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vr4熱門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第兩千九百七十一章 寒假可能太歡樂,你給大家添點堵讀書-zng1q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孙九龄在剧组待了十多天,算是初步摸到了带头大哥的性格。
你要有事情,就只管直说。
而且,你知道的要说不知道的坚决不要说。
这不,压根不懂个旧社会的制片人,在行内都是鼎鼎有名的人,被连打击带嘲讽,出门的时候眼神都是恍惚的了。
可怜的傻子,你以为你不懂人家就也不能懂吗?
“我为了反对那些制杖,读了他们半辈子也读不完的书,当然比他们知道的稍微多了一点,因为以你为代表的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我懂个一就比你们先进了嘛。”关荫把人赶出去的时候这么说的。
现在的很多剧组,说是拍历史剧,那是历史剧?
把都市里尤其他们自认为的都市里的男女破事假借一个全国人民都熟悉的历史名人,给你呈现出来让你给他们给钱。
这就是现在国内一些著名影视人的真面目,结果一帮傻子还把他们当专家了。
连那部明显冲着环节公司经济压力来的影片,不都有一帮人感动地热泪盈眶了吗?
哦,关荫选《士兵突击》的班长时就没想起那位来。
不了解的或者粉丝可能真的很喜欢。
但了解一点……
算了,关荫有的是备用人名单。
生活在穿越到旧社会,你要长得美不是被抢走就是被糟践,你要长得丑,你他妈连当暖床丫鬟的资格都没有的时代,你翻来覆去都是被摁在地上摩擦的货色,你放着大好时代不爱,怀念那个乱七八糟如臭水沟般恶臭的时代。
你有病?
放着可歌可泣荡气回肠一个单打十七个堂口的英雄故事不赞美,被几千个人追着几十万人打得尸横遍野,结果你说人家牺牲大所以人家是功臣。
你病的不轻!
那么多历史资料不看,接受十八流“著名人士”导演演员灌输给你的脑洞“艺术”还以为那就是历史。
你没救了回家等死去吧。
“自以为一穿越都是王公贵族,百般嫌弃现在的美好生活的人一般都属于出生的时候脑子被扔掉头里面装了一块板砖的那种人。”关荫还跟知府说呢。
知府赔笑道:“是要加强引导教育了。”
这话就比较凸显他的本事了。
“对了你找我有事儿?”关荫问。
知府叹口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连他的老恩主都不想给他说人情了他挣扎还能有什么结果呢?
百分之零的希望,付出百分之一万的努力。
至于结果就听天由命吧。
谁让他没忍住诱惑,跟某些人联手呢。
关荫用宝贵的写剧本的时间,陪同知府聊了大半天。
孙九龄进来了。
带头大哥的性格就是你想那么干,我偏要跟你对着干。
既然现在又涌现出一批怀念旧社会的傻缺,那就必须跟他们对着干。
不就是剧本说话嘛。
他还怕跟你用剧本说话?
可这话总得有个头儿啊。
从何说起呢?
孙九龄认为,带头大哥早就心有成竹。
真有。
关荫问:“没想在这两场战争中寻找点素材吗?”
孙九龄直言:“我既没那本事也不敢跟你们打擂。”
那你的意思是?
“求剧本。”孙九龄伸手直要。
关荫想了下,拿起一摞稿子递过去。
孙九龄心里不由一跳,这是老人的习惯吧?
这家伙现在越来越有老人的风格了。
甚至谈公务写稿子都是那么一派风范。
孙九龄不由恭敬多三分。
不过手里的稿子让他愣住了。
这……
“先看下,这只是个梗概。”关荫道,“这不要寒假了嘛,我怕寒假期间各种贺岁片太欢乐,想给大家添点儿堵,你要有那个驾驭能力,你拿去落实。”
啥本?
“《一九四二》,这是洋人可能最喜欢的,反应我们有多悲惨的电影吧,或许能冲一下国外大奖,但国内的名字要改编,我初步定了一个《命》,嗯,这是由他们亲爱的大队长的朋友说的话,也是旧社会粉丝的神们,那些洋玩意儿说的话,没什么深度,就是平铺直叙,让观众和那帮制杖明白什么‘易子而食’距离我们这个时代过去不到百年,为便于他们骂的有智商我还会给他们提出当年的资料来。”关荫道。
孙九龄恐惧了。
这是一部暗黑片吧?
当然。
关荫没有大导演的毛病,不会把细节写的那么粗糙啊。
他只有用一个一个鲜活的命填补自己对剧本的重视。
要不然,他还能拍出歌舞升平全国洋溢着大魔都范儿的黄金十年?
是吧?
他翻遍史书也没找出黄金十年黄金在哪里啊。
孙九龄低着头,仔细阅读了一下梗概。
关侍郎够狠。
他的大纲简单到一眼就能看懂。
因为故事完全是由冷冰冰的成语汇合而成的。
首先,第一个故事叫水势如雷,第二个故事叫转瞬即逝,第三个故事叫迷雾重重,紧接着就是穷困潦倒。
其次,易子而食写成了全剧本的中心。
最后,他很给大队长留面子只写了那帮人逃出黄泛区站在他乡回望家园背后是十里繁华洋场。
够给面子了吧?
那可是把你的十里洋场写出来的!
你要说对比?
你那电影里不也在对比吗?
你还骑脸对比。
我可没黑你,只是用这种“象征希望的春秋笔法为你的人留下一点希望”。
但也仅止于希望。
毕竟,脸上有一点光那也是希望你说呢?
孙九龄看完,长出了一口闷气。
看剧本,都让他惊悚得不敢继续看下去。
何况要真下决心拍成大片。
那是要被人追着打的!
那这剧本接吗?
孙九龄起身想出去走走再决定。
不是怕,他用不着怕谁骂他黑了哪个人。
他只是觉着太压抑了。
这样的大剧,他可能无法坚持拍下来。
知府就这么看着,他倒是想说几句话。
可是说什么?
套近乎,人家根本不搭理你。
几天前他们可是竞争者和死对头啊。
现在人家完美过考核了。
他却在惶惶不可终日。
关荫忽然问:“你们府发展的挺不错?”
啊?
没有。
“那你不回去加紧工作去跑这来干什么?”关荫很奇怪。
知府一腔话再也不敢说了。
你好好工作,我还不至于对你下狠手的。
但你要因为这点小事情就把本职工作忘了。
那我得让你明白什么叫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回去吧,有些程序该走的还是要走,工作是第一位的。”对于这些人,关荫没什么报复的小心思,那不但会落了下乘,而且属于抢了老丈人的工作,这是不可取的。
何况,他今天还要回去一趟呢。
“回家给老人带个好。”关荫叮嘱道。
知府长叹一声再也没脸再继续留剧组里找机会。
只不过,机会还是有的。
最起码作为出局者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是被普遍认可的。
这一点相信关侍郎也是认可的吧?
知府多少有点心里没底气。
他更害怕这次回去面对景副院的报复。
那咋办?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