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o5g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兇靈祕聞錄》-第五百一十七章:趙平的計劃讀書-hk53f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紧张感瞬间袭来,因为大伙儿知道,接下来就是试验,尝试,关乎何飞生死存亡的重要尝试。
试验来源于早前所见,记忆中大学生当初也正是通过将戒指贴近屏幕才查询起队长权限,乃至开通过任务预知功能。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何飞处于昏迷状态。
随着戒指贴至屏幕,后方,所有人屏气凝神,所有人心下坠坠,目光死死盯着何飞,盯着青年左手,盯着左手戒指,盯着那近在咫尺漆黑大屏幕。
现场一片寂静,寂静到连呼吸都几近消失,人群在期待,期待着赵平猜测正确,毕竟此事太过重要,如果成功,除代表赵平计划可以施行外同时也代表何飞至此有了一线生机。
时间一秒秒流逝,汗水一滴滴流出。
目前何飞左手连同戒指现已紧贴屏幕长达5分钟之久,按理说屏幕如有反应早该发生变化才对,可,事实上呢?事实上令人期待事没有发生,大屏幕依旧漆黑无光,依旧未曾亮起,见状,车厢内,人们的心逐渐下沉,那最后仅存的希望亦愈发往悲观方向下沉坠落。
戒指和屏幕之间没有产生共鸣。
完了,完蛋了!
痛苦的心情笼罩一切,悲观的思绪席卷全身,眼见屏幕久无变化,彭虎绝望了,情绪开始低落,手臂开始下垂。
然而……
就在他即将放弃,即将放下青年那佩戴戒指的左手之际……
呲,呲啦。
………
有时希望的尽头是绝望,而有时绝望的尽头却是希望。
世事难料莫过于此。
呲,呲啦。
杂音突兀发出,就见早前久无反应的黑色大屏幕缓缓亮起!
世事难料,这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见此一幕,屏幕前,彭虎瞬间由绝望转为激动,全身上下一阵颤抖,和身后有相同反应的众人一起刹那间神色突变表情变换。
有反应,有反应了!
此刻,程樱喜极而泣,流出了喜悦泪水,姚付江亦在惊愕过后表情转为喜色,钱学玲同样露出欣慰笑容,虽说她最为在意赵平,可她对何飞这位团队队长亦满含钦佩,她和大伙儿一样不希望对方有事,如今戒指和屏幕产生共鸣,这无疑代表赵平猜测正确,计划可以实施!
前方……
杂音消散后,屏幕现已完全亮起,彻底清晰,接着,在戒指的影响下,数行文字显示于屏幕,展现于视野。
执行者姓名:何飞。
身份:诅咒空间第七执行团队队长(C级队长)。
具备权限如下:
拥有提前得知新人登车时间的权利。
拥有通过队长专属戒指同队内成队员进行远程心灵链接的权利。
拥有短时间回返现实世界的权利(需消耗生存值,如一次性消耗大量生存值可对全员开启,不过队内成员每次回返现实世界时仍要额外消耗各自生存值)。
拥有返回以往曾经历过的灵异任务世界的权利(需消耗生存值,如一次性消耗大量生存值可对全员开启,不过队内成员每次进入曾经灵异任务世界时仍要额外消耗各自生存值)。
拥有得知诅咒空间其余轮回队伍简略信息的权利。
拥有查看下一场灵异任务难度等级与任务名称的权利(已激活)。
………
毋庸置疑,以上乃队长专属戒指功能介绍,这很好理解,由于贴近屏幕的正是何飞与他的戒指,所以屏幕亮起之际亦自然而然优先显示戒指信息。
信息显示于屏幕那一刻,车厢内,众人发出欢呼,其后便又在早前思绪促使下转动目光看向赵平,很明显,因以上种种建议计划皆为对方提出,如今试验成功,希望出现,旁人自是想看看眼镜男打算如何。
于赵平……
他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整个人一副冷淡模样,就连刚刚屏幕亮起都没让他出现多少表情变化,没有人知道眼镜男目前心中所想,仅能看到男人伸手扶了扶眼镜,走至近前,继而朝屏幕说道:“诅咒,查询开通返回现实世界功能所需生存值,再查询开通返回任务世界功能所需生存值。”
同当初何飞查询时结果相同,话音方落,下一秒,就见两大功能末尾各自出现一行小字:
开通返回现实世界功能将一次性耗费10点生存值,一次开通永久激活,开通后团队所有成员皆可使用,每次使用此功能会耗费使用者个人生存值。
开通返回以往灵异任务世界功能将一次性耗费10点生存值,一次开通永久激活,开通团队所有成员皆可使用,每次使用此功能会耗费使用者个人生存值。
浏览完两行附加信息,略一沉吟,赵平转身望向身后,看向旁人,最后面无表情对众人说道:“看来这开通回返功能比当初开通查询任务难度要便宜啊,既然如此,那么……”
“凑钱吧。”
………
数分钟后,除本身只有2点生存值的新人陈逍遥和昏迷不醒的何飞两人外,余者每一人皆各自划出部分生存值转移至赵平身上,结合眼镜男个人出资,很快,20点生存值至此凑齐,不可否认以上属于团队集体出资,可这样一来大伙儿的生存值还是不可避免有所减少,旁人还好,生存值本就不多的姚付江和钱学玲却是肉痛不已,不过一想到这全是为了救何飞,饶是肉痛,心中亦是释然。
正如上面所说的那样,为了开通权限,为了挽救何飞,更是为了不再经历失去队长的痛苦,执行者集体出资,20点开通费彻底凑齐。
后面即将发生什么?
