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hhy熱門都市异能 最強逆襲 關中老人-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你要殺了誰?鑒賞-f36uo

最強逆襲
小說推薦最強逆襲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你要杀了谁?
天府大道。
这里高楼大厦林立。
此刻在一栋大厦的顶层里,川渝的两位大佬已经先后到场了。
从见面到现在,气氛就有些诡异,双方说话也总是带着火药味。
马爷这边,除过两位心腹保镖,剩下的就是跟着他今天一起来的顾建义了。
陈爷这边,倒也没带其他人,只有虞楷跟着过来,剩下的人都在外面站着。
今天本就是为了双方和解而来,他要是带太多人就太没有诚意了,再说了就算谈不拢,老马又能把他怎么样?
顾建义见面时客气的跟陈爷打招呼,可惜陈爷对他根本是爱理不理的,他在马爷这边算是兄弟或者朋友,可在陈爷这边连屁都算不上,陈爷为什么给他面子?
在外面趾高气昂的顾建义吃了瘪,却也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只能心里诋毁几句牛逼什么呢保不准哪天就进去了。
马爷和陈爷相对而坐,双方喝着红酒抽着雪茄,气氛看似很融洽,可谁都知道还未交手。
顾建义和虞楷都只能站在背后,他们还没资格坐在这里。
最终,老马忍不住开口道“陈哥,不至于吧,为了一个不知跟脚的男人,我们双方伤了和气”
陈爷听完后笑道“老马,什么叫伤了和气?咱们兄弟俩别那么见外,李想这小子以前就跟着我,只是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前段时间才回的成都,我不知道他得罪了你,这不赶紧就让他来道歉了”
“陈哥,你这就没意思了,他什么背景我查的很清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你说我能忍他?”老马冷哼道。
陈爷半推半就道“一点小事而已,初生牛犊不怕虎么,谁还不犯点错?知错就改就行了,你也给我个面子,我已经让他别瞎掺和顾家的事了,一会让他当面给你和建义道个歉,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看怎么样?”
老马可没这么快就低头,他冷笑道“陈哥,你的面子给了,我的面子谁给?”
“老马啊,咱们有一说一,李想牵扯进顾家的事情,那可都是为了帮他那小女朋友,顾建义他哥怎么死的我就不多说了,李想最多得罪的也就是顾建义,他可没直接去得罪你老马啊,我相信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陈爷据理力争道,毕竟李想从头到尾都没有针对过老马,只是老马一直在帮顾建义而已,这怪得了谁?
老马坚持道“谁都知道老顾是我兄弟,他既然敢管顾家的事情,难道不知道么?”
“爱情面前,人有时候会失去理智的”陈爷哈哈大笑道。
老马不紧不慢道“那就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已经付出代价了,这不能活着从川南出来,还是你老马放他一马”陈爷不轻不重的回应道。
顾建义从头到尾根本插不上话,这里也轮不到他说话,但他能看得出陈爷这是要保李想啊,不知道老马能不能扛得住压力?
老马听到陈爷这句话,怎么感觉都是在嘲讽自己,他面子有些挂不住道“陈哥,你这话我就有些听不懂了,你这是质疑我的实力?”
陈爷狠狠的抽了口雪茄吐着烟雾道“老马,我怎么可能质疑你的实力呢,你可是川南之王啊,你要是想收拾了李想,随时都能收拾了,李想现在还活着,那只是说你让他活着而已”
老马觉得陈爷今天不是来和解的,而是来故意找茬的,他笑道“本来我还想就这样算了,现在我突然改主意了,我还真想看看李想有多大的本事”
“老马,跟一个年轻人不死不休的,说出去你不觉得是笑话么?”陈爷半开玩笑道。
老马眯着眼睛说道“陈哥,那你是不是要死保李想?”
