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jul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仙二代 愛下-第552章 是裝逼還是實力相伴-nb8t3

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陈师行觉得安不浪在装逼。
并且他已经找到了证据。
他当即就被气乐了:“行啊,你破给我看啊,若是能成功,我把法天象地宗的宗主给你当都行。”
陈师行作为一宗之主,阵法造诣不说当世第一,至少前三也是有了,结果是花了一年都破不开这个大阵。现在一个小辈过来口出狂言,说这个阵法有点难,要一天才能破开,这尼玛……
若不是安不浪有些身份,他当即就一巴掌拍下去了。
在场的都是阵法宗师,你在我们面前装什么逼呢?
其余阵法宗师都是冷笑不已,觉得安不浪在胡说八道。
在一众炼器师面前装完逼,现在居然还想要把逼装在他们阵法宗师头上。
能来这里的阵法宗师都是极其高傲之人,出言讥讽几句就懒得理会了,他们根本不相信安不浪能够破开阵法。
安不浪不会去解释什么,他破析之眼和琉璃阳瞳同时开启,洞察着十六个惊世大阵的流动与变化,结合着在仙帝宫学习的《阵法基础大全》,尝试通过所学的知识,找出它们的致命破绽。
“这是……智慧之力?”
“他居然掌握了智慧的力量。”
旁边有几个阵法宗师感知到安不浪的破析之眼,面露惊讶。
但依旧有宗师表示不屑:“哼,就算拥有智慧之力又如何,破解此等阵法需要的是极其逆天的阵法造诣,不是单单神通好,就能够破开的。”
“他或许就是因为修成了这个神通,所以就以为自己是阵法宗师了?”
“哈哈哈……这么一想,的确有这个可能。”
安不浪听着周围的话语,自动屏蔽掉。
他认真地观察阵法的流动与走向。
姬茵茵和俊狮则忠心地做着护法的任务。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
白衣少年就真的在大阵前方安静地坐了下来,以身入定,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阵法,看起来倒真像那么一回事。
林小钰看见安不浪依旧选择破阵,也是气呼呼地坐在一边,不再理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反而是钻研自己的炼器去了。
安不浪的虚空炼器术是很强大。
但她不甘心,她想要超越那座看似不可逾越的高峰!
不就是炼极宝吗?
她也能炼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神宝宗的众人满是期待地看着阵法宗师们。
阵法宗师们或是相互讨论几句,或是认真洞察,然后在书籍上写写画画,记录着什么,甚至写出了密密麻麻的阵法图形乃至公式,试图解开。
唯有安不浪,什么都不做,仿佛入定了一般。
也不是没有人跟他一样。
比如阵法顶级宗师陈师行,也是什么都没有做,光用眼睛看。
不过其余宗师们根本不会将安不浪与陈师行相提并论,这完全是两个不同层次的人啊,一个是真的在破阵,一个是装逼,能一样吗?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
陈师行突然动了起来。
他脚踏七星步,快速走入了浓雾之中。
这时候,所有的大阵都被引动了。
一时间地狱而来的火焰,苍穹而落的雷霆,蒸腾飞舞的毒瘴,一道道奇异的器物引动光霞,眼花缭乱地朝那白发苍苍的老者落下。
老者浑身刹那间有仙灵之气缠绕,显得无比缥缈。
渡劫期的仙台之力!
他单指点出,指尖化阵图,将来袭的攻击统统化解。
“这是法天象地宗的以指化阵!”
“陈师行前辈的手指居然都能瞬息化出阵法,以阵对阵,这是阵法一道登峰造极的表现啊……”
有的阵法宗师面露震惊,有的阵法宗师则钦佩不已。
“这才是真正的阵法大家!”
“他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有一个阵法要被他破开了吗?”
陈师行双足一踏地面,一个庞大无比的赤红杀阵被彻底引动触发,引动的是地下方圆数百里的海底火山的火焰之威。
他曲指连弹,一个个奇异玄妙的阵法被他弹出,落在赤红杀阵的各个节点,那杀阵果然发出了清脆的裂响,仿佛要破碎。
无数阵法宗师,包括炼器师都激动起来。
有希望了!
这时候,十五个惊世杀阵同时开始出现了变化。
整个空间都在剧烈轰鸣,毁灭的力量在怒卷。
陈师行表情不变,十指化作幻影,道道仙灵之力化为至高至上的力量,凝化天地大阵,开始压制其余杀阵,刹那间居然也有十一个杀阵被他所遏制,甚至发出了清脆的碎响。
“居然有十二个阵法被陈前辈制伏!”
“这次破阵有希望了!”
众人都无比的激动。
然而,陈师行的表情在下一瞬却突然剧变。
他身形爆退。
这时候,十六个杀阵宛如化作了整体,破碎的大阵开始恢复,被镇压的大阵开始变异,脱离了陈师行的力量控制。
它们都入野兽般,狂扑向陈师行!
