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1j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起點-第742章 生死之間鑒賞-7fx8r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是心魔入体,所有人不得靠近…这是我带来的客人,如果他度过不去发狂了,就由我来送他最后一程,你们回去时告诉一下其他人,然后回去休息吧。”
在院子周边布下天罗地网的凯南,对着最先赶来的一批弟子们吩咐道,众人看看恍若白昼、雷声轰鸣连连的天空,又看看彼此,最后只能面面相觑的回神,异口同音的回答“是”后各自散去。
即便他们很清楚,这种大阵仗不可能仅仅是心魔入侵,可说出这话的是狂暴之心。
无论是外界,还是教派内长者们每每提及他的名字,都会满怀敬畏,然后说上一些年代久远的经历,亦或是这些长者们的先辈所经历的艰苦战斗。
而这些战斗中,绝大多数都有这位狂暴之心的影子,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凯南的手里剑以及他所召唤的雷霆风暴,都足以平息任何危机!
绝对的武力,年龄足以追溯到千年之前的均衡教派诞生之初,又恪守均衡之道的长者凯南,就是如此被均衡弟子们崇拜着,尊敬着。
是以他的话得到近乎完美的执行,唯一的瑕疵是这批弟子无需吩咐,便自告奋勇的分散自四面八方,用最原始的人传人交流,拦住了每一个被异变引来的同胞。
其实这种事本应敲钟示警全员的,可是有凯南在,危机就不是危机,只是一些麻烦。
不过这样的共同认知,只能骗过绝大部分人,却骗不过离而复返的戒,正因道森话语而心神不宁的他一见到凯南,便满脸震惊的问道:“您竟然使用了秘奥义·万雷天牢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就当做是心魔爆发好了,戒…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去北院的冥想间外等苦说大师,告诉未来几天内,我将严防死守此地,担任起一切责任,毕竟人是我带来的。”
知道瞒不过戒的凯南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戒脸色变换几次,没有对含糊其辞的长者发出质问,只是离开前深深看了一眼被包围在万钧雷霆中的院子,想起少年义正言辞呵斥自己的场面。
能逼得凯南大师全力出手,这已经不是心魔所能引起的混乱了,而是足以动摇均衡教派的重大危机。
“人类的生命真短暂啊…”
劫离去时的复杂目光,让本就是心思沉重的凯南发出感叹,在闹成这样之前,谁也想不到他刚刚还在跟少年谈笑风生,甚至拜托其照顾视如己出的小丫头。
可转眼间,少年便生死难料。
就是那些曾征服了大半世界,连星界都要避其锋芒的天神战士,在虚空侵蚀到了最后时,也不免堕落成魔,变成残忍嗜血,忠于野性本能的可怕怪物。
凯南不清楚道森被虚空侵蚀困扰了多少时间,可刚才那种极为难听,换做普通人听起来甚至可能会吓得魂不附体的怪叫声,便是虚空完全准备侵占一个人躯体的时候,他当初就曾亲眼目睹过一位天神战士因此堕落。
“道森·冕卫,你的故事我记住了。”
根据过往的经验,对道森宣判了“死刑”的凯南呢喃这抬头望天,尽管他布下的雷阵讲黑夜照得恍若白昼,可也因此让天上的星辰越发闪耀,就像是他认识的、铭记的每一个人类。
人类纵然生命短暂,区区百载,可他们却能在这期间活得精彩万分,令人羡慕。
你们的故事,你们有好多故事。
凯南永远不会忘记这句自己说过的话,那天是他加入均衡教派的日子,是为了回答问他为何加入教派的初代暗影之拳,而且他还很认真的补充了一句…你们总有一天要迎来死亡,但我愿意背负你们的故事走下去。


正处在关键时刻的道森,并不清楚自己已经被凯南宣判了死刑,他如今正在经历整个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没有之一。
来自巨神族的灵芯,黑火。
来自深渊的虚空,紫色魅影。
来自以绪塔尔的圣物,褐色独石。
以及代表了蛇母的冥石,这四股力量正纠缠在一起你争我夺的进行惨烈厮杀,让道森身躯、灵魂都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如风吹雨打萍那般飘摇欲坠。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虚空力量毫无征兆的发难,这股力量就像剧毒,一经爆发开来瞬间就占据道森的身体,要不是有婕拉在,他的身躯会在转瞬间被侵占,到了那时候他的灵魂就是再纯净,意志力再坚强也无力回天。
好在这一切都没发生,才给了道森反击的机会。
虽说虚空力量事先没有一丝征兆的发难,可道森还是找到蛛丝马迹,那就是虚空在恐惧黑火。
如果说独石是虚空力量的死对头,双方可以互相克制的话,那黑火就是更高一层的力量,能够将两者统统镇压,并收为己用。
这种发现,让道森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疑问…拥有这如此强势的力量,巨神族究竟是如何被打败的。
独石可是以绪塔尔集全国之力制造出来的圣物,虚空是连天神战士都要堕落的邪恶之力,可黑火一旦活跃起来,就如同一位君王那般要领他们俯首称臣,反而是来自蛇母的冥石保持了极力维护的姿态,死死禁锢着黑火,同时还护着道森的灵魂不受污染。
疑问归疑问,道森现在的情况是,他不得不面对黑火的异军突起。
它宛若一根救命稻草,让道森必须去抓,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它的力量增加压倒虚空欲独石,否则继续这样下去,就算有婕拉不断从周围补充魔法元素,也终有能量补充不上的那一刻。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道森很清楚他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呼…呼!”
“还有1分钟,59秒,58秒…”
“婕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不行,我们的契约仅限于你活着的时候…你死了,一切就都会结束,想提要求的话活下去再说。”
“好…”
心中涌出一股暖流的道森多了几分信心,他并不孤单,亲人朋友还在等着自己,为了不让他们伤心、难过…不对,我只是不想死,想要活着罢了,仅此而已!!!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