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j8u人氣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討論-第六百四十六章相伴-i6dqx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流觞抬手便打了一道结界,暂时隔绝了其他人窥视的目光,就这般直接便开始单独向张依依施展回溯之术,将已经彻底成为粉末的仙石一点点的变回原样。
在外人眼中,所看到的只有流觞正在施展的术法过程被一层迷雾遮挡住,其他的倒是不受影响。
“你猜他们在干什么?”
乔楚故意撞了撞洛启衡,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决赛区百人席那方区域本来就是个独立的小空间,有着禁制存可以隔离外面的神识探入侵扰,算是保护里面等待的决赛者隐私。
而这会儿功夫,流觞连手中动作也添了一层结界,百人席里的人虽然看不到,但之前应该听到的都听到了,自然知道这大概是在做什么。
可百人席外乔楚他们却是既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如今更是看不到流觞具体在做什么,只知道他与依依坐得很近,两人之前也一直在说道着什么。
纯粹看图猜内容的话,想象力要是彻底放飞起来,那就相当不得了啦。
洛启衡却是神色丝毫不变:“做什么都一样,总之依依是不会吃亏的。”
他丝毫没有顺着乔师叔那点“坏心思”往歪处想,就流觞这样的依依瞎了眼也不可能看上。
更何况,他的依依压根就不是见异思迁之人,他从来不会怀疑半分。
至于若是那人想打依依的主意,到时杀了便是,哪里用得着想那么多。
乔楚见状,勉强还算满意,若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么又何谈所谓的余生相伴。
他们到底是修炼之人,若跟凡夫俗子一般动不动就胡思乱想灌上一瓶老陈醋,成天为了那点不着调的细索之事拌手拌脚,那还修个什么仙,又成得了什么气候。
为了自家小师侄,乔楚也是操碎了一颗老父亲的心,但见洛启衡总是这般以不变应他的万变,这颗碎了的老父亲心便愈发的觉得沧桑起来。
好吧,他收回之前的话,本质上来说,洛启衡还是当年那个洛启衡!
擂台下这点小矫情可以完全忽略不计,而此时张依依已经将流殇回溯的整个过程看完。
流殇不知道张依依到底想做什么,但却还是本能的选择将回溯仙石的过程特意放慢,这也算是无形之中的一种示好之态。
只是,他根本没法从张依依脸上神情中看出分毫有用之反应,最后索性懒得跟张依依这样的女人多动心思。
“给,不知无羁道友可否满意?”
将那枚重新逆转的仙石递回张依依,流殇将结果交由对方评判。
张依依将仙石拿到手中,细细感应着仙石里里外外每一处与曾经原物之间的区别。
最后发现,经过流殇的回溯重造成,仙石不仅外形甚至于内部结构中那些失去的仙力都得以完美的重溯,所有的一切都与原本那一块仙石一模一样。
这样的手段当真惊人无比,若是运用到巅峰的话,岂不是连死去的人也都可以复活,一切被毁坏掉的至宝也都能够重现?
不,不对!
张依依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手中的仙石虽然的的确确看上去与自己曾经拿出来用掉的那块一模一样,可仙石里的仙力早就已经被她吸收掉,而现在里面虽然重新被填充上了仙力,所以再如何这些看似复原的仙力却绝对不会是曾经被她用掉的那些仙力。
也就是说,流殇哪怕能够将所有的东西从里到外完美复原,但所谓的回溯却并不是真的让时间倒流至东西最初的状态,而更应该是一种高超、复杂的修复过程。
所以,流殇的回溯之道应该存在某种先天的缺陷,而他所能够回溯的对象也应该存在明显的限制,毕竟补啥你首先得有啥,或许说能够从四周环境中抽取到用于修补的东西。
一旦这方面无法达到要求,便可能出现两个后果。
要么,回溯无法成功,要么既便成功了,也仅仅只是一个表面看着像,但本质却已经成为了另一样新的东西存在。
“不知道友可否满意?”
