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6qg都市异能小說 宿主討論-第四百六二節 包圍圈讀書-wf3qs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被压着打的感觉很糟糕,更糟糕的是后勤部队仍在山谷通道内部无法出来。虎刚的计划是长途奔袭,轻装前进,因此只带了十天口粮。按照正常的做法,所有出战的骑兵随身携带五天口粮,剩下的那一半交给辎重队负责。他们同样也配备了马匹,只是速度没有作战部队那么快,却超过常规概念上的辎重步兵。
他们目前携带的粮食所剩不多,辎重队携带的物资大部分是弓箭,以及备用的铠甲。
“冲,往南边冲。白人是从那边来的,杀光他们。”
“不要怕,他们没有马,速度没我们快。只要冲过去就能赢!”
“别管他们的大炮,那东西只要冲到近处就是一堆废铁。”
派出去的斥候一直没有传回消息。大队骑兵背靠着西北方向的山谷出口,正南方向是连绵起伏的山脉,一直斜向东南。可供选择的突破方向只剩下北面、东北、东面和东南。
掉过头去攻击埋伏在山上的白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骑兵不是步兵,何况虎刚对这片区域并不熟悉。骑兵攻山需要缓坡,他已经派出一部分人分散寻找有利地形,然而短时间内很难会有收获。何况现在情况不明,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派出小规模部队试探性进攻,然后再根据各方面收集的情报,集中兵力选择主要方向突击。
虎刚控制着胯下受惊的战马,脑海中陷入激烈的思考,却突然听见副官焦灼急切的喊叫声:“统领大人,我有紧急消息向您报告。”
副官带着几名骑兵护卫从东南方向策马而来。很快跑到近处,虎刚看见他们簇拥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等到众人来到面前散开,虎刚终于可以看清那人的面孔。
是自己之前派出的一名斥候。
他趴在马背上,脸上一片苍白,右手抓住缰绳,左手死死捂住腹部。估计是受了伤,因为情况紧急来不及包扎,从指缝与护甲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外流的肠子。
虎刚心中猛然升起不妙的预感,急急忙忙地问:“出什么事了?”
“大人……前面……前面到处都是白人。”受伤的斥候说话显得极为困难,夹杂着粗重的喘息:“他们带着火炮,我们队里的兄弟……都死了……队长临死前让我……让我回来禀报大人:这个方向冲不过去……必须……另找出路。”
几分钟后,北面和东面传来了同样糟糕的消息————白人军队已经封锁了所有路口,他们以火枪步兵与火炮相互配合,挡住了骑兵队的所有前路。
虎刚心中从未像现在这样明悟!
虽然掌握的情报不是很详细,但他已经看懂了对面白人将领的作战意图。
他们提前占领了峡谷通道两侧,以零星射击的方式催促虎族骑兵加快速度冲出峡谷。在外面,也就是自己目前所在的这块空地,就是白人选定的战场。
这一带多山,很多地方都是密林。不要说是骑兵,就连步兵也很难在运动中展开。从时间上判断,白人应该来得比自己更早,所以他们提前布置,分别占领了各个方向的路口,一旦战斗打响,就以厚重的火枪阵列由外至内开始挤压,把所有虎族骑兵压缩在一个狭窄的圈子里。
排枪加火炮,这是白人最常用,也是最具优势的战术。
梳理完局势的虎刚发现,留给自己的选择非常少,其中也没有绝对安全的出路。
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立刻转身,命令所有骑兵重新进入山谷通道,沿着来路返回。
这样做的风险极大,而且以白人的狡诈,他们应该在两侧山顶预留了大量士兵。之前的零星枪击只是为了催赶骑兵队离开,一旦转身回撤,骑兵队必然遭到来自头顶的密集射杀。
白人数量众多,这是他们最大的优势。
从多个方向围过来的白人火枪兵会不断缩小这个包围圈。从之前落下的炮弹来看,留给虎刚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必须尽快做出选择。