“哈哈哈,倒也不是,就觉得挺欣赏这小子的,以后大有前途”陈爷淡淡说道。
老马死死的盯着陈爷道“陈哥,咱这是要撕破脸皮?”
这时候陈爷放下了雪茄哈哈大笑起来道“老马,都是跟你开玩笑呢,一点小事而已,至于咱们兄弟撕破脸皮么?该说的我电话里都说了,为了一个年轻人真的不至于,今天咱们是来和解的,答应你的我也不反悔,李想当面给你道歉,同时保证不再管顾家的事,如果他做不到这些,你想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老马并没有把这些当回事,他不屑道“陈哥,这些你说了算么?我们都来了这么久了,他连人影都没见到,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底气,架子比你我都要大么?”
陈爷也有些意外,李想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他随便敷衍了老马几句话,立刻低头询问虞楷道“李想干什么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我打过电话了,在路上马上就到”虞楷有些头疼道,这么关键的时刻,李想居然掉链子了。
陈爷不满道“再打”
虞楷只得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打电话,还未走到正门口正好碰见秦升带着顾思宁缓缓走了进来,虞楷没好气的说道“李想,你怎么才来?”
秦升还未回话,虞楷就诧异道“李想,你搞什么鬼呢,怎么还带了个女人?你知不知道今天来干什么的?”
秦升只是淡淡回应道“她叫顾思宁,是顾建义的侄女”
虞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候秦升已经带着顾思宁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里面,当秦升和顾思宁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顾建义看见顾思宁以后率先坐不住了,直接喊道“思思,你怎么来了?”
顾思宁也很是震惊,她没想到李想带她要见的大人物居然还有叔叔,她诧异道“叔叔”
老马看向陈爷道“陈哥,这几个意思?”
陈爷也被搞懵逼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过他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子是顾建义的侄女,也就是李想的女朋友。
陈爷有些不悦,就算是你要带顾思宁过来,至少也要跟他沟通沟通吧,把我老陈当什么?
他皱眉道“李想,你怎么回事?”
该到的都已经到了,秦升笑着拉着顾思宁走了过来,随便挪开一个椅子让顾思宁坐下,同时拍着顾思宁的肩膀示意她紧张。
顾思宁怎么能不紧张?
她又不傻。
既然叔叔在这里,那坐在叔叔前面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马爷,虽然她没有见过马爷,但是能猜到肯定就是他。
秦升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乐呵道“该来的都来了啊”
“年轻人,你有点嚣张啊”马爷虽是第一次见李想,可是也见过李想的照片,可是这个年轻人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样子让他很不舒服,似乎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秦升站在顾思宁背后回道“马爷,我哪敢在您面前嚣张啊,您不是要让我给您道歉么,我今天这不是来了么?”
果然如此。
顾思宁听到李想这番话后,也终于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这让她愈发的紧张了,更明白李想今天想干什么?
马爷冷笑道“最开始没有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看在陈哥的面子上可以原谅你,可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陈爷对于李想的态度很不满意,他呵斥道“李想,你到底想干什么?快给马爷道歉”
“陈爷,麻烦您了,该道歉我肯定会道歉的,毕竟我今天就是来道歉的”秦升笑呵呵的说道。
马爷不以为然道“不用了”
秦升继续道“马爷,用不用那是您的是,道不道歉那是我的事,先前得罪了马爷,让马爷一而再再而三的丢了面子,实在是对不起了,给您道歉了”
马爷一直在克制着怒火,听到李想这敷衍又猖狂的道歉,他已经是怒火中烧了,直面陈爷道“陈哥,什么意思,您这是玩我呢?”
