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b6f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ptt-第七十九章 我去殺它!相伴-u4b0y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塞尔玛湖怪是一种生活在挪威冰冷湖泊中的巨蛇。
虽然无法与传说中的挪威海妖媲美,但也是魔法生物中极其强大的存在。
它的体型,甚至比火龙还要长一些。
挪威人就喜欢玩些花里胡哨的,如果不是找不到挪威海妖,他们肯定会把海妖抓来当吉祥物。
但这种吉祥物就带来一个致命危机,那就是世界杯的……安保问题。
这些吉祥物终究是魔法生物,许多的危险等级还很高。
但傲罗就那么多,要维持十万人营地的安全。这些各国自带的“小可爱们”,自然没人能顾得上。
所以,故意放出吉祥物的巫师,下手真是又准又狠,直接就找到了世界杯的致命缺陷。
小汤姆喜欢仪式感;
艾莉亚喜欢大场面;
史塔克喜欢两人死。
所以,全面来考虑,这很像艾莉亚这个死女人的手笔。
艾莉亚本人估计没来,那她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任何人做事都讲究一个目的性。
隔空挑衅威廉……艾莉亚应该不至于这么无聊。
毕竟她也“命不久矣”,可能还要和埃及艳后,争夺身体控制权。
威廉眯着眼,双手插兜,在细细思考这个问题。
“怎么办,威廉?”芙蓉望着在营地肆虐的湖怪,露出担忧的神情。
“它的破坏力太强了!那些傲罗好像也阻止不了它!”
听到芙蓉的话,威廉回过神,远远望了眼湖怪,平静道:
“我去杀它。”
只是简单一句话,简直让芙蓉心神摇曳。
她当然知道威廉很强大,甚至比马克西姆夫人还要强很多。
明知他的实力,应该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种回答……还是压抑不住那份心底的激荡。
威廉让加布丽躲进安全表,又从中取出一瓶加了麦芽威士忌的龙血。
保存了一年东西,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他打开瓶盖后,龙血混合着威士忌的味道,瞬间在营地蔓延。
马克西姆养的神符马,又双叒叕挣脱了束缚,撒蹄狂奔,循着麦芽的香味,追逐而来。
为首一头,正是威廉去年在法国骑的那匹黑色神符马。
威廉望向远处马蹄溅起的尘嚣,轻声笑道:“这次马克西姆夫人该不会怪我偷她的马了吧?”
芙蓉顿时想起了上次的事情。
威廉说马克西姆夫人坏话,却不巧被她听见了。
女孩掩嘴笑道:
“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可以帮你要一匹。”
“硬是要的!”威廉竖起大拇指,“不过一匹哪够啊,怎么也得五六十匹。”
芙蓉轻轻白了他一眼,柔声道:“那你还是把我卖了吧。”
威廉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魔杖挥动,一只银色海雕飞了出去,朝着远处飞去。
他吹了一声口哨,神符马狂奔而来,他一跃而上。
芙蓉找了一匹枣红色的神符马。
威廉将龙血凃在手心,拽着鬃毛冷声道:“走!”
那十几头神符马,都跟着为首两匹急速奔驰。
威廉并没有立刻去阻止湖怪,而是绕了一个弧线,朝着兜帽巫师奔去。
比起破坏营地的神奇动物……这些人更该死!