“升我的将旗,命令:全力进攻北面。”
虎刚缓缓拔出佩刀,以沉稳凶狠的语调对副官下令。只有打通了北面才能尽快与其它部族援军取得联系。虎刚现在已经不考虑巨型“六号”带来的威胁。他开始理解龙族摄政王为什么执意坚守,等待援军。该死的南方矮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弱小,他们狡猾又残忍,还掌握着武器方面的优势。
一万名骑兵集中攻击北面,就算要付出一定程度的伤亡,但冲出去的几率很大。
已经完成整队的骑兵开始转向,没有人质疑虎刚的决定,强壮的虎族骑兵无惧不断飞来的炮弹,纷纷拔出战刀和长矛,朝着北面开始加速。
阳光被浓密的云层再次吞没,没有下雨或下雪,阴冷干燥的风像鬼一样嚎叫。远远的,虎刚看到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他催马继续向前,黑线变得更加粗大,显出了模糊的步兵阵列轮廓。
白人矮子的打法与过去没什么两样,仍是手持数米长戟的步兵在前负责阻据,中间是厚重且分为仰、站、跪三层的火枪兵。这种三层排列法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出火枪威力,但因为对手为北方巨人,也就将传统的站、跪、趴三层战列进行改变,尤其是开发出大口径重型抬枪后,南方白人还根据实战需要,造出了配合使用,专门支撑沉重枪管的伸缩式架杆。
虎刚高举起佩刀,发出凶狠摄人的怒吼:“冲过去,杀光他们!”
白人的步兵阵列不算厚,粗略估计下来不超过十万人。当然,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不是单纯比拼人数这么简单。对手数量虽多,却被两侧漫长的阵列导致整体厚度被迫分薄。值得一提的是白人占据了有利地形————他们背靠在山坡上列阵,前方的长戟手排列在最底部的前沿,不会挡住后列火枪兵的射击。
虎刚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长戟手都是渣子。只要一个冲锋,他们立刻就被冲散,溃不成军。
唯一令他不安的,就是对面白人火枪手阵列实在过于厚重,竟然达到足足六排之多。
虎刚强迫着自己尽量不去想令人担忧的问题。骑兵的优势在于速度,只要冲过去,以北方蛮族强悍无匹的近身战斗力,足以解决所有的麻烦。
“冲!”
副官在身边紧随,他后背上插着三角形将旗迎风招展。以他为核心,周边还有一个十五名骑手构成的小队,他们同样背插图案与形状相同的旗帜。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人看清楚并牢牢跟随进攻方向。
距离白人阵列已经很近了。
虎刚突然看将那些整齐排列的白人火枪兵阵列出现了变化。他们每两人为一组向后退去,让出足够宽敞的空间。在他们身后,一门门轻型火炮被推了出来。
这种火炮口径不大,但在虎刚简单朴素的认知思维当中,枪炮威力与管子粗细有着直接关联。他确定那是一种小口径炮,而且杀伤力比常规意义上的大口径炮更强。
他浑身的血液再次变冷,几近凝固。
对面开炮了。
是链弹和霰弹。
飞射的链弹在空中转着圈,带起一个个主题为“死亡”的血肉圆环。牢固的锁链在飞转,系在两端的铁球以强大的冲击力撕裂人体。冲在最前面的虎族骑兵连人带马当场被切成两端,还有人的头颅被打的粉碎,从马上掉落,被无数马蹄从身上踩过,成为与泥土混合的鲜红酱料。
大团喷射的霰弹堪比巨型铁拳,在迅猛冲击的骑兵队里硬生生砸出一个个短暂“凹坑”。假如有某种力量操纵者时间停止,就能看到霰弹冲击区域与骑兵队正面互撞,散碎的血肉从人体和战马上分崩离析。坚硬的钢珠射进眼窝,击碎眼球之后贯穿脑颅,头盖骨被强大的破坏性力量高高掀起,骑手和战马变成了血肉筛子。
弗拉马尔公爵站在不远处的山顶,通过望远镜,注视着目前为止令人满意的战况。
望远镜是个好东西。幸运之神属于白人,野蛮的北方巨人不懂得烧制玻璃,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镜片加工。说实话这一战的确有很大“赌”的概率。弗拉马尔赌的就是北方巨人信息不畅,也没有望远镜对远处进行细致观察。