“李想,你是不是找死?”陈爷直接起身喊道。
秦升挥挥手示意陈爷坐下别着急,这个动作更是让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秦升是疯了。
此刻包间里的气氛已经是剑拔弩张了,所有人都怒目瞪着秦升,谁都感觉到众人此刻的怒火。
顾思宁更是吓的手心出汗,大气不敢喘的,他已经知道了在座这两位大佬的身份了,一个是叔叔背后的那位川渝大佬马爷,另外一个就是在成都能量惊人的陈爷,她也没少听说这位陈爷的故事。
秦升很是随意的说道“陈爷,您先别急,我跟马爷先好好理论理论,该道歉的我也已经道歉了,现在该说说马爷和我的事情了”
说到这,秦升缓缓走向了马爷,有些挑衅的盯着马爷道“马爷,青城山一次,蜀南竹海一次,您两次想置我于死地,这该怎么算?还好我福大命大逃过一劫,现在您该给我一个说法了吧”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马爷就是脾气再好,也都要发货了,他大怒道“李想,真以为我杀不了你么?”
“李想,你放肆”陈爷也喊道,他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年轻人了,他现在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找死,别说马爷想弄死他了,就连他都想弄死李想了。
“唉,咱还别冲牛,就凭您这点实力,我还真没把你当回事”秦升掷地有声的说道。
疯了,李想真的疯了。
这是陈爷和虞楷此刻只能想到的。
至于顾建义,他刚开始有些懵逼,但是现在很是高兴,李想越是作死他越是高兴,倒要看看李想想干什么?
反正李想已经死定了,马爷绝不会饶了他,现在他只剩下看热闹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我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么有意思的人了”马爷不怒反笑道。
这时候秦升已经走到了距离马爷很近的地方,他停下脚步没有再进一步,因为马爷背后的两位保镖已经蠢蠢欲动了。
秦升转而看向顾建义道“小叔,想笑您就笑吧,最好能笑个够,不然一会你连笑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想,我已经懒得跟你说什么了,以前我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我觉得你脑子估计是有问题吧”顾建义直接反驳道。
秦升长叹口气道“唉,小叔,您还别说,我之前确实脑子有问题,不过现在脑子已经好了,不然我哪敢这样啊”
顾建义在看了眼李想,就像是在看死人,无奈的摇摇头。
秦升这边继续挑衅道“马爷,别忘了咱们的事,您给我个说法啊”
“李想,想要说法很简单,你觉得你今天能走出这个包间么?你要能走出去,我肯定给你一个说法,绝对让你满意”马爷强迫自己冷静道,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李想的意思还是老陈的意思。
不过紧接着老陈说了句话道“老马,今天这事怪我,回头咱两再说,不过从此刻开始,李想的事我不管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句话,老马彻底放心了,他知道该怎么办了。
秦升却看向陈爷道“陈哥,让你失望了,不过还是多谢你帮忙啊”
陈爷已经懒得理会李想了,任由他随便作死吧。
他继续作死道“马爷,给个说法啊”
“那你想要什么说法?”老马真是被气笑了。
秦升却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顾家的事情,顾建义你比谁都清楚怎么回事,你自己去自首吧,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该怎么着怎么着。至于马爷咱俩的事情,我看在别人的面子上,绕你一条命,不过一次青城山一次蜀南竹海,我断你一条胳膊一条腿,这不为过吧?”
当听完这句话,马爷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必须要让眼前这个年轻人知道,谁才是川渝的大佬,所以他直接怒喊道“给我拿下他”
两位保镖立刻冲到了秦升的面前,眼看着就要动手了,而秦升却不屑道“马爷,你们川渝的大佬就这点本事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疯了,真的疯了。
老陈无能为力了,他也懒得管什么结果了,李想是死是活跟他都没有半毛钱关系。
马爷这时候彻底爆发了,他顾不上任何脸面了,因为已经好些年没有被人如此挑衅了,真的是啪啪啪的打他的脸,似乎只有亲自动手才能发泄他心中的怒火。
于是,他直接起身走到李想面前喊道“我要杀了你”
就在这时候。
轰的一声。
包厢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数位气场强大的男女缓缓走了进来,只看见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男人不怒自威的说道“马成才,你要杀了谁?”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