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zxb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討論-第二十三章:定數與變數-833py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大天尊以长公主之事为由,命令三教仙人上天听封,然而三清道君却不愿意让门人弟子尽皆上天,所以这便有了封神之劫。假借人间王朝兴替,完成这一次仙道杀劫。”
“其中,死在战争中的仙人真灵会自动进入封神榜之中,而天命封神之人还有封神榜也早早的被元始天尊掌握在手中。”
“为了这次大劫,三清道君甚至还和大天尊联手,将未来一段时光直接从时间长河之中截断,封印了起来。时至今日,哪怕是道君,也不能直接进入接下来的这一小段未来。”
“不过即使未来被封锁,为父也有自信推演天机,在天机一道上,哪怕是道君的天仙化身,也比不过为父。”
“为父这些年来,一直在研究天皇陛下的先天八卦,并小有所成,称得上是登堂入室,收获不菲。接下来,为父就给你们看一看,为父推演到的未来。”
……
“里面的修士听着,奉秦侯令,秦法之下,人人平等,修士也不例外,尔等宗门之人,要么彻底成为人族的一份子,服从秦法的统治,要么远离人道,有多远滚多远!”
“想要和现在这样,享受着人道的好处,却自诩高人一等,还不愿意为人族做贡献,做梦去吧!”
权利和义务要对等!
光想享受,光想拿好处,却不做贡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嬴政可不会惯着这群炼气士!
轰隆!
将军一声令下,数不清的兵马俑便蜂拥而至,这些兵马俑都是特制的,每一具兵俑都具有道法免疫的特性。
一切不到天仙层次的道法,都无法伤害这些兵俑一丝一毫!
据说南京和秦城之中,还有着更先进的,可以免疫一切道君以下层次的道法。
不过哪怕只是免疫地仙级别的道法,便已经让这些宗派之人受不了了。
“住手,住手!”
“降了!降了!”
“人道法网在上,三皇五帝在上,秦侯在上,今人族修士……自愿遵守秦法中关于修士的那部分,从此以后,我将遵循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付出多少,收获多少,绝不多贪多占,绝不好逸恶劳……”
“你既不愿意离开,也不愿意投降,这让我很难做啊!二三子,随我冲杀!”
忽然间,眼前的一切就静止了,姬昌捋了捋胡子又是一声叹息,今日他叹息的次数着实有些多了。
“这就是秦国最有可能发生的未来,秦侯意志如铁,一心一意的想要做到秦法之下,人人平等。”
“这种想法的吸引力是极其巨大的,对于所有非贵族而言,如今的秦国就像是太阳一样,不断的散发着吸引力,不断的引诱着天下间的黔首,前赴后继的前往秦国。”
“秦侯一言成法,龙气无物不破!当秦国的修士都在人道法网的见证下发下道心誓言之后,当他们再次违反道心誓言之时,哪怕随便一个小官都能拿着秦法擒下他。”
“无论这位修士之前的修为有多高,只要他主动破坏了自己的道心誓言,一身修为便会被自动封印九成九。而如果这样的修士在对官员出手的话,更是会受到反噬,这边是法度与人心结合之后的力量!”
“这样的炼气士,哪里还有一丝高贵可言?不过是有些特殊本领的老百姓罢了!”伯邑考此刻神色有些复杂。
他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即赞同这种法度与人心相结合的力量,但是在推测到炼气士们被随便一个小官拿着秦法擒拿的未来之时,却满脸拒绝。
超凡之人自有超凡之处,炼气士们既然有了法力,能呼风唤雨,能做到种种常人做不到之事,自然应该具备着非比寻常的权柄才是。
可是在秦法之下,炼气士们却远不如前。
嗯,至少此刻的伯邑考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那些宗派之中的弟子们,除了嫡传弟子之外,恐怕其他的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都不会这么想!
即使是嫡传弟子,往昔之时,想要得到一本神功绝学也是难之又难,想要获得某种法宝的炼制方法,更是需要付出数不清的努力,都不一定能成功。
可是如今呢?
他们只需立下功劳,做出贡献,神功绝学,种种法宝的炼制之法,数目众多的神通,皆可兑换!
