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9hl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 愛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襲擾閲讀-gpasm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等到大军重新的扎好营之后,盛兕就一直呆在自己的帐篷里,并没有去管外面的事情,大军现在也只是往一起聚拢,并没有打仗,所以他是不会开口的,而大军现在要忙的事情也是有很多的,那些骑兵就需要重新的整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等到大军都忙完了,天也黑了,吃过东西之后,大军就休息了,不过大军外围的这些营地这里,所有营地都安排了大量人手进行防御,而盛兕今天也没有在营地里走动,他知道这个时候是敏感的时期,还是不要让人怀疑他为好。
半夜时分,突然大军外围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喊杀声,在喊杀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盛兕马上就坐了起来,他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随后就又躺回到了床上。而这时谢强也坐了起来,他转头看着又重新躺下的盛兕,有些着急的道:“师父?”
盛兕沉声道:“放心好了,来攻击的影族人不多,而且攻击我的不是我们营,不用去管他,接着睡觉吧。”谢强一听盛兕这么说,虽然他还是有些担心,不过还是应了一声,接着就躺了下来,但是两眼却还是睁的大大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不一会儿外面的喊杀声就停止了,谢强长出了口气,这才又慢慢的睡去了,但是他睡了还不到半个时辰,外面就又传来了一阵喊杀声,这声音十分的巨大,谢强一下就醒了过来,他有些惊慌的四下看了看,同时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发现军营里已经有人起来了,外面乱哄哄的,这让他更加的紧张,他连忙转头望向盛兕,却发现盛兕还是躺在那里,连起来一下都没有,这让谢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时盛兕的声音传来道:“不用管,就算是那些敌人真的来进攻了,有那些守卫挡着呢,不用惊慌,睡吧,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儿,我会叫你的。”谢强一听盛兕这么说,他连忙应了一声,随后重新的躺下了。
不一会儿外面的声音慢慢的平息了下来,谢强却还是半天没有睡意,好一会儿,外面都没有动静,谢强这才要睡去,就在这时,就听到一阵的喊杀声传来,这声音好像就是从他们的营地外面传来的,这一次谢强一下就跳了起来,就准备往外跑。
“别出去,老实的在帐篷里呆着。”盛兕的声音突然传来,谢强一下就冷静了下来,他转头一看,发现盛兕这个时候已经坐了起来,正在听着外面的动静,随后摆了摆手道:“不用管他们,他们没有进攻营地,只是在营地外围人叫喊,不用管他们。”说完盛兕就又躺下了,谢强一看盛兕已经躺下了,他也跟着躺下了,不过他还是注意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不长时间,外面的声音就消失了,营地也恢复了正常,谢强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他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随后他迷迷糊糊的,好像又听到了几次喊杀声,不过他都没有在意,一直睡到了天亮。
等到天亮之后,盛兕和谢强起床走出了帐篷,就看到外面站着很多看起来没精打彩的军士,很显然他们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对此盛兕到是没有说什么,这些人严格的说起来,还都是新兵,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儿,所以他们这样的表现,盛兕并不意外。
看着那些军士,无精打彩的吃过早餐,然后就去准备拔营,盛兕也没有说什么,事实上不只是他们这样的表现,其它军营里的人,也大多都是这样的表现,昨天晚上影族的骚扰,确实是让他们没有休息好。
等到大军都收拾好,就重新的出发了,盛兕注意了一下,大军的外围,时不时的就会有骑兵的影子出没,看样子他们的外围,已经被那些骑兵给保护起来了,他们这里应该是不会直接的面对影族人的进攻了。
他们刚刚向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在他们左面二十里左右的地方,突然升起了一道白光,随后白光就升到了天空中,然后变成了一朵烟花,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朵烟花,众人都有些紧张,而这时阳山却大声道:“大家不用紧张,一朵烟花代表着来的敌人不多,我们外围的那些敌人可以应付,大家继续前进。”
众人一听阳山这么说,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就接着向前走,而阳山这个时候,却是来到了盛兕的身边,对盛兕道:“先生不愧是老军伍啊,昨天晚上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先生都没有出来看看,在下佩服。”他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在夸盛兕,但是语气却有点儿不一样,听起来好像不像那么回事儿。
