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ub4优美都市异能 東漢末年梟雄志 txt-一千二百九十四 主動權還給他們,兩邊不得罪-xp1g4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罗马帝国的情况,到底和魏帝国不一样。
地方和中央的矛盾十分尖锐,联合谁,不联合谁,这可能对未来魏帝国的商业利益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不得不慎重对待。
毕竟罗马皇帝不是郭鹏,不能包办一切。
王威在这里居住了一阵子,俨然成为对罗马问题最有研究和看法的魏国人。
十几天之后,张辽和辛毗所率领的五百人正式使节团抵达了罗马城,卡拉卡拉皇帝用比上次规格更高的规格接待了魏帝国的正式使节。
这一次,张辽和辛毗携带的翻译团队也更加专业、高效率。
外交部通译司几乎全体出动,所以他们和罗马人的交流变得轻松了许多。
罗马皇帝很轻松的就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来意,他们也很轻松的得知了罗马皇帝的善意与喜悦。
王威主动成为双方的桥梁,在卡拉卡拉皇帝招待张辽和辛毗的时候,帮他们快速的熟悉这里的一切和各种礼节。
比如罗马的各种食物和酒水,还有他们的各种奇怪习俗,以及吃饭主要用手抓等习惯。
张辽还好,辛毗那是真的各种不习惯,各种接受不了。
但是没办法,所谓入乡随俗,有些事情接受不了也要硬着头皮接受,总不能让主人觉得不愉快就是了。
接着,还有各地方势力的代言人们那过于亲切热情的接近与交流。
张辽和辛毗初来乍到很不习惯,在王威的扶持下才慢慢接受这种过度的热情。
好在罗马人也明白这种事情不是一两天就能谈成的。
所以初次的接风宴会之后,罗马人有意的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魏人,让他们自己商量这件事情,并且做出决断。
自然,各方面的游说是不会减少的。
他们已经准备了数量庞大的金钱,以及各种珍宝、美女等手段,准备在之后的正式会议上大出风头。
尤其是对于皇帝本人的打压和对抗,是各地方势力的默认守则。
张辽和辛毗暂时没有顾及到这些,吃过宴席之后,他们跟着王威来到了卡拉卡拉给他们准备的寓所休息,同时进行初次碰头会议。
“大秦人的规矩真的奇怪,吃的东西也很奇怪,总是用手,也不用筷子,这样吃东西很不雅观,我不喜欢。”
辛毗是标准的士人出身,从小接受士人礼仪教育,比起军人出身的张辽和王威更难以接受罗马人的习惯。
张辽和王威虽然也不太习惯,但是常年带兵,军队里的一些粗放规矩倒也和罗马人的规矩不谋而合,相对而言比较容易接受。
“还好吧,不过他们的确有点太热情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
张辽苦笑一阵,看了看王威:“王将军,看起来,你这几个月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
张辽看着王威略显富态的样子,不由得调笑起了他。
“哈哈哈,张将军说笑了,这里的人的确很热情,但是他们不是对我热情,而是对咱们的货物和财富热情。”
王威笑道:“为了这些货物和财富,这段时间他们可真是明争暗斗啊,对了,陛下有没有什么命令和要求?”
辛毗开口道:“陛下的要求很简单,让我们谈成贸易条约,尽可能降低对方的关税,然后就是要全面了解大秦国的一切,让我们在这里派驻使臣,长期居留。”
王威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对了,还有,张将军,辛部堂,大秦国的国名并非大秦,他们的国名听上去更像是【娄摩】二字。”
“娄摩?”
张辽和辛毗互相看了看对方,呵呵一笑。
“这不重要,娄摩也好,大秦也罢,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泱泱大国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辽看着王威:“王将军,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你这几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了解很多东西了。”
王威点头。
“了解的确很多,很多事情还非常重要,我慢慢说。”
接下来,王威就把自己这四个月的罗马见闻完完整整的告诉了张辽和辛毗,不仅是政治军事,还有经济,以及一些风俗民情。
更多的则是罗马城这暗流涌动的局势。
张辽和辛毗听后眉头紧锁。
“居然有这种事情?这换皇帝如同儿戏,禁军居然敢弑帝,还敢堂而皇之拥立皇帝,当皇帝还要出钱收买禁军,这……”
张辽和辛毗都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放在国内,这就是赵云和卫军可以一言以决皇帝位的归属那样的感觉。
赵云。
卫军。
嗯。
想象不出来。
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郭鹏大权旁落的样子。
更想象不出来卫军可以决定皇帝之位归属的模样,真要到了那一步,魏帝国也就要分崩离析了,还谈什么别的?
想起国内那位强大如鬼神一般的君主,他们顿时感觉罗马皇帝简直就是一个玩物。
类似于前汉孝献皇帝,还有如今还活着的山阳公刘健。
皇帝和皇帝之间就不能比,这皇帝和皇帝之间的区别,有些时候比人和猪的区别都要大。
不然怎么他们的皇帝陛下就能乾纲独断决定一切呢?
