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5qc精彩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txt-第一百六十三章 小白兔與大魔王【第二更】看書-myyd8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项狂人想了想,有些灰暗的粗犷面孔,突然间明亮了起来,欢喜的说道:“多谢老大,刚才我的确是很难受,但现在你提醒了我,原来我也没真将他当做朋友!”
“哈哈哈哈……”
项狂人直起身子,魁梧的身体,如同铁塔一般的站在窗前,吐气开口。
“雷大头,从来都不是我的兄弟!这样的破烂货色,死了也就死了!”
文行天正缓步走进大楼。
突然听到这句话,停下脚步,挑挑眉,笑了笑,径自转过身,向着一班走去。
只是忙这事儿,从凌晨四点忙到现在,都快到吃午饭的点了。
嗯,或者今天的午饭,还有另一场好戏在等着自己呢!
……
来到一班训练场地,触目所及,便是以文行天的定力,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只见场中鲜血淋漓,尽是一片狼藉;看这架势,就像是好多人在这里被粉碎了尸体一般。
文行天凝神观视,但见左小多手里提着一口长剑,好似鬼魅一般的潜行到正自全神戒备,有如惊弓之鸟一般的孟长军背后。
刷!
毫不留情的一剑从大腿上洞穿了过去。
瞬时间,鲜血崩飞,跟着的惨叫声惊天动地!
左小多快活的笑:“怎么样,被偷袭爽不爽?爽不爽?”
孟长军满脸扭曲,只是仰着脖子惨叫,满头大汗,两眼宇宙。
哪里知道什么爽不爽,疼都疼死了!
这时,旁边一个草丛内,隐蔽其中之人似乎是因为惊见如此惨状,哆嗦了一下,却被左小多逮到了形迹,身子陡然一闪,恍如凭空消失。
再出现的时候,已经一剑捅进了草丛隐蔽者郝汉的右肩,更是直接用剑挑着魁梧的身体走出来,得意洋洋:“又一个!郝汉,原本打算隐蔽起来偷袭我一下子吗?告诉你,这就是被偷袭的感觉,滋味如何啊?”
下一个。
左小多一剑扎进将自己藏的严严实实的项冰肩膀里,尖锐的惨叫声中,左小多在怪笑:“冰蛋,那天不如这次疼吧?是冰凉还是火热,酸爽不?”
“左小多我们和你拼了!”
剩下的人也尽都不再藏匿,全都红着眼睛冲了出来。
左小多哈哈大笑:“这就受不了了?正合我意!”
长剑突然好似孔雀开屏一样的急疾展开:“受不了就全体给我死来!”
噗噗噗……
先是皮一宝的两腿尽都被长剑扎透,惨叫摔倒,又有雨嫣儿的右臂被左小多一剑差点剁了下来,然后是其他的同学们……
一个个的都在左小多剑下,尽都变成了血人!
“啊嗷嗷哦啊……”
最后的最后,李长龙一声惨叫嚎天,这货也被左小多将两条腿都扎穿了,不由得破口大骂。
战局终了,除了左小多之外的一班三十五个人整整齐齐的被摆成了一排一排的,偏偏不允许任何人包扎伤口,就这么整齐排列,宛如示众,又如公开处刑。
左小多摆布完这一切,仍自拎着长剑,来到项冲跟前:“伤在哪里?是屁股吧?”
然后就是一剑扎进去:“是这里么?”
项冲惨叫的声音直接变了调。
然后第二个项冰:“这里!?”
又一剑!
然后一个个的问过去,一边威胁:“谁要是敢躲,罪加三级,也就是要被再捅三剑,欢迎躲闪!”
三十五个人的惨叫此起彼伏,其惨烈程度,远胜大型刑讯现场。
这一幕看得文行天都傻了,半晌不知道该做何种反应。
“助教!助教老师呢!”
左小多在叫:“营养舱联系好了么?”
助教那边早已经看得一头大汗满脸惨白:“好了好了。”
“好了就挨个扔进去疗伤啊!”
左小多哼哼一笑,从最后一个同学屁股上抽出剑,却又在血肉淋漓的伤口上踢了一脚。
道:“就你们这帮烂番薯臭鸟蛋玩的也叫偷袭?根本就是在偷猫猫呢吧?我还跟你们说句老实话,就这,本大班长已经是大大的手下留情了,看你们一个个没用的……真真是丢人,居然还敢自称天才,以后不许说跟本班长出身一个班,我嫌你们丢人!天才……”
“一个个拿着剑,五五喳喳的,干啥啊?唱戏呢?怕别人不知道吗?”
