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fdm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第453章 全面入侵相伴-chp76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恢复之水冲刷萨尔身躯,邪能给他身躯带来的痕迹,正在逐渐褪去。
潮汐恢复之力醍醐灌下,萨尔伤势恢复迅速,理智重新压下了愤怒,帮助他恢复到开战之前的状态。
“帮我送走德拉克导师,我来掩护你们。”萨尔耸了耸肩膀,发现全身各处的酸痛全不见了,治疗之水不仅治愈了他的伤势,还将他的疲惫扫除的一干二净。
这种特殊的力量,引起了萨尔的强烈好奇。同时,萨尔也在战斗中,感知到了这些柔和的元素之力,它们好像在向自己招手。
祖鲁希德瞥了一眼德拉克,转眼看着萨尔说道:“我是来帮你的,不是帮你救这个人类的。”
萨尔目光坚毅,语气强硬:“主动权掌握在我的手里,祖鲁希德,你没的选。”
祖鲁希德欲言又止,化形幽魂之狼,跑到德拉克附近,用叼幼崽的方式,咬住了德拉克的衣领。
潮汐之水刚刚也治疗了德拉克,无奈德拉克伤势实在太重,各处骨骼碎裂。传统的元素治疗法术,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骨骼上的创伤,所以德拉克只是减缓了疼痛,缓和了精神上的压力。
他依然无法保持有效的移动。
“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接受一个肮脏兽人的帮忙。”德拉克相当有骨气,不屑的说道。
祖鲁希德啐了德拉克一口:“我呸,我告诉你,我依然是旧部落的肮脏兽人,我们之间的仇恨,永远无法调和。若不是萨尔在,我早就把你的脑袋咬碎了!”
德拉克和祖鲁希德吵嘴之际,萨尔一声暴喝,战斧与重剑双持,猛击大地,砸出四道不同距离的爆裂冲击。
冲击波震碎了地面,炸起了大量烟尘。
地狱火触及大地波动,全部僵持在原地,行动受到了严重影响。
“快走!”萨尔喝道。
祖鲁希德低吼一声,抽身拖着德拉克,向山下北方的平原跑去。
萨尔借着六名地狱火被晕眩的空档,反身扭转战斧和重剑,化身死亡风暴。
剑刃乱舞,风暴卷积。极具杀伤力的兵刃之舞,割出一段极其华丽的剑刃风暴。
陷入晕眩状态下的地狱火,庞大元素身躯在风暴席卷下,土崩瓦解,轰然倒地。
祖鲁希德已经带着德拉克离开了阵地,萨尔也准备逃离。
这里没有战马,萨尔只能快步离开。
在萨尔跑下山坡之时,在暗处躲藏多时的雪白霜狼,利箭一样,突然射出,精准钻到萨尔胯下。
一声嘹亮的狼啸,萨尔和霜狼,一同离开了地狱火突袭的战场。
……
提克迪奥斯依然是老样子,时隔一万年,依然没什么长进。
打来打去,还是那些腐臭的蜂群,换汤不换药。
麦利萨尔化身猫头鹰,躲藏在战舰的隔板后面,观察着战场的局势。
提克迪奥斯似乎有意识的命令其他恶魔守卫不加入战斗,他要跟头儿正面交锋。
一万年前,提克迪奥斯死于军团突袭的一次大规模战争。
当时杀死他的暗夜精灵众位将领中,就包括珊蒂斯·羽月。
虽然不清楚提克迪奥斯到底是以何种方式复活的,但在经历一次死亡之后,他的心中一定燃烧着复仇的怒火。
提克迪奥斯召唤的污血怪物,在战舰平台四处铺展开来。
这些携带着血腥和恶臭的怪物,不停蠕动,以缓慢的速度向珊蒂斯的附近靠拢。
珊蒂斯不清楚这些肮脏造物的效果,它们虽然速度缓慢,看起来没有杀伤力,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上古之战时,提克迪奥斯就曾在精灵军队中播撒过恶劣的瘟疫,不少兄弟姐妹,就死在这种血肉瘟疫之中。
珊蒂斯开弓速度迅速,月之箭矢不停的与腐臭的蜂群接触,在空中炸出一团团黑色的虚影。
不知道是不是提克迪奥斯有意放水,战斗一时间竟然打的有来有回。
麦利萨尔作为一名前德鲁伊,很有耐心。
头儿没有危险,他自然不会贸然行动。
作为头儿的唯一杀手锏,麦利萨尔要将自己的这次突然袭击,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嗡嗡嗡…
战舰平台出现了规律的响动,麦利萨尔藏在一个巨大的隔板后面,听到了巨型钢铁造物的巨大低沉轰鸣声。
与此同时,隔板下方的能量通道,不再黯淡,转而迸发出激烈的强光。
作为一名高阶职业者,麦利萨尔自然能感受到这些通道内部的能量输送,他暗道不妙,怀疑这些能量是提克迪奥斯调动来对付头儿的。
麦利萨尔继续化形,变成一只身形更瘦弱的幼年角鹰。
他顺着墨绿色透明能量通道的走向,继续向前,来到了宽大战舰平台的尽头。
邪能转移在这里好像停了下来。
看来不是对付头儿的,麦利萨尔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股强横的能量若是打在头儿身上,恐怕他连头儿的尸首都看不到。
不过这股不断挤压储存的邪能,既然不是对付头儿的,那它到底要释放在何处?
