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akf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清隱龍-4608 混亂的御前會議讀書-rxrhd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载淳再糊涂也是游历过欧罗巴的,他当然知道资本世界的厉害,股市这东西能成就一切也能毁灭一切。
在欧洲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几次有名的股票危机,比如南海泡沫,郁金香泡沫等等,每一次危机对国力都是很大的伤害。
今天一听京师交易所崩盘了,他当时就急眼了“混账!军机处的人都是傻子吗?英桂就这么办差的?”
“六部的官员呢?都是活死人吗?传旨,马上传旨交易所……”
话说道这里载淳突然就不说话了,他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传旨?传什么旨意呢?还有半个小时就收盘了,这时候还能做什么?
封盘吗?还是下令不许卖空?或者说我拿出资金来抄底入市?总得有个说法啊,而且这个说法还必须能解决了眼下的问题。
我现在能拿出什么好办法出来?我这个办法没有经过大臣们商量,就直接给一个交易所传旨,那么好坏的责任可就全都是我一个人背了!
载淳果然是有些成熟了,不再是过去那个傻傻的只知道往前冲的少年,他开始盘算了!
小四喜在一旁瞪眼等着皇上的话呢,结果同治帝最后还是没有给交易所下旨“去……传唤六部在的主官,还有军机大臣,总理大臣,已经能通知到的王爷……”
“马上召开御前会议……”
“嗻……”小四喜马上跑出去办了。
载淳知道,自己此刻无论做什么,时间都已经来不及了,崩盘就两个小时的时间,而自己得到消息都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今天的腥风血雨实在是弥补不过来。
载淳就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哆嗦,他惊恐的目光看着遥远那霸的方向嘴里喃喃自语“师傅啊……徒弟到底怎么得罪您了?就这么下狠手吗?”
“您真的是高,太高了,仅仅一个太子的消息就让朕好容易呵护起来的市场崩盘了,您这是要腥风血雨卷走多少性命和金钱?”
“到底我哪里得罪您了?难道是您一直在记恨我额娘吗?可是这都多少年了,您怎么还抓住不放呢?”
“额娘已经老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做点什么事情,您何苦跟她一般见识……”
同治帝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危险性,昨夜慈禧赌咒发誓没有阴谋,让同治帝半信半疑。可是毕竟是亲娘,他怎么能一点都不信呢?
所以到现在为止,载淳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母亲还是办错事儿了,肯定是往秀女里面塞细作间谍了,最后曝光才惹恼了师傅。
载淳根本没有想到,其实她的母亲慈禧,从始至终都比他想的还要恶毒,投毒案就压根没有断过。
哪里是只有细作啊,这细作又开始投毒,投断子绝孙的药了!
慈禧坑人啊,连自己儿子都给坑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股市已经收盘,这时候开御前会议的大臣们也风风火火的进了紫禁城,一路上他们见面都不敢寒暄,都是小心翼翼的用目光交流。
紫禁城的侍卫和太监们,看着往日里四平八稳迈着四方步的王爷和官员们,现在都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
等到了养心殿为君难内,这些大臣们全都出了一身的透汗,但是还不敢擦,任由汗水顺着衣领子往下流,黏糊糊的浑身难受。
载淳看着跪在大殿里的这群官员们,肚子里就一团火气“都来了?来了好啊……朕传唤你们,还可以,都没有怠慢,半个小时就到了?”
“陛下传唤,臣等不跟怠慢……”大家赶紧齐声的磕头。
“哈哈……不敢怠慢,你们把这点速度用在办差上行不行?少在朕面前装样子!”载淳大吼了起来。
群臣都低下了头,不敢言语,任由汗珠掉在金砖上。
载淳呼哧呼哧的深呼吸,压抑着心中狂躁的野兽“朕也就明说了吧!早上英桂已经把最新的情报送到你们那里了,可是这整整一天,你们可曾有一个人有应对之策?”
“看看今天,朕的交易所,让这么一条消息就给吓成这样了!你们难辞其咎!”
“朕问你们,早上得到消息的时候,你们可有任何应对预案?下午崩盘的时候,你们可曾紧急干预过?”
“英桂!你是昨晚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六部的人,你们也都说说,你们干了什么?”
一通怒喝,吓得所有人两股战战都不敢说话了,这怎么回啊,谁也没想到这个消息把股市给打下去了。
英桂脑门撞在地上“臣有罪,臣无能……只知道把消息送达六部以及各位王爷大员哪里,却想不到会有交易所的危机,臣真是无能窝囊啊!”
“呜呜呜……请陛下严处,延加之罪……呜呜呜……”
军机大臣兵部尚书大学士英桂,一边哭,一边自己动手摘下了顶戴花翎,放在金砖上,然后磕头如捣蒜。
他知道自己跑不了责任,谁让自己倒霉,赶上了自己值班的时候遇到这个消息,躲都躲不掉啊!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宝鋆大人看着载淳阴冷的脸,知道这皇帝心够狠,很有可能就要把英桂给下大狱了,赶紧出面劝解。
“陛下!事发突然,别说英桂大人了,就算在场的群臣们也都措手不及!求陛下念在英桂大人勤勉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其他的大臣也赶紧说道“请陛下开恩!”
载淳冷冷的说道“朕要的是磕头虫吗?朕要的是怎么办!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五块一的高价,一下子崩盘到三块以下,这件事儿怎么解决,怎么办啊!”
听到这话,跪在前面的王爷队列中,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瞪着这些大臣,突然阴冷的说道“陛下,这些六部大员实在无能,这市场他们根本就管不好!”
“好好的股价就是他们给弄掉的!臣就不明白了,怎么就不能管住那些砸盘的人?咱们把规矩定好了,不许他们挂低价不就行了!”
说话的是谁?正是郑亲王承志,秦爷的直属主子,他今天可是疯狗一样,此刻他在市场上已经砸进去七十多万了,今天直接损失二十万,他已经要疯了。
不敢跟皇上瞪眼,怒火就只能往这些大臣身上撒了!
有一个王爷出面,其他的王爷也就跟着上了,这些人都是被旗人给鼓动起来的,下面的旗主各级旗人官员,一层层的把怒火向上汇报。
汇总到王爷这里,目的就是让王爷去朝廷上施压,让皇帝来解决,最好直接赔这些亏空!
老礼亲王一听立刻接言说道“没错没错,六部有推卸不掉的责任!郑亲王说得对,就得订下制度不让他们往外抛!”
“而且今天市场为什么不强制停盘,停止了交易不就没问题了吗?”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啊……”
礼亲王说完,一群戴着爵位的旗人贵胄们顿时随声附和“有理,王爷说的有道理啊!”
载淳都气懵了,这群皇亲国戚难道都是猪脑子吗?
没等载淳发怒,群臣中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胡闹!这是什么馊主意?”
注:今天的第三更送上,大家一定把推荐票榜单给维持住啊!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