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mm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愛下-第177章 良心幾何(4K)看書-glqhq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幽暗中,这会有无形黑雾从四面八方涌动而来,黑雾更有阴森呓语。
袁金福见此神色大变。
“妖孽鬼魅,安敢惑我!”
厉啸声中,他挥动手中法刀,有一股令人胆寒的煞气从中弥漫出来。
无形煞气抵挡,转顺着围绕着袁宅的一部分黑雾竟是不敢上前。
他手中那柄刑刀另有玄妙,乃是祖传之物,斩杀上千死囚,自含着上千死囚临死之前的诅咒煞气,凌厉无比。
血煞之气冲击,黑雾层层后退。
“真是一群废物,要你们何用!”
眼见于此,黑雾深处,传来一个冰冷声音,刹那间黑雾暴涨,隐隐传来厉鬼的哀嚎之声,霎时却见黑雾流转,一道身穿黑衣诡异身影骤然出现在袁金福身后。
袁金福面色煞白,举起宝刀的双手都有些僵硬。
“爹爹!”
在房间内,袁金福的妻子梁氏与三个幼小的子女目眦欲裂的望着这一幕。
眼看着那诡异身形就要从后面撕开袁金福的胸膛。
“不用着急,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诡异身影双眸阴冷无比的盯着房间之内,他面容青蓝,歪着头,眼底尽数是冰冷神色。
就在这时,头顶一道紫色神光一闪而逝!
这道诡异身影神色骇然,转瞬确实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
浩荡神力完全不掩饰,那威严,厚重神力浩浩荡荡压在心头,诡异身影神色间已经只剩下恐惧!
有神祗赶到了!
而且如此浩渺神力,只怕是一尊它招惹不起的神仙!
诡异身影脸色一下子绿了!
“区区一头小妖,真是好生的嚣张,竟敢跑到杭州城内撒野!”
此时在诡异身影身后,一道紫色从天而降,落在半空中。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王渊,刚刚从杭州城外归来,王渊就察觉到了东大门周围隐晦闪过的森然鬼气和妖气。
按照道理,如此浓郁的森然鬼气和妖气早就会引来巡逻的神祗。
杭州府好歹也是三品州格,必然是会有强力神祗守护。
王渊奇怪的同时,只能亲自现身查看,转瞬便是看到这里有头猫妖在这里张牙舞爪。
那边袁金福擦着额头的冷汗,瞧见那微微恢宏的神祗,顿时面容尊敬,连忙行礼道:
“多谢尊神救命之恩!”
袁金福自是无比感激。
同时心头还有些恼怒,袁家是信鬼神的,在家中就有神龛,供奉着不少神祗,这会儿若非是这尊陌生的神祗出现,恐怕袁家众人在劫难逃。
王渊目光变化,自然早就注意到了袁金福手中的一柄鬼头刀。
这柄鬼头刀看起来和其他刽子手手中的大刀并无二致。
背厚面阔,分量笨重,刀兵处刻有鬼头!
只是凭借着神祗神念,他一眼便是看到了这柄鬼头刀上凝结的厚重煞气。
这股血煞之气不亚于一些修士手中祭炼的法刀。
而且这柄鬼头刀刀身也有些超乎想象的奇异本质,如此才能威慑那些厉鬼。
“说吧,你为何而来!”
王渊神色微微一动,一股宏奇神威压在猫妖身上,猫妖顿时顺势跪下。
猫妖跪在地上,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连忙顺从道:
“上神饶命,小妖也是不得已,受一尊魔头驱使前来,寻这袁家的麻烦,并夺取袁家的宝刀!”
“什么魔头,为何要夺取这宝刀?”
王渊神眸冷淡的望着这头猫妖。
“这个小妖不知!”
猫妖趴在地上,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道凌厉雷光,这道雷光带着纯阳浩荡的气息,如同利刃刺入猫妖的五脏六腑,让猫妖不禁发出一声惨叫。
“这不是本神想知道的答案!”
王渊目光略为平静的盯着这头猫妖,在这头猫妖身上,他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机。
这股气机与那几更遗落的青狐兽毛的味道十分相似。
猫妖显然一定见过那头青狐。
猫妖此时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道:“上神饶命,小妖只知道魔头要炼一口魔刀,似唤作化血神刀,袁家的宝刀是一口凶器,且材质特殊是天外神铁,听魔头提起,这样的凶器炼制成魔刀最为合适!”
“化血神刀!”
王渊神色一沉,化血神刀是旁门有名法器的法器,就连仙神之体也承受不住刀伤。
“那魔头是何来历,现在何处?”