见张依依沉默思索的时间稍微有些过久,流殇只得再次出声询问提醒。
“可。”
张依依略一点头,已然将手中的那块仙石收了起来:“虚无为我本命剑,所以道友只可近观,不能再有其他任何举动。若有违反,后果自负。另外,刚刚道友与我演示了多久,那么现在道友便能近观虚无剑多久。”
言毕,她也不管流殇满意与否,径直便召出了虚无剑,横于流殇面前。
“开始了。”
这是告知,而不是意见征询,时间一到便收回自己的本命剑,至于流殇能不能把握住这段时间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
事实上,她这样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论流殇满意与否,总之在百人席其他玄仙修士看来,这张依依也的确有着强势与高底线的资本。
时间很快过去,虚无剑根本不必张依依召唤,自行便回归,进入主人丹田处不再给任何人远观或近看的机会。
宝剑的骄傲与气骨,真不是一般仙宝所能比拟,也就是它自行所择的剑主,才有那资格得其心甘情愿差使。
虚无剑收回,交易完成。
张依依没有再与流殇交谈的意愿,淡淡的疏离显露出来,让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冷漠之感。
她的视线继续投入到了下方正在进行中的其他小组擂台中,明确拒绝任何人的再次打扰。
这样的张依依,让原本还想着过去打个招呼的温宜也只能望而止步,一时间整个决赛百人席安静如尘。
……
直到最后一个晋级百人席位的修士成功出线,第二轮复赛也正式结束。
“张榜!”
子明金仙一声大呵,半空之中立马出现了玄仙境赤壁石柱,而石柱之上此时显现的正是上界玄仙榜百人名单。
榜首天涯子三个大字占据了赤壁石柱最上方近十分之一的地盘,看上去可不是一般的引人注目。
至于剩下的九十九名……
好吧,张依依承认,她压根没有在意榜首以下的那些到底谁是谁,哪怕第二名就在榜首天涯子下方,名字也算颇是显眼。
现实往往就是这般残酷,第一名与第二名哪怕只差一点儿,可绝大多数人都能清楚的记住第一是谁,而绝大多数的人根本不会在意谁是第二。
而随着子明金仙又一声“更榜”,很快,整个赤壁石柱上,除了榜首天涯子以外,下面所有的名字通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五息过后,一个个全新的名字重新显现在赤壁石柱之上,只不过如今石柱上所显示的是临时排名,按照决赛过程与结果,由擂台自行评判统计出来的临时名次。
加上依然立于最上方的上一界榜首天涯子,现在赤壁石柱上总共有一百零一人的名字。
等到最终决赛过后,这上面的临时排名才会被正式确定下来,一百零一人亦将再次变成固定的百人榜。
或许是天涯子被这一界新的榜首所替代抹去名字,或许是这一界参加决赛的百名修士中将有一人再次被淘汰。
张依依凭借着最快速度解决小组成员、最快晋级且被她所淘汰者无人出现伤亡等种种优势,毫不意外的排在了百人决赛名单第一位,如今仅次于上一界榜首天涯子。
最终,整个玄仙大比场上只剩下了一方擂台,而接下来的几天,这方擂台所有一对一的争位赛都将在这方擂台上进行。
决赛的规则很简单,从最末之人开始往上,每个人都有一次主动挑战他人的机会。
不论他挑战的是谁,对方都必须应战,胜则直接取代对方名次,两人交换排名成绩。
这也意味着,如今排名越是靠前者,可能受到挑战的次数将会越多,想要保住自己的百名或者更进一步,可不是那么容易舒服之事。
“我想挑战无羁道友!”
