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lyh熱門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 專門無名之輩-第四百五十章 比拼手藝推薦-0i5zz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叶梅对接下来的寻宝之旅十分期待,很庆幸能结识胡哥这样的能人,还是个乐意照顾他人的能人。
他们继续往前走,遇到一个现场剪纸的档口。
只见坐镇档口的手工艺人,是个壮年男子,持着一把锋利的剪刀,正在给人剪肖像,五十元一份,还包括装裱到相框里面。
不过,顾客貌似不太满意。
那壮年男子剪纸很快,几乎是看几眼人,就开始咔咔咔地剪,十来二十分钟就剪好一幅作品。
那剪纸看上去是挺好看的,但那位女顾客总感觉不怎么像自己,所以对那幅作品不满意,不想买单。
于是,双方争执起来,围观了好几个人。
胡杨他们看了一会,也不得不说,那位女顾客说得有道理,确实不怎么像。另外,认真观察这个人的作品,就会发现,他的所有作品其实都差不多,大同小异,就好像是一个模板出来的,只是根据不同的人,稍作修改。
齐宏业是这方面的高手,一看那些作品,就鄙视起来。
这才没猜错的话,剪纸天赋其实很一般,只会剪那么几种面孔,是早早就练好的。所以,他看了人之后,对比自己练好的几种面孔,那种更像一点,就剪那种出来。
就像是弹钢琴的人,有些人为了装逼,就只练那么一两首歌,连熟悉之后,甚至可以盲弹,就给人很厉害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一样的骚操作。
老实说,齐宏业看不惯现在街头卖艺的所谓手工艺传人。并不是说,出来卖艺很丢人,而是借着传统艺术来坑人,给传统艺术抹黑,这才是齐宏业很不爽的地方。
就像当下的武术之类,不少人就是披着武术的名头为自己赚取利益和名气,也是在给传统的武术抹黑。
看看现在的网络,有多少国人还对武术有好感?大家的评价,无非就是空架子之类,搞得连自己人都看不起自己的传统文化。
造成这种结果,那些人难道不该死吗?
于是,齐宏业就忍不住帮那位女顾客说两句,怼道:“确实很一般,也不像,倒是像工厂生产的,和你的其他作品,区别不大。”
这就有点得罪人,那位女顾客看向齐宏业一脸欣喜,终于有人支持她。
刚刚虽然围观的人也有几个,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全都是看热闹的。即便她说的是事实,人家也没必要招惹麻烦。
这种情况,在中国实在是太常见,大家只看热闹,不帮忙维持正义和公道。
和档主争吵了快两分钟,终于有个人站在她这边帮忙说话,怎么不感动?
“听听,人家路人都看不过去了。”
那壮年男子手持着剪刀,颇有点威胁力,怒瞪齐宏业:“小子,你以为剪纸是拍照?还能一模一样?你能剪一个稍微像样的出来,算你赢。不然,今天不道歉,你别想走。”
胡杨自然是帮齐宏业说话,嗤笑道:“借着传统手工艺的名头赚钱,说你几句还不行?你试着留我们看看。”
直播间的观众们,对这种坑人的人也不感冒,有点反感。
而且,还有人上当过,不少人外出旅游,就经常遇到过这种所谓的手工艺,比如捏肖像,捏出来的根本不像,但人家已经捏出来,不给钱的话好像说不过去,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出来旅游的好心情就被破坏掉。
“我更尴尬,本来是送给朋友的,网上订购,根本不知道成品怎么样。我朋友过完生日才问我,那玩意捏得是谁?”
“支持老齐,干他!一些景区的名声,往往也是这种人败光的。”
“最主要是,大家以后怎么看待传统手工艺?人家下次一听到剪纸,估计就忍不住撇嘴:垃圾!”