当然了,像伯邑考这种不缺钱的有钱人,考虑事情的第一因素,肯定是自由、逍遥、自在。
而绝大多数的修士,修炼的过程中,都会缺乏功法,缺乏法宝,缺乏良师益友,缺乏天材地宝,缺乏洞天福地!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修士来说,他们没空去考虑什么自由、逍遥、自在的问题,对他们来说,资源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当炼气士们认真的了解了秦法之后,他们便发现,他们虽然失去了随时随地被实力更强大的修士杀死的自由,可是却获得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资源!
“伐山破庙,消灭一切不被大秦控制的超凡!这样的未来,果然是人道盛世,这样的人道气数,甚至有望臻至青色!”姬旦有些忌惮的道。
人道气数这种东西的品质高下,和老百姓的生活质量、老百姓的个人素质息息相关。
封建时代,生产力落后,百姓平均寿命三十出头,这样的人道气数,自然就只是白色。
如果是战国乱世,那就是黑白相间了,比白色还不如。
至于所谓的盛世,本质上也顶多是老百姓能吃得饱,在没有天灾人祸的情况下,吃得饱便是盛世。
封建时代,也就只有盛世之时,人道气数才能有一丝丝红色。
而到了工业革命之后,老百姓一天三顿饱饭,甚至还有空锻炼身体,保养身体,此刻才算是正儿八经的红色品质人道气数。
至于更进一步的黄色品质,那得百姓各个读书明理,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理想,并愿意为自己的理想努力奋斗,而不是整天人云亦云,浑浑噩噩,随波逐流。
而青色品质的人道气数,就必须有超凡因素,将超凡力量融入日常生活之中,将超凡力量应用在生活之中,如此才可获取青色品质的人道气数。
像之前的那种仙人在上面,百姓在下面,彼此间隔了十万八千里,怎么也不可能是青色,更谈不上将超凡应用在生活中,改善百姓品质了。
“法网之内,大秦独尊!”姬发这一刻真的是羡慕无比,要是西岐也能这样就好了!
“虽然这么做很费事儿,还拖住了秦国的主力,使之不得不镇压四方,甚至在彻底消灭那些不服从秦法的超凡之前,秦侯都不可能出兵。但是一旦秦侯彻底完成了这件事,那么秦国的国力必将得到质变。”
“甚至我怀疑,到了那时,秦国一国的国运,便能比得上如今的大商,甚至还有过之!”
秦国占据江南至今,也就才数十万年时光罢了。
秦国占据川蜀之地至今,撑死了几百万年时光。
而大商统治天下已经差不多万万年时光,可是在姬发看来,再等个几十万年,秦国的国运便可与积累了万万年的大商相提并论!
至于西岐,姬发根本就没提,没有必要,眼下的大秦国运,就已经快能和如今的西岐相提并论了。
要知道,西岐可也是传承了至少万万年的侯国啊!
“没有办法,实在是没有办法。之前的历代秦侯,各个都不怕死,他们肆无忌惮的利用人道气数,根本不在乎什么长生不长生。”姬旦也是感慨不已。
从此以后,秦国想要当秦侯就必死无疑,肯定无法长生,而秦侯的兄弟们,却可以慢慢的修仙问道,甚至是长生不死。
往昔之时,成为君王都是很有好处的。可是到了秦侯这里,却成了秦侯不得长生,秦侯兄弟反而有望长生。
这得是多大的魄力?
历代的秦侯,又将为此做出多大的牺牲?
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愿意做出此等牺牲的秦侯,又怎能是弱智白痴大傻蛋?
“而秦五世嬴稷,更是大胆的开创了人道法网,人道法网在一天,秦侯就只能是工具人,作用便是沟通人道法网,凝练人道龙气。”
“从那一天起,每一位秦侯,都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用自己的生命来打磨来磨炼人道龙气的工具!伴随着时间的发展,秦国的人道龙气将一代更比一代强!”
“甚至假以时日,这种龙气未尝不能与道君一论高下。如果说秦国一统蜀地,结束蜀地万万年的乱世,只是让秦侯积累了实力,有了一统天下的可能,那么秦侯占据江南,便让秦侯有了争夺天下的基础。”
“而这人道法网,则是不弱于当年九州结界的新发明,有了此物,火云洞的先贤们也不会在插手秦国的大一统之战。”
“哎,说到底,内心之中仍旧以人族大局为主的,都已经去了火云洞。心中私心大于人族大局的,才会留在九州之内享福。所以当秦侯起兵之时,火云洞的先祖们,是不会帮忙的!”
