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8n都市言情小說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ptt-第六百五十八章 連坐遊戲(11)展示-bh4b8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村子里的生活并不算好。
毕竟这只是一个贫穷的村子,哪怕是村长的房子,也只是比村民们的土坯房稍微完整一点,但对现代社会的人来说,仍然是和农村茅房没有什么区别的地方。
房子里蛇虫鼠蚁非常多,根本无法让人安然入睡。
而且床也只是一张腐朽的破木板,连垫子都没有,能被村民们称作垫子的,只有茅草。
但这些茅草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了,其中蕴藏了多少虫子,只是想想,就让一般人无法躺上去。
特别是对那些出生和生活在城市里的女孩们来说,更加难以接受。
即便是因为喜好爬山,对野外有些了解的李湘,也完全接受不了。
她去爬山时,准备都是十分充分的,各种防备蛇虫鼠蚁的药都带满了,被蛇虫鼠蚁咬到的治疗药也尽接带有,更有舒适的睡袋和各种野营道具,让自己的环境变得好些。
可在这里,那些东西一概没有,毕竟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来到野外,而且这是一个五级游戏世界,环境自然比起地球上更加恶劣许多。
李湘、祝巧柔、郝可爱,三女被分配到一间房里,尽管非常疲惫困顿,但三人都无法入睡,只要想想那张隐藏了不知道多少虫子的床,就让她们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生怕睡醒后,发现自己被各种奇奇怪怪的虫子掩埋了起来。
她们在自己的房里生了火,靠着火堆艰难的打盹,但即便是这样,还时常惊醒,生怕有虫子跑到自己身上。
相比于他们,有着一些经验,对环境没有这么多要求的曹斌四个男人,就简单得多了,虽然也是围着火堆而睡,但他们十分相信于博书他们,且也知道过于疲惫,不利于之后做事,因此尽可能的让自己休息。
在过度疲惫下,四个男人很快进入了睡眠。
相比于这些普通人,于博书他们就舒服得多了。
作为游戏者,他们有着不一样的身体。
光是白甜甜身上无形释放出的一些上位者的气场,就足以让被她接近的蛇虫鼠蚁们慌不择路的逃跑,无一只敢停留。
而他们睡的床也不一样,是陆菲带来的一张大床,这张大床几乎都无法拿出来放在这个二十平米大小的土坯房里。
床上有着柔软喷香的被褥和枕头。
自从M世界以后,陆菲特别让人定做了一张大床,再带上被褥和两个枕头,放在储物箱里。
虽然这些东西,占据了四个储物箱,但对游戏者而言,这些事不值钱的东西,哪怕光是那张床,定做时就花费了近五十万,但对游戏者而言,都是随时可以抛弃的东西。
如果储物箱的空间不够了,这些东西,随时都没有抛弃掉,腾出储物箱。
夜晚,白甜甜和陆菲安然睡去。
但于博书并没有睡,而是在冥想。
如今他的冥想,既能缓慢提升精神力,也能在冥想过程中,提升注意力,而且如果周围有任何异常,也能随时结束并立刻做出反应。
虽然他们估计今晚不会有什么意外,但所谓意外,就是不管怎么准备,都会有在预计之外的事发生。
生性谨慎的于博书,自然不会这么大意的认为今晚会一定平安无事,也自然不会因此完全放松警惕。
因此他今晚没打算睡觉,反正白天并没有让他消耗太大,无非就是断了一只手而已,对精神力的消耗并不大,因此只需要冥想就能恢复。
而不管是那两个绑着的游击军重甲士兵,或是那个村长,有什么异动,他都能独自处理好。
……
一连三天,都十分平静的过去。
那两名重甲士兵已经死了一天了,但并不是被于博书他们杀死的,而是绝食而死的。
本来他们就经过战斗,身体虚弱,又绝食,身体变得十分虚弱,他们又有求死的想法,因此很快就饿死了。
而因为他们至死都不愿意开口,于博书他们也就没有强行救这两名士兵,任由他们死去。
“真是忠义,这就是古时候的军人吗?”
