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u5hp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後海有家酒吧》-第二十九章 開園節 (求月票)讀書-bfiia

後海有家酒吧
小說推薦後海有家酒吧
PS:求月票、求推荐、求包养
开园开的是吴家坞祖传的两亩已有百年历史的茶园,这片茶园原来是吴家族田,后来包产到户以后,分给了吴叶青家。吴叶青作为族长加上村支书,在发现这片茶园的价值后,就将它重新划为族产,只是这部分“开园茶”归他所有。
吴家坞的茶树和梅家坞、龙井村的茶树都是一样的群体种。这种茶对土壤条件、水质以及其后的要求太高,而且抽芽数量不多,而且采摘较晚。现在整个杭城地区也只有狮峰山、虎跑泉周边加上屏基山这边才有少量种植。
现在杭城的一般茶农种植的都是省农业厅普遍推广的那种“龙井43”、“平阳特早”的改进茶树,最早的清明前一周时间就可以上市,这也是市场上普遍看到的龙井茶。
因为群体种茶树特性,吴家坞的开园节定在清明前三天,对于茶叶来说,虽然只差一天时间,但是身价却可相差数十倍之多。
今天来到现场的除了沈放外,还有杭城的阿狸的马老师,杭城市主管经纪发展的徐副市长、宣传部的王部长,以及西湖区的相关领导。
这些领导在知道沈放和吴家坞的渊源以后,直接将吴家坞的开园节纳入西溪旅游文化节项目中间,其中茶园旗袍摄影展、屏基山山地自行车赛就是其中之一。
几位莅临的领导对于沈放是无比热情。今年从过完元旦,野狐狸投资公司就频频出手,先是和江城市签订了一项高达25亿元的投资项目,江城市政府为了配合野狐狸公司旗下的傲视公司相关项目的研究与孵化,专门将给某科研项目预留的一百亩地划给傲视公司,用于公司发展长期规划使用。
其次野狐狸投资公司在春节后和鸿海集团、特斯拉汽车、大吉汽车共同出资55亿,收购了大观汽车95%的股权。以大吉汽车丰富的管理销售经验,得自特斯拉的新能源技术,加上野狐狸公司、鸿海集团雄厚的财力为依托。以及国家刚刚公布的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市场消费者对新大观汽车期待度很高。
另外野狐狸公司5亿美元加上傲视科技的stage技术授权,成功入股荷兰ASML(阿斯麦)公司。这是一家世界顶级光刻机制造企业,其研发的沉浸式光刻机,可以将芯片关键尺度缩小到20nm以下。如果野狐狸公司下一步准备进军芯片行业的话,那么杭城不知道是否有机会。
沈放和几位领导寒暄了一下,花花轿子众人抬,当地政府释放出的善意,沈放也欣然接受,表示如果野狐狸公司真正进军芯片行业,一定将杭城纳为首选目标。
当然,如果真的进军芯片行业,杭城也不缺少投资者,阿狸公司这个互联网行业的巨无霸每年在芯片行业的投入资金也不在少数。只是他和沈放的思路不同,他喜欢另辟蹊径,从零开始研发,而沈放认为西方世界留给华夏的时间不多了,有时候能够走走捷径为什么不走呢。
沈放和马老师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沟通,这是两人理念的不同。而马老师现在好像也是在培养接班人似的,从三月初的政协会议时,沈放就看到他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名长相比较文雅的男子,并且将自己的一些人脉介绍给此人,想想马芸的年龄,估计是准备退休了。
坐在吴家坞牌坊里面的茶舍中,马芸对吴雨霏奉上的茶水表示感谢,然后对着沈放说道:“这是我们新加入的一名合伙人,名叫蒋奕,我们天猫项目部经理,沈总以后多多照顾一下。”
沈放对着蒋奕调侃道:“蒋经理,看来马总对你真的很看重,他可是很少这样介绍一名新人啊。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野狐狸公司来就职,我们这边可都是年轻人。”
虽然蒋奕年龄与沈放相仿,但是毕竟地位悬殊放在那里,对于沈放的调侃有些不好回答,只有知道沈放性格的马芸指着他笑道:“沈总,有点过分了啊,不仅讽刺我是老头子,还居然当着我的面挖我的人。信不信今天开园茶我这老头子全包下来,让你一点都买不到。”
“别介,咱俩不能为了这点伤了和气,不然被媒体报道出去,那可是不大不小的新闻了。”沈放急忙拱手表示服软。
其实马老师今年想包园在这个开园茶也没办法,因为吴家坞老茶园的开园茶,顶多也就三斤左右,而且每年只会出售一斤,这个出售得来的费用是用做每年开园节的支出。
今年情况特殊,开园节直接纳入了西溪旅游文化节之中,所有的文艺表演、旗袍摄影展、自行车骑行活动全部由政府进行承担组织。所以今年的茶叶将不会对外出售,做出一两装的小包装送给一些嘉宾外,其他的都被吴叶青做主给留下了。