答案不言而喻。
无需任何提醒,不用任何人提示,或者说开通费刚一凑齐,身揣20点生存值的赵平便已重新转身,目光看向屏幕,没有犹豫,没有迟疑,目光一凝,径直朝屏幕大声说道:
“诅咒!开通回返现实世界功能,开通回返任务世界功能,生存值从我这扣除!”
果然,和不久前初次开通任务预览功能时一样,话音方落,屏幕传来提示:
开通回返现实世界功能需消耗10点生存值,开通回返任务世界功能需消耗10点生存值,两项合计共需要消耗生存值20点,是否确认?
赵平斩钉截铁回答道:“确认!”
随着眼镜男点头确认,待予以肯定答复后,再看屏幕,就见不知何时原本介绍两大回返功能的文字信息现已改变,眨眼间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变得不再庞杂,不再繁琐,简简单单万分易懂:
拥有短时间返回现实世界权利(已开通)。
拥有短时间返回以往所经历灵异任务世界权利(已开通)。
同样的,信息转变的同时,20点生存值亦被同时扣除。
当然,扣除生存值现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重要的是希望!
拯救何飞的希望!
功能开通意味着大伙儿现已能执行救援计划,从而返回现实,返回那阔别已久的现实世界,哪怕这种返回是短暂的。
喜悦之色溢于言表,激动之情无法掩饰。
只是……
过了片刻,待度过最初喜悦后,早前站立于人群末尾的陈逍遥当先有了动作。
越过旁人,几步来到赵平面前。
青年道士这番动作自是被其看在眼里,不过他并未说话,更未询问,只是将目光迎向陈逍遥。
然后,陈逍遥笑了,微微咧嘴,旋即在赵平注视下嘿嘿笑道:“看来计划开头执行的很顺利啊,赵前辈,既然一切都是按照你的构思来执行,那么如今功能现已开通,下一步又该怎么做呢?”
诚然陈逍遥这句等同废话的问题虽毫无营养,但仍不可否认也恰恰是这句话将周遭众人拉回现实,转移注意力,继而无一例外看向眼镜男。
常听说被人围观是一种不好体验,不过也要看被围观者是谁,暂且不谈旁人,至少赵平从不介意此事,或者说男人那常年不变的冷漠早已对寻常小事免疫,见众人纷纷看着自己,赵平神情淡定回答道:“下一步就是先去现实世界拿到招魂幡,其后带着何飞与招魂幡返回阴阳路世界,最后将其灵魂重新召回体内。”
许是过程中莫名想到了什么,赵平话音方落,彭虎就以摸着脑袋提了个问题,提了个至少对他个人而言算是重点的问题:“额,计划流程确实简单,只是,由谁去呢?难不成大伙儿一起返回现实世界?”
咦?
别说,光头男所提问题虽显突兀,可转念一想倒着实值得在意,是啊,计划简单易懂,流程清晰标准,可这首先回返现实的任务派谁前往呢?毕竟在场之人数量不算少,需要多少人来执行这一任务呢?还是说所有人共同前往?
好奇没有维持太久,疑惑没有维持太久,面对彭虎询问,赵平直接摇头否定道:“不,没必要,完全用不了那么多人,毕竟通过陈逍遥叙述咱们现已知晓招魂幡准确位置,所需做的也仅仅只是过去将东西拿来即可,期间应该不会有难度,所以我认为至多三人足矣。”
“我去!”