维京王国与金雀花王国之间的关系只能算是一般。但这并不影响艾尔肯侯爵与弗拉马尔之间的私交。贵族们有自己的一套行为法则,奥尼莫子爵的进攻方向对弗拉马尔来说不是秘密。这涉及到“公平分配”与“战利品”两大原则。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你有你的发财路,我有我的生意经。
既然金雀花王国已经选择了东北方向,弗拉马尔只能把目标对准西北,将其选定为维京王国主力的进攻路线。
只要是思维正常的贵族都不会选择正北方。那里有着太多的“六号”,天知道它们在饱餐了北方巨人尸体之后又分裂了多少个子体?弗拉马尔压根儿没想过要依靠那种怪物打赢北方巨人。平心而论,他对“六号”攻占锁龙关的战绩非常满意,但也仅限于此。怪物就是怪物,它们永远不可能与人类平起平坐。何况卡利斯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也并非没有道理————教廷实力强大,必须与教廷保持友好的合作关系。索姆森主教想要的东西就给他,只要能填饱他贪婪的胃口,剩下的部分足够让所有王国吃饱。
北面的进攻路线属于教廷。在索姆森主教发话前,谁也不能越界。
弗拉马尔很清楚己方斥候在速度方面不占优势。他只能以加快进军速度,同时派出大量斥候对周边地形进行勘察的方式收集情报。他比虎刚提前两天刚到峡谷通道外围,绘制出详细的地形图。从那时候开始,弗拉马尔公爵就酝酿着以这里为主战场,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白人对北方巨人所知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很多事情无法通过“猜测”做出准确判断。
这条峡谷通道地面的石块相对光滑,也没有太多的野草。这就意味着经常有人通行。只要在峡谷两边预设埋伏,就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虎刚想到的问题,弗拉马尔都想到了。
他在峡谷两侧足足安排了四万名火枪兵。
在山谷的出口,东南、东面和北面,弗拉马尔以四十万人构成包围圈。这是一个半环形的月牙阵,一旦北方巨人在山谷里出现,整体战阵就开始往西面移动。仿佛巨大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出主动走进嘴里的猎物,将其彻底吞噬。
正如虎刚之前所想,骑兵队可以后退,沿着峡谷来路脱身。可那样做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伤亡。之前的零星射击会变成密集阻击,到时候死的人更多。
其实弗拉马尔并不确定西南方向是否会出现北方巨人的军队。他只是隐隐有着“可能”的预测。他打算在这里逗留五天至一个星期。一方面是等待后勤辎重部队,一方面也是舍不得地形如此优越的天然战场。
虎刚的心在滴血,他感觉眼前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流弹撕裂了他的头皮,鲜血流进眼眶。虽然并不致命,却激怒了这头年轻的猛虎。
“冲啊!加快速度冲过去!”
那些轻型火炮对骑兵的杀伤力太大了。
但我们还有机会!
距离白人长戟手还有百米左右的时候,冲在前排的虎族骑兵突然身形一歪,惨叫着摔倒。
按照弗拉马尔的命令,前沿阵地上挖出了密密麻麻无数的坑。它们深度约为三十厘米,大小与北方战马马蹄差不多,略大一些。这些孔洞般的小坑挖起来不难,却能给高速奔驰的马匹造成致命伤害。
胯下战马发出哀鸣歪倒的时候,虎刚清清楚楚听到它的腿骨发出清脆折断声。
只要有一条马腿踏进紧密严实的土坑,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拔出。极高的奔跑速度拖拽着马身瞬间失去平衡,结果就是人仰马翻。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