“这个……”猫妖畏惧与那位主强大妖魔神通,本不想说,但看着那尊仙神冰冷目光,连忙道。
“主上身份,小妖并不知晓,只是知道他最近就在杭州城内,他盯上了杭州一户姓杜人家的宝物!”
“哦,什么法宝?”
“城中有个姓杜的人家,杜氏祠堂中有一枚符箓唤作五雷八卦天师符,神妙无比,可以相助魔头凝练法体,只是那杜氏祠堂中似有神祗守护,魔头有心夺取,一直无法到手!”
猫妖说到此处,抬起头双眸望着王渊,骤然小心翼翼的说道。
“上神,小妖听说那魔头露出口风,今夜恐怕还会再闯杜家,尝试夺宝!”
见此,王渊目光一动,大袖一挥一股神力笼罩住猫妖。
“上神饶命!”
猫妖吓得魂飞魄散,见此连忙求饶,只是王渊手中五雷轰鸣,其真身霎时在五雷雷光夏化为原形,化为一头小豹子一般的黑猫,雷光一闪,片刻其在雷霆下毙命,一点元灵投入轮回。
见此王渊面容冷漠,猫妖身上冤孽浓郁,还有着驳杂的阴阳之气,只怕没有少作孽,他哪里会放过这头猫妖。
看在它最后还算老实的份上,留他一点元灵进入轮回已经是天大恩情。
用掌心雷劈死了猫妖之后,王渊仍旧是有些恚怒。
偌大的杭州府地界,应当是有府城隍坐镇,如今这些妖鬼作孽,这府城隍又跑到哪里去了?
作为大宋皇子,紫微星君,他不仅仅是有义务检查好一地政务,这神道牧守之事,也有监察之责。
不过现在不是找麻烦的时候,得趁着这个机会找到那青狐所在。
王渊始终是有些惦记红狐口中所说之事,尤其是这些天他动用追踪符,也无法找到那青狐下落,更让王渊心生好奇。
按理说作为一尊神仙,运用追踪符追查一头未成仙的妖精,应该是手到擒来,现在完全失效了。
王渊是见猎心喜!
……
那边袁金福站在旁边,此时面色复杂,不时摸着怀中的宝刀。
方才猫妖的话语,袁金福全部听到了,他怀中这柄宝刀似乎是口了不得的神刀,绝不仅仅只是袁家印象中,比寻常大刀锋利了一些那么简单。
片刻,他单膝跪下,落在王渊面前,说道:“尊神,袁金福愿意将此刀献给尊神!”
说着他将这柄背脊颇宽的大刀举到头顶,面色肃穆。
王渊闻言,惊讶的望向袁金福,道:“袁金福,你方才也听到了,这这刀价值可是非比寻常,乃是仙家之物,你当真舍得?!”
袁金福一拜,面容认真:“正是仙家之物,留在我等凡人身上,已是祸患,若是尊神愿意留下此宝,便是就下了整个袁家!”
袁金福抬起头,双眸此时一片虔诚,他今天是被这猫妖给吓坏了!
这凶刀继续留在袁家,是取祸之道!
“你倒是有慧根造化!”
王渊见此顿时轻声一笑:“也罢了,这柄凶刀本神收下了,不过本神也不占你便宜,此乃是一枚仙果,算是本神给你的报酬,此枚仙果吃下,你这一身都将无病无灾!”
王渊大袖一挥,一道紫光摄来袁金福手中的凶刀,同时另有一枚朱红色的果子出现在袁金福掌心上。
那果子通体晶莹剔透,散发着朱红色灵光,温暖无比!
那是一枚朱果。
王渊在进入一处地窟幻境之后,诛杀一群蛊雕所得,给了几枚给刘皇后,官家,剩下的都是呆在身上。
只是在给出这枚果子之时,王渊看了一眼袁金福躲藏在房间里的三个小儿女。
这三个小儿女两个儿子也就罢了,王渊看出袁金福的女儿头顶灵光透出一尺来,若是在加上这枚朱果,未来必有极大造化。
动用河洛术数,王渊隐隐看到了不久之后,这小女娃无疑间吃了这枚朱果的景象!
话音落下,他周身紫色霞光流转,王渊顿时身形消失不见。
“多谢尊神!”
袁金福连忙行礼,抬起头已经发现那神仙已经不见了。
手中只有一枚晶莹易透,玲珑发光的果子,见此他面色无比喜悦。
……
杜家!
杭州府有几个杜家,但若说最有名还是东平街的杜家。
杜氏也是累世官宦,世代簪缨之家,尤其是家主杜维安曾也是一方封疆大吏,如今致仕在家,仍然在朝中有着不小影响力。
王渊驾驭着祥云瑞气抵达东平街上空的时候,便是看到下方杜家府邸灯火通明,古宅中有一股浓郁的香火冲天而起。
那是祠堂中的香火,香火中还有神力流转的痕迹。
“是福禄寿三星和正一玄坛祖师!”