麦利萨尔迟疑之际,闪动羽翼,向着森提纳克斯号的正前方炮口飞行。
待到麦利萨尔来到森提纳克斯号的歼星炮口前方,他这才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
这处类似于炮火装置的发射口,才是邪能释放的最终出口。
此时,麦利萨尔转头望向海加尔山,军团的突袭战舰,已经飞过了漫长的高耸山崖,来到了海加尔山的上方。
这些恶魔该不会想要轰击我们的世界之树吧?
兄弟一起上 1986年降落
不可能,诺达希尔拥有极其强大的庇护之力。
它的树冠覆盖了整个海加尔山,枝叶和树荫保护着族人的家园,一些用单纯能量构成的炮火,不可能打破这里的平衡,更别说毁灭整个诺达希尔了。
燃烧军团的恶魔,一定是疯了!
虽然麦利萨尔是这么想的,但他心中现在比谁都紧张。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三眼呆目
头儿在上面苦战,我必须做些什么。
麦利萨尔在炮口边缘的能量共鸣器周围的角落,化形为平衡专精的咕咕形态。
邪帝盛寵,狂妃要逆天
他召唤星涌和月月火,试图炸毁这个能量发生器。
不过碍于位置,无法炸到共鸣器的核心。
麦利萨尔不得不跳到空中,用振翅维持自己的高度,寻找绝佳的发射位置。
在麦利萨尔准备轰击发射器的时候,待在指挥室的古尔丹,通过检查屏幕,看到了一只不知死活的咕咕,正挡在歼星炮前方,试图击毁发生器。
“把他打下来!”古尔丹大手一挥。
控制火炮的甘尔葛工程师,顿了顿说道:“古尔丹大人,现在引动能量发生器,会降低第一发火炮的威能。”
惑君心:皇妃妖
“发射!”古尔丹说道。
邪能火炮终究是点燃苍穹之冠的引线,这里蕴含的自然之力,极其浓郁。
森提纳克斯号的邪能储备,根本无法做到毁灭这里的能量均衡。
古尔丹依旧需要自己动手,他要用军团之主赐予他的力量,引燃这颗世界之树。
甘尔葛按下发射键,一道邪能冲击,迎面射出。
麦利萨尔提前察觉到了能量波动,他取消振翅,飞速下落,躲开了一道邪能冲击。
同时,麦利萨尔化形飞行形态,增大体型,卯足了力气不停扇动翅膀,再次赶上了森提纳克斯号。
不过等待麦利萨尔再次飞回能量发生区的时候,这里的邪能已经完全占据了产生器,麦利萨尔再想硬闯,只会被烈焰焚身,烧成灰烬。
世界之树上方的三艘战舰,同时开始充能,对准诺达希尔巨冠,接连射出三发歼星炮。
“你!不可饶恕!”珊蒂斯怎么都没想到,军团恶魔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竟然想要毁灭整个海加尔山。
提克迪奥斯引爆了污血,封死了珊蒂斯的所有退路。
“看着吧,火焰会将你们的世界烧成灰烬,而这就是反抗军团的代价!”