“档主会后悔的,根本不知道,人家齐宏业就是剪纸的正宗传人。”
……
有胡哥撑腰说话,齐宏业胆子更大起来,从档口拿起一张纸:“把剪刀给我,睁大眼睛看看什么才是剪纸,别出来丢人。”
这一幕,吸引了更多的人围观。
比斗剪纸吗?这种手艺,很多地方都还存在,尤其是农村,剪窗花、双喜字等等,但你想要拿来捞钱,好像就不太实际。
剪纸在中国农村是历史悠久,并且流传很广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这种民俗艺术的产生和流传与中国农村的节日风俗有着密切关系,逢年过节亦或新婚喜庆,常常会贴“囍“这个字,人们把美丽鲜艳的剪纸贴在雪白的墙上,或明亮的玻璃窗上、门上、灯笼上等,节日的气氛便被渲染得非常浓郁喜庆。
在胡杨看来,这是一种镂空的艺术,主要表现在空间观念的二维性,刀味纸感,线条与装饰,写意与寓意等许多方面。
作为民间艺术的剪纸,具有很强的地域特点:陕西窗花风格粗朴豪放;河北和山西剪纸秀美艳丽;宜兴剪纸华丽工整;南通剪纸秀丽玲珑……
齐宏业不再废话,操起剪刀,一顿猛操作。
谁都能看出,这小伙子的剪纸水准很高,一看人家这动作,行云流水,让人叹为观止。
哪怕是柰子和叶梅,也没想到跟自己一个学校的男同学,竟然身怀绝技。这剪纸的动作,在不少人眼中,简直帅呆了,很酷。
“哇!这么厉害。”叶梅由衷感叹。
华仔笑问道:“你们不知道,齐兄弟是剪纸手工艺的传人吗?剪纸是人家的家传手艺,传了很多代人的。”
和齐宏业比拼剪纸,不是找虐吗?他华仔就坐等档主打脸。
才两三分钟的时间,一张酷似那位女顾客的剪纸就亮相在大家的眼前,任是谁看,都认为齐宏业赢了,两人的技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然而,齐宏业还没有停手,继续操作剪刀。
没多久,一个卡通人物头像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虽然卡通化,但跟那女子的面相依旧有着七八分相似,显得更加可爱。
柰子忍不住赞道:“齐桑,你这手艺实在是太棒了。”
齐宏业把两张剪纸递给那位女顾客,微笑道:“其实,剪纸和我们美术绘画很像,只是工具不一样。”
档主没等齐宏业剪完第一件作品,就知道自己败得很彻底,一时间面子丢尽。
这时候,他只想远离这里,撂下狠话:“算你们厉害,我走。”
他也不敢再跟女顾客要酬劳,和齐宏业的两张作品比起来,他的只能用垃圾形容,又怎么好意思继续要钱。
齐宏业提醒他一句:“别再用传统工艺去丢人,真想用它赚钱,就好好学,连半桶水都没有,丢脸不说,还给剪纸这门手艺抹黑。”
周围的人一听,纷纷鼓掌,反正掌声不要钱。
尤其是那位女顾客,不仅不用自己掏钱,还得到了自己心满意足的作品,心情顿时大好,对齐宏业很有好感。
“帅哥,你还是学生吗?哪个学校的?我们加个微信吧!今天太感谢你了。”女顾客开口道。
有才艺的男人,魅力总是比较大,容易得到女人的青睐,何况齐宏业长得也确实不丑。加上今天,齐宏业帮忙解围,心怀感激之下,她也想和齐宏业做个朋友。
直播间的男观众顿时羡慕,甚至有点心态不平衡了。
“我去!美女不会要以身相许吧?”
“真好,怎么就没有女人主动要我微信?”
“多难的事?兄弟你可以去看看美女直播,给女主播刷点礼物,保证也主动要你微信。”
……
细一看,这位女顾客也还挺好的,年纪可能会比齐宏业大几岁,但长得也还可以。
听到这女人的要求,齐宏业愣了一下,点头道:“嗯!我是美术学院的学生,你不用客气,我只是看不惯他这样用传统手艺赚钱而已。”
刚说完,那女的已经把自己的微信码递过来,让齐宏业扫。
没办法!不扫的话,不给人家面子,不怎么好,齐宏业只好扫码加好友。
“OK!有空,我请你吃饭,以作感谢。”那女人满意道。
胡杨见档主收拾东西要走,开口道:“既然输了,赔两个相框,不过分吧?”
档主又瞪了胡杨一眼,但那么多人看着,也不好意思说不,只好黑着脸点头:“那你们挑两个,别浪费我时间。”
他知道,胡杨只是像弄两个相框给那位女顾客,当顺水人情而已。
妈的!拿他的东西讨好女人,太不要脸了。
他心中诅咒:这种舔狗,迟早一无所有!
胡杨随手捡了两个,确实如大家猜测的那样,送给了那位女顾客。
那女人笑得很开心:“帅哥,谢谢啦!”
“你要和我这兄弟做朋友嘛!那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应该的。”
档主臭着脸,一脸不爽带上自己的家当离开这里,这些人简直让他感到作呕,一秒钟都不想再面对他们。
看到这,直播间的观众们哈哈大笑,看胡哥的直播,最爽就是这种情节。尤其是打脸专家的时候,简直太过瘾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