王渊扫了一眼那族祠中,见着里面的几座金身,顿时了然。
这时大户人家族祠中都有请动正一玄坛祖师,既是财神赵公明。
祭祀这位大神,以希望自家财运旺盛。
除此之外或是祭祀三星,也有祭祀观世音菩萨,以保平安。
不过现在官家大力弘扬道教,祭祀福禄寿三星的人家要多一些。
王渊查看了一眼杜家族祠,他并未看到那五雷天师符散发的灵光,不过既是家传宝物,应是收藏妥当了,恐怕族上还有高人,王渊并未妄动,索性耐心等待。
他此时目光落在手中这柄鬼头大刀身上!
这口神刀强则强已,王渊并不在乎,他是见过蚩尤魔神的随身神兵虎魄魔刀的。
那口魔刀才是真正的厉害。
但总不能资敌!
袁金福有句话说的很对,这柄凶刀落在袁家只会惹祸。
王渊动用神力试探,这柄神刀的确是质地神奇,拥有着一种极强潜能在刀身之上,这反而让王渊起了心思:“或许可以用来作为紫微剑胎的本体!”
紫微剑胎孕育成形之后,自然是要找一柄剑作为本体,才能成为真正的法剑。
这柄神刀本体乃是天外神铁,可以作为紫微剑胎的剑体!
……
此时在王渊守株待兔的时候,兔子已经出现在眼前。
此时在东平街上,有一个儒袍中年书生此时正在长街之上缓缓而来,身上还有些酒气,此时他打着酒嗝出现在杜府门前。
这书生姓李,名唤作李春山,乃是杜家所请的西席先生,在杜家做教读。
今日却是赴宴归来,这会儿却是回来准备做贼。
李春山打小有个朋友唤作李国元。
这李国元家住临安青竹林四条胡同,本是财主,乃是文生秀才,取妻商氏,甚为贤德,这些天却无故得了疯病,请多少先生也瞧不好。李国元甚为烦闷,今日便是找到了春山,二人本是知己,李国元就提妻子得了疯病,请多少先生瞧不好。李春山便说:“我们杜大人祠堂里,有一张五雷八卦天师符,是镇宅之宝:我说给你借,他准不借。我偷着给你拿来,你挂在家中。有什么妖邪皆去得了。”
李国元说:“好,倘能把你弟妹病治好了,我再送回来。”
酒桌之上,李春山也是出于一时意气应下,此回返回杜家,李春山难免有些犹豫,不过想着李国元的承诺,当下便是趁着祠堂无人,偷偷进入祠堂之内,从祠堂后面摸出一个箱子,取出那五雷八卦天师符!
头顶,王渊目睹着李春山盗取宝物,并未打草惊蛇,还是一路尾随。
只见李春山连夜又去见了李国元,送上五雷八卦天师符,嘱咐道:“这是杜大人的家传之物,我私自借与你,你可要小心留神,要早早还我!”
李国元道:“我明早送来!”
只是李国元带着五雷天师符回去之后,却是在转角交给了一个青衣书生。
青衣书生见之目光一亮,打开木盒检查,偏偏点点头:“的确是真物,李兄真是信人!”
“李兄尽管放心,在下答应李兄的官位,不日也会有所任命!”
“如此可真是谢过胡兄了!”李国元闻言大喜过望,连忙作揖!
青衣书生见此取出折扇,将其扶起,又不禁道:
“不过李兄,你难道明日一早李春山前来索要!”
闻言,李国元面露阴冷笑容,淡淡笑道:“杜大人家的宝物丢失了和我李家有什么关系,在下可从没有找杜家借过宝物!”
够无耻!
青衣书生眯着眼睛,笑了笑,又道:“那么尊夫人的病又当如何?这五雷八卦天师符说不定真能治好尊夫人?”
“无妨!只要在下顺利获得了官位,大丈夫何患无妻?!”李国元抚着微须的下巴得意一笑。
“好,李兄是个痛快人!”
青衣书生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此时王渊冷眼看着得意的两人,神色不动,等会就有青狐哭的时候!
不过这青狐虽毒了,但却远远没有李国元的毒辣!
不过稍后自有人惩治李国元,并不用他动手。
王渊目光看到,暗中还有一道佛光闪过,很快追着青衣书生朝着杭州城外飞去。
速度极快!
“这和尚看起来也想管管闲事,不过这一次那三头狐狸可不好对付……”王渊呵呵一笑,同样跟了上去!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