话音刚落,程樱首先开口表示自己愿意前往,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皆满含坚定与不可更改,见职业杀手率先起头,彭虎又如何肯甘人后?颠了颠背后何飞,旋即表示自己也愿前往,结果可以预料,见程彭二人带头,其余人亦纷纷表示加入,最后竟发展为除赵平外所有人皆愿回返现实!
现场气氛一时热闹起来,众人互不相让,各有理由,唯有赵平默然不语凝视前方。
很显然,以他的智慧,眼镜男当然猜出原因为何,如所料不错的话,现场仅有程樱和彭虎属于一心只为拯救何飞,至于其他人,不可否认这些人也同样想为拯救何飞出一份力,但严格来讲还是隐藏着另一层意图,比如在诅咒空间待久了想去现实世界透透气。
毕竟谁都知道这次拯救何飞需回返现实世界,加之任务简单仅仅只是拿个东西,期间并无危险,既然如此,那么,回返阔别已久的现实世界放松下又有何不可?
想到此处,抬手制止众人争吵,不动声色给了提醒:“都打算去吗?那这可不好办啊,不过有一点我仍要提醒诸位,返回现实世界……可是要扣除自身生存值啊。”
话一出口,在场众人瞬间出现两种截然不同反应,除程樱和彭虎依旧神情坚定全不在意外,其余人脸孔皆隐约浮现出犹豫,毫无疑问,生存值对于执行者的重要性可谓是仅次于生命,刚刚为开通回返功能各人也已花费掉不少数额从而导致肉痛不已,的确,能够返回阔别已久的现实世界确实令人向往,哪怕是暂时性返回也依旧让人期待,可,一想到短暂回返又需花费生存值,这一刻,部分人犹豫了,纠结片刻,钱学玲原本高举的手缓缓放下,姚付江亦神情复杂踌躇纠结,就见此刻的他脸孔一会青一会红,表情变换极度精彩,貌似正进行着某种激烈思想斗争。
又过了片刻,最终,确认除钱学玲一人退出外多数人仍在坚持,扶了扶镜框,两眼随之微眯,赵平继续道:“仅有一人放弃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不好办了,人没必要去那么多,去多了等同浪费生存值,嗯,这样吧,我这有个好建议,不如抽签吧,通过抽签从咱们这些人里选出三个回返现实,如何?”
抽签?
不知是不是建议良好引起他人共鸣,赵平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愣,互相对视几眼,很快,陈逍遥就以当先高举双手表示支持:“好啊好啊,这个主意不错,很公平,我支持!”
见陈逍遥当先欢乐支持,许是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最终,无奈之下其余人亦纷纷点头,同意借助抽签决定。
既然有了目的,后面的事就简单了,扫视周遭,咧嘴一笑,陈逍遥先是当着众人的面从怀中掏出六张黄纸,其后抽出朱砂笔在其中三张分别写了个‘去’字,接下来便将这些纸统统揉成了纸团放于双手用力晃动,最后双手一摊朝面前诸人示意道:“来来来,每人选一个纸团,抽到写有去字的三人就前往,纸上没字的就留下。”
此刻,注视着眼前一枚枚纸团,众人表情各不相同,沉寂片刻,程樱当先动了,走至陈逍遥面前,长呼一口气,伸手拿起一枚纸团。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见有人带头,很快,其余人亦紧随其后纷纷上前,继而将各自所选纸团拿于手中,最后只剩一枚纸团仍留于陈逍遥手中,见抽签结束,青年道士嘿嘿一笑道:“好,都抽完了,这最后一个就是我的了,那么现在……”
“大家都把纸团打开吧。”
扫了眼手中纸团,程樱缓缓闭上眼睛,内心暗暗祈祷,其后拆开纸团,低头看去,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下一秒,职业杀手顿时双目大睁眉头紧皱,脸孔亦刹那间露出难以掩饰的无奈与遗憾。
因为,她选的这张纸……
上面空空如也!
看清身旁程樱没有抽中,咽了口唾沫,彭虎亦急忙打开手中纸团,然后……
“草!该死!”
伴随着一声满含不甘的咒骂,光头男一把将那张同程樱一模一样的空白黄纸丢至地面,可能觉得这样仍不解气,其后还不忘狠狠踩上一脚!
万万没想到最希望前往的程樱和彭虎竟双双没有抽中!