“我要你的命!”麦利萨尔从阴影中遁出,凶猛撕咬,对着提克迪奥斯的脊骨和腰部就是一顿猛啃,撕扯。
提克迪奥斯吃痛之下,化为蜂群,躲开了野性德鲁伊的突袭。
不过提克迪奥斯依旧中了自然毒素,精神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恍惚。
珊蒂斯趁此机会,开弓攒射,试图将提克迪奥斯钉死在战舰后方的平台上。
月之箭矢贯穿了提克迪奥斯的翅膀,双腿和右臂,限制了他的行动。
正当麦利萨尔准备用一次割碎,咬破他的喉咙。
火焰升腾而起,无尽的湮灭之火,破天坠落。
邪能与蔚蓝交织的天幕,瞬间被天火笼罩,浮动的毁灭之焰背后,宛若有一颗毁灭之眼,在盯着海加尔山。
箭矢被全部烧碎,麦利萨尔动作驰援,被烧光了毛发,瘫躺在平台甲板处。
愛劫難桃 歌月
“回去歇着吧。”古尔丹接管了海加尔山的军团突袭,告知提克迪奥斯,可以暂时休息了。
珊蒂斯将麦利萨尔搀扶起来,看着被邪火笼罩的怪异兽人,正在将诺达希尔树冠上的邪能之火,催化成毁灭之焰。
可惜,月之箭矢无法贯穿古尔丹的邪火屏障,他们只能看着萨格拉斯之火,焚烧诺达希尔。
火光冲天,大量烟尘,遮盖了天空。
海加尔山,暗无天日,宛若末日来临。
……
四爺嬌寵:福晉萬福
奥鲁瑞尔看着遗迹周围的夜之子,在一天天的堕落,但她却一天都高兴不起来。
比起同化夜之子的计划,她更想手刃罗文,以泄心头之痕。
“平民今天要集会了。”凡多斯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带回了邪魂堡垒。
麦兰杜斯满脸笑意,终于,大魔导师要妥协了。
没有有效的魔力之源,仅仅凭借一点魔力饮料,就想解决夜之子千百年来的魔瘾困扰,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次集会,一定有别的原因。
按照艾丽桑德的性格,她一定会趁此机会,找出即将堕落失控的夜之子,将其流放,以求当前夜之子社会的稳固。
“看来,我们的时机到了。”麦兰杜斯沉声道。
奥鲁瑞尔听得双眼放光,她急不可耐的说道:“终于要来了,我一定要亲手把罗文撕碎!”
在提前做好了周密的部署后,邪魂堡垒的恶魔部队,提前包围了梅瑞戴尔遗迹。
夜之子堕入魔瘾的最终阶段,他们会彻底迷失心智,只想寻找充足的能量,填补精神和身体的空缺。
这时候,任凭技术有多娴熟的夜之子战士,都会失去抵抗的想法,变成屈从于能量的怪物。
晨光微熙,泰安诺山谷的雾气随风而来,梅瑞戴尔遗迹宛若在云海中飘浮的遗迹。
在各处神殿和洞穴中寄宿的夜之子平民,拖着疲惫痛苦的身躯,强行用魔力饮料维持精神,向着沙尔艾兰神殿靠拢。
夜之子们在路上一言不发,堕入魔瘾的痛苦,让他们倍感绝望。
在此之前,每个寄宿点,都有夜之子发疯了,那些枯瘦如柴的枯法者,就是所有得不到救赎的夜之子,最后的下场。
没有夜之子在这个时候,选择讨论未来,他们用沉默和黯淡的眼神交互,表达各自内心的想法。
活着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奢望。
名門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 錦公子
神殿没有了护卫,凡多斯,麦兰杜斯和奥鲁瑞尔,大摇大摆的跟随夜之子平民,进入神殿。
神殿内部,一片死寂,能听到的,只有杂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
这里越是绝望,他们三人就愈加的兴奋。
艾丽桑德和塔莉萨那个贱婊子,终于还是败了。夜之子的命运,依然要托付给我们这些先行者。
在燃烧军团面前,没有牺牲,就没有安宁。这是最真实的道理。
“他们下去了。”
“跟着。”
越往沙尔艾兰神殿的内部走去,凡多斯的脸色就愈加的难看。
他在这里感受到了久违的能量气息,而且这股气息,非常的浓郁。
麦兰杜斯察觉到了凡多斯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最強狂暴修仙
凡多斯摇摇头,不相信艾丽桑德和塔莉萨能创造能量之源,更不相信罗文能给夜之子带来希望。
他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轻笑一声说道:“没事,我只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艾丽桑德和塔莉萨跪下来祈祷我们宽恕她们,或是在所有夜之子面前,公开处刑这两个悖逆了命运的贱货!”

local_offerevent_note 18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