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94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 起點-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屬相展示-hkbz5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仙人啊!”
那老李头眼看秦宁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要化为殭尸的儿子解决掉,当下就是激动不已,上前就是拜倒:“求神仙救救我儿子啊。”
“你儿子都死了。”秦宁翻了翻白眼,道:“你想让我救活不成?”
“神仙大恩大德永世难忘!”这老头抖了个机灵,当下就是先道谢。
秦宁顿时乐了。
这姓李的老家伙怎么都这么人精。
“救活是不能了。”秦宁干脆道:“现在给你个选择,要么就是就地火化,要么你留着他的尸体,搅和你一家老小上下不得安宁。”
这老头眼巴巴的说道:“你是神仙啊,你就不能让我儿子安安静静下葬吗?”
“不能。”秦宁摇头,道。
老头有些可怜兮兮的,低头道:“既然这样,小哥还是请回吧。”
“卧槽。”
司徒飞翻了翻白眼,这刚才还是一口一个神仙,这改口改的也当真是快,眨眼就变成了小哥。
“有意思。”秦宁围着这老头走了一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他显然没心思和这老头废话,径直出了这老头的家门,其余几人也是纷纷跟上,常三道:“宁哥,这老头也忒毒,虽然想给儿子留个全尸不错,可是害整个村里人是在有点不厚道了,而且现在火化都是常事,这老头怕是有鬼吧?”
“我觉得也是。”司徒飞也是附和道:“老三脑子虽然不行,但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常三脸顿时一黑。
瞥了眼司徒飞。
心中暗忖这货哪来的信心说老子脑子不行?
妈的。
司徒飞和老李向来斗的欢实,常三起初是和稀泥的,可是眼瞅着和老李女儿婚期将近,他最近开始巴结李老道了,所以司徒飞和老李斗法的时候,他会站在老李这一边,故被司徒飞冠以叛徒的称号。
王春峰一听,顿时着急了:“秦小哥,这事可咋办啊,那老李头还真想害死我们一村的人不成啊?我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就不该让他进我们村。”
“先不说这些有的没的。”秦宁摆摆手,道:“先去看看水龙的问题。”
这山海村依山而建,却依湖而存。
其中水龙脉对山海村十分重要,一旦水龙脉出现问题,那么山海村上下都不得安宁。
秦宁此时已经到了御气修为。
在观望这大地走势,却不需要罗盘相助,双眼中清光闪烁,透过那层层煞气,很快就找到了这水龙脉的截断之地。
当下也不废话。
带着几人便是穿过村子,直接去了后山。
按照王春峰所说,后山原本应该是青翠浓郁,也没有什么猛兽生活,但是最近几日这后山树上的绿叶子都开始泛着黑色,而且山里的虎豹豺狼都偶尔现身,见人就是亮出獠牙,让山海村的人一时间都是人心惶惶,毕竟典型的内外忧患。
进了这后山。
众人就是感觉空气中都飘着一股子怪味。
让人闻起来有些不舒服。
而且一片片树林,此时却像是一层层黑云一般,压在头顶上,令人压抑,而脚下,却是枯草横生,腐烂不堪。
王春峰看后就快哭了:“这昨天还不是这样的。”
秦宁皱了皱眉,扫了一眼四周后,道:“附近有坟墓吗?”
“有,有。”王春峰忙是点头:“不远处是村里的祖坟,在翻过后山是古时候一处战场遗迹,几年前咱国家的考古队来过,但是没什么研究价值就放弃了,我们村里人也很少去,那地方邪的很,有不小心跑过去的能听到战场上的厮杀声。”
秦宁点了点头,也没在多说,而是继续前行。
只没多久便是走到一条小河边,这河水从山而来,一直流入村口的湖泊中。
河水看起来清澈。
但已经不见任何鱼虾,秦宁顺着河水不断上前,只没多久便是瞧见在一处河道较窄的地方,一块差不多一人高的巨大的石头横直其中,将大部分的河水阻断,唯有空隙中还有河水不断流淌而出,使得这小河不至于断流。、
“这…这哪来的石头?”王春峰惊颤道:“最近这段时间没刮大风没下大雨,为什么会多出这么块大石来?”
赵平凑近了观察了一阵,道:“不像是人为的。”
“可是这么一大块石头真动起来,村里能听到动静才对啊。”王春峰道。
秦宁道:“飞仔,老三,你俩去推一推。”
司徒飞和常三当下上前,随后两人一起用力,只是这石头却是纹丝不动,秦宁捏了捏拳头,随后让人两人退下,自己上前用力一推,只是的一声咔咔声响,那巨石当下就是移动了数分,但随后却又像是生根了一样,然后不再动弹分毫。
“师父神力无双!”司徒飞拍马屁道。
秦宁翻了翻白眼,道:“王老哥,去喊一些人来,属羊和属鼠的不要,不要女子。”
王春峰忙是点头,随后匆匆向着村里而去。
赵平这会儿凑过来,道:“师父,为啥不要属羊和属鼠的?”
“这座巨石被人施了法,有山之势,移动这巨石便相当与移山,移山有忌讳,不可轻动,属鼠的和属羊的今年容易反冲,若是移山,恐遭不测。”秦宁道:“我在天相阁留下一本十二生肖传记,你没看过吗?”
赵平讪讪道:“暂时还没看。”
“屁。”司徒飞这时道:“什么叫暂时还没看,其他的你也没看多少,一整天就知道陪媳妇,一把年纪没事秀恩爱,有意思没意思?”
“就是。”
常三也是附和道:“我都觉得瘆得慌,大老爷们就该以事业为重。”
赵平脸色发黑,道:“我妻子怀孕,我陪陪她怎么了?”
几人一时间也是斗嘴斗的不停。
秦宁也懒得插嘴,而是静静观察。
没多久后,王春峰就带着人匆匆赶来了,只是到了之后,秦宁几人傻眼了。
因为这货就带了三个人。
而却还瘦的有点不像话。
“什么情况?让你叫人,你就加三个人来?”常三瞪眼道。
王春峰哭丧着脸道:“不是不叫,我这一回去查了查,村里男丁大部分都是属羊和属鼠的啊。”

local_offerevent_note 31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