暂列倒数第一的杨修,最先踏上擂台后,却直接一鸣惊人,点明挑战百人中排最前的张依依。
在不少人惊讶的目光中,张依依飞身上台应战。
虽说暂时的排名并不代表所有人真正的实力与水准,但倒数第一直接挑战正位第一,刚一开始便如此有看头,倒实实在在的给整个比赛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双方开战后,或有人被打下擂台,或有人主动认输,当然也可能是一方直接身死,如此都算决出胜负。
张依依并没有半点小看杨修之意,更不觉得对方以倒数第一排名竟敢挑战她是一种不自量力。
相反,这场擂台一开始,她便直接使出了虚无剑,虽未使用时空道所演化而成的时空斩,但却拿出了师尊所传授的星空九剑最强一式。
星空九剑,剑斩苍穹,虚无剑域,无所遁形!
杨修也是剑修,正因为是剑修,所以他才会选择放弃挑战一个有可能战胜的对象、提升一些不多不少名次的机会,索性用这唯一挑战机会亲自感受一下张依依的剑。
反正对他来说,前百倒数第一与前百中下游的排名没啥差别。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张依依最强的并不是虚无剑本身,而是她自身剑道上的造诣与恐怖实力。
更没想到的是,之前以一对四时尚且没下重手的张依依,面对他的挑战,却是出手便是狠招。
这样一剑,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抵挡得住的,偏偏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剑气破除掉了他身上所有的防御,摧枯拉朽灭杀一切。
死亡来得太快,快到杨修连喊停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杨修绝望地闭上了眼,这一刻无比后悔自己为何脑子犯抽想要用唯一的机会亲自体验、见识人家的剑。
然而,他的后悔还没全数悔完,一道天籁般地声音却是陡然响起,将他从死亡边沿拉了回来。
“认输吗?”
张依依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意识闭上眼等死的杨修,说话的同时暂停了所有剑势攻击,关键之时倒也并没有真就这般下死手取人性命。
“认认认,我认输!”
杨修几乎是赶着话喊了出来,这一刻只有劫后余生的狂喜,哪里会在意屁事都不顶用的面子。
得到答案后,张依依这才彻底收回暂停的攻击,虚无剑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丹田处,原本都快被剑气引爆的擂台也默默重返安宁。
一放一收间,她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快速敛了起来,仿佛刚刚那个能够遇神杀神,遇魔屠魔的狠人并不是她一般。
随着杨修的主动认输,第一场擂台挑战结束得比开始还要迅速,但片刻之间张依依带给所有人的震撼程度却是再次得以刷新。
他们看得分明,哪怕没有虚无剑,像张依依这样的剑修绝对战力,也是极其恐怖的。
不少人瞬间都歇了像杨修一样赌上一把直接挑战张依依的打算,人家实力强到这个份上,他们再不顾实际的挑战,那就不是赌上一把,而是自寻死路。
毕竟人的耐心总是有限,谁都没法保证轮到他们时,张依依还会像刚刚第一场挑战赛时良心满满,临时暂停手下留情。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杨某拜谢!”
杨修当众朝着张依依行了一礼,发自内心的感激对方高抬贵手留了他一命。
在这样的擂台上,所有人看到的只有胜负输赢,败者是生是死并不重要。
人命如草芥不值一提,生死往往都是赢家一念之间罢了。
“不算特意留情,道友无需在意。毕竟这是第一场挑战赛,直接就血溅全台的话,总不太好看。”
张依依扔下这句话,率先转身飞离开擂台,重归自己座位处。
好吧,她的确是故意拿杨修立威,也没有旁的原因,纯粹不想后面其他人不论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动不动便来挑战她。
她不惧挑战,可也不想不停上场,忙得跟个陀螺似的不断应战。
而她刚刚回应杨修的话,自然而然也被人正确解读成:接下来被人挑战到的话,可不会再像刚刚一般临时收手,毕竟这样的临时暂停所需要承担的风险并不小。
她更不是什么烂好人,与仙界其他修仙者一样也是以自身利益为先,她没必要为了一个并不认识,到底是人是鬼都难讲的对手而让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PS:先更一章四千字的,晚上还要加更哦~~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