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jie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850章 經濟制裁(4)推薦-3legc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三重大礼?
刚刚长齐胡须的杨素,整个人都不好了!
高伯逸现在完全是在满嘴跑火车,一点实际的都不说,让人不由得心烦意乱。
“那个,主公啊,能不能告诉卑职,这三重大礼是什么呢?”
杨素好奇的问道。
高伯逸的底牌是什么,他非常清楚,哪里有什么三重大礼包啊,毛都没有!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政治是经济的体现,说白了,大家打来打去,都是为了钱或者可以换做钱的东西。话很俗气,道理不俗气。”
听到这话,杨素微微点头。突厥人南下,难道只是为了杀人?
他们还不是为了抢劫而来。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抢劫呢?因为要生存啊,草原的承载力有限,光靠草原上的产出,无法养活那么多人,不去抢怎么办呢?
这就好比说狼为什么要吃羊一样,不吃羊难道让他们去吃草么?
大家打来打去,总是有些道理的,而不是为了杀而杀。
“主公说的是,然后呢?”
“然后嘛,知道了战争的起因,那么就应该知道,打仗并非完全是在战场上杀人。有的战争,从出兵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胜负。”
所以这跟你说的大礼包有什么关系?
“第一个大礼包,是陈国皇帝陈蒨送的。我已经修书一封,现在大概在陈蒨案头了。我们会把陈昌秘密送回陈国,条件就是粮食!
相信陈蒨不会拒绝的。”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高伯逸说要让陈昌去扬州那边“软禁”,原来早就想到这一茬了。陈蒨对陈昌在扬州肯定是坐如针毡。收到高伯逸的信,只怕早已欣喜若狂了!
粮草和皇位要怎么选,这还用说么?粮草是陈国的,皇位是自己的,任何人心里都有一本账。
如果陈蒨想不开,觉得陈昌即使不回国也无所谓怎么办?
杨素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不过没有说出口。高伯逸看到他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人从娘胎里就充满了危险。在母亲肚子里出不来,小时候容易夭折,长大又有各种战乱和兵祸,出个门遇到权贵,说杀你就杀你,危险不危险?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高伯逸反问道。
杨素无言以对,这就好比他弟弟杨约爬个树摔下来就成了太监一样,人生确实是处处都充满意外和危险的。
“对于陈蒨,我还是有些了解,此事只怕有七八成的把握。如果这件事都不去做,那干脆投河自尽算了,反正活着也是累。”
高伯逸指着滚滚流淌的漳河说道。
“主公说的是,杨素受教了。”杨素恭敬的行礼道。
至于另外两重大礼是什么,杨素没有问,想来应该是极大的利好。
……
邺南城的南门外,有十多个汉子被捆在木架子上,吸引了进出城门的人们热烈围观。
邺城人就是这样,轻浮无度,喜好热闹,比较能接受新鲜事物,胆子也大,然而不能吃苦耐劳。像看热闹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他们喜闻乐见的保留节目。
“按朝廷的禁令,通往晋阳的商路断绝,不许人员往来!可这些人,视朝廷的禁令为无物,居然偷运粮食去晋阳!罪大恶极!
文书何在?”
彭城王高浟拿着一本册子,板着脸对身边的文书说道:“告诉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罪!”
与其说是对那些捆着的人说,倒不如说是对围观的好事之人说的。
年轻的文书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说道:“回王爷,偷运粮草去晋阳,一石以上,死罪。一石以下,无论多少,打三十棍,下狱十年。”
打了三十棍再坐十年牢,那不还是死?
围观群众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狠了。
“都听到了吧,你说你们死得冤不冤!来人啊,行刑!”
高浟大手一挥,如狼似虎的军士解开这些人身上的绳索,扭住按在地上的木桩上,直接砍头,凶狠而残酷!
伴随着哭爹喊娘的声音,地上留下了十多具尸体。高浟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摆摆手示意军士们赶紧将尸体拖走,不要碍眼。
“都看到了吧,偷运物资到晋阳的,都是这样的下场。你们莫要自误,无论能赚多少钱,也要有命去花才行!不然的话,就跟这些人一个下场!
都散了吧!”
人群散去之后,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话题。相信这些话题可以供邺城人在茶余饭后消遣一段时间了。
高浟轻轻叹了口气,以儆效尤,今日杀人,是为了少死人,他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真正做起来,还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高伯逸对于封锁晋阳这件事,确实是很认真的啊!
高浟忍不住感慨万千,这年头,为了生存,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比比皆是,刚才杀掉的十多人,不就是被晋阳那边开出来的天价粮食所吸引了么?
只可惜,高伯逸早就知道人心会如此,所以在某些关键的隘口处,隐秘的队伍正埋伏好了等这些人呢!
他们不是北方汉人世家的人,因为世家已经跟高伯逸达成了协议,这次铁定要饿死晋阳鲜卑那帮人。既然是所谓的“散户”,那不杀你杀谁?
“秋收之后,大概就要见分晓了。”
高浟不是无知妇孺,他对于朝局还是很有些了解的。作为年纪比较大的庶出(高浟排行老五,比高演还大),他断然没有支持娄昭君的道理,这是显而易见的!
他的母亲是大尔朱氏,显然跟晋阳鲜卑也不是一拨人,没有任何背景可以投靠。只要脑子没有坏掉,高浟绝不会抛去晋阳跟娄昭君那帮人混在一起。
更何况,他的正室夫人,乃是荥阳郑氏出身,可以说身边每一个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劝他远离晋阳。
高浟从未考虑过跟高演混,他担心的问题只有一个:万一高伯逸守不住邺城怎么办?
这个问题,恐怕不是他一人的问题,而是邺城很多人的问题。他们未必都是高伯逸的对手,有些甚至都坐在一条船上。
只不过,愿意支持高伯逸是一回事,相信对方能打得过晋阳六镇鲜卑,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爷,大都督有请。”
五大三粗的田子礼,对着高浟行了一礼说道。
不知为何,每次见到这个人,高浟都会没有来的眼皮狂跳。但对方是高伯逸的亲信,似乎不太可能针对自己的样子,只能说这厮实在是太丑,把自己吓到了吧。
“好的,我这就来。”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