在木墙上与曹斌一同今日巡逻的许佑,看向那两名士兵死去的位置感慨。
“不止是古代。”曹斌纠正他:“这是军魂,任何一个时代,军队中都不不可少的,就算在现代的那些军人中,也有军魂,只是如今科技的发达,社会稳定,人们的关注点,都离开了军队,更关注社会上的事,而军队中本来就不会缺少害群之马,因此,他们都在批判那些害群之马,进而批判起军队来。”
曹斌耸耸肩,向村子外扫视一周,继续说道:“当然,这也和社会形态有很大关系,这些士兵,如果战死了,是能得到抚恤的,哪怕被那些旧社会的官吏层层剥削,但至少还是有的,而如果被认为叛变,或是泄露军机,他们全家都要遭殃,不仅没有抚恤,还会受到轻则充军、流放,重则全家杀头的刑罚,因此,为了家人,他们不敢,也不能投降。”
看他说得口若悬河的,许佑不禁敬佩不已:“你知道得好多啊。”
曹斌抓抓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我大学时就是学的这些。”
这时,他看到陆菲走上了围墙,立刻站直了身躯,握紧了手中的枪:“陆小姐,对不起,我们这就继续巡逻。”他才注意到,因为闲聊,他们几乎都在原地。
不过陆菲并不在乎,只是点点头,她对于博书之外的人,就更少交流了。
就在曹斌带着许佑去巡视围墙时,陆菲看向了一个方向。
曹斌注意到她的表情有了细微变化,立刻警觉起来:“陆小姐,有什么发现吗?”
作为家中的保镖,虽然已经知道了陆菲的非凡力量,可在家中,他就见识过陆菲的无口了,因此对她无口形成的沉默压力,还能接受,也知道她并非不屑与自己等人说话。
“那,那里!”
不等陆菲说出自己的发现,许佑就激动的指着她看向的方向,体型曹斌。
远处,传来轰鸣声,随即,一个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看清那发出轰鸣声的东西,以及听出那轰鸣声是什么声音后,曹斌满脸震惊:“那,那是摩托车?!”
“这里怎么会有摩托车?!”作为汽修工,许佑当然不会对那声音,以及发出那声音的东西陌生,但他也同样震惊。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还处于封建社会结构的洛明帝国,与在工业时代才出现的摩托车,完全无法联系起来,仿佛是那摩托车穿越了一样。
如果有摩托的话,之前那名叫做马泰的游击将,也不会还骑着马了。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他们发现了向村子逼近而来的摩托车。
那是哈雷摩托,声音极大,那轰鸣声,以及摩托车造成的尘土飞扬,让在外务农的村民们纷纷以为是马泰率领的大军来进攻村子了,被吓得往村子里跑。
“那是游戏者,小心。”陆菲提醒他们,并立即用通话器,向于博书和白甜甜说明。
很快,白甜甜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围墙上,如同瞬移一般。
不过曹斌他们已经习惯了。
村子的两扇大门,在于博书指挥村民们关上。
“哼,独自一人,不是他们队伍里的人都死光了,就是有什么阴谋。”白甜甜轻蔑的看向那辆逼近村子的哈雷摩托车:“如果他有什么异动,先杀了再说。”
同样是进入五级游戏的游戏者,她不相信自己和陆菲联手,还杀不死一名游戏者。
不过担心游戏者的战斗会牵连到曹斌他们,她还是让他们下去帮助于博书看守村民,以免有村民捣乱。
见识过游戏者的战斗的曹斌和许佑,自然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累赘,因此很听话的下了围墙。
摩托的速度很快,最终在木墙下停下。
骑着这辆哈雷摩托的,是一名男***者,外表大约在二十四五岁,身穿一件非常帅气的皮夹克。
只是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游戏者应有的从容,满是恐惧。
当看到木墙上的白甜甜和陆菲时,看到她们的衣装,就知道她们同样是游戏者了。
“救,救命,求求你们放我进去。”
这名男游戏者带着哭腔的向两人求救。
游戏者被吓哭的景象可不多见。
白甜甜盯着他的脸,但怎么看,那哭腔都不是装出来的,不过游戏者中,各种稀奇古怪的技能都有,而且一些游戏者凭借天赋也能做到,因此她并没有相信对方的表现。
这名男游戏者,眼见那两名女游戏者不回应自己的哀求,从摩托上跳了下来,奔向木墙,然后奋力一拳打向木墙。
这种简陋的木墙,他轻松就能到打破。
可是这一次却不同。
就在他的拳头即将击中木墙时,一道坚冰,瞬间覆盖了那一片木墙。
原本脆弱的木墙,变得比合金装甲还要坚硬。
全力之下,那名男游戏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在接触呢覆盖着坚冰的木墙后,发出清脆的骨折声,拳头上的骨头居然大多碎了。
“没有血统的游戏者。”
只是看到这一拳,白甜甜就判断出来,这名游戏者身上没有任何血统。
如果是在正常的梦魇乐园第二层里,这种没有血统的游戏者,是不会有的,因为没有血统,甚至都无法进入第二层来,早在第一层就死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却有可能发生,因为,大传送中,有一些一层的游戏者在地球上时,同样被传送进了第二层来。
这名游戏者应该就是这种情况,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只比新人强一点的那种游戏者,虽然有些技能,但没有足够的积分来兑换血统。
这种游戏者在第二层的这个五级游戏中,连马泰都打不过,在白甜甜他们面前,也和那些普通人没有多大区别。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