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2p好文筆的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起點-第三千四百四十五章 激戰熱推-4wn39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狂战士,之所以名字里带着‘狂’字,是因为选择这个职业的冒险家,骨子里就带着‘狂’的本性。
狂傲,狂放,疯狂……所有与狂傲不羁相关的词汇,都能在这个职业身上体现。
正因为如此,在面对强者时,他们骨子里那股狂劲儿,促使他们不会退缩,反而会以更加凶猛的方式,进行反击。
与我对峙的国家力量,就是如此。
在面对凶悍的猛龙断空斩时,狂战士挥刀而起,迎战技而上,眼中毫无退意。
轰!
猛龙断空斩以极其威猛之势,狠狠撞在了狂战士的巨剑之上,巨响声在竞技场中回荡。
狂战士不愧是力量方面的强者,对上猛龙断空斩,竟然也抵挡了数秒钟之久,不过随后,他就被巨大的冲击力击飞,落在擂台的边缘,彪悍而强韧的身体甚至将擂台的一角撞得微微塌陷。
呃噗!
一声闷哼,狂战士面露痛苦之色。
要知道,搭建擂台的基础材料可是上品精铁,最上端与身体接触的厚厚一层台面可是上品精钢打造。
虽然国家力量的肉体强度的确足够强悍,并且狂战士还是以肉身为主修的职业,身体强度照比其他同等级不同职业的国家力量更强。
饶是如此,以肉身直接将实心的金属擂台撞塌陷,可想而知,猛龙断空斩的那股冲撞攻击的威力是有多夸张。
这还是我事后看到微微坍塌的擂台时想到的,在此之前,我还从未想过猛龙断空斩会有如此强大的冲击力。
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的国家力量,抹去嘴角刚刚淌下的一缕鲜血,狞笑着盯着我。
“嗯?”我有点诧异,受到如此重创的国家力量,竟然还能爬起来?
是该夸赞他肉身实力强?
还是该夸赞他意志力强?
“不愧是敢和国家力量组织当面叫板儿的冒险家”狂战士狞笑道:“连成名一段时间的我,都不是你的对手,哼哼哼,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言罢,他缓缓举起左手,血雾缓缓流淌,凝聚,不多时,一把血色巨剑成型。
双刀!也称狂暴血气,这是狂战士的成命战技。
据传闻,在混战时期,某成名已久的狂战士为了将冒犯自己国家的敌方大军击退,开启狂暴血气与之对抗,并以一己之力,击溃了三支军队,成为该国英雄。
但也因为狂暴血气开的时间太久,导致他体内的血气流失过多,最终力竭而死。
但这里要说到的,是狂暴血气开启之后的威力之强,实力的提升幅度之大,可见一斑。
一声狞笑过后,对面的国家力量就冲了过来,在与我相距不到三米时,双刀乱舞,宛若疯魔。
伴随着乱舞的双刀,阵阵刺耳的狂笑声响起,笑声瘆人,惊得周围实力不济的冒险家齐齐后退一步。
“将杀戮之心与血雾凝结,嗯,不错的小家伙。”
苍老的声音响起,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刚才一直在擂台边上坐着喝茶的老爷爷说的。
这好似感叹一般的话,却提醒了我。
对方的状态,是杀戮之心与血雾凝结,这种状态我听说过,有点类似于我的杀意,不同的是,我的杀意更为纯粹,也更为强大。
哼,想要和我对拼杀意吗?
好啊!
面对骇人的狂战士,我浑然无惧,冷笑一声,挥刀而起,迎剑而上。
当当当!
接连数声脆鸣,我和国家力量各退一步,稍稍顿了一下,又继续欺身而上,以单刀对双剑,打的是难解难分。
“精彩,精彩!”老人家拍着手掌,发出欢呼。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发出了各自的欢呼声。
置身事外的人,自然是看个精彩,看个热闹,只有对战的人,才会明白其中凶险。
刀光剑影以极快的速度交错而过,周围一众冒险家甚至都看不清武器挥动的轨迹,只听有精灵惊呼出声:“好快,已经完全看不清了!”
其他不少冒险家纷纷附和,表示确实已经快到超出他们视觉极限的程度。
即便如此,我俩的战斗依旧在持续白热化,在提升攻速的同时,劈砍的力道也在不断提升。
不多时,狂战士手中的武器就发出了阵阵悲鸣。
显然,他的那把原装武器,以及用血雾凝聚而成的辅助武器的强度,都远不及西岚的妖刀。
这也难怪,在西岚所在的那个时代,他的这把刀,可是某位大师的得意之作,虽然刀身之中蕴藏灵魂,常常会将使用者最原始的渴望勾搭出来,但这依旧无法掩盖妖刀的锋利与坚韧。
与拥有秘术冶炼的上古时期,如今的锻造大师出品的极品武器的质量,就有点不够看了。
当然,魔法武器除外。
历朝历代,各个时期,魔法武器的品质几乎都一样。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魔法武器的锻造条件极为严苛,一旦符合,并且锻造出来,就一定是合格的魔法武器,而合格的魔法武器,是不存在高下之分的。
魔法武器的唯一区别,就是用途。
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魔法装备。
除魔法武器以外,哪怕附魔武器,都有高低强弱之分,其跨度之大,甚至会出现,精良的附魔武器,能够一击摧毁劣质的附魔武器的情况。
不过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用附魔武器做这种事,毕竟任何一把附魔武器,哪怕就是最劣质的那一把,都是价值连城。
至于好点的,更是有价无市。
言归正传。
狂战士的两把巨剑,接连发出悲鸣。
不同的是,真实的那把巨剑发出的悲鸣声较为短促,并且悲鸣之后,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但用血雾凝聚而成的那把巨剑,却在悲鸣之后,直接崩了。
先是出现条条裂纹,继而啪嚓一声脆响,化作无数碎片,掉落在地。
但很快,那些碎片就化作道道血雾,被收回狂战士体内。
补充了血雾的狂战士,脸色变得稍稍好看一点,与此同时,力道似乎又大了一点。
但也仅仅只有一点而已,并不能左右战局。
“呵呵,你的刀,可真是令我惊讶啊,长老大人!”
狂战士咧嘴狞笑道。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