“蒋经理,建议你们天猫加大三农产品的投入,吴家坞的茶叶不愁卖,但是你们天猫上面可是有不少挂着吴家坞和梅家坞名号的龙井茶在出售,做到最后损失最大的还是你们天猫这个项目。我建议你们最好能够加上原产地认证标识,增加准入门槛才行呀。”
“谢谢沈总提醒,三农扶持一直是我们以往忽略的项目,前两天马总在开会时还提到了这一点,我们下一步将会重点开展三农产品的认证。我们已经准备联合多家快递公司,对农产品的运输、保鲜以及在加工方面做讨论,尽量能够保证在本商圈内的今发明至。”
对于蒋奕的讲述,马芸也是频频点头,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像沈放这样的妖孽。蒋奕能够以不到三十岁的年龄进入到马芸考虑的接班人范围,就说明他的一定实力,现在唯一缺少的是历练。
《悠闲生活》摄制组在几位飞行嘉宾到达蘑菇屋后,就一起来参加这边的仪式,并且节目组也架设了摄像机,只是侧重点是放在蘑菇屋的几位嘉宾身上。
秦墨涵看到沈放身旁的马芸,落落大方的上前对他进行问好,并表示感谢。今年天猫加大广告投入,对秦墨涵发出邀请,希望可以请她做天猫的代言人。一年一千两百万,直接将秦墨涵的广告代言推到千万级别。
胡毅对于沈放则是点头致谢,经过一晚的宿醉,他整体状态已经恢复。
沈放和马老师又说了两句,来到《悠闲生活》节目组,跟黄老师和何老师问好,看着何小宝说道:“昨晚你是不是在电话里拿我来威胁人来着。”
“没有,我哪能干出那种事。”何小宝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矢口否认。
关小童则是在一旁拆穿他:“沈大哥,小宝就是在威胁墨涵姐,我做证明,你以后一定要给他小鞋穿。”关小童看着何小宝对她瞪眼威胁,躲到秦墨涵沈放给他做了一个鬼脸。一直都如同小大人一般的关小童,也许只有在同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活泼与开朗。
几人寒暄之时,身旁传来吴叶青的致谢声:“小沈呀,今天这些嘉宾可全部是看着你的面子而来的,以前我们举行开园节也就留下镇来几名领导而已。”
仪式开始时间即将开始,吴家坞的当家人吴叶青一身华夏传统服饰打扮,头戴梁冠、身穿绛紫色襕衫,腰间束着一条两寸宽金丝绣制祥云宽边锦带。配上他花白的两鬓,挺直的腰板,矍铄的精气神,更是宛如国子监的大祭酒一般。
其实往年的开园节他顶多是一身唐装,带着族里的耄耋老人一起祭祀。今年他们在留下镇宣传部门的建议下换上这身古代祭祀服饰。
吴叶青对于这身服饰虽然吐槽不已,但是也没太过抗拒。毕竟仪式规模越大,越能带动吴家坞的名气,最终受益的还是吴家坞的村民。
“吴伯,您今天真的很精神。”沈放对着吴叶青巴结道:“吴伯,如果能够把今天的开园茶多分点给我,明年仪式我来帮你们搞的更大一些。”
“想都别想……”吴叶青看着沈放开口讨茶叶,急忙拂袖离去。
“沈大哥,墨涵姐,我帮你们留着。”跟在他身后的吴雨霏对着沈放两人问好。
今天她和村里的几个小姐妹是采茶主力,不同于将要举办的旗袍摄影展的女子们,她们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湛蓝色的布裙,上面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一些花边,加上白色的丝线绣出的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水蓝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
对于吴雨霏的热情,沈放很自矜的颔首致谢,秦墨涵则是拉着吴雨霏的手欣喜道:“那就谢谢雨菲了,你今天这一身真漂亮,一看就是采茶姑娘。”
吴雨霏提议道:“墨涵姐,我们那里还有几身,要不然你们也换上一件,跟我们一起采茶。”
“可以么?”秦墨涵看着欣喜,有些意动,又怕唐突。最后还是按奈不住对采茶这项活计的喜好,拉着关小童与刘韬一起,跟着吴雨霏换上采茶的服装。
这次西溪旅游文化节的开幕式,由留下镇负责西溪旅游文化的副镇长进行主持,介绍了一圈嘉宾后,再由杭城市的徐副市长进行宣布仪式正式开始,并且为自行车比赛明枪开赛。
吴叶青负责主持开园祭祀仪式,一身襕衫的他按照宣传部专门教的仪式进行领祭,感谢上苍风调雨顺,感谢大地厚德载物,感谢先祖泽被后世。
随后众位嘉宾跟在吴叶青及吴家族老后面进行上香,吴家祖上吴本泰也算是杭城一代著名文士,曾于明末崇祯年间官至吏部郎中,明亡后隐居不仕,年七十余逝世,晚年别号“雨庵道人”。而吴家祖传的几亩老茶园就是号称“雨庵茶园”。周围使用护栏围挡,平时只有养护茶园时才得以开启。
“开园!”
