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eh2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道紀 線上看-第696章 千年等待(第三更)閲讀-8zffw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什么跟什么啊?
触手冰凉,秦禹愣住,什么就套自己头上了?
他试探着想要取下来,却发现根本无法取下来,用尽全力都无法撼动分毫。
不止如此,在片刻之后竟然钻进了自己脑袋里。
“啊,这。”
秦禹猛地跳起来,双手抱头就是一阵乱摸,却哪里还能摸到那东西。
“呱呱~”
碧**蟆从米堆里爬出来,吃的肚子滚圆,越发的绿的晶莹。
好半晌,秦禹颓然放弃,根本找不到,总不能将自己脑袋劈开吧?
他有着预感,怕是将脑袋劈开,也是难以寻找到的。
“这是那位素未蒙面的老师的手笔吗?”
秦禹一脸了无生趣,虽然没有任何不舒服,却总觉得自己头大如斗,没有人喜欢戴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头上。
但等他平静下来,看向淹没了整个山林迷谷的米海,却不由的心头一震。
一行‘道文’在他的眼前垂流而下,真正意义上的眼前。
因为,左眼之前与右眼之前所显现的字迹都截然不同!
【选择一:灵米动人心,灵米散逸的灵机将会吸引来附近盘旋的凶兽,斩杀,可得炼体法】
【选择二:稳妥第一,凶兽到来之前逃走,可得服气法】
这,又是什么?
秦禹瞳孔一缩。
……
呼呼~
悭山山巅,星光不散安奇生道袍舞动,眸光幽幽,祭坛之上的血光已经消失,他却似乎还能看到什么一般:
“你会如何选择呢?”
秦禹是劫数之化身,是龙蚀界万万年演化之后必然会出现的劫数。
可劫数带来的不仅仅只有毁灭,也可以是重生。
遥隔两界,他无法,也并不想去过多的干涉秦禹的人生乃至于生死,可既然有着缘法遇到。
他还是想要给秦禹一个选择,也给龙蚀界。
至于最终是否会重蹈覆辙,此时的安奇生也无法预料,但终究不会更坏了吧?
“这块精金,真是诡异。”
三心蓝灵童环绕着太乙精金飞舞,已经打量了许久,终于发出惊叹:“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良久的端详,终于还是让它察觉到了这块精金的特异之处。
其组成不同于它所见的任何金属,物质,其细微之处的排列,如同铭文,又好似是阵法。
且看似是死物,实则不停的根据外界的环境而变化,调整,以让自身无论在什么环境之中都能达到最强!
它遨游诸多文明的信息之中,却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金属。
反倒是……
三心蓝灵童心头灵光一闪,猛然回头,看向安奇生,倒与怪物先生的‘千变万化’有些相似……
“这块精金价值颇高,可惜分量轻了点,不然要是以这精金炼制灵宝……”
这蓝皮小怪物咂舌不已。
安奇生却是摇头:“这精金形成不易,这点分量已是极为罕见了,哪里来的更多?”
太乙精金炼制不易,天然形成更是罕见至极,便是知道炼制之法,也没几个人能炼制出来。
呼~
大始山中,安奇生缓缓睁眼,一翻手,取出太乙精金,不到万斤的重量对于寻常人来说算得上极重。
可对于修士而言却远远不足,莫说至尊至宝,封王灵宝,便是洞天灵宝的炼制,所需也远远超过这个分量的万倍了。
不过,他所炼非是神兵,也用不着那么多的太乙精金。
“元阳界……”
安奇生斩灭心中念头,抬眉远眺:“算算时间,应该到了……”
……
呼呼~
云海翻腾,罡风呼啸。
一架驾异兽拉着的车辇划破长空,留下一道道蔓延不知多长的气痕。
“断兄,这一次你我可算是倾家荡产了……”
一架华贵的车辇之中,一老者手捏胡须,长吁短叹,肉痛不已:“莫说这几十年积攒的家底,便是前些年的老底也要搭进去了……”
“林兄莫要在此事之上与我说太多。”
断三浪正襟危坐,淡淡的瞥了一眼那老者,神情平静,却自有一股凌然之气。
东洲坊市十一,他执掌两座,财雄势大,自养出了气魄来。
那老者面色微变,似承受不住他的逼视,偏转了头:“我知断兄之意,可我等些许东西,也未必能入的了那位的眼。”
“林兄却是忘了,咱们能安稳的执掌白玉京,靠的是什么。你以为,没有这位大人的威慑,就凭你我拉起来的一帮乌合之众能保住白玉京吗?”
断三浪冷笑一声:
“舍得,舍得,有舍方才有得,反过来,得了必要舍!元阳王高踞九天,寻常时候哪有我等援手的可能?
