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q7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ptt-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渝州新安當-i6cib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辞别黄药师一行,李逍遥带着林月如飞回了船上,大船顺流而下,一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意外。
只是到达巴陵附近,路过八百里洞庭时,遭遇了水贼拦路,他们也不谋财害命,强抢民女什么的,只是收保护费的性质。
当然,如果不交保护费,他们也不介意打个劫,只不过会换一批人来。
林月如抬出了自家老爹的名头,可让她失算的是,南武林盟主的名头虽然响亮,但这些水贼可不是武林中人。
绿林道跟武林虽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终归是各有各的圈子,武林盟主的名头在他们这不好使,还不如某位道上瓢把子的名头管用。
然后他们就被教做人了。
李逍遥和林月如也没下死手,只是把他们的船全部拆成碎片,让他们自己游回去。
如果有不会游泳的,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不会水你当什么水贼?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
从扬州出发七天之后,船只顺利到达渝都大渡口,李逍遥和林月如在这上了岸。
林月如给船老大和水手们发了一笔银子,并给他们写了一封亲笔信,让他们带着信自行前往苏州林家堡找林天南。
路过扬州时,他们可以接上家人,不愿移民苏州的也没关系,苏州到扬州,乘船不过一日路程,这比以前跑长途运货已经要好得多。
进了热闹繁华的渝州城,李逍遥很快就打听出新安当所在。
毕竟这家当铺在渝州太有名了,老板是渝州首富,渝州人可能不知道太守是谁,但绝不会不知道新安当老板是谁。
便如在华夏你可以不知道本省高官是谁,可你能不知道马云是谁?
……
渝州城西南,李逍遥和林月如踏过一座石桥后,便看到了那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的大当铺。
与一般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当铺不同,新安当老板十分仁义,开价最为公道,所以哪怕是距离稍远的客户都宁愿多走些路,来此当东西。
所以新安当生意一向很好,虽然因为让利给客户,利润小了,可因为客户量增大,反而赚得更多。
“咦?好可爱的小猫。”刚进新安当,林月如忽然眼前一亮,看到打开的窗台上卧着一只懒洋洋的小白猫,顿时两眼冒星星的准备上前逗弄猫咪。
李逍遥却一把将她拉住,谨慎的道:“别去招惹它,这不是什么小猫。”
这只小猫竟给了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而且看其形象,怎么都感觉是一只缩小了许多倍的白虎,在师公的地界,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林月如虽然不解,但李逍遥的话她还是会听,好奇的看了看那只小白猫,却没有再贸然靠近。
那小白猫原本懒洋洋的卧在窗台上晒太阳,听到李逍遥的话后,忽然抬起头来看向李逍遥,一双猫眼微微眯了起来。
李逍遥见状,下意识的对它抱了抱拳,让林月如惊奇的是,那小猫竟对李逍遥点了点头,随即便又将脑袋放到前腿上,闭上了眼睛。
李逍遥轻声对林月如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林月如连连点头,正要说些什么,只听身后一道娇娇怯怯的询问声响起,“请问……你们是来当东西的么?”
两人回头看去,便见一个十四五岁模样,身材娇小,有着一头金黄色长发,在头顶绑了个包子头,长得俏丽可爱的小姑娘,怯生生的站在那看着他们。
李逍遥对她温和一笑,道:“小妹妹,我们是来找人的。”
小姑娘偏了偏脑袋,道:“你们要找谁?”
李逍遥想了想,道:“我来找这家店的老板,嗯,不出意外,我应该称呼他为师公。”
小姑娘一愣,她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李逍遥,忽然试探的问道:“你是……小李子的儿子?”
“小李子?”李逍遥神色一僵,错愕的看着小姑娘,有些别扭的道:“如果你口中的小李子是叫李三思,那就没错了,我叫李逍遥,李三思是我爹,我来找师公,就是想问问他知不知道我爹娘的下落。”
李逍遥说完这句话,他忽然发现小姑娘的神色变了,看着他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丝……怜悯?
李逍遥心里咯噔一声,一丝不妙之感浮上心头。
小姑娘沉默了两息,这才道:“老板不在这,他已经很多年不来店里了,都是少东家在打理新安当,不过少东家今天也没来,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找龙葵姐姐。”
小姑娘转身往后堂行去,李逍遥和林月如急忙跟上。
林月如开口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回头对她笑了笑,道:“我叫花楹。”
林月如点点头,道:“花楹啊!你为什么会叫我师兄的父亲小李子?而不是叔叔或伯伯呢?”
花楹笑吟吟的道:“因为我辈份高呀!”
“哦,是这样啊!”
说话间,三人进了后堂,花楹走到一间房前敲了敲门,道:“龙姐姐,是我。”
房门很快被打开,一名身材同样娇小玲珑,比花楹高不了多少,蓝裙蓝发,气质温柔婉约的美丽少女走了出来。
“怎么了?他们是?”蓝衣龙葵走出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李逍遥和林月如,诧异的对花楹问道。
花楹偷偷看了李逍遥一眼,道:“他叫李逍遥,是小李子的儿子,专程来找老板打听小李子下落的。”
蓝衣龙葵闻言一怔,温柔的脸上微微变色,缓步走向李逍遥,在他脸上打量了一番,幽幽一叹,“你跟你爹长得真像,年纪轻轻,竟已有一身如此深厚的修为,三思若知道有子如此,想必也会十分高兴吧!”
李逍遥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姑娘是?”
蓝衣龙葵目光柔和的看着他,道:“我是你师公的妹妹,按辈分,你得叫我一声师姑婆。”
“……”
李逍遥和林月如满脸懵逼,师公的妹妹?那至少也得是六十多岁了吧?怎么……
事实上,他还真猜错了,人家已经一千多岁,新安当的人,基本上都不能以外表来判断年龄。
花楹看着是个十四五岁小萝莉的模样,实际上已经不下一百五十岁。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