“都去营养舱疗伤,下午仍旧是我偷袭你们!如果你们够强,也可以反过来偷袭我,欢迎尝试!”左小多不耐烦的催促道。
“左班长……下午就不劳动您的大驾了……”
项冲捂着屁股求饶:“我们自己互相偷袭就好……绝不留情了……”
其他同学也都是纷纷开口求饶。
“放过我们吧……左大班长!”
“班长大人开恩啊……”
左小多大怒:“擦,居然还敢开口求饶!你们对敌人也求饶么?他们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你们吗?还能要点脸不?看来就只今天下午的教训是肯定不够的,我决定连续偷袭你们七个上午,七个下午,嗯,还有七个晚上!我豁出去了,昼夜无休,全天候无间断的照顾你们,期待吧,天才们!”
听到这话,其中一半的人即时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终于,助教将所有人带着走了。
文行天一直在隐身看着,如同看着天仙一般,嘴巴都张得老大。
整个人都看懵看傻,看得云深不知处了。
我才一个上午没来,怎么这里就变成了屠宰场?
等到助教将所有人送进营养舱,往回跑的时候,文行天拦住了:“咋回事?”
“还能有咋回事……”
助教一脸的旧社会:“上午您没来,我依照您的吩咐,安排分两组进行偷袭与反偷袭……嗯,今天是第一次的兵刃战……”
“结果,所有人虽然手里都有兵器,却都不好意思向着自己同学身上下狠手,战斗氛围糟糕得一塌糊涂……然后左班长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说这样子能训练出来个屁,跟着他就提议,他将要偷袭所有人,抗议反对无效……”
助教脸都白了:“老大,您看到的这出,其实已经是左班长今上午偷袭的第三轮了……这帮孩子,今天可是吃了大苦了……
每个人被左小多切的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然后放进营养舱恢复好,接着又再被切的零零碎碎的放进去……
一上午,一上午就连着三次,刚才说还有下午,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一连七天,上午下午晚上不间断的偷袭,我琢磨着,那些孩子的心境不会崩溃了吧?……”
“就算是审讯那些丧尽天良的死刑犯……这种刑罚都够了……”助教并没有挨揍,也没有受伤,但只是看着,却已经感觉承受不住了。
那一脸惨白,体似筛糠,两条腿哆哆嗦嗦,仿佛随时都能一屁股坐倒在地。
文行天目光一闪,若有所思,随即便低声道:“你就当我没来过……”
话音未落,径自转身走了,全然不理会那助教的满心顾虑。
显然文行天打算看看,左小多这种极端的训练方法,结果会怎么样?
但不得不说,这种训练力度,已经不是单纯的社会毒打了。
这绝对是极端刑讯,而且还是惨无人道,近乎没有底线的真“刑”讯!
看着左小多将剑直接插进去已经切开的伤口里搅拌,连文行天都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阵的发凉发寒!
这特么……
会不会有点过?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左小多挥舞着光闪闪的长剑,施施然的站在恢复室门口等着候着。
项冲第一个出来,搭眼看到左小多,一张脸直接就吓白了,一屁股坐倒在地:“左班长,够了吧!”
后面出来的同学们,孟长军等人也都是一个个统统挤在一起,就像是一帮小猫仔看到了大老虎一般,不管男生女生,都是挤在一起,瑟瑟发抖,满眼尽是惊惧,不寒而栗!
“你你…到底…干什么……”
雨嫣儿声音颤抖,带着哭腔:“现在已经到饭点了我告诉你……”
左小多一跃而起,口中嗷呜一声,长剑在空中刷刷舞了两下,光影闪烁,夺人眼目。
跟着对面就传出来十几声尖叫,有几个女同学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脚蹬着地连滚带爬的往后退:“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
左小多锵的一声,将长剑收入剑鞘,哈哈一笑,满眼尽是和蔼可亲的道:“我最最亲爱的同学们,我就是过来叫你们一起吃饭去的,走走走,咱们去抢桌子,今天会对上谁呢,这是一个问题,却又不是问题,谁来干谁,当然不是问题……”
三十四个人都躲在李成龙身后,鹌鹑一般的挤在一起发抖!六十八道恐惧的目光……
李成龙鼓起勇气:“左老大……真……真的是吃饭?”
“要不然呢!你都不看看时间……快些,再不去就要没饭吃了。”左小多再度出声催促。
众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出来,与左小多一起往饭堂走去。
嗯,大家伙还是下意识跟他拉开了距离,一个个看着左小多的眼神,都如同小白兔看着大魔王,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恐惧与瑟缩。
刚才,左小多将人集中起来,用剑一个一个捅伤口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