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mo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笔趣-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該死的,到底是怎麼回鑒賞-l5oc0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霍婷婷离开了江夏市,而从这一刻开始,也开启为了她一统散修界的征程。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修仙界便传开了。
一位身背黑布包裹,长相甜美,年仅二十岁的俏女子,以一人之力挑战了广都市、新苑市、南阳市、河郡等七个修仙大市。刚开始,还有人不甘心,奋起反抗,但是接连一边倒的战况过后,后续的有些地方,有些人则变得识时务了。
只要见过这个女子,便毫不犹豫的不战而降。
一时间,也算是在修仙界掀起了一段佳话。
只不过,这个女子从一开始便只针对那些无门无派的散修,至于那些有门有派的,无论是门派大小,她皆是秋毫不凡。
如此一来,倒也没有人愿意去触其眉头,而是选择隔岸观火。
反观陆遥和林嘉怡两人,则是在盘龙山静心修行了半个月,终于,在初冬第一场雪给华夏西北部绝大部分的城市穿上了银装素裹的白色外衣,两人终于是结束了修行。
“啊!”
随着一声犹如炸雷一般的呐喊,一道身影冲天而起,一跃冲上了百米高空。
“这不功法实在是太厉害了,如今我不仅突破了分神境初期的修为,更是掌握了这可怕的力量,如今肉身的强度已经达到这般境地,想来应该是可以再去十二祖巫血池祭炼了吧!”
足足十多分钟,陆遥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林嘉怡身边,看着雪花装扮过的犹如精灵一般的林嘉怡,陆遥微笑着说道:“你随我去一趟林荫天下山庄吧?”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林嘉怡淡淡一笑,温情的道。
“好,我们陪干爹过了这个生日就出发!”
陆遥轻轻搂着林嘉怡的肩膀,目光看向远方,轻声道。
“咻!”
正当二人准备下山之际,突然一道红光从远处以极快的速度爆射而来。
“好快的速度!”
“好恐怖的杀气!”
两人手拉手,一个完美的旋转,犹如国际舞台上最优美的华尔兹一般一个闪躲,躲开了那束红光。
“师父!”
当陆遥转身看向刚才两人站过的地方,看到一个身背黑布包裹,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年轻女子,脸上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大喊道。
“呵呵,能让我们陆公子如此心甘情愿的叫一声师父,还真不容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半个月来让修仙界的散修们闻风丧胆的霍婷婷,只不过,此时的霍婷婷脸上没有一丝的杀意和威严,反倒是露出了仿佛二十岁少女才会有的会心笑容,淡淡的道。
“呃?”
霍婷婷的一句话让陆遥闹了个大花脸,有些尴尬。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霍婷婷身后那个黑布包裹的时候,马上又变得严肃起来。
“师父,你背的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好像有着很强的杀气似的?”
陆遥不禁问道。
“这是有人托我交给你的!”
霍婷婷说着便将身后的黑布包裹小心翼翼的摘下,然后将黑布一把扯开,双手微微一推,一个精致的木匣子便到了陆遥的手中,
“打开看看!”
陆遥没有迟疑,一指挑开木匣的盖子,一柄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的神刀跃然眼前。
境界突破之后陆遥的神识也强大了不少,可是,当他凝望这柄神刀的时候,却总决的自己身上的气势有些压不住面前这柄尚在刀鞘之中的弯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勇气将其从刀鞘中抽出了。
“托刀之人说他们是替气运之子守护神刀的,我想你应该好好的看看,想一想你是不是记得这东西!”
霍婷婷对于陆遥的反应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淡淡的将事情的经过给陆遥讲述了一边,包括刀鞘之中隐藏的那个刀法秘密。
“嗯!”
陆遥看了霍婷婷一眼,应了一声,缓缓的将刀从刀鞘之中抽出。
刀出鞘的那一瞬间,只见陆遥身边一道红光闪过,那颜色和气势同之前霍婷婷到来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一模一样。
“好刀,真是一把绝世好刀!”
一刀在手,大有一种天下我有的慷慨,陆遥忍不住惊叹道:“如此神兵,只怕是诛天剑尚在也不足以与其争锋!”
“看看刀法,使出两招来看看!”
霍婷婷将刀法早都烂熟于胸了,可是,她曾经想要尝试着施展一番却未能如愿,今日,她赶回西京市一方面是为了应当初与陆遥定下的半月之约,另一方面,她也是想要看看这柄值得蒲家好几代人守护的神刀到了陆遥的手中又该是一番什么样的情形,便笑着提醒道。
“好!”