不过这个皇帝好歹还有点兵权,有点实权,闹腾来闹腾去,也能把那些地方势力闹腾的灰头土脸,至少地方势力明面上是不敢和皇帝本人对着干的。
这也算是大国皇帝最后的颜面了。
比起刘协和刘健这两位要好得多,这两位简直就是吉祥物,刘协就是政治物件,在各大势力手上来回奔波,也没个准确的归宿,后来还惨死。
刘建倒是小日子过得不错,准确的说是运气太好,被郭鹏立为皇帝,之后又主动禅让,得到了善终,现在舒服的不得了,但终究没有掌握过一天实权。
实权都在郭鹏手里。
与之相比,罗马皇帝当然要好得多。
话虽如此,这也不够啊。
“若是这娄摩皇帝能乾纲独断一言以决一切,对咱们来说自然是好事,可眼下这娄摩国内部暗流涌动,中央地方矛盾尖锐,选择谁,不选择谁,那就是大问题了。”
辛毗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默默的思考着。
“还有,咱们登陆的地方是对咱们来说最便利的地方,那里,完全属于娄摩皇帝本人管辖,咱们的货物肯定在那儿登陆,对咱们最为便利,但是对于娄摩皇帝来说,意义可就大了去了。”
王威缓缓说道:“他的意思,就是想做和贵霜国还有安息国一样的事情,咱们把货物带到他的地盘上,在那儿卖给他,然后他负责把货物卖到整个娄摩国的国土上。”
张辽皱了皱眉头。
“王将军,你刚才说娄摩国中央朝廷和地方官府矛盾很大,对吧?”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
王威说道:“要是娄摩国皇帝能乾纲独断,一言以决天下事,那事情反而好办了,问题就在于他不行,不客气的说,娄摩国现在的架势,就像是前汉末年董卓乱政时的模样。
地方势力很多,很大,有些实力很强,娄摩国虽然大,但是大部分国土都是这些地方势力说了算,娄摩皇帝说了不算,他们只是保持一个表面上的平衡,关系非常僵硬。
娄摩国那么大的国土,不找当地人合作,自然无法将咱们的丝绸卖的更远,而且各方势力要是得不到这份好处,很难说会不会暗中给咱们使绊子。
派人抢劫,拦路设卡,到处找茬儿,这些事情不是不可能,一旦发生,到时候娄摩皇帝说话不好使,咱们吃亏都没地方说理。”
王威双手一摊,把问题摆在了张辽和辛毗面前。
这一文一武两位大员被皇帝委任了最高决断权。
那么长的距离,不可能由郭鹏发号施令,郭鹏把决断权交给了张辽和辛毗,两人务必达成一致意见,然后再做出决定。
事关重大,两人必须达成妥协,不能针锋相对。
所以张辽和辛毗眉头紧锁,面色严肃,沉思良久不能做出决断。
“若是不能满足娄摩皇帝的想法,那么关税就很难说了,可若不能满足娄摩那些地方权贵的想法,咱们的货物经过他们的领地难保不被使绊子,这可是个两难的局面啊。”
张辽看了看辛毗。
辛毗点了点头。
“两国远隔万里之遥,我魏军力再强,也是鞭长莫及,无法开战,不能用军事相威胁,眼下,若是想不出一个两全之法,这贸易可就难了。”
两人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做出决断。
王威看了看左右为难的张辽和辛毗。
“将军,部堂,其实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的。”
张辽和辛毗把目光放在了王威身上。
“你说说看。”
“这种事情本不该由咱们做出决断。”
王威眯起了眼睛,轻声说道:“咱们是客,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贸然做出决断,得罪人是小事,事情办不好有违陛下重托,才是大事。
所以咱们没必要做出决断,咱们可以把难题丢给娄摩人自己,让他们去争抢,让他们去为难,去伤神,然后咱们只要知道一个结果就可以了。
这种事情咱们硬是要参与进去,要么得罪死了地方势力,要么得罪死了娄摩皇帝,哪边都不符合咱们的要求,不是吗?”
张辽和辛毗盯着王威看了一会儿,纷纷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有道理啊。”
“说的不错啊。”
辛毗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威。
“王将军,你这数月以来,好像成长了不少,对于这种事情都能思虑的如此周全,莫非,你有做外交之事的天赋?”
王威笑着摆了摆手。
“不过是见的多了,对他们之间的龃龉也有些许了解,这才对症下药,想个办法,总归,咱们远隔万里而来,得罪人的事情不能做。”
辛毗连连点头,看了看张辽。
“张将军,依我看,这件事情最好由咱们分头行动,分两头告诉他们,若要咱们的货物,可以,但是必须要自己把问题解决掉。
皇帝的问题,还有地方的问题,他们必须要自己解决掉,咱们静待结果就可以,主动权还给他们,两边不得罪。”
张辽擅长军事,不擅长外交。
本次参与这种事情,是郭鹏的信赖,还有对罗马军事力量的好奇驱使,对外交和商贸的事情没什么兴趣,自然从善如流。
“如此大善,辛部堂要张某怎么做,张某就怎么做。”
“如此甚好。”
辛毗对张辽的配合非常高兴。
张辽也暗自高兴。
他如此配合辛毗,当然也有他的理由和目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