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6z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線上看-第1798章 報應沒來晚推薦-ebca0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白子健老家在洪河附近,是个小村庄出来的,当地偏远,地方教育也跟不上,每年的升学率简直低的吓人。
别说是上大学了,就是每年上个高中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
而白子健的老家,那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贫困村,而他们白家,在当地小村子里也是比较特殊的一家,人人家里都有个三五个孩子,唯独是他家,好像世代都只是一个孩子,代代单传也就罢了,那个年代家里有个男孩,都在家里当成壮劳力。
可他们白家偏偏就喜欢与众不容,他爹非要他从小就读书学字,后来村里没有学校,他爹就每天大早上背着他走上两里地到别的村子上学去。
当时村里的人都笑话他们白家,说他爹这是打算给村子里培养一个秀才出来。
没想到,这随口一句话的事情,最后还成真了,白子健还真的考上了高中,甚至一路披荆斩棘考上了大学。
这穷山沟子出来一个大学生可着实不容易,但当时白家已经将老家底都掏出来,就差卖血了,供出来一个大学生那不是他们这种家庭能支撑的。
可孩子毕竟是考上了,要是不上,这么多年下的功夫就全都白瞎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村里有一富户,听说他家里出了大学生,但是没钱上学,主动找上了白子健的老子,说这钱他愿意出。
但是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白子健上学之前,得跟他家里的闺女成婚,大学毕业之后,不管白子健在外面有没有出息他都认了。
这就好像赌博一样, 要是白子健在外面真的有了出息,他家的闺女也算是后半辈子有了依靠。
就算是没有什么出息,在那个年代,大学生也算是稀罕物,回到老家也能在村里当个会计啥的,到也不算亏。
白子健为了儿子能离开这个穷山沟子,最后也只能答应下这门亲事了。
白子健从家里算是结了婚才出来的,但他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结婚也不没有走什么正规的程序,只是两家人挑了一个日子,摆上几桌酒席,写了一份婚书就算是结婚了。
到是没想到,白子健到了燕京之后,很快就被燕京的繁华景象吸引了,在大学期间也算是勤奋刻苦。
不过在他们那个小地方,他成绩或许算是比较拔尖的,可到了大学之后,他周围那可都是顶尖的学子,一个个成绩都不在他之下,甚至在大学里面,白子健的成绩只能算是中等,有时候甚至要落到比较靠后的位置上。
离开了大学之后,白子健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能等着学校分配工作,还好他在大学的时候跟一个教授关系不错,那个教授推荐他去报社工作,到是省了他不少找工作的时间。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也催过他实在没有什么好工作,就回家去算了,但是白子健不甘心,依旧咬牙留在燕京,发誓要在燕京混出个人样来。
可惜事实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一连三年的时间,他在燕京都过的紧紧巴巴的,甚至那三年时间要不是靠着家里的接济,他八成都已经饿死在燕京城了。
直到一次以外的机会,让他结实了一个有钱的老板,那个老板给了他一笔钱,叫他帮忙写一篇文章,报酬却十分丰厚,几乎是他一年都赚不到的钱。
那一刻,他动心了,明知道这钱拿着一定烫手,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伸手接下了这笔钱。
他没有想到,也正是这一笔钱之后,他的一切都毁了。
那个老板的公司,东窗事发,连带着他收钱帮人些新闻的事情也被抖了出来,虽然他的情节不是很严重,但是报社却不能在留他了。
像他这样的大学生,一旦身上沾了污点,这辈子都不可能洗干净了。
他想象不到,昨天还是一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在一天之后,竟然会成为一个燕京城新晋的乞丐。
这种打击他承受不了,站在护城河边上,他是真的想一头扎进去,这辈子一了百了。
可就在他即将死心的一刻,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胆子跳下去,这个发现就连他自己都有点想嘲笑自己,原来自己竟是一个如此没用的人。
可他的软弱,在某些人的眼中,却是弥足珍贵的,当时回国不久的叶鹏飞刚好看到了他的举动,突然觉得这个人还挺有意思,顺便就叫身边的人查查他。
不想还是个大学生,以前在报社工作过,这对于当时的叶鹏飞还真是一个有用的人,当下就觉得将这个人收为己用。
也就几年的时间发展,白子健重新站起来了,不仅是在燕京有了自己的事业,也在燕京买了自己的房子,甚至还在燕京认识了一个新的女朋友,早就忘记了老家那个低俗丑陋的妻子。
“看来,你是真的给叶鹏飞创造了不少的价值啊!”丁凡听了他的故事,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毕竟这个故事前半部分也算是比较励志的,只可惜他最后没有抗住这个城市的诱*惑,选择了不该拿的钱,毁了自己的后半生。
“我办的杂志,除了封面美观大方之外,内容也十分吸引人!”说道杂志,白子健整个人似乎都来了精神,就好像一个在炫耀自己儿女的父母一样,脸上都带着骄傲的光芒:“成立之初根本就没有人喜欢,但是在半年之后,我的杂志从之前的一周一刊,已经长到一周两刊,就算是这种刊印速度,依旧是供不应求,这是我从港城学来的发行手段,不管是排版还是内容安排,我都做了十分详细的市场调查,在最近的几年之内,我的杂志几乎无可挑剔!”