陆遥没有推辞,也没有迟疑,应了一声后直接按照霍婷婷所述将刀鞘中暗藏刀法的地方打开,一张纸条跃然眼前,也不多说,拆开来便细细研读。
当目光落在纸条上的那一刻,陆遥有种久违的熟悉感,一时间,整个人竟然再次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的入定状态。
“林姑娘,你随我去那边走走!”
霍婷婷看到陆遥瞬间入定,微微一怔,不过,随后神色便恢复了平静,以她的经验判断,陆遥一时半会也不会轻易的醒过来,索性便看着林嘉怡说了一句。
“好!”
林嘉怡已经从霍婷婷刚才的讲述中知道了她这半个月所经历的事情,心中自然也是感激她为陆遥所做的这一切,更是没有理由拒绝,微微一笑,随着霍婷婷朝着前面的远处临崖而天然形成的平台走去。
万丈悬崖,天降瑞雪,两个同样拥有着令男人疯狂,令女人羡慕容颜的年轻女子站屹立雪中,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如果此时有一位幸运的画家将这一切临摹下来,只怕定会成为一副万人追捧,永世流传的传世佳画了。
“你是一个好姑娘!”
霍婷婷毫无征兆的说了一句。
“师父,您说什么?”
林嘉怡心中一边牵挂着陆遥,一边欣赏着难得的美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陆遥这臭小子的气运的确是常人难以企及,不仅是上天选中的气运之子,身边还能有你这位贴心的红颜知己陪伴,真是让人羡慕啊!”霍婷婷看着远处的大雪笼罩的西京市,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又转过头来看着林嘉怡,道:“你虽然和陆遥同辈,但你不用叫我师父,如果你愿意,可以称呼我姐姐,如何?”
“这个只怕是使不得!”
林嘉怡神色虽然平静,但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震惊,看着一脸笑容的霍婷婷,歉意的道:“陆遥唤您一声师父,我也应当如此。”
“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死板,怪不得让那臭小子给的得逞了!”霍婷婷笑着摇摇头,道:“如今你也算是修仙界中人了,应当知道,这修仙界中除了家族嫡传血缘,一般皆是以实力为尊。”
“如今,你的实力已然不俗,况且因为你冰心体质的缘故,你的将来更是不可限量,如今你叫我姐姐,我唤你妹妹,倒也不是你占了我多少便宜!”
“况且,陆遥虽然叫我一声师父,但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将来有一天等他知道了一切的真相,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你有何必拘泥于次呢!”
霍婷婷笑着道。
“那好吧!”
林嘉怡的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来,目光迎着霍婷婷的目光看去,笑着道:“从今往后,我在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位亲人!”
“姐姐!”
“唉,妹妹!”
一时间,心结打开,林嘉怡和霍婷婷两人你一声姐姐,我一声妹妹,倒也是叫的彼此心里暖洋洋的。
可是,正在两人相谈甚欢之际,突然又是一道极为恐怖的白光从山下几个闪烁便冲到了入定境界的陆遥身边。
“离先生?”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霍婷婷看清楚来人正是陆遥的正版师父离疆,心里在惊骇于对方实力之余也是猛然间注意到了陆遥的情况很不正常,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林嘉怡也是被两人紧张的神色给吓了一跳,当她看向陆遥的时候,整个人差一点一个趔趄摔倒过去。
只见前一刻还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的陆遥此时身体在剧烈的晃动,同时,他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色,眼眶也有些凸起,一双血红的眼睛好似随时要从眼眶中跳出来一样。
眉头紧皱,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嘉怡惊呼一声,奋不顾身的朝着陆遥扑了过去。此时,她只想紧紧地抱住陆遥,让陆遥此时此刻正在承受的痛苦可以转移一部分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来减轻他的痛苦。
“不要!”
霍婷婷虽然也被陆遥此时的情况被震惊了,但她毕竟经历的事情要比林嘉怡多了许多,在林嘉怡朝着陆遥扑过去的一瞬间,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林嘉怡的胳膊,大声道:“嘉怡,你现在需要冷静,如果你就这么扑过去,说不定不仅帮不到陆遥,还有可能害死他,你懂吗?”
“冷静,一定要冷静!”
霍婷婷将林嘉怡紧紧的拉住,目光中充满了疑惑和自责,打量着眼前的陆遥。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9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