盛兕全光不明白,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昨天敌人每一次骚扰的时间我就起来了,我听了听,发现他们并没有真的进攻军营,只是在营外鼓噪,所以我断定他们昨天晚上不会真正的进攻军营,而是想让我们没有办法休息好,所以我也就没有在起来。”
阳山一听盛兕这么说,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盛兕也没有要在跟阳山解释的意思,而是看了外面一眼,接着沉声道:“看样子我们的那些骑兵,损失不会小了,他们应该会与影族人,正面交手了。”
阳山一听盛兕这么说,也脸色凝重了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是啊,听产昨天斥候就损失了不少,今天看样子斥候的也不会少。”阳山其实还是很担心的,因为那些骑兵可是他手里的精锐,而且也是对阳家最为忠心的,其中有很多的阳家弟子,都在骑兵队里,要是这些人的损失太重的话,那对于他们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盛兕看了阳山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而是看了前方一眼,长出了口气,就接着向前赶路,阳山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趣,打马向前赶去,他现在心情可是很不好了,自然也就不想说话了。
这一天斥候军那里,时不时的就会有警讯,不过警讯并不是很严重,大军也并没有停下来,依然在前进,一直到了天色将晚的时候,大军这才停了下来,开始安营扎寨,盛兕把自己的帐篷给弄好之后,他看了四周一眼,接着他的眉毛不由得动了动,因为他听出来了,就在营地的外面,其实还是有很多的斥候军,正在四周巡视的,看样子是他们是在保护营地。
但是盛兕并不觉得应该这么做,斥候军的数量他已经注意过了,千人为一队,这样看起来战斗力好像是不错,但是他们面对的,可是影族人的精锐骑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影族人的骑兵在多一点儿,那么那些斥候军就会有危险。
不过这些也不是他所能管的,等到帐篷弄好之后,盛兕和谢强吃了一些东西,就直接在帐篷里休息,在没有出过帐篷,半夜的时候,他隐隐的听到了几声警讯的声音,不过他也没有在乎,一觉睡到了天亮。
等到天亮之后,他们刚刚起来,就有传令兵来到了他们营这里,直接就把阳山叫去开会儿了,一看到这么早,阳山就被叫走了,军营里的人虽然都感到奇怪,不过他们还是在两个副团长的指挥之下,开始吃早饭,准备行军。
而这个时候,阳山却是已经到了吴一鸣的大帐,他到了吴一鸣的大帐里,就发现大帐里已经来了很多人了,其它几团的都尉都来了,他连忙冲吴一鸣行礼,吴一鸣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随等到阳山入列之后,吴一鸣看了几人一眼,接着开口道:“昨天晚上,影族人的骑兵,与我们的骑兵交手了,我们损失了三千骑后,这个数量可不少,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
阳山他们都是面面相觑,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昨天晚上的战况竟然会如此的激烈,他们竟然一下就损失了三千骑兵,这让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沉重,因为他们军中的骑兵也全都被调走了,有可能战死的三千骑兵里,就有他们的人,他们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吴一鸣一看他们的样子,接着沉声道:“昨天晚上战死的三千骑兵,是整建制的被消灭的,三千骑兵也就是三个千人队,这也就是说,影族的骑兵,绝对不只一千人,他们的骑兵数量可能更多,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把我们的三千骑兵给消灭掉,那三千骑兵在与影族人交手的时候,他们是放出了警讯的,我们的骑兵去支援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战死了,从这一点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影族的骑兵数量很多,而且战斗力强悍,我们以后晚上扎营,也必须要小心才行。”众人都应了一声。
吴一鸣又看了他们一眼,接着开口道:“行了,都下去吧,一会儿接着向前走,我们只要达到了预定的地点,就会在那里建神庙,只要我们的神域能罩住这里,那么敌人就拿我们没有办法了。”
众人都应了一声,随后冲着吴一鸣一抱拳,接着转身离开了,等到众人都离开了,吴一鸣这才长出了口气,他并没有告诉这些人,昨天晚上战死的骑兵之中,就有他们旅的人,虽然说这对于他来说,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儿,但是他现在的心情还是不太好,虽然说吴一鸣也想要对付各大家族,但是说到底他是一个军人,他并不是一个纯正的政客,所以现在知道自己的旅有损失,他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一切。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