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5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臨討論-第三百五十五章 姓熱推-ykqwq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楚人布下的是前强后弱亦或者可以说是前硬后软的阵形,
自己神兵天降自荆城码头登岸,梁程和金术可这两员自己麾下最为能打的将领,以有心算无心,还特意穿上了楚人的甲胄;
一战而溃楚人援军,
很让人意外么?
郑伯爷真心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惊喜的,这很正常,不是么?
他这次带来的,可都是精兵啊,精兵强将,打出这个战绩,不是理所应当么?
打不出来才应该震惊才是。
所以,郑伯爷这不是在装深沉,而是真的不以为意。
只是,将汤碗递出去时,看见周围一众将领的目光,那浓浓的敬佩之意,浓郁得近乎要化作水滴淌出来似的。
郑伯爷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淡然和加汤,又映照上了“小儿辈大破贼矣”了。
笑着微微摇头,
这会儿,
他才意识到,
以前靖南王,人家其实真的不是在装逼;
人家应该和现在的自己一样,觉得很正常的一件事,所以做出了很正常的一种反应;
却偏偏因为层次上的不同,所以给你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这其实和这个人的动作,姿态,神情,各种有的没的细节,完全无关;
归根究底,
还是看身份。
而这“身份”两个字,包容许多,但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套用到郑伯爷身上,就是过去的战绩,现在的地位以及未来的发展。
鱼汤,被四娘盛来了。
郑伯爷接过鱼汤,看着上面漂浮着的香菜,轻轻吹了吹,小小抿了一口,
道:
“不是本伯要给诸位泼什么冷水,本伯的意思是,咱们吃了这么长时间的苦,挤压在船舱里憋闷了这么久,才得以落脚于此。
眼下的局面,确实大好,但这大好局面,却又是应当的,否则,这些日子的苦,岂不是白吃了?”
有些话,郑伯爷不方便继续说;
不仅仅是他们受苦了,那些被征发起来修建河工的民夫,那些因为破堤而流离失所的望江下游晋地百姓,他们的苦,难不成也白吃了?
当然了,如果给他们选择机会的吧,他们肯定不会愿意的,但谁叫他们没选择机会呢?
郑伯爷现在能记得他们的无私付出,已然是很有良心了。
郑伯爷将汤碗放了下来,
继续道:
“局面,才刚打开,咱们接下来,才是真正需要拿主意拿章程的时候。这座荆城,本伯先前进城时,一步一步走过来,细细看过了,相信你们也已经看过了。
这城,
好像不是很好守的样子。”
岂止是不好守,简直是没办法守。
荆城是有城墙的,但城墙早就年久失修得厉害了,最好笑的是,当初野人为了将劫掠所得快速运回雪原,不惜做出了在雪海关城墙上开口子的这种滑稽之事,而同样的一幕,又出现了这里。
南面城墙,颇有一种民用军用合为一体的感觉,一是因为城池的扩张,二是因为这半年来,每天都有大量粮草军需需要经由这里转运,为了方便,楚人应该是主动地扩建了城内的库房同时还特意多开了几扇门。
是的,
多开了几个城门。
这就是楚人比野人优秀的地方了,
野人只知道破洞,所以野蛮;
楚人破了洞后,还会给洞上修上门。
但这两扇门有个屁用!
当初自己是怎么攻破西山堡的?不就指着那扇城门使劲地往里钻,然后以点破面了么!
现在倒好,这一面城,不是一扇门,而是好多扇门。
且就是想要在此时重新修葺城墙也不可能了,当初自己在雪海关时能修补城墙,一是因为野人来得不够快,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但很显然,自己攻破荆城之举,等于是痛了此时整个大楚的菊花;
楚人,绝对不会给自己悠哉悠哉修葺城墙加固工事的时间的。
二则是当初在雪海关里,还有一大批野人没来得及运回雪原的晋人奴隶,但眼下,自己这里,能杀的都杀了,其余的,也都四散逃跑了;
当然了,这些人,也不可能真的故意活捉过来当苦工的,楚人很快就会打来,留着这些苦工等于是将自己本就很残破的城墙再自己人为地戳上无数个小洞。
这是……脑子进水了。
郑伯爷眯了眯眼,
随即,
又继续开口道:
“密谍司的兄弟,已经做得很好了,荆城的现状居然是这般,并不怪他们,也怪不得任何人,毕竟,如果荆城真的‘固若金汤’,咱们说不得就打不进来了,就算真打进来了,也断不可能像今日这般轻松的。
所以,本伯以为,到底守不守荆城,还值得商榷。”
田无镜不是神,作战计划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天衣无缝;
但好在,郑伯爷在大燕军中已经有“靖南王”话事人的地位,别的将领自是不敢违背靖南王制定下来的军令的,但郑伯爷却有“解释权”。
“伯爷,您吩咐吧,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去做。”宫望说道。
这支兵马,虽然是好多家拼凑起来的,但却散而不乱,因为自始至终,郑伯爷的意志是可以贯彻全军的。
“先这样吧,四娘,让三儿带着人去对岸摸一摸情况。”
“是,主上。”
“宫望。”
“末将在。”
“本伯命你带麾下士卒,将城内,能吃的,全烧掉,能用的,全毁掉,不留一粒粮食一件甲胄给楚人。”
“末将遵命!”