如今有所需,莫说这点东西,便是卖了整个白玉京,那也是千值万值!”
断三浪心中很清楚。
在这世界上,绝不是人多就是势众,实力才是王道,自己等人借力,却不想着付出,那才是取死之道。
只是这些人多半宗门出身,一辈子闭关苦修,虽精神通透,却到底少经人情。
些许浮财就遮住了眼,倒是让他有了过后清理的心思。
这,可不是我断某人不能同富贵……
断三浪心中泛着念头,突听外面传来阵阵惊呼之声。
“发生了什么?”
断三浪一皱眉,那老者却已上前掀开法帘,这一看,两人心头皆是一震。
只见巍峨雄伟至极的大始山外,有着自四面八方赶来的车辇。
龙首,灵宝座驾不一而足。
相比之下,他们所率的车队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
“太一门,万法楼,离鸾阁,真空道……这些大宗门竟也派人来了?”
那老者心中骇然。
他的眼力极好,却分明看到那些车辇之上都有着凝聚不散,强烈至极的宝光。
且不止是几大宗门,甚至还有冥月,离天圣地的车辇!
“呼!”
见得诸多车辇前来,断三浪心头却是松了口气。
诸多大宗门圣地所携带的天材地宝毫无疑问都是顶尖,甚至不乏稀世奇珍,可论起量来,还是自己来的大。
他们筹备不过数年,虽家底雄厚,可哪有自己这般远见?
他可是早在数十年前,刚刚执掌白玉京之时,就挖空了心思讨好……不对,孝敬元阳王来着……
“蔚为壮观啊!”
冥月圣地的车辇之上,有人发出感叹:“一人炼宝,竟惊动一洲所有宗门圣地,这般盛景,在往年只有至尊炼制成道之宝时才有吧?”
不少冥月圣地的弟子看着四面八方驶来的诸多车辇,灵兽,啧啧称奇,也有人心头震撼。
一念起,天地景从。
在当今之世,这位元阳王只怕可比古之圣皇天尊在中古,上古之时的威势了吧。
“威仪可比圣皇天尊……”
甲板之上,璇玑神色复杂的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辇,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有着数十年囚徒生涯的她,或许是当今天下最为了解元阳道人的那一批人了。
曾几何时,自己还有着勇气出面阻拦他的车架,想要调和他与诸宗门的恩怨。
谁又能想到,短短数十年而已,他已经成为此世最尊之人了。
若天下无有新王,没有至尊成道,他几乎就是横压一世,没有成道的至尊了吧?
“璇玑师姐,大始山到了。”
璇玑失神,心中恍惚,待听到一旁弟子的呼唤,醒转过来,大始山已然到了。
巍峨的大始山上下,皆是神光弥漫。
山外云天不知有着多少车辇在,其上皆是大量的天材地宝,且绝大多数都是有着虚空属性,难以装入乾坤袋之中的灵材。
“乾十四,惊阳山主,太一门主也都来了。”
璇玑眸光微动。
她倒是知晓,包括太一门主在内的诸多掌教被镇压之时可是答应了元阳道人的请求。
此时前来,只怕就是要来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只是看他们脸色不好,只怕付出的比想象的还要多……
这一天,注定是诸多大始圣地弟子毕生难忘的一天。
偌大东洲,上至圣地,下到不知名的小宗门,门派,都开始向着大始山而来,各种灵材几乎可以填满整个大始山。
数以万计的大始山弟子,在诸多长老,真传的指挥之下,加入了这一场声势浩大,且注定旷日持久的炼宝之中。
虽然,他们所做的只是记录,运送灵材,并将诸多灵材初步炼制后分门别类。
但参与到一位通天封王巨擘炼制灵宝的事件之中,也足以让他们铭记一生了。
呼!
吸!
太皇天如画卷般徐徐展开,其中有着道道神光垂流,如同千万触手遮天,收束着经过诸多大始山弟子初步炼制的灵材。
云雾缭绕之中,安奇生缓缓闭目,周身有着实质般的火焰扩散开来,直至充斥整个太皇天。
将一切天材地宝笼罩其中,也隔绝了外人的窥视。
开始炼宝。
……
岁月无情,匆匆而过,不为任何人停留。
随着岁月的流逝,天地变化的征兆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东洲,不时就有着异变浮现。
或是有人铸就神体,或是有着大能洞府降世,甚至有人在遗迹之中得到上古圣皇的部分传承,引起无数人的注视。
天地,似乎在向所有人昭示着什么。
可本该成为风云汇聚之地的东洲,却出人意料的风平浪静,所有人都在等,等一个打破平静的人出现。
这一等,
就是一千年!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