眼见二人如此,心下坠坠之余,钱学玲亦颤颤巍巍的将手中纸团一点点打开,其实之前当听说返回现实还需花费生存值后她就曾叹息放弃过,不过,随着赵平后来提议抽签,纠结犹豫间,抱着去于不去由天定的心态,最终,漂亮女人还是和其他人一样参与了抽签。
数秒后……
面对手中空无一字的黄纸,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钱学玲只是如释重负般深呼一口气。
继程樱和彭虎之后,钱学玲亦未抽中。
既然参与抽签者总共只有6人,执行任务只需3人,如今3人未中,既如此,那岂不是说……
果不其然,扫过钱学玲那空荡无字的黄纸,下一刻,程樱、彭虎连同钱学玲三人纷纷转动视野,纷纷看向对面,径直将目光投至陈逍遥、赵平以及姚付江三人身上!
不错,已经很明显了,6张纸,3张有字3张无字,如今无字的皆被排除,剩下的……
如同中了500万大奖般兴奋,不待旁人说话,陈逍遥就已颠着手中虽仍未取开但皆知答案的纸团朝众人裂嘴大笑起来“哈哈,看来结果已经出来了啊,嘿嘿,那就是由我、赵前辈以及姚付江三人出马前往!”
同一时间,正如世间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可能完全一样,面对如此结果,陈逍遥得意洋洋,同样未曾取开纸团的赵平则是一阵沉默,至于姚付江,他,愣住了,旋即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惊恐之色!
平头青年害怕了,在任谁都无法理解的情况下莫名其妙陷入紧张,陷入恐惧。
让你重返现实世界你会害怕?
有必要吗?要知道这次离开列车可不是执行灵异任务,而是前往阔别已久的现实世界,那里没有危险,没有螝物,就算有据说也很少出现,更何况此次返回亦无诅咒规则影响,可谓是想去哪就去哪,虽说需要消耗生存值前往,可单凭扣除一点生存值还没必要紧张成这样吧?
真正原因?
真正原因只有一个,导致姚付江面色突变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赵平,是那姓赵的眼镜男!
此时此刻,当发现执行任务的3人里有自己后,姚付江心里开始发虚,他不是笨蛋,他知道自己得罪过赵平很多次,甚至可以说打从他进入团队以来自己就一直和那腹黑阴毒的眼镜男不对付,当然这没啥好担心的,毕竟以往执行灵异任务时自己向来和大部队待一起,身边也一直有何飞、程樱以及彭虎这三个元老级资深者在,从而使得他以往并不怎么畏惧赵平,可,可如今却大为不同,除了一个接触时间不长的新人陈逍遥外,剩下要去的两名执行就只剩自己和赵平两人了!
假如能把关系不怎么熟的陈逍遥换成彭虎或程樱,他多少还能安心一些,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然,直到此时,直到现在,直到确认有一天自己要单独和赵平组队去完成任务后,青年才猛然发现自己竟如此畏惧此人,畏惧面前这看似平平无奇的眼镜男。
就在姚付江表情变换坎坷不安之际,就在他出于本能将目光下意识撇向右侧眼镜男时,不知是不是巧合,对方亦转动脑袋朝他看来。
他看到男人面无表情,他看对方神色平淡,最后,他发现对方看向自己时双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寒光!
咯噔!
言归正传,暂且抛开姚付江内心活动不提,待撂下一句嘚瑟话语,陈逍遥当即转身向位于其两侧赵平和姚付江发动鼓舞演讲:“两位,看来是咱们三个要去寻找招魂幡了,记住,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分马虎,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
“等等!”
青年道士正卖力鼓舞士气,不料话未说完,身后,程樱却时冷不丁将其打断,这也让在场众人纳闷不解,唯有陈逍遥像是明白什么般耸了耸肩,继而一边回头一边用惊讶表情质问道:“喂喂喂,咱可不许赖皮啊,之前说好了没抽到字的不能去,你现在就算反悔也没用了。”
面对陈逍遥的义正言辞,程樱那满含中性美感的脸隐隐有所变化,视野盯向陈逍遥右手,嘴里淡淡解释道:“不,你别误会,我没有反悔的意思,只是……”
顿了顿,下一刻,程樱双目微眯,随后朝陈逍遥再次说道:“只是刚刚我们三个都将纸团打开了,而你们三个却未曾打开,我的意思是,不如你们也将手中纸团打开展示下如何?”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