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4jr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足球之巔-第五百八十八節甦家屯會議(四)讀書-emlmt

重生足球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足球之巔
这场比赛需要思考的东西很多,比如伊拉克几乎是主场作战,在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和王艾相提并论的大球星的情况下,明明和中国一样都是“客场作战”,却偏偏得到了准主场的待遇。
如果不是因为王艾,恐怕中国队都会遭到嘘声。这种能把客场变主场的,从来都是大牌球星的待遇,伊拉克光凭借悲惨身世是做不到的。
再比如,伊拉克是怎么打进决赛的?明明实力很一般,只有配合好这一点是无法解释的。
既然睡不着,王艾索性坐在沙发上遥望着鳞次栉比的雅加达夜色,慢慢的思索,这也成为了王艾的一种特殊习惯。球场表现和足坛成就的直线上升,不意味着思想也是直线前进,一次次的思索、思考帮助王艾日益成熟,也帮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次回国后,领导要找谈话,谈什么呢?也是在这个深夜,王艾才意识到这次亚洲杯夺冠对中国足球的意义。一个庞大体系的自我革新,既需要内力的推动,也需要外力的撬动。对足球运动来说,重大国际赛事冠军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外部变量,但并不绝对是正向的。
它既有可能推动更大的进步,也有可能成为阻碍进步的壁垒。关键是这个外部的变量为谁所用、替谁作证。
随着地位的提升,尤其是青少年部第几副部长这个原本名头大于实用的级别跃升,王艾对中国足球的观察了解也越发深刻。早在2001年他拿回了世少冠军后,庞大的中国足球体系就被触动了,可数年下来多是小修小改,整体的大格局仍然存在着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结构性矛盾。这种矛盾既体现在青训上、也体现在女足上、还体现在联赛以及国家队等方方面面。
中国足球的从业者们也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也在寻求改变,但各自的眼界、知识结构乃至主观倾向使德他们大体上分为了四个主张,集结成了四个派别,按照其主张分类分别是退回派、现状派、欧美派、特色派。
退回派主要是对足球运动员高收入、低表现以及精神意志方面的蜕化乃至整个国家尚且比较穷困的现实出发,认为应该结束这一轮职业化改革,回到体校时代,继续充分发挥中国人力资源雄厚的优点,以较低的成本来运行足球运动,强烈反对高收入、高工资所带来的奢侈浪费。其支持者主要是足坛边缘角色以及部分球迷。
现状派是指对现在中国足球的一切比较满意的派别,他们认为以中国目前的国力、国情来看,中国足球能发展到如今地步,已经相当不错。各方面虽然有问题,只需要修修补补即可。这一派别甚至拿出了王艾的“国家发展水平影响足球运动水平”的系列观点作为证据来反对更大力度的改革。这一派别的中坚主要是足协干部。
欧美派基本延续了1992年红山口会议时形成的改革理念,认为应该继续沿着向欧美足球运动学习和效仿的方向前进,彻底打碎体校体系、计划经济体系、让中国足球方方面面彻底市场化。在一些具体制度的改革上,主张把欧洲尤其是五大联赛的相关制度大力度的强硬推进下去,宁可出现暂时的混乱,也要相信“前途是光明的”。这个派别的中坚是足协的中老年干部以及办公室、研究所、体育大学,甚至一些和足球无关的公众人物、社会人士、学者。
特色派的人数最少、影响最小,这个派别主张中国足球有自己的文化土壤和运动土壤,有自己的运转规律,在改革中应该积极探索欧美先进经验与中国足球土壤相结合的创新办法。在制度改革中,既要学习,也要创造,还要不断修正。这一派别还认为不论什么先进经验,只要到中国来,慢慢就会变成“中国特色”。所以与其被动调整、左右支拙,还不如早有预期。特色派现在还不显山露水,也没有代表人物,往往是一些足坛高层和王艾这样的领军人物在三言两语中表现出来的一种倾向,还不成气候。
以上四个派别只是大致上的分类,事实上在每个派别内部还有更加详细的争议,比如“退回派”中既有退休老教练强烈怀念体校时代而主张的结束职业化的“体校派”,也有比较调和的认为应以降低足球运动成本的“节约派”。欧美派中分为了德国派、英国派、西班牙派等具体主张倾向。现状派有主张一切维持现状而倾向于保守的,还有主张要加快革新的倾向于渐变的。至于特色派就更别提了,中国特色足球制度?你倒是说个一二三啊?怎么个特色?每个意识到应该特色的,都有自己的特色主张,整个一乱七八糟。
至于四个派别之间,不同时期也有人互相移动,也有互相争吵和配合的现象。但退回派和现状派的态度比较接近,都“懒得动”,所以共同组成了保守派力量。欧美派和特色派都比较激进,因此组成了改革派。
王艾这些年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好成绩,也不同程度的为以上各个派别所利用。比如退回派就以王艾不是出自俱乐部青训来否定职业化的青训前景,以白广海等人的崛起来推崇传统体校制度的优越。现状派则以王艾的好成绩反过来佐证目前制度的有效。欧美派拿王艾在五大联赛说事儿,证明欧美足球方法的成功,特色派也不同程度的参考王艾的特殊性,比如他的学者加球星身份,难道不是一个特色吗?
去年王艾世界杯归来在中央台和白岩松的对话,点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足球目前是“头大身小”,国家队成绩不错,但基础非常不扎实。这一观点发表后,得到了足坛内外人士的一致认可,同时也让以上四个派别之间之间的斗争,陡然激烈了起来。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