数万头猪,想要全部抓完也得费很大的功夫。
荆城里储存大量的楚军军粮,想要完完本本地都烧掉,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至于甲胄,完全可以堆凑在一起,跟着一起烧,烧了,也就毁了。
“公孙志。”
“末将在!”
“本伯命你协同阮三,将码头上,咱们的以及今日夺下来的船只做一个整理,多抓一些船夫过来,问问他们水路的情况。”
“末将遵命。”
郑伯爷又看向站在那里的苟莫离,
道:
“第一镇出城,接应梁程和金术可的兵马。”
“属下遵命。”
郑伯爷站起身,
目光扫过在场所有将领,
认真严肃道:
“诸位,是战是守是转移,本伯还得等再过两日楚人给本伯一个确切地答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没有‘退’这一选项。
在我们北面,有数十万楚国最为精锐的大军拦着,我们来时的河道,现在说不得已经出现楚国水师的身影。
我们其实已经没有了退路;
不过,
这也挺好,
我们本来就是为了赢才来的。”
“万胜!”
“万胜!”
……
一场就着餐桌而展开的军事碰头会结束了,城内的各路兵马在各自主将的指挥下再度开始了调动。
而郑伯爷,也在此时提审了荆城的城守大人。
城守大人很硬气,被绑着跪在地上,却依旧梗着脖子。
但可以留意到,他的目光,并非那般视死如归,而是不停地在偷偷打量着郑伯爷的神情,且他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一个文官,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了。
郑伯爷几乎可以断定,用个小刑或者来点深层次的恐吓,这位城守大人,变节,近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但郑伯爷偏偏无视了他,对他“大楚忠诚”的表演,浑然没当一回事。
因为,自己本就是要放他走的,说不得,还能顺势玩一手“蒋干盗书”的把戏。
最重要的是,
这货,
确实不是个能干事儿的,
要是真有能力的楚人,不倒戈自己自己也没时间劝降的话,郑伯爷早将其一刀结果了。
但这位景溯源,郑伯爷想将他“放生”。
在自己这里每顿还得多消耗自己一碗饭,丢回楚人那里去,说不得还会因为“宁死不屈”而被赞扬,哪怕,他丢了荆城。
郑伯爷的大部分目光,是落在了那个思身子身上,。
思身子,瓜子脸,眼角待媚。
后世确实曾一度流行过阴柔美,但那些阴咸肉们,是怎么比都比不得眼前这位纯天然的。
郑伯爷挥挥手,旁边的亲卫就将景溯源带回看押地去了。
接下来,在四娘的安排下,景溯源逃跑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当然了,如果他还是不争气,依旧是烂泥扶不上墙;
那就只能由燕人来装扮成楚地义士去劫牢房了。
“你叫什么名字?”
郑伯爷问道。
“回伯爷的话,奴姓赵,叫赵琦。”
回答时,赵琦还特意对着郑伯爷无比哀怨地扫了一眼,眼神里,满含秋波。
“听说,你是个私生子,哪家的?”
“伯爷,奴也不知,否则,奴这前半生,又怎会这般凄苦?”
说着,
居然自己就开始掉起了眼泪。
“唉,可怜啊。”郑伯爷感慨道。
“可不是么,伯爷,奴这种无依无靠的人,活在这世上,可真是不易呢。”
“是啊。”郑伯爷点点头。
“还请伯爷,请伯爷帮奴,呜呜呜………”
“行我帮你。”
“伯爷对奴实在是太好了,奴一定………”
“既然活得这么累,我帮你去死吧。”
“………”赵琦。
郑伯爷对四娘道:“宰了吧。”
四娘指尖有针线在环绕着,道:“主上,不用刑?”
鲜有人能扛得过四娘的用刑手段。
“不费这个功夫了。”
听到这番对话的赵琦急了,
马上喊道;
“伯爷,我原本应该姓屈!”
郑伯爷有些意外地扭头看向赵琦,
道:
“真的?”
“千真万确,伯爷不信可以去将景溯源给重新提回来问问他,他其实也是知道的。”
“早说不就好了么,我和屈氏熟啊,关系好得很。”
赵琦苦笑道:“伯爷,您就不用再戏弄人家了,谁人不知道屈天南死在您的手里,其子屈培骆所要娶的公主,现如今,人就在您的雪海关里养着哩。”
真正意义上的仇,无外乎是“国仇”和“家恨”。
很不幸的是,这两点,郑伯爷都和屈氏杠上了。
“你恨屈氏?”
“不恨。”赵琦摇摇头,“他们屈氏人虽然视我为羞,但我确实是占了不少屈氏的便宜,我若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普通家子弟,现在的我,大概早就被卖入青楼了。”
女人长得漂亮,是红颜祸水。
男人长得太好看,其实也是一种罪。
郑伯爷笑道:“和刚刚那位?”