这一点上,丁凡也不得不承认,他做的杂志,确实很吸引人,看的出来他在这上面很下功夫,要是他不给叶鹏飞办事,其实他也算是一个很成功的新闻人。
“你杂志做的不错,我经常看我表弟从港城带回来的那些杂志,跟你的杂志相比,其实你的杂志更有独到之处!”丁凡也不得不称赞他一声,随后却说道:“不过,杂志这东西,你也应该知道,不只是用来赚钱的,更是一种传播性很强的消息渠道,你利用这种消息渠道传播了大量对叶鹏飞有利的消息,可坑害了不少人那!”
“远的我不就说了,就说一年前的何崇光吧,他就是你的忠实读者呀!”丁凡一边说着,顺势从桌上拿起一本卷宗,拿出里面的一张照片说道:“本来一个挺老实的商人,好好的做着中药生意,偏偏认识了一个骗子,被人牵着鼻子走上了一条死路,本来身边的人提醒之下,他应该能回过神来,却因为在杂志上面看到了一片文章之后,掏出了自己的棺材本,还想靠着这点钱最后翻盘。”
“结果就不用多说了,赔的血本无归,合作人就跑了,最后受不了这个打击,只能跳楼一死了之了!”
“你们掌控了舆论,操纵这些不了解实情的商人,借此牟利,这只是其中一个案例,也不是你们联手赢下最大的一战,但真的是让我看的触目惊心那!”
丁凡说道这里,故意停了片刻,将手上的几张照片送到了他的面前。
有那个老板死前的惨状,也有他家人最后痛哭流涕的样子,甚至不少人在外面拉起了横幅,咒骂他的杂志社。
这些都不是他平常能见到的,甚至从他的脸色上判断,他并不知道外面的人已经将他归结到一个骗子的行列中了。
“难怪那段时间,我的杂志卖的不好,原来是他们在外面造成的!”
看了这些照片,白子健终于明白了杂志社出事,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就算是这一次没有丁凡出现,他的杂志社也早晚要出事的。
但这还只是其中部分,还有很多东西,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人跟他说过。
“你老家,在泗水乡吧,好像是泗水乡临浦村对吧!”丁凡一边回忆,一边拿起一边的档案袋,从里面掏出一张照片放在他的面前。
照片上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眼神中透漏着仇恨,不过这个人白子健并不认识,也不知道丁凡究竟是什么意思。
可后面的照片放在他的眼前一刻,白子健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大声的吼道:“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白子健的激动,丁凡早就意料之中了,伸手将他按了下去,一脸严肃的说道:“就是这个年轻人做的,你父母也不是心脏病突发死亡,是中毒导致了死亡!”
“这个年轻人你可能不认识,他其实也不认识你,但他对你却一直怀恨在心,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只是没有这个机会,所以将报复用在了你父母的身上!”
照片上是白子健父母的遗照,还有这对老夫妻的墓地,不过照片上的墓地,看上去不是很完整,周围还有不少残缺。
其实不用太多的解释,也能叫人想到,那些残缺的尸骨都是谁的。
“为什么,我都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对我父母下手啊!”白子健好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挣扎,但丁凡的大手就好像一对铁钳一样,死死的按着他,将他定在了椅子上面。
“我刚刚不是说了,一年前被你们联手骗的倾家荡产的中药厂还记得吗!”丁凡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明显也有点心里不舒服,但为了后面审讯的东西,他还是忍住了,声音依旧平稳的说道:“何崇光被骗的不甘心,跳楼死了,这个给你父母投毒的年轻人叫何然,在你父母死后,他可能觉得不解恨,连夜将你父母的坟刨开,至于尸体……你也看得见我不多说了。”
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好长一段时间了,白子健丝毫不知道,依旧以为父母是因为年纪大了, 突发疾病死亡。
而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是他那个丑媳妇在家里操办的,丁凡就是找上了他这个丑媳妇,才知道了这件事。
只是当时白子健的丑媳妇并不想在见到他了,哭着将这一切说清楚之后,回家收拾东西去了,说是打算回老家去。
不想在见到白子健了,从她走路的姿势判断,她腹中恐怕已经怀了孩子,当时丁凡就后悔了,这件事实在不该将她牵扯进来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