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f0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第五百二二章 李澄被抓了!展示-i8ffr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找到了吗…?”
一名不良人走了出来,薛宣立即问道。
这个时候,那名不良人手中拿着几封书信道:“报告薛帅,找到了几分书信。”
薛宣拿在手中一看,心中一沉道:“哎…李家主,这次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原来薛宣手中的书信是李贺和西突厥叛贼的书信。
有人一定会问,突厥不是被灭了,怎么又出来个西突厥,其实灭的是东突厥,隋朝的时候,突厥就被分成了西突厥、东突厥。
这个西突厥称霸西域,并控制丝绸之路,极盛势力范围,东起敦煌,西尽里海。
不过,这个西突厥很听话,大业十年的时候,隋朝还信义公主与处罗结为夫妇,并赐锦彩袍千件、彩色丝绸万匹。后随炀帝至江都。
反贼宇文化及弑逆炀帝后,处罗从宇文化及至河北。618年(唐武德元年)十二月处罗归长安,唐高祖降榻欢迎,与他同坐,封之为归义郡王。后被东突厥始毕可汗派人杀死。
等李世民当了皇帝,那个时候的统叶护派真珠统俟斤向李世民献万钉宝钿金带和马五千匹,以迎娶公主。
但因东突厥颉利可汗连年入寇唐朝边境,唐与西突厥往来的道路梗阻,颉利又威胁统叶护不让与唐和亲,这桩婚姻未能结成。
后来西突厥就强盛了起来,不过强盛起来的西突厥,对大唐还是很恭敬的,因为李世民和现在西突厥的可汗泥孰是兄弟。
泥孰被推举为西突厥可汗后,即派遣使臣至唐朝表示内附。第二年(贞观七年),唐朝的代表鸿胪少卿刘善因抵达西突厥,册封泥孰为奚利邲咄陆可汗。
可惜呀泥孰是短命鬼,634年(贞观八年),泥孰病死。其弟同娥设继位,是为沙钵罗咥利失可汗。
其弟也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一直想依附大唐,可是就在他派遣使者来大唐求亲的时候,西突厥发生了内乱,跟着西突厥分成了两拨,一拨对大唐是敌对的,一拨是亲唐的,不过,亲唐的要弱一点。
李贺卖的武器盔甲都是给大唐敌对的,这是李世民明令禁止的,所以薛宣说李贺完了。
李贺此时看了一眼一边的李澄道:“你以为你会没事,别着急,你也会和我一样的…!”说完,李贺就被带走了。
薛宣来到李战的面前道:“李公子,那我们就先走了,陛下等着回话呢。”
“还有我…!”孙伏伽对着李战也是一躬身,跟着也是带着大理寺的人,将抓的那些人都给带离了李府。
要知道李贺的李府曾经也是李澄的家,家中的管家都是李家的老人,虽然李贺被带走了,李澄还在,所以管家们就来找李澄。
李澄告诉大家一切照旧,不过,要将李贺的所有家人都赶出李府…即使这些人不知道李贺和李空的勾当,但是也不能留在李家。
因为陇右李家没有这种背叛国家的男人,而这样男人的家眷也没有资格再在李家生活。
其实说白了就是斩草除根,李战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岳丈这么狠,一点都没有给李贺的家眷面子,当天就将所有的李贺,李空的家眷赶出了李家,并且只给了洗漱衣服。
在长安有家的就自己回家,但是那些没有家的,就只能在长安周边流浪,直至死亡。
…………………….
“怎么样…觉得我很狠?”李家庭院中,李澄坐在李战的前面。
左叔给两人沏茶,高虎站在李战的身后。
听到李澄的话语,李战摇摇头道:“无毒不丈夫,岳丈大人吃了够多的苦,一朝报复,不狠不足平心魔。”
“好一句无毒不丈夫,不过,你还是说我狠,没关系,我无所谓,我是死过一次的人,等死亡之后,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我的失落你不明白。”李澄接过左叔递过来的茶水一口喝掉。
跟着李澄看着李战道:“我要重新建立一个陇右李家,以前的一切推倒重来,因为我知道,以前的那个家族模式已经不行了。
陛下锐意进取,如果还像以前自以为是,家族最后就是一堆枯骨。
李家要成为新的家族,一支可以独立,可以依附…但是不和任何朝堂敌对的家族。”
“这不太可能…!”李战笑着摇头。
“还没有开始,你就说不可能…!”李澄有些埋怨。
不过,李战并没有说谎,一支可以独立,可以依附的家族,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只是李战看到李澄有些埋怨,也就没有往下去说了。
李澄想要做什么,其实李战不去关心,因为李战不会去改变什么,李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李战匆匆也就是几十年,操这个心没有意义。
李战只是想要将眼前一些关于自己亲人的事情做好。
例如保住李承乾的太子之位,杀武则天,保住侯君集,治疗自己母亲的气疾…还有为天下百姓将粮食给弄到手,红薯,占城稻,玉米,马铃薯等等…!
其他的什么东西,李战不想去想。
所以李澄埋怨了,李战也就不说了,而是转移话题道:“岳丈大人,什么时候能和我的娘子荇安见一面,小丫头想你想得厉害。”
终于说到李荇安,李澄露出一丝愧疚的表情道:“李战呀,对于荇安,我是真的要谢谢你,你对她的好,我都知道,荇安苦呀,希望你可以带给荇安更多的快乐。
我呢,现在还不能见她,不过,我会给她备一份最厚的嫁妆,呵呵…便宜你小子了,不过,你能来救我一命,便宜你也是应该的。”
“岳丈大人,你也真的是太大意了,两个人就敢来这里,要是没有我,这次你必死。”
“我以为我和不良人还有大理寺说了,我就应该没事了,还是太天真了,不过,现在的结果是好的,我想应该就是好的结果吧…!”李澄哈哈一笑。
这个时候,李战起身道:“那小婿就先走了,我家娘子还在家等着我的消息,不过,李贺走的时候,可是说了对你不力的话,岳丈大人自己小心了。”
“好…!”李澄起身相送。
李战微微躬身…然后就这样离开,不过,李战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前脚刚刚走了,大概到了晚上的时候,李战正在吃饭,就收到了一个惊讶的消息,那就是李澄被抓了。
…………………………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