随着吴叶青一声喝令,园门打开,吴雨霏带领一众身着罗裙的采茶姑娘鱼贯而入,当然里面还夹杂着几个“滥竽充数”之人。
西湖龙井的采摘很有讲究,太阳出来之前露水比较重,带露采的茶非常容易“烧尖”。一般山下采摘时间在上午七点后、十一点前,而位于屏基山上的茶园则是九点到十二点最佳。
开园只是一个仪式,几亩老茶园也只有吴雨霏几人才能采摘,其余村民都在相连的其他茶园采茶。老茶园除了是举行开园仪式之地,也是旗袍秀的表演现场,一个个身着艳丽旗袍,婀娜多姿的杭城女子,手持花伞,在茶园中展示着自己的美丽。
市里领导在巡视一圈后跟沈放等人告辞回去,马老师也和沈放约着抽空一起聚聚。只有沈放这个闲人可以在这边一边欣赏美景,一边享受着田园乐趣。
仪式结束以后,秦墨涵和刘韬几个“滥竽充数”之人被吴雨霏带到一个小茶园,并且留下一个小姐妹教她们采茶。这是“悠闲生活”节目组租种的茶园,同样是价值不菲的明前龙茶,节目组已经架设好机器,今天嘉宾们要采够两斤春茶才能换得饭吃。
不光是秦墨涵刘韬和关小童三人,就连何老师、胡毅、王恺与何小宝也被叫过来采茶。沈放在那边仪式结束后也到这边远远旁观,他不是嘉宾,只要负责后勤就行。
这边有好几位明星,也有不少游客跟着旁观,有些想要上前寻求签名,只不过被节目组给阻止了。
“少看点旗袍秀,咱们这边三个美女不比她们更吸引人。”关小童对着何小宝吐槽道:“别忘了,我们今天还有任务呢。我们要采购两斤鲜叶才行,不然哪有东坡肉吃。”
采茶是一件很辛苦的细致活,茶叶是对生的,新长出来的嫩茶叶一般都是两片叶子,抱在一起,中间有边框是翡翠色的长方形叶茎,呈尖尖的嫩芽儿,宛若雀舌,这时的茶叶最是鲜嫩,属于“一芯一叶”。在等一天,下面的叶片张开,就成了“一旗一枪”,价格就缩水不少,等到两片叶子全都张开,那就是通路货了。
几人按照吴雨霏的小姐妹教的方法进行采摘,没到半个钟头,已经额头冒汗,虎口都在微微颤抖,拇指与食指间也被茶叶的汁液染成墨绿色。
“怎么样,累了吧。”拍摄间隙,沈放将秦墨涵酸痛的胳膊捏了捏,让一旁只能自己给自己捶手臂的关小童和刘韬忍不住侧目。
“平时喝茶时没感觉这么辛苦,你看我们这么长时间才采摘不到半斤吧。”秦墨涵将自己的腰间的小竹篓给沈放看。
“这些顶多二两,如果炒的话连半两都不到。”沈放晃了晃竹篓,也就薄薄一层覆盖在底部。
“啊,不会吧。这么少。”不光秦墨涵,就连一旁休息的关小童和刘韬也忍不住叫了起来。
最终一上午,六人采摘的鲜叶加在一起刚刚过两斤,秦墨涵第一次感觉用劳动换来的东坡肉是这样美味。
下午黄磊等人拿出村里事先给准备好的竹筛,将上午采摘回来的嫩芽放在筛上进行晾晒。这需要半天左右时间,减少茶叶中的青草味道,使水分达到炒制的要求,晚上就要请吴叶青来帮忙进行炒制。
没有活计时,几人就可以休闲一下,坐在凉亭下面。秦墨涵几个女孩手上还残留着采茶时留下的汁液,轻轻嗅一嗅,像乳酸菌一样有股淡淡的清香,这就是茶香。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