見鑒賞-xkj3i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被妻子的话安慰一番后,陈啸庭再度扭转了心态。
当人能接受失去一切,那他就没什么可畏惧的。
至少对陈啸庭来说,即便如沈怡所说他失了官职,会雍西老家也是个好结果,毕竟这样也能陪在父母身边。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天,陈啸庭真正放松了心态,在府中的日子过得也就越发闲适。
以至于他有时间练字,还跟着沈怡学了抚琴,只不过弹得不怎么样。
在此期间,梁嘉慧又给他诞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做陈萍萍。
到此陈啸庭已有两子三女,这段在家赋闲的时光里,他也好生体会了天伦之乐。
书房之内,陈啸庭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自己新买的笔。
此时,恰好见到大女儿从后面钻出来,陈啸庭一把抓住女儿,问道:“涓涓,我的笔是不是你拿了?”
陈娟娟今年已经五岁,或许是跟陈瑞凌待的时间长了些,性格比一般女娃顽皮了不少。
“爹,不是我!”陈娟娟露出笑容道。
“不是你?那你手上是什么?”陈啸庭黑着脸问道。
却见陈涓涓手上沾有墨迹,此刻被老爹发觉后,立马就把手背到身后去。
小女娃现在还敢撒谎了,自己这个做夫妻的当真是失职,陈啸庭扬手便作出要打人的模样。
就在这时,只见书房外冒出陈瑞凌的脑袋:“爹,是我弄坏的,不是涓涓!”
陈啸庭那舍得打女儿,但现在听到是儿子弄坏的,于是直接拿起了桌上戒尺。
“进来!”陈啸庭黑着脸说道。
陈啸庭只得走了进来,却见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只不过笔头已经凝固到了一起。
“今天怎么不跑了?”陈啸庭沉声问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孩儿甘愿受罚!”
“好……有骨气,伸出手来!”
就在陈啸庭扬手要打之际,却见沈怡快步走了过来,进屋便见丈夫要打孩子。
“夫君,宫里来人了,皇上召见!”沈怡表情严肃道。
这时候,陈啸庭也没心情教训孩子,但他还是训了陈瑞凌几句,然后才起身往外走了去。
等父母都离开后,陈涓涓才眼泪汪汪道:“哥,明明是咱俩一起做的!”
反正没挨打,陈瑞凌此刻混不在意道:“没事没事,我是你大哥们嘛,还能不不护着你?”
…………
跟着宫里派来的太监,陈啸庭坐上了轿子,徐徐往皇宫方向赶了去。
来到宫门外下轿后,陈啸庭就跟着传旨太监步行入宫。
此刻他还是北镇抚司指挥同知,所以进了宫门之后,一路上遇到的锦衣卫们都会向他行礼。
走在宫里,这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但看在陈啸庭眼中却有觉得什么都变了。
“公公,那些人在搬什么?”看着远处的几辆马车,陈啸庭疑惑问道。
“陈大人还不知道?皇上已经下旨裁撤西厂,他们是从西厂搬东西!”
西厂被裁撤了?老皇帝开设西厂没几年,新皇帝一继位就给撤了?
果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么自己这前朝之臣,是否也会如西厂一般被撤掉呢?
随着太监继续往前,当陈啸庭踏进玉虚宫宫门后,发现这里的变化更大。
以往的玉虚宫,被朱瑜隽搞得像是个道馆,各种旗幡符箓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
而现在,那些东西都被撤了下去,恢复了玉虚宫本来的面貌。
禁宫森严,压迫人心。
被带进了玉虚宫后,陈啸庭被安置在了一处小厅内,等待着皇帝的召见。
大殿内很安静,让陈啸庭的心逐渐安宁下来,并在心中演练等会儿的觐见。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当陈啸庭感觉别无聊赖之际,他才听到了殿内响起了脚步声。
只见内殿走出了三名老者,正是如今的三位内阁大学士,这三人的表情都很难看。
皇帝想要推行新制,这是新皇继位的常规操作,但具体该有那些新制,君臣交谈过程中却有分歧。
表面上看是理念之争,但说穿了都是利益之争。
比如正式征收商税,就遭受到了秦延文三人反对,认为这是掠之于民。
在这三人离开几分钟后,便有太监赶了过来,告诉他皇帝宣他觐见。
徐徐来到皇帝所在的精舍外,陈啸庭当即叩拜道:“微臣叩见皇上!”
此刻,一身龙袍的朱琇胤坐在龙椅上,面前御案上摆着两摞奏折。
朱琇胤抬起头来,说道:“免礼!”
“谢皇上!”
随即,陈啸庭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些天在家里,过得可好?”
虽然没想到皇帝会问这个问题,但陈啸庭还是答道:“微臣在家一切顺畅,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那就好啊,那就好!”朱琇胤脸上带了一丝微笑。
“朕坐在龙椅上,可就没你这份服气了!”
“皇上日理万机,身系江山社稷,是天下苍生之幸!”陈啸庭沉着应对。
说到这里,陈啸庭硬着头皮道:“微臣虽驽钝,愿为皇上分忧!”
这是主动给自己要差事,陈啸庭实在不能忍受,年纪轻轻就被撸掉一切职务。
大殿内变得很安静,此刻陈啸庭在等皇帝的态度。
“你可不驽钝,若不是你……朕岂能有今日?”
这句话,给了陈啸庭极高评价,也让他明白了皇帝的态度。
看来自己这些天的担心确实多余,因为正如沈岳所说,锦衣卫上下确实找不到,比他更适合做掌舵人的。
“你有能力,古人云能者多劳,你往后可要替朕多担下担子!”朱琇胤沉声说道。
这句话,才是最终确认,陈啸庭当即跪地道:“微臣愿为皇上效死!”
为自己效死这种话,朱琇胤每天都能听到,所以基本上免疫了。
坐在皇帝位置上,和大臣打交道的他,深刻感受到了厂卫的重要性,所以今日他召陈啸庭来,也体现出了他心态的变化。
扶持厂卫和官员们打擂台,对皇帝而言确实是好办法。
陈啸庭的能力卓绝,这样的人物必须要用,但用之前得磨磨他性子,所以朱琇胤才让他在家家中赋闲一个多月。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你回去吧!”
听到这话,陈啸庭再次懵了,这就叫自己回去了?怎么个差使皇帝还没说,莫非是戏弄自己?
却听朱琇胤接着说道:“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明天正式上任!”
上任?
陈啸庭才觉得疑惑,就见到外面有几名太监端着托盘,上面分别是官服官帽、佩刀和腰牌印信。
只见皇帝拿起一份奏折,一边打开一边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锦衣卫第二十三任指挥使了!”
幸福,实在是来得太突然!
“微臣叩谢吾皇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