甚至火云洞的先祖们,不出来主动帮助秦侯劝降西岐,击败大商,姬旦就谢天谢地了!
“所以,对于西岐而言,在秦侯一统国内的超凡之前,便消灭大商,然后聚集八百诸侯,八大家族的力量,与之一战,便是唯一的出路!”姬昌总结道。
“好了,接下来带你们看一看我推算的大商未来。”话音刚落,眼前便有了变化。
姬昌刚前往朝歌,便被困住了,最后被囚禁在了羑里之地,困顿此处,不能离开。
而帝辛则是趁机开始变法,改革。姬昌推测到的景象,帝辛也能猜到。
虽然帝辛没有姬昌这等推演天机之能,可是大商怎么都有数十代帝王的积累,万万年的积累,有多少忠于大商的人杰?
这些人杰们或许时运不在,但是脑子还是没问题的,以现有条件为基础,推演一下秦国的未来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以帝辛在囚禁了姬昌,以姬昌性命牵制西岐之后,便放心的开始了改革。
和裱糊匠帝乙不一样,帝辛改革的决心是十分剧烈的。所以他直接和大贵族决裂,大规模启用中小贵族。
同时,帝辛还改变了刑不上大夫的规矩,为了表示自己的大公无私,帝辛直接就寻了个错误,对微子启动手了。
微子启是谁?
他是帝辛的兄长,帝乙的庶长子。
其他贵族一看,连微子启犯错了都要受到惩罚,那他们还是低调点儿吧。
从此以后,哪怕是贵族犯了错,也要受刑,也要受到惩罚,而不是以往的那样罚酒三杯,最严重的,也只是换个人当贵族。
帝辛甚至开始剥夺领地、子民,大贵族们一下子就受不了了!
大贵族对帝辛普遍开始不满,可是局势危机,帝辛却没有时间来慢慢改良,只能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了。否则,等到嬴政整理完了秦国的内政,就该提兵北伐,兵指朝歌了。
对付此刻的西岐,对付此刻的秦国,帝辛都有把握,即使是改革后的秦国,帝辛也自问无所畏惧。
可是一旦秦国从江南之地北伐,西岐又从关中之地东出,那问题就严重了。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帝辛也只能抓紧时间,迅速改革,提升国力,然后在嬴政北伐之前,干掉西岐。
“所以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等待,便会有源源不断的大贵族前来投靠,而当帝辛天怒人怨之时,便是那些大贵族们纷纷投靠西岐,甚至是请求西岐起兵之时,到了那时,你们才可以起兵!”
“父亲,你推演的未来准吗?”姬发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虽然姬昌号称自己于天机一道上已经可以和道君比肩,但这种说法听听也就是了。
不成道君,终究不知道道君有多么厉害。
一猜就错,一说就错,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道君,又岂是道君之下的姬昌可以算计清楚的?
“所谓的推演天机,预测未来,本质上不过是信息的收集与计算,这天下间的所有事情,可以简单地分为两类,定数与变数!”
“什么是定数?叶落归根是定数,凡人终有一死是定数,也就是说,在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树叶到了枯黄老死之时,是一定会落下来的,而普通的凡人,如果没有踏上修炼之途,也没有遇上神仙,更没有获得仙缘,那么他最终一定会死,可能是老死,可能是病死,但无论是何种死法,他一定会死。”
“所以在为父的眼中,这世间万物就是由定数和变数组成。这二者加在一起,便可以知晓世间万物。”
“定数与变数的组合可以是零和一,也可以是已知和未知,还可以是阴和阳。”
“而为父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勉强算是掌握了这定数与变数。为父想要知道某件事的未来,只需要先收集信息,掌握定数,然后在定义出变数,最后在利用宝物,穷举一切变数,最终做到,掌握一切。”
这一刻的姬昌,自信无比,意气风发,魅力更是非同凡响,要是普通的小姑娘来了,一定会被他这个帅大叔给吸引的。
即使是伯邑考,此刻也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这定数与变数之说,真的挺有意思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