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7a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搶救大明朝笔趣-第2158章 逆子絕不能留啊!推薦-sly82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残破的辽阳城南门之外,泰松婀娜的身形坐在棺材之上,一席白衣,赤足披发,身边的棺材板上还放着麻绳和马鞭……
五百蒙古甲士,披挂整齐,列队而后,看着他们的主子现在的装扮,都有点萎靡。
这个景象,当然就是泰松太后扶棺出降,向即将到来的大明天子朱由检无条件投降的时候才有的了。包括泰松本人在内,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唉声叹气。因为出了个大清逆子,把他们仅有的投降筹码都搞没了。什么三万封户,什么三州封地,什么数十万两的打赏,现在统统都不提了。什么条件都没有,就只剩下了投降。
当泰松太后带着几千户蒙古牧民和千余户包衣奴才逃到辽阳城时,就立即向已经被大明收复的海州派出了请降使。然后就一边准备投降仪式,一边伸长了脖子等着朱由检的大军前来。
而就在泰松太后为自己挑选棺材、麻绳和马鞭的时候,逆子福宁的使者索尼急匆匆的赶来,给泰松带来了两个新的噩耗!
第一个噩耗是逆子福宁比她想像的还要聪明,不仅没有派兵追杀她的残部,还给了她暂时屯兵辽阳的名义。
更加出乎泰松预料的,是逆子福宁居然还向朱由检请和,许割许割辽阳、海州、盖州之地,还要把这个大清太后献给朱由检。
这是割地献母啊!
为了保大清,福宁真的是面子里子都不要了。
可是泰松却知道,福宁这样的表现是骗不了朱由检的……沈阳之变已经让福宁露出了少年英主的峥嵘。如果没有这场沈阳之变,福宁的割地献母肯定能为大清赢得喘息之机。也许保不住沈阳、抚顺、铁岭这些大明重镇之地,但是抚顺关外的建州故土,在眼下应该是可以保住的。
可问题福宁已经显出了英主的真面目!朱由检还能容他吗?
那么小就是英主了,还那么能忍辱负重……要是让他成长起来,还不得是第二个努尔哈赤?
第二个噩耗,则是两红旗的人马已经离开了辽河河套地区和铁岭、辽海的地盘,向着阿敏的老巢松花江流域而去了!
这意味着福宁少了两红旗的强援,甚至还会失去阿敏的镶蓝旗的人马。可以依靠的满洲国族就只剩下正黄旗的25个牛录和镶黄旗的一万几千人……总人口都不见得能有10万了。
衰落到这种地步,再留沈阳就是等死了!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及时醒悟,趁着朱由检和兀良哈的大军未到,赶紧逃往抚顺关外的山区,也许还能借着山高林密熬到冬季……
想到这些,泰松太后就是一声叹息。
看着主子难受,最为心腹的察哈尔.顾哈伦不出声的轻轻带马,走到了泰松身边。
不用回头,泰松就知道是自己远房堂兄过来了,她低声问:“大明天子到哪儿了?”
“约莫还有一二十里吧……”察哈尔.顾哈伦道,“天子来的很急啊,看来他还是在乎主子的。”
泰松摇摇头,“他怎么会在乎我?他是为了福宁……福宁不该那么聪明,他该学刘阿斗啊!”
……
泰松这回还真猜对了!
朱由检怎么可能放过一个别人家的“逆子”?
当他听索尼说起“额娘别走,儿臣孝顺”这一段的时候,脸色都青了,给吓的……类似的话他可听自家的逆子说过!
自家的逆子多厉害啊!那么困难的局面都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这个福宁能和朱慈烺一样,说明他是个不亚于朱慈烺的逆子啊!
这样的逆子……绝不能留啊!
原本他并没有杀掉福宁的打算,甚至也没想过让福宁去当和尚……大明朝也不缺他一份荣华富贵啊!
把他当猪养一辈子不就行了?毕竟朱由检知道自己能活90岁,而且接班的还是逆子,逆子之后还有土豪王。三代英主啊,等他们三代都过去了,福宁的孙子都不见得还在。
而且朱由检还知道自己的儿子多,将来多封一点到奴儿干都司的地盘上,再把那里的女真、蒙古各部的首领都变成自己的亲家,再从他们那里招募少年兵,把能打的少年都早早的变成大明忠良,派去天南海北打天下,这不就完事大吉了?
但是他却没有料到福宁居然和逆子一样厉害……连说的话都差不多!
而且他比逆子更不要脸,更能忍辱负重!逆子再怎么,也没有“献母割地”给多尔衮啊!这个大清逆子简直就是朱慈烺加上越王勾践啊!这样的逆子,必须消灭!
所以朱由检当机立断,就准备扩大在辽东的战争。
原本因为中原的大灾大难还没过去,所以朱由检不打算扩大辽东的战争——如果不是因为日清联军抢先下手,朱由检根本不会在崇祯十五年开战。
但是现在大清出了逆子了,朱由检不能等了!
没有钱就想办法去借,没有粮就找东印度公司去买,总之不惜一切代价,都得彻底解决福宁这个大清逆子!
在朱由检率领大军离开海州之前,一个围攻沈阳,一举将福宁擒杀的计划,已经开始付诸实施了。
为了麻痹福宁,避免这个大清逆子弃城而逃,朱由检假装同意了福宁“割地献母”的求和条件。答应在得到泰松太后之后,就封福宁为沈阳王和沈阳、铁岭、辽海、建州四卫都指挥使。
随后,朱由检由布署了三路围剿大兵。
第一路围剿大兵是孙传庭率领的五万蓟辽军,这路大军在盖州之战时就已经运动到了辽河西岸。现在朱由检命令他们沿着辽河向北挺进,直扑铁岭卫,切断福宁的北逃之路。
第二路围剿大兵是吴三桂率领的帐前骑兵、平辽军骑兵的主力,一人三马,在归顺大明的莽古尔泰派出的骑兵带领下,直奔沈阳以东的东州堡、马根单堡、抚顺关、会安堡、三岔儿堡、花包冲堡和抚安堡而去。以图切断大清逆子向建州赫图阿拉转移的通道。
第三路大军则是朱由检亲率的平辽军主力再加上盖州之战中收编的几万原属于奴贼的汉军、朝鲜军(这些人当然不可能成为正式的明军,但朱由检也不会杀了他们,因为开发东北需要佃户啊!),再加上毛承禄带来的“白头骑兵”,凑了足有八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就往辽阳开过来了。
与此同时,朱由检还向向嫩江草原派去了军使,命令兀良哈大贵妃(她是刚到那里的)和巴特玛.璪率领蒙古骑兵东征松花江,力争将代善、岳托所部一举打散,免得他们在昔日大金朝的龙兴之地养成了势力。
被朱由检派出去打头阵的毛可爱这个时候已经飞马而还,还给朱由检带来了辽阳方面的喜讯:“万岁爷,恭喜万岁爷,贺喜万岁爷……奴贼伪太后泰松降了,现在就在辽阳城外恭候陛下,而且还披发赤足,绳索加身,扶棺而出!”
朱由检一路都绷着的脸终于松了下来,还露出了笑脸儿,这是旗开得胜啊!
他对左右的将官们笑道:“今日就在辽阳过夜,明日便过太子河,北上沈阳,一举灭了那个忤逆不孝的奴贼逆子!”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