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n6c有口皆碑的小說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四百五十九章 對策(下)讀書-pybz6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温迪施格雷茨确实不算是什么军事家,在这个平庸的年代里他不过是个平庸的军事将领,所以对于形势的判断他其实是不准确的。
可能他说对了一点,他的部队伤亡大起义军伤亡更大。他觉得只要继续施加压力起义军很快就会崩溃,但是这个判断就是错误的了。
因为起义军远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得多,尤其是他的光辉业绩被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一干有心人故意在维也纳和欧洲散布之后,维也纳的起义者们都知道了他在布拉格的丰功伟绩,知道这个铁血屠夫根本不会给他们活路,除了抵抗别无生路可言。
起义者们本来就活不下去,属于被逼急了的那一类人,人家都狗急跳墙了,都这样了你丫还极限施压,这是担心人家不肯拼命么!
其实正确的做法是边打边谈,一边慢慢蚕食起义军的底盘,一边从内部分化瓦解他们,将那些不坚定的摇摆派分化出去。一点点地削弱他们的斗志,这样可能会麻烦一点可能会多消耗一点时间,但代价最低。
可惜的是,温迪施格雷茨一心只想独吞功劳,又打心眼里瞧不上起义军,一味的迷信自己手中的武力,以为大棒在手就可以扫平一切。自然就一条路走到黑了。
当他投入了全部预备队之后,清扫的速度并没有显著提升,依然是一寸一寸往前挪,而且随着他的急躁情绪传递到部队基层,所有的基层指挥官都生出了一种急迫感,不管合理不合理都是无脑地往里头填人头,再然后伤亡自然是直线上升了!
自然地,温迪施格雷茨自诩的最后的攻势仅仅持续了五天,然后就真的难以为继了。因为他的部队实在经不住这么造了,伤亡像滚雪球,但进展却不值得一提,更糟糕的是他放言的起义军很快就会崩溃却一直没有到来。
起义军们依然在苦苦坚持,逐街地跟温迪施格雷茨的小伙子们争夺每一寸阵地,一批人死光光了,然后马上就有新一批起义军跟上来,拿起战友的武器继续战斗。
这种没有尽头的战斗直接让温迪施格雷茨的部队崩溃了,强攻了将近二十天之后,他的部队罢工了,任凭他怎么跳脚也不肯继续进攻。
“这些该死的**!我要枪毙他们!枪毙他们!”
温迪施格雷茨的咆哮声几乎传遍了他的指挥部,忙活了二十多天,伤亡了上万人,他仅仅夺回了四分之一个维也纳,这战绩实在是亮瞎狗眼。
反正针对他的嘲讽已经出现在了欧洲各大报纸上,他从之前的奥地利拯救者变成了奥地利绞肉机,各国记者,尤其是俄国记者不断地挖苦他嘲笑他,就差没直接说他是个废物了。
“冷静!我的朋友!你现在需要冷静!”
施瓦岑贝格也很是头疼,他对温迪施格雷茨的希望有多大,现在失望就有多大,现在这个形势搞得他都骑虎难下了。
温迪施格雷茨没搞这么一下子,他还可以跟城里的革命党谈判分化瓦解,还可以跟俄国人谈条件要求援助。而现在这两天都很难走了。
跟革命党谈判温迪施格雷茨第一个就不答应,因为这货会觉得施瓦岑贝格是在打他的脸,认为他平叛行动已经宣告失败,这是他不可接受的。至于跟俄国人谈条件,这货也同样会觉得难堪,毕竟狠话他是放出去了,之前还狠狠地嘲笑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现在怎么圆?
一时间不管是施瓦岑贝格还是温迪施格雷茨都觉得有些棘手,根本就没办法收场了,这哥俩只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起大眼瞪小眼。
而就在他们最尴尬的时候,终于有好消息了:“报告,约西普.耶拉契奇中将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城郊!”
这个消息顿时让施瓦岑贝格精神一震,耶拉契奇的到来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实在是太及时了。他看了副官一眼,立刻对温迪施格雷茨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去见那位中将,商讨平叛事宜!”
港真,此时温迪施格雷茨的心情十分复杂,援兵的及时抵达自然是好消息,但不免他又有些酸柠檬的心态,明明光复维也纳是他一个人的事业,功劳也应该全是他的,耶拉契奇一来自然要抢掉他不少风头,分润他不少功劳,这……
难免温迪施格雷茨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家伙难道是故意的,就是看准了时机才来的?】
而施瓦岑贝格又表现得太积极太高兴了,自然让温迪施格雷茨是更加不爽,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直接甩手说不去见耶拉契奇了。但好在他不是三岁小孩,知道事情不能这么办,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施瓦岑贝格一起去了。
“约西普.耶拉契奇来了?”
消息自然也瞒不过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对于这位来得太及时的克罗地亚中将他也是怨念满满——你丫就不能慢点来吗?老子还没看够施瓦岑贝格和温迪施格雷茨的笑话呢!
笑话自然是没得看了,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知道形势对维也纳的革命党人是愈发的不利了,随着耶拉契奇的援军抵达,奥地利政府军的攻势将更加猛烈而且得以持续,以城内恶劣的形式,革命党人恐怕快要完了。
现在摆在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乘着革命党还没有完全完蛋,可以部分修复同奥地利的关系,缓解之前的尴尬。或者第二个选择是想办法给革命党人输血,让他们继续坚持,让奥地利流更多的血。
何去何从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有点拿不定主意,因为施瓦岑贝格和温迪施格雷茨现在虽然有点丢脸,但大局还是有利于他们,这时候修复关系恐怕俄国得付出一些代价,这是不合算的。
但如果选择给革命党输血,虽然想法不错,但具体该怎么做他又没有头绪……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