……
……
随着游行的进行,更多的巫师加入到前进的队伍中。
他们大声笑着,用魔杖把路边的帐篷点着。尖叫声更响亮了。
空中飘浮着几个人,都是麻瓜。一个是营地管理员罗伯茨先生,另外三个是他的妻子和孩子。
一个游行者抬起魔杖,把罗伯茨夫人掉了个头朝下。她的睡衣垂落下来,露出花色的内裤。
下面的人群开心地尖叫、起哄,她挣扎着想把自己的身体盖住。
最小的麻瓜小孩,在离地面六十英尺的半空,开始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脑袋软绵绵地忽而歪向这边,忽而歪向那边。
人群大笑起来,那个游行者笑骂道:“泥巴种,去死啊,哈哈。”
就在这时,银色长剑毫无征兆地一线奔赴而来。
那个折磨罗伯茨夫人的游行者,被骤然透穿了双手。银色长剑一阵旋转后,硬是在地面处,炸开一个大如篓筐的孔洞。
骑在神符马身上的威廉,魔杖拧动,一条长长的细细的火焰从杖尖冒了出来。
他像挥舞皮鞭一样挥舞着它,缠绕在游行的巫师身上。
几个巫师魔杖抬起,试图阻止威廉的攻击。
威廉右臂摊开,魔杖猛然向前一推,身前狂风大起,尤其是地面被魔力牵引,被硬生生扯出许多大如斗的飞石,激射向人群。
看见这种情景,许多巫师都立即幻影移形离开。尤其是那些带兜帽的家伙。
威廉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驱动胯下神符马,冲向那些企图反抗的巫师。
神符马奔跑时,尤其凸显修长动感的强壮身躯,几乎是步步碾压。
游行的队伍害怕退缩,被彻底冲散。
威廉魔杖挥动,救下了已经昏死过去的罗伯茨一家。
他跳下神符马,检查了一下道:
“受到了惊吓,需要送去圣芒戈魔法医院。”
芙蓉点点头。“我将他们带走。”
“威廉!”
就在这时,一道呼喊声响起。
威廉扭过头,发现双胞胎和金妮正逆着人群冲过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韦斯莱先生呢?”他问道。
“那里!”弗雷德指着远处肆虐的湖怪。“他们去阻止那只怪物了。”
“我爸爸、比尔、查理和珀西都去了。”乔治说。
“威廉,哈利不见了。”金妮惊恐地说。“他刚刚还和我们在一块。”
“怎么回事?”威廉皱眉道。
“刚刚发生了袭击,火焰烧了过来,我们离开帐篷朝着树林走去。”弗雷德解释道。
“然后,哈利和罗恩就失踪了。”乔治接着道。
“可能是被人群冲散了,这里到处黑灯瞎火的。”芙蓉解释说。
“那怎么办?”金妮惊恐地瞪大眼睛。“到处都是袭击。”
“袭击已经减弱了。”威廉轻声道:“游行队伍被我冲散了,纽特他们也在追捕神奇动物。
骚乱很快就会控制住。”
他瞥向那种依旧肆虐的湖怪。唯一棘手的只有它了。
“哈利与罗恩一会再找,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威廉抬起头看了眼天色,大片乌云已经在聚集了。
“你们先进安全表躲一会,我很快就会结束战斗。”
“你干嘛去?”金妮担忧地问。
“杀湖怪!”
随着所有人都进入安全表,威廉站在原地,不知道在等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唳叫。
一只巨型雷鸟突然出现。
赫敏站在那只雷鸟脑袋上。
有些恐高的她,连飞天扫帚都不敢飞到五米以上,此时却努力克服着害怕,探着脑袋搜寻威廉的身影。
好在有皮奎利的控制,这只不听话的雷鸟,还算稳当。
威廉嘴角微微勾起,这是他之前用守护神咒叫来的。
他翻身上马,经过扎入地面的银色长剑时,左手轻轻抖动,长剑飞来。
雷鸣马蹄声响起,所有对付湖怪的巫师,几乎转过头去。
在众人眼里,一匹黑色鬃毛的神符马狂奔而来。
那匹巨象大小的神符马,速度如此的快,在奔跑中,更是展现出一种极具动态的视觉美感。
神符马的马背上,只坐着一个过分年轻的巫师。
大家都惊骇地停下动作,目不转睛地盯着威廉。
他单人单骑,手持一把银剑,在一片废墟中狂奔起来,一往无前地冲向那只湖怪。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