燕军士卒抓到景溯源和赵琦时,他们是躲藏在井里的,显然,先前他们在一起,且被抓时赵琦还衣不蔽体。
赵琦回答道:“那是我想要了。”
“呵。”
倒是挺有个性的。
郑伯爷又看向四娘,道;“埋了吧。”
“伯爷,我有军情可报,我先前就是坐船从觅江那里入的渭河,再经过渭河带着我班子里的人来到了荆城。”
“第一,我时间很紧,所以,我没时间去判断你给的军情到底对不对;第二,军情方面,我自己的人会去探查,而我,还是更相信他们一些。”
赵琦不想死,一般长得好看的人,他都不想早早地去死,因为他们往往比世上绝大部分长得普通的人,更早更容易地品尝过来自生活的美好。
“伯爷,贵军是坐船来的,没带战马吧?没有战马,大燕铁骑,还能驰骋起来么?自荆城沿着渭河往东八十里处,有一座楚人的养马场,那里,蓄养着楚人的战马。
我来前在觅江,曾睡了一个白家的公子哥,他在床上亲口对我说的,他过几日就要去上谷郡的养马场,那里,已经集结了好几批从国内其他马场调运过去的战马!”
战马,是一种战略资源。
乾国和楚国,都不适合养马。
燕地有荒漠,晋国有雪原,都是盛产战马之地,且燕晋两地,自八百年前,就深刻认知到没有足够的骑兵无法解决掉自己的对手。
所以,才有了大燕铁骑的诞生和发展,才有了三晋骑士驱逐野人的辉煌;
相较而言,楚国的战马情况比乾国要好。
楚国下面的贵族,在爆私兵时,可谓是不遗余力,所以,地方上有着极大的养马积极性,虽然大楚皇族禁军所能调动的骑兵不算多,就那几个万人队骑兵还被当作宝贝疙瘩不舍得用,但若是能将贵族手中的骑兵集中起来的话,楚国的骑兵,至少在数量上,还是很可观的,完全有能力和大燕铁骑打一场大规模的骑兵对决;
当然,只限于一场。
而乾国呢,其实乾国三边一直到滁郡,一马平川,也适合养马,外加乾国境内还有北羌部族活动,北羌相传是蛮族的近支,也擅长养马。
乾人也曾自己搞过马政,为此投入了大笔的税赋,但慢慢地,原本属于朝廷的养马场,马开始变少了,羊开始变多了,养马的地方开始养羊以供给上京的权贵享用。
乾人的骑兵不足,很大部分原因是自己作的,百年前乾国太宗皇帝北伐时,大军里,也是有数目不少的骑兵的,现在,反而越活越回去了。
如果燕皇的基本盘不是大燕,而是拥有乾国的富饶,可能陛下做梦都能笑醒吧?
这,也是燕皇一直渴望攻乾的原因,乾人,不能给他们机会,要是让他们真的觉醒了,其所能爆发出来的战争潜力,将会无比可怕。
“马场………战马………”
郑伯爷,心动了。
他不求能搞来太多的战马,这不现实,但哪怕就只搞来小几千匹,也够用了,甚至,足以改变大局。
眼下,这座荆城实在是不好守,但却又不能不顾。
自己麾下的这些士卒,可都是真正的优良骑兵,有了战马后,他们就能即刻发挥出战斗力。
到时,
梁程可以留在上谷郡指挥这几千骑进行袭扰,
自己则可以带着主力,坐船,顺着渭河,去找寻觅江的踪迹,让大楚郢都的百姓和权贵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属于燕人的浪漫!
在雪海关时,熊丽箐曾对郑伯爷说过,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想家了。
郑伯爷是个好丈夫,只要条件允许,他愿意去帮自己的妻子回去看看家里还好么。
赵琦咬了咬牙,
他咬牙时,还习惯用灵巧至极的舌头快速舔过自己洁白的牙齿,
开口道:
“伯爷,我可以带着我的游歌班去骗开马场的守备,那个公子哥,在马场里,地位不低,他应该还对我的身子食髓知味着呢。”
这番话,听起来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如果一个美丽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谈美人计,郑伯爷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偏偏眼前这个妖冶,是个男人。
“本伯登岸时,你的游歌班排在第一列,死得,七七八八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琦不以为意,很随意地道:
“那不正好,伯爷可派燕军甲士换身行头,跟着我进去,直接里应外合,尽可能完整地拿下马场。”
“你,想要什么?”
“活命。”
郑伯爷摇摇头,道:“不止。”
赵琦捂着脸,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说要报仇,是不是太俗套了?但我,真的不恨屈氏啊。”
一般而言,私生子会遭受很大的不公,连带着其母亲,也会日子过得很艰难。
“你母亲姓什么?”
郑伯爷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赵琦舔了舔嘴唇,
答道:
“也姓屈。”
————
晚安。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