陈师行凝化上百重仙灵大阵在前方。
轰轰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连环爆炸。
十六惊世杀阵归一,变成了极为恐怖的无敌大阵,居然将陈师行的所有大阵都碾碎,然后无数攻击轰击在那躯体之上。
陈师行直接被轰出了大阵活跃的领域。
他浑身焦黑,五脏六腑被雷霆击碎,毒气蔓延周身。
“宗主大人!”
“快,快结医疗阵法!”
法天象地宗的长老们都吓坏了。没想到之前还占优势的宗主大人,下一秒形势就急转直下,居然被杀阵弄成了重伤。
其余阵法大师看得也都是心惊胆战。
之前还有几个想要试一试的阵法大师,此刻心里都打了退堂鼓。
陈师行进去是死里逃生,他们进去,真的能够逃出来吗?
大概率是横着出来或者灰飞烟灭吧?
这时候,前方的区域再次恢复了平静。
唯有淡淡的灰色雾气萦绕,如美女的轻纱,勾引着众人去掀开它,进入洞府内寻找真正的极乐。
但这些老头子都冷静了,不敢主动出击。
这时候,那个一直盘坐洞察的少年突然站了起来。
他迈开步子,开始走向杀阵领域。
“这……安不浪疯了吗?他在见识了杀阵的恐怖居然还要进去?”
“陈师行前辈都没破开的阵法,他该不会以为自己一天就能破开吧?”
“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这是要去送死了吧?”
“安不浪,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一个女声蓦然响起,却是林小钰大声惊呼,她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炼器顶级天骄就这样陨落,这将是整个炼器界的损失。
这时候,少年已经进入了杀阵范围。
突然有巨量的地火伴随着岩浆,从大地下方涌出,就要吞噬少年的身子。
重创的陈师行在一旁摇头,这等火焰就算是他这个渡劫期,若是不极度了解大阵,都会遭受重创,这个少年恐怕下一瞬就要被地火岩浆融灭了。
然而,下一刻,陈师行却蓦然睁大了双眼。
只见少年头悬东升朝阳,脚踏明月星空,阴阳二气如龙般缠绕周身,他指尖连点虚空十八出,周围地脉能量流动突然一滞,大地如猛兽般扑来的岩浆地火,居然生生停滞在了虚空。
“这……”无数阵法宗师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前方的场景。
大阵怎么突然间不动了?
这个少年到底做了什么?
少年继续前进,如入无人之境,只不过他十指缠绕阴阳两气,一道道如龙般的阴阳二气,不停射出,落在十六道杀阵的个个节点,将十六个大阵的威能同时引动了出来。
十六个绝世杀阵都高潮了。
一时间风雨雷霆,地火毒瘴,飞晶玄气,炼狱苍穹,统统被一口气引动。
“他疯了吗,居然一口气引动了所有的杀阵?!”
“他想要强闯吗?”
“这股恐怖的力量,就算是渡劫期大能,也会灰飞烟灭的!”
众阵法宗师还未来得及惊讶,就看见安不浪做了更加惊世骇俗的举动,居然将所有的杀阵都触发了。
整片阵法范围,都爆发了极为恐怖的能量,刺眼夺目的九彩能量,吞没了一切,毁灭了一切。
无数恐怖的能量同时爆发,地风水火尽数湮灭,仿佛要毁灭整个世界。
众人都纷纷往后撤,即使他们处于杀阵范围之外,依旧害怕被波及,这股被引动的力量实在太夸张了。
“师父……!”就算是对安不浪极为自信的姬茵茵,此时攥紧了双手。
“安不浪!”林小钰亦是惊呼。
一众炼器宗师阵法宗师又惊又叹,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恐怕已经瞬间被那能量碾成飞灰了。
唯有陈师行,他脸上没有惊叹,而是呆滞。
拥有天地五行神瞳的他,能够清晰地看清楚处在毁灭能量中心的少年,少年居然抓住了所有杀阵的漏洞,在内部构筑了一个稳定的能量死角!
方圆三尺范围,万法不沾身!
“乾坤借力,玄黄皆通,原暗!”
少年的声音,如朗朗天音,回荡于天地。
刹那间有天地共鸣三百里。
一个仿佛能够吞噬天地万物的黑洞,突然出现在毁灭能量的中心,无比的漆黑,无比的深邃,周围的能量如流水般被狂涌入黑洞之内。
少年手握黑洞,借着滔滔不绝的杀阵能量流动,脚步一踏,瞬息跨越了百米,期间他被雷霆击碎肉躯,被剧毒侵蚀身体,被诡异气体融化肉身……
这一切,安不浪都毫不在意,因为他拥有必胜的信念,就这样不顾伤势地前进,毫不犹豫地握着黑洞,压落在其中一